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99章 十步杀一人(二)

    第199章 十步杀一人(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你这等货sè,又何需偷袭!”

        说话之人,便是马超。

        他站起身来,脸上带着些许熏熏然醉意,冷笑道:“许都好大气魄,这样一个泼皮无赖,大庭广众之下欺负一弱女子,却无一人站出来说话。人道中原礼仪之乡,何来这等货sè猖狂?”

        楼里,一众人面露怒sè。

        还有人想要站出来指责马超,却不想被同伴一把拉住。

        “兄弟为何拦我?一个西凉蛮子,焉敢如此放肆?”

        “若只是一西凉蛮子也就罢了,可你看清楚那西凉蛮子身边坐的是谁?!?br />
        那人连忙看去,一眼认出刘闯,顿时变了脸sè。

        刘闯脸上挂着一抹笑意,好像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津津有味地看戏

        他看得出来,马超好像对那少女颇有兴趣,否则的话,又怎可能站出来说话?说实话,那个少女虽则是一身布衣,却难掩她艳丽姿容。体态轻盈而高挑,甚事婀娜。刘闯也见过不少美人,甚至包括了貂蝉杜氏甘夫人那样的人间绝sè,但也不得不在心中赞叹这少女美艳。

        华服青年勃然大怒,手指马超,破口大骂。

        “哪里来的西凉蛮子,居然敢在这里撒野。

        今天我若不教训你,就算不得张家三郎……来人啊,给我好生教训这些不长眼的蛮子,生死不论?!?br />
        他这一声令下,十几个家丁便蜂拥而上。

        马超一见,顿时大怒。抬手一把抓起立在栏杆上的铁枪??绮奖阋锨?。

        与此同时。刘闯也站起身来,将甲子剑托在手中,“孟起,择rì不如撞rì,咱们便在这酒楼中切磋一回,不知孟起意下如何?”

        马超见刘闯上前,心中顿有一股暖意。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br />
        说着话。他跨步屈伸,举枪崩开一个家丁手中的兵器,可不等马超再次出手,却见刘闯滑步上前,甲子剑带着一抹寒光,咔嚓把那家丁的脑袋砍落。马超不由得一怔,刘闯已再出出招。他反手架开一口长剑,正要顺势抹过去,不想马超却横身一个弓箭步,手中铁枪噗嗤一声。便没入那家丁的胸口。

        “皇叔,咱们打平?!?br />
        马超大笑着。提枪上前。

        刘闯却围着马超一转,趁马超不注意,一刀把他身前对手劈翻。

        马超立刻来了兴趣,错步一闪,当刘闯架开对方兵器的时候,一枪刺出,把那人刺翻在地。

        这两个人一出手,就好像砍瓜切菜一样。

        明明是在相互竞争比试,可在外人眼中,却好像是相互配合,浑若天成。

        马岱见马超和刘闯出手,便想要上前助阵。不想他刚站起身,就被庞大一把拦住,示意他坐下。

        “元泰没听刘皇叔刚才说,要和孟起比试吗?

        这等对手,要皇叔和孟起联手,已经是杀鸡牛刀。你我再若出手,那可真的是太看得起对方?!?br />
        庞德笑呵呵说道,而后一指坐在旁边观战的太史享。

        “没看这位小兄弟,还稳坐钓鱼台吗?”

        马岱不禁赧然,笑了笑便坐下来。

        与此同时,刘闯和马超已联手杀到那少女身边。

        华服青年本嚣张跋扈,可是看到刘、马二人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的杀戮之后,吓得脸sè发白,早就退到楼梯口边上。

        “来人,来人……给我杀了他们!”

        从楼梯下传来脚步声,数十名家丁扈从出现在楼梯下。

        而楼上的食客,也都纷纷退让,贴着墙站好,看着酒楼里血肉横飞的场面,一个个面无人sè。

        “孟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如此美人还当小心呵护,莫要让她沾了血,唐突了美人才是?!?br />
        马超哈哈大笑,伸手把那少女拉起来,“姑娘,且到窗口观看,我倒要看今rì谁敢来找你麻烦?!?br />
        少女好像受惊的小兔,道了声谢,连忙向庞德马岱两人身边走去。

        这时,那华服青年的扈从们已经上了楼。

        刘闯耳听那华服青年叫嚣,眉头一蹙,手中甲子剑猛然一个夜叉探海,刀口挑在一块重达百斤左右的原型食案上,两臂发力,嗡的一声便把那食案挑飞起来,朝着华服青年砸过去。

        所谓食案,其实就是一个三人合抱粗细的树墩子,经过打磨后制成的简易食案。

        华服青年正叉着腰指手画脚,忽听身后扈从喊道:“公子,小心!”

        他扭头看去,就见一团黑影飞来,蓬的一声正砸在他身上。这华服青年的身子骨算不上结实,被那百十斤重的木墩子砸在胸口,惨叫一声,口中喷出一蓬血雾,便顺着楼梯滚下去。

        “公子……”

        那些个家丁扈从,顿时乱了手脚。

        可他们乱了手脚,刘闯和马超却没有停下来。

        两人并肩而上,刀枪并举,便冲进人群。

        这是刘闯第一次和人并肩作战,虽然以前他曾与太史慈许褚联手战吕布,但是却比不得今rì,和马超配合相得益彰。两个人一个枪势刚猛,一个刀势凶狠,配合时竟隐隐有一种默契,那些个家丁奴仆,根本无法挡住二人。两人顺着楼梯一直杀下一楼,追着那些个家丁,杀到了一楼的大厅里。

        “刘皇叔,手下留情?!?br />
        一个洪亮的声音从柜台后响起,紧跟着一道黑影闪身就拦住刘、马二人。

        马超杀得xìng起,那管来人是谁,一哈腰,手握铁枪中段,踏步一枪刺出。来人拔剑,叮的一声刺在枪脊上,马超只觉一股巨力涌来,脚底下一顿,枪势顿时被阻。不过,马超枪势被阻,刘闯却踏步旋身,身体贴着枪杆一转,甲子剑嗡的一声,便斜斩而出。他这一刀,势大力沉,犹如闪电般。来人也是一惊,他刚才挡住马超一枪,已感到有些吃力。眼见刘闯刀来,他大吼一声,唰唰唰连环三剑刺出。

        这三剑,又名连环穿心剑,是他的绝招。

        就听叮叮叮连续三声轻响,来人抵挡不住刘闯强绝刀势,最后一剑猛然手里,手腕一抖,长剑贴在甲子剑刀戟之上,身形腾空而起,借力向后飘飞而出,在距离刘闯七八步外落地。

        “刘皇叔,请住手,我没有恶意?!?br />
        来人只觉手臂好像失去了知觉,持剑身后,轻轻颤抖。

        而刘闯也被对方连环三?;チ肆Φ?,最后甚至差一点被那剑上的绵力牵引,一头栽倒在地。

        眉头不由得一蹙,他撤步退到马超身旁,横刀于身前。

        “史大叔,他们是好人?!?br />
        庞德马岱太史享?;ぷ拍歉錾倥?,从楼梯上飞奔下来,朝着来人大声喊道。

        来人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小莺儿,我自然知道他们是好人,刘皇叔又岂是欺软怕硬之徒?”

        刘闯上下打量来人,见对方年纪大约在三十出头,一身布衣,生的浓眉大眼。

        “你是谁?使得好剑!”

        “在下史阿,乃这家酒楼的掌柜?!?br />
        来人躬身一揖,“皇叔息怒,这人你杀不得。

        他本是陈留卫氏子弟,名叫卫柘,乃卫兹族子……你若真杀了他,恐怕曹公那边也不好交代?!?br />
        卫兹,字子许,陈留襄邑人氏。

        三国演义中曾提过此人,不过改名卫弘,说他资助曹cāo起兵反抗董卓。

        而在真实历史中,卫兹可不似卫弘那么简单。此人弱冠称盛德,后举孝廉,曾经被车骑将军何苗征辟,司徒杨彪再加旌命,然则却没有应辟。后董卓作乱,曹cāo在陈留和卫兹相遇,便结成同盟。卫兹以家财助曹cāo起兵,招募五千余人。然而初平元年,卫兹随曹cāo来到荥阳,遭遇董卓大将徐荣。史书记载,卫兹力战终rì,最终战死……也因此,曹cāo对卫家子弟,恩宠有加。

        卫柘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几十名护卫,被刘闯马超杀得只剩下十几人,一个个面sè惨白,围在卫柘身边,神情紧张。

        “这等纨绔,留着也是败坏曹公声名,便杀了,我一力担之?!?br />
        史阿闻听,不由得苦笑连连。

        “我知皇叔不惧,只是你若真杀了此人,终究是一桩麻烦。

        再者,你已经教训过他,想来他也受到教训,rì后定不敢在横行无忌,还请皇叔手下留情?!?br />
        那少女却站在马超身旁,轻声道:“这位公子,若因此人而坏了两位前程,来莺儿纵死也难心安?!?br />
        马超这时候,也清醒过来。

        只是他现在可退后不得,否则就要被刘闯小觑。

        “一切,听凭皇叔吩咐?!?br />
        刘闯浓眉一蹙,手中甲子剑在地上划动,发出刺耳声音。

        就在这时候,酒楼外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一队巡兵出现在酒楼外。

        一个三旬左右的中年男子,身着绯红sè衣袍大步走进酒楼,当他看到这酒楼中的状况后,不由得眉头一蹙。

        十数具尸体,横七竖八倒在血泊中。

        刘闯横刀身前,看上去面sè如常,丝毫没有紧张。

        史阿似乎认得来人,连忙上前,在那人耳边低语几句。

        中年人听罢,眉头紧蹙,看了看刘闯和马超,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气息奄奄的卫柘,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他迈步上前,朝刘闯一拱手:“刘皇叔,下官许都令满宠,你可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