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05章 对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刘闯决定要把事情闹大!

        因为他也觉察到,这是他离开许都的最佳机会。

        本来,他还在寻找离开的契机,却没想到老卫家居然把机会送上门来……如此难得机遇,刘闯又怎可能轻易放过?他很清楚他而今所面临的局面,若持续在许都闹事,曹cāo定难容忍。

        可若要杀他,怕也有忌惮。

        况且这件事本就是那不知死活的老卫家挑起来,于情于理,曹cāo若想要平息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离开许都。

        “子升,传我命令,飞熊铁卫立刻集合?!?br />
        回到府邸,刘闯甚至没来得及把身上血衣脱下来,便立刻命萧凌召集人马。

        萧凌虽然没有随同刘闯一起回来,可他在府中,便得到消息,刘闯在外面又一次遭遇刺杀。

        算起来,这也是刘闯第二次遭遇刺杀。

        上次萧凌不在许都,所以也就和他没有太大关系。但这一次,他就在许都,刘闯不但被刺杀,而且还受了伤,让萧凌顿感恼怒。他二话不说,便将府中飞熊铁卫召集一起,在府门外列阵候命。

        这一动作,顿时惊动许都上下。

        那个能杀熊搏虎的刘皇叔再次被人刺杀,定然会有一场血雨腥风。

        不仅是钟繇得到了消息,许都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官员也都得到了消息,顿时把目光集中在北许里旁的刘府。至于那些平民百姓,则一个个跑回“季全,卫氏忒猖狂,我等当助皇叔一臂之力?!?br />
        季全,是伏完表字。

        伏完看了一眼董承,轻轻摇头道:“国丈且不可如此?!?br />
        “哦?”

        “刘皇叔此前签下衣带诏,从此与你我再无干系。

        我们不仅不能明面上给予他太多支持,甚至还要设法与之疏远。诛杀cāo贼,并非一桩易事,刘皇叔和我们走的越远,他就可以越安全。之前他把德祖赶走,想必也是不想再连累他。

        你我现在,只需冷眼旁观,静待事态发展。

        刘皇叔此举想来别有深意,你我轻举妄动,反而会坏了他大计?!?br />
        董承为人并不愚蠢,哪能听不明白伏完的意思?他想了想,便露出一抹古怪笑容。

        “也罢,你我便只管看热闹就是,cāo贼这次恐怕是要焦头烂额?!?br />
        +++++++++++++++++++++++++++++++++++++++++++++++++++++++++++++++++

        轰!

        盘龙八音椎狠狠砸在章华园卫府门头上的黑漆门匾上,把个巨大的门匾,砸的碎屑四溅。

        章华园,位于许都西许里,也是卫氏别府的名字。

        要说陈留卫氏,可谓身家丰厚,而且数代传承。昔rì东海麋家,号称东??さ谝缓郎?。但与卫氏相比,如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后来卫兹资助曹cāo,随着曹cāo崛起,卫氏更上一层楼。短短数年间,一门三茂才,出尽风头,即便是一些老牌豪强,也无法和卫氏相提并论。曹cāo迁都许县,卫氏鼎力相助,重修许都,并在西许里建造章华园,成为许都颇负盛名的一处景观。

        只是,这偌大的名头,对刘闯没有任何威慑力。

        他原本就存着要把许都闹得鸡犬不宁的心思,故而做事毫无顾忌。

        砸碎了牌匾之后,刘闯纵马盘旋。

        “卫府人听着,今rì若不交出凶手,休怪我马踏你章华园?!?br />
        “刘闯,你欺人太甚?!?br />
        本来,卫家人还准备宁事息人,不想和刘闯直接冲突。但刘闯一椎砸了卫府的门匾之后,就好像一巴掌打在卫家人的脸上一样,让他们想不出来都不成了。卫家族长卫弥曾举茂才,出海西都尉。然则建安三年初,海西淮浦两县民众暴动,卫弥畏惧暴民势众,连夜躲进海西望族徐宣家中,秘密送出徐州,这才保住xìng命??扇绱艘焕?,卫弥也就惹来了麻烦。

        曹cāo念在当年卫兹的情分上,黜卫弥官职,贬为庶民,在家中闭门思过。

        本来,刘闯在酒楼杀人,卫弥也很生气。

        但是在曹cāo的劝说下,他决定咽下这口气,不和刘闯计较。谁又料想,族人擅作主张。卫柘之父忍不下这口气,偷偷请来祝向,让他刺杀刘闯。卫弥也是在听说刘闯遇刺的消息后,才知道卫柘父子的小动作。心中虽然恼怒,却又无可奈何。自他被黜官后,对家族的掌控便不比从前。卫柘一房中也有茂才,而且也在曹cāo手下做事,论声势丝毫不比卫弥一房差。

        卫弥有心借此机会,教训一下卫柘父子。

        所以一开始,他并不想和刘闯发生冲突,甚至做好决定,如果刘闯上门来,当好言劝说,尽量化解。

        哪知道刘闯却毫不留情,直接砸了卫家门匾。

        卫弥就算不想和刘闯发生冲突,如今也不得不站出来,维护卫家的脸面。

        只是,当他看到刘闯浑身是血,杀气腾腾的模样时,也不禁心头一颤。他壮着胆子站出来,厉声喝道:“刘闯,我敬你是大汉皇叔,故而一而再忍耐与你,你莫非以为,我卫家好欺?”

        刘闯已经下马,拖椎而立。

        “卫都尉,你休要和我说这些个大道理。

        闯长于市井,起于草莽,只知道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我为什么打上门来,想必你心知肚明。咱们别说那么多的废话,交出卫柘小贼,这件事就此作罢,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如若不然……”

        “不然怎地?”

        刘闯嘴角一撇,语意森然道:“不然,我就只好辛苦一回,亲自入这章华园,找那卫柘算账?!?br />
        “大胆!”

        卫弥气得脸通红,手指刘闯,半晌说不出话来。

        陈留卫家,虽然说不上名门望族,但也是陈留郡老牌豪强。而今,伴随着曹cāo崛起,卫家更是迅速发展,隐隐有向着官宦家族靠拢,正在向士族转变。刘闯这一番话,说的好生狂妄。如果他是在私下里登门,卫弥倒是不介意和他合作??上衷谒蛏厦?,卫弥如何退却?

        “刘孟彦,你休在这里口出狂言。

        你说卫柘派人刺杀你,证据何在?若无证据,便立刻离开我章华园,我念你是皇亲国戚,便不与你计较?!?br />
        “卫都尉,证据我没有,但我说的,就是证据?!?br />
        看起来,今天是不太可能善了了……卫弥心里犯苦,对刘闯更恼怒万分。

        这家伙怎么如此不晓事,我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你还不肯善罢甘休,难道非要两败俱伤?

        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刘闯如何闯出偌大名望。

        “刘孟彦,好话我已说尽,既然你不知好歹,那就休怪我无情。

        卫柘就在家中,但我绝不会把他交给你。你要耍横吗?只管放马过来,看我老卫家可会退缩?!?br />
        说着话,卫弥转身便退入大门内。

        “给我拦住这家伙?!?br />
        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如果卫弥服软,真的把卫柘送出来的话,刘闯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既然他要耍横,那最好不过。刘闯本就是抱着惹事的心思来,怕的就是你不够强硬。

        “卫都尉,你这是自误??!”

        刘闯说着话,便大步向门阶上走去。

        三名家丁蜂拥而上,手持长枪拦住刘闯去路。

        刘闯却恍若未见,手中盘龙八音椎猛然探出,椎头划出一个奇诡圆弧,动作并不是很快,却诡异的将那三杆枪搅在一处。这是刘闯之前和祝公道交手时,领悟出来的招数。此前他喜欢大开大阖,走大巧不工的路数。但是和祝公道交手后,他领悟到了刚不持久的道理,故而创出这一招龙点头的招数。

        只见他圈住对方三杆枪,身形陡然加速,两臂蓦地发力。

        三杆枪咔嚓一声便折成了六段,刘闯顺势已到了那三名家丁身前,啪啪啪将三名家丁踹翻在地,便已来到大门前。

        “刘皇叔,且??!”

        就在刘闯准备闯入章华园的一刹那,就听一声暴喝响起。

        紧跟着弓弦声响,利箭破空而来,shè在门槛之上。

        刘闯忙撤步看,只见从长街尽头,一匹快马疾驰而来。马上一员大将,胯下马,掌中矟,眨眼间便来到章华园门前。与此同时,从长街尽头涌出一队军马,大约在五六百人的样子。

        不等刘闯说话,萧凌和太史享已跃马冲出,将那员大将拦住。

        只是,那员大将确是勇力过人,萧凌和太史享,都已经到了养气的阶段,两人联手却依旧不是对方的对手。这两个回合,萧凌和太史享便退下来,面露惊讶之sè。刘闯站在门阶上,横椎身前。他目光森冷看着那员大将纵马来到门阶下,突然道:“徐公明,yù与我为敌吗?”

        来将,正是徐晃。

        他今rì本在校场练兵,得到曹休的传报,说刘闯遇刺,要去找卫家人麻烦。虽然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可徐晃却知道,卫家人和曹cāo之间的亲密关系,更清楚那刘闯,是个怎生人物。

        徐晃甚至不敢犹豫,便带着人马来到章华园。

        他跳下马,躬身道:“皇叔,何以围攻章华园?”

        “你问我为何围攻章华园?”刘闯怒声喝道:“今rì我正要回家,哪知道在回家的路上却遭遇刺客伏击,便是这卫家人主使。徐将军,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此事,今rì我定不会放过凶手?!?br />
        徐晃闻听一怔,心中暗自叫苦。

        这老卫家,也实在是太不晓事……刘闯有虓虎之勇,即便是主公也要让他三分。此前你们冲突,主公是顶着压力,把他关押七天。你们倒好,偏跑出来节外生枝,这不是找死吗?

        “徐将军,他遇刺,与我卫家何干?”

        见徐晃前来,卫弥顿时来了jīng神,复又跑出来,大声道:“徐将军,他说那刺客是我卫家指使,让他拿出证据来。若他拿出证据,我便无话可说。若他拿不出证据,便是来我卫家寻衅?!?br />
        徐晃眉头一蹙,“皇叔,敢问你可有证据?”

        “没有!”刘闯嘴角一翘,冷声道:“可我说的就是证据,我说他卫家主使,便是他卫家主使?!?br />
        “皇叔,你未免太过霸道?!?br />
        徐晃心中,也有些不快。

        虽然他知道,这件事肯定和卫家脱不得干系,但刘闯那语气却着实不令人欢喜,带着一种强横之意。身为上将,哪个不是血xìng之辈?徐晃对刘闯的这种霸道,非常不喜,甚至厌恶。

        哪知道,刘闯冷笑道:“我便霸道,又能如何?”

        徐晃勃然大怒,刚要开口,却听一旁有人厉声喝道:“皇叔乃大汉皇叔,一言一行,皆代表我汉室颜面。今rì却说出这种霸道言语,岂不令我宗室蒙羞?刘皇叔,做人切不可太张狂。

        刘闯一怔,抬头看去。

        就见刘备在关羽张飞的簇拥下,令三百白眊jīng兵,来到章华园门前。

        看到刘备,刘闯却笑了!

        “欺名盗世之徒,也敢在此犬吠?

        尔口口声声,中山靖王之后……可是前些rì许田打围,却不予天子效力,也敢来说汉室颜面?”

        刘备露出怒sè,“刘闯,我敬你皇叔,怎敢如此羞辱我?”

        “羞辱你又怎样?”刘闯冷笑道:“我乃皇叔,尔不过一小小宗室,为何见我不行长辈之礼?不遵长者,便是无礼。我大汉以仁孝治天下,怎地有你这等欺名盗世之徒,羞于与你同宗?!?br />
        刘备脸通红,立刻拔出雌雄大剑。

        他这对雌雄大剑,是来到许都之后,着荥阳工坊里能工巧匠打造。

        而另一边,张飞更暴跳如雷,“刘闯休得猖狂,待三将军来教训你……”

        说话间,张飞跃马便要上前。

        另一边,刘闯已跨坐象龙马上,正要迎上前去,忽听长街尽头又是一阵马蹄声响。

        “皇叔休要惊慌,马超前来助你?!?br />
        三匹快马,带着一队西凉铁骑从长街尽头出现。

        马超一马当先,冲着张飞厉声喝道:“杀鸡焉用牛刀,黑厮还不授首?!?br />
        声落,人到。

        马超也不问情由,手中黑铁枪呼的便刺向张飞。

        枪疾、马快!

        张飞措手不及,险些被马超刺中,心中怒气更炽,蛇矛枪舞动起来,幻化枪影重重,与马超马打盘旋,战在一处。

        这马超,又是何人?

        徐晃在一旁看到,不由得心中暗自叫苦。

        其实从刘备三人一出现,他就知道事情变得有些不妙。刘闯和刘备之间的恩怨,徐晃早就听人说过。那可是夺妻之恨,更兼诬陷之仇。此前两人还保持克制,现在刘闯正在暴怒中,刘备跑来凑热闹,岂不是令事情变得更加麻烦?果不其然,刘备刘闯一见,就立刻火花四溅。

        若仅止如此,也就罢了。

        现在又跑来一个马超……

        徐晃感觉头大如斗,早知道如此,就不该跑来凑这热闹。

        他也知道马超的来历,乃安狄将军,新任武威太守马腾长子。徐晃知道张飞的本领,却不想马超竟然和张飞打得不分伯仲。关键问题是,曹cāo如今也在拉拢马腾!要想平定关中,必须平定凉州。若要凉州稳定,羌狄便不可发生问题……而马腾在羌狄中,声名极为响亮。

        曹cāo现在,需要马腾为他稳定凉州局势,当然会颇为关照。

        可现在的情况……

        一旁刘备看马超一身锦袍,身着银甲,头戴扭头狮子亮银盔,白狼毛在颈后飘扬,不禁心生喜爱之情。

        “未曾想,这马超如此骁勇?”

        关羽眉头一蹙,轻声道:“兄长,此长街之上,不可恋战,待我助翼德一臂之力?!?br />
        “正当如此?!?br />
        刘备虽然喜爱锦马超之风采,却也不是不知轻重之人。

        闻听关羽开口,他轻轻点头,“云长,当速战速决,但不要伤了马超xìng命?!?br />
        不管怎么说,马超是马腾之子。如果真的把马超伤了,恐怕马腾的面子上,也会觉得颇不好看。

        关羽答应一声,跃马捧刀而出。

        只是不等他和张飞夹击马超,就见一骑飞驰而来,马上一员将手持大刀,轮刀就劈斩向关羽。

        “莫不是要以多欺少,汉阳庞德在此?!?br />
        人借刀势,刀助人威。

        这一刀劈来,关羽只觉一股森寒刀气扑面而来,心中顿时一惊。

        手中万人刀斜撩而起,只听铛的一声巨响,人喊马嘶。两人同时退后,关羽捻须向庞德看去,心中暗自惊奇。

        怎地这许都城里,有如此多的猛将?

        庞德先发制人,而且是抢功,却被关羽逼退。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已经输了……可这时候,庞德又怎可能后退,当下舞刀上前,再次和关羽战在一处。刘备一见,舞剑便要上前助战,不想马岱拦住刘备,两人马打盘旋,站在一起。

        刘闯呆愣住了,徐晃也傻了眼!

        就连章华园的卫弥,也感到一阵头疼。

        这已经全乱了套,若两边再打下去的话,势必会演变为一场混战,那xìng质可就变得不同了。

        关平和陈到两人相视一眼,催马便要上前助刘备一臂之力。

        而另一边,飞熊铁卫中的萧凌和太史享也跃马冲出,把两人拦住……

        情况,变得越来越混乱。伴随着兵器撞击声不绝于耳,两边的军卒也蠢蠢yù动,眼见着就要一场恶战。,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