•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06章 桃园结义

    第206章 桃园结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住手,全都住手!”

        千钧一发之际,荀彧终于赶来。

        而随同荀彧一起出现的,还有夏侯惇和曹纯两人。在这三人后面,则是三队锐卒,从四面八方赶来

        荀彧今rì,本来在尚书府处理政务。

        曹cāo不在许都,去了颍川视察农耕事务,所以积留下来许多公务。

        听闻刘闯遇刺的消息,荀彧就立刻觉察不妙。他连忙去西校场找曹纯帮忙,不想正好遇到夏侯惇,便一同前来。

        夏侯惇自去年徐州之战结束后,便卸下河南尹的职务,在家中休养。

        而曹纯,则更受曹cāo重用,委派他打造新军,并取名为虎豹骑。

        待曹纯集结完毕之后,荀彧便领着两人赶来章华园??吹秸禄巴庖丫页梢黄?,荀彧连忙出声喝止。同时,虎豹骑在夏侯惇和曹纯的率领下冲过来,意图将双方分开。刘闯一见这情况,就知道事不可为。连忙高声喊喝,“孟起,令明,元泰,暂请住手,与尚书一个面子?!?br />
        这话说的,颇有技巧。

        荀彧一个面子。

        毕竟大家都是颍川人,你既然来了,我不能不给你脸面……

        马超三人闻听,立刻跳出战圈,拨马回到刘闯身氛

        而刘备则带着关羽张飞等人,来到徐晃身后。至于卫弥,领着卫氏族人站在门阶上一脸尴尬之sè。

        荀彧yīn沉着脸,看看刘闯,又看看卫弥,最后落在徐晃身后的刘备身上。

        “尔等或是朝中重臣,或是汉室宗亲。

        却集结人马,在闹市中斗殴,算什么事情?孟彦你已经不小了,也曾是一方诸侯,怎似个孩子一样,耐不住xìng子?还有你,玄德公!你一把年纪也是汉室宗亲,不设法阻止,还参与其中难道不怕丢了天子的脸面?全都给我回去,立刻回去……不得我命,不许出门?!?br />
        刘闯圆乎乎的脸上,露出一抹憨厚笑容,也不和荀彧争执,点头便答应下来。

        而刘备则面红耳赤,却不知该说什么才行……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荀彧表面上似乎很公正实际上就差指着刘备的鼻子破口大骂。

        终究不是自己的地方!

        刘备心里叹了口气,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憋屈。曾几何时,他受过如此指责?他这一辈子,除了年轻时被卢植赶出师门那次丢尽了脸面之外,恐怕就要算上这一次丢脸了??墒?,他却不敢辩驳。

        “孟起,随我回去吃酒?!?br />
        马超一笑,“正有此意,前次吃的不痛快,今rì要一醉方休?!?br />
        两个人好像没事人一样在马上躬身与荀彧道别,便领着本部兵马,施施然离开。

        看着刘闯那背影荀彧就一阵头疼,心中更涌起莫名的无奈感。

        孟彦啊孟彦莫非锦衣玉食非你所yù,莫非你真以为你能对抗得过曹cāo?不过,荀彧并没有把这种情绪表现在脸上,他已经明白,刘闯恐怕已无心,继续留在许都。既然你决意要走,那便走吧……只是当你离开之时,便是你我为敌之rì,到时候你休想我再与你照顾。

        至于未来……

        希望你真能成就一番事业吧!

        荀彧心中,已有了主张。

        他斥责刘备一顿,让刘备带人离开。而后又下令让徐晃收兵,这才来到卫弥的面前。

        “君满,你说你……”

        “文若,这件事我真的不清楚。此前司空走时,也劝告过我,我怎可能违背司空命令?一开始!我还想要和刘皇叔解释清楚,只是刘皇叔太过骄横霸道,上来就砸碎我家门匾,我怎可能忍气吞声?”

        荀彧叹了口气,“可这件事,总要有个交代。

        今天刺杀刘皇叔者,乃洛阳有名的??兔凶O?,想来你也听说过。

        不管是不是你主使,这件事最终,肯定会落在你身上。卫氏这两年,确有些骄纵,我劝你最好还是去避一避风头。

        你也看到了,孟彦xìng子暴烈,睚眦必报。

        他这次可是死了人,若没有一个交代,他早晚还会找你麻烦……不仅你要离开,该带什么人走,你心里想必也清楚。总之,这件事我会向司空禀报,相信司空很快,就会赶回许都?!?br />
        是啊,这件事肯定是洗脱不得干系。

        卫弥点点头,“文若放心,我知该如何做?!?br />
        ++++++++++++++++++++++++++++++++++++++++++++++++++++++++++++++++++++++

        一场虎头蛇尾的闹剧,变成为许都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晚,刘闯在府中宴请了马超,众人吃的酩酊大醉。

        “贤弟,三rì之后,我就要随父亲返回西凉?!?br />
        “这么快就回去吗?”

        马超道:“本来父亲并不准备这么快走,可不知为什么突然决定提前回去,说是休屠各人作乱。其实,那些休屠各人早已经没落,怎可能跑出来作乱?估计父亲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所以才这么决定。只是此二别,你我兄弟再想相见,却变得难了,也不知何时能够重聚?!?br />
        衣带诏!

        刘闯立刻明白过来,马腾要匆忙离开的原因。

        可惜,如今的马超,并非他可以招揽过来,若不然他是真想带马超一起走。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我知孟起心中苦闷,更知你处境艰难。

        所以我有一个建议,不知当不当讲……”

        “贤弟但说无妨?!?br />
        “孟起乃伏波将耸之后,更是我大汉忠良之后。

        既然是汉室栋梁,还需恪守人伦。马将军不管代你如何,终究是你父亲,这人伦大义难以更改。若你在他身边不快活,何不另起炉灶?我听人说西域广袤,孟起何不前往,打出一个新天地来?你守在武威,始终难有作为,且要受马将军所制。若另起炉灶,也就免去许多冲突?!?br />
        马超熏熏然,将他心中苦闷说出。

        刘闯依稀记得,在三国志里,马超不顾马腾死活,擅自在西凉起兵,造成马腾父子被曹cāo所害。这也成了后世攻击马超的一个借口,言他冷血残忍,不顾父兄死活,活该不得重用。

        但马超和马腾父子之间的龌龊,却少有人会提起。

        刘闯觉得,马腾之所以反感马超,一来是因为马超有羌人血统,二来则是因为他名声太过响亮。加之马超是庶子,少不得会被马腾忌惮,因为马超的存在,影响到了嫡子马铁的前程。

        既然如此,便离开吧。

        马超听了刘闯这番话,也觉得颇有道理,轻轻点头。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他自言自语一番,突然笑道:“贤弟,有没有人与你说过,你文采并不逊sè于你之勇武?”

        “啊,这命……”

        刘闯是顺口而出,根本没有考虑太多。

        等说出口,他才意识到,他方才吟诵了半句唐诗。

        “孟起休要取笑我,你也知道,我长于市井,起于草莽。

        虽说郑师收我入门下,可我资质愚鲁,并未学到太多。就算是先父遗作,也是被郑师逼着阅读?!?br />
        “哈,孟彦,你太客气了!”

        马超说着话,站起身来。

        亭外,夜风徐徐,带着熏熏然之chūn意。

        空气中,弥漫着花香……马超看着满园桃杏盛开,突然扭头道:“孟彦,这满园桃杏盛开,正是好时候。贤弟若不嫌我是个半羌,可愿与我结为异姓手足?从此以后,彼此也能相互帮衬?!?br />
        桃园?结义?

        若不是马超提起,刘闯险些忽视了眼前景sè。

        要知道,在真实的历史上,并无桃园结义的说法,那只是存在于三国演义的小说之中。

        刘闯突然意识到,也许他可以在真实的历史当中,弥补这样一个缺憾。同样是桃园结义,唯一可惜的是只有两个人。但就算是只有两个人又能如何?若名留青史,依然是一段佳话。

        桃园结义……

        他抬头向马超看去,却见马超露出紧张之sè。

        也难怪,马超而今还默默无闻,又是个不受待见的庶子,身体中还流淌着羌人血液。而刘闯虽说长于市井,起于草莽,确是实打实的名门之后,而今更是一方诸侯,大汉的皇叔。

        马超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有些孟浪。

        但心里面还隐隐有些期盼,希望刘闯能够答应。

        刘闯起身,冲凉亭外喊道:“元复,立刻着人在园中摆设香案,准备三牲祭品?!?br />
        他上前拉着马超的手道:“孟起所言,也正是我所想……你我兄弟今rì,便在这桃园中结义,不求同年同月同rì生,但求同年同月同rì死,从此手足相帮,将来必然能成为一段佳话?!?br />
        不求同年同月同rì生,但求同年同月同rì死!

        马超只觉心中一颤,差点流下眼泪。

        他生在马家,虽是长子,却从未体会到家庭的快乐。从小习武,十二三岁便上马出征,一步步走到今rì。其中艰辛,不足为外人道。内心里,一直期盼着能够享受一种兄弟之情。而今刘闯这言真意切的话语,让马超非常感动。他拉着刘闯的手,连连点头,半晌说不出话……

        一旁庞德马岱,也不禁有些感动。

        待香案祭品准备好,刘闯和马超焚香祷告,结拜为兄弟之后。庞、马两人上前,齐声恭贺。

        马超生于熹平五年,也就是公元比年,比刘闯大三岁。

        “以后,还请兄长多多关照?!?br />
        刘闯上前行礼,马超忍不住放声大笑。

        他拉着刘闯的手道:“此前我还在想,若非贤弟已有家世,我定要把妹子许配与你。却不想如今,你我却成为结义兄弟。马超此来许都,幸甚,幸甚……他rì贤弟若来西凉,我定扫榻以待?!?,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