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88章 朝天子(一)

    第188章 朝天子(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建安元年,曹cāo奉天子以令诸侯,以‘洛阳残破’为理由,迁都许县。

        许都,由此开始了新的篇章。

        曹cāo定都于许之后,对许县进行了大规模的改建和扩张,而今的面积较之原来,增加数倍,人口更多达数十万。

        虽然和洛阳相比,仍有很大的差距。

        但历经三年修建之后,许都已隐隐透出帝王气象。

        汉帝迁都许县之后,曹cāo把原来的许县作为内城,也就是所谓皇城。

        而后在内城外,又营建外城,其面积足足是内城的五倍。都城内,街房民宅官署林立,更有数条大街贯通城中。规模比不得洛阳,但是城市格局,却完全是依照洛阳和长安进行设计。

        东汉以来,王朝的中心以洛阳和长安为主。 . .

        而在汉末群雄迭起之后,长安洛阳历经战乱,残破不堪,已不足以继续为王都存在。

        而许都,位于黄河之南,背靠嵩山。由此向北,可直抵大河,路程不过二百里;向西至洛阳,也不过三百余里,一方面可以使曹cāo便于掌控局势,另一方面则可以让曹cāo甩脱斗争漩涡。

        因为建安之前的战场,主要集中在长安至洛阳、陈留一线的河洛地区。

        定都许县,对于曹cāo无疑是最佳选择。

        同时,由于许都位于中州平原西部,气候温和,河流纵横,雨量适中,是秦汉以来的鱼米之乡。加之交通便利。有利于解决曹cāo粮草补给的问题。而长安洛阳一带。则由于常年经历战火。早就是民穷地乏,人口凋零,经济凋敝,根本不足以给予曹cāo充足的后勤保障。

        史书记载,曹cāo迁都时曾启奏汉帝曰:东都废弛之地久矣,不可修葺,更兼转运粮草艰辛。臣料许都地近鲁阳,城郭宫室。钱粮民物足可备矣,可幸銮舆。

        这当然是一个借口,但所言也是实情。

        汉帝即便是不太情愿,也只能听从曹cāo的意见,从洛阳来到许都。

        只是,当他到了许都之后,却发现情况并不如他想像中的那般美好。

        曹cāo对他看似恭敬,实则视为傀儡。

        朝中事务,汉帝根本无法参与其中,各地奏疏入司空府便不再上报。刘协能够做主的事情,也大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长久以往。汉帝权力势必会被曹cāo架空,这与刘协最初的想法,可谓是南辕北辙。也正是因为此,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协对抗曹cāo的念头就越发强烈。

        若不能收回皇权,这帝王做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可曹cāo势大,满朝几乎都是他的人,根本没有汉帝可以插手的余地。

        昔rì老臣,贬得贬,走的走,剩下一些人,只能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唯一一个心向汉室的荀彧,虽掌控尚书府,但却一直对曹cāo俯首听命,这使得刘协心里,更感到不舒服。

        “陛下,听说灌亭侯来了!”

        承光殿里,汉帝看上去颇有些颓然,坐在龙椅上,长吁短叹。

        伏皇后和董贵人坐在一旁,看汉帝兴致不高,两人忍不住相视一眼后,董贵人起身开口问道。

        “刘孟彦那蠢货,朕与他许多便利,怎地到头来还是输给曹cāo?

        你说他呆在北海国不好吗?为何要跑去徐州凑热闹?结果倒好,若非朕发出制诏,他恐怕连命都无法保住。如此蠢材,又如何能助朕成事,中兴汉室江山?朕每思及此,便有些难过?!?br />
        刘协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伏皇后和董贵人坐在一旁,不禁面面相觑。

        刘闯出兵徐州的时候,汉帝还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他觉得,刘闯若能阻止曹cāo征伐徐州,必能扫了曹cāo颜面,到时候他就有机会,在朝堂上发难。

        哪料想……

        但问题是,刘闯出兵徐州,并无过错。

        错的,只是曹cāo太过狡诈,竟然提前劝降了臧霸,令刘闯后路断绝,不得已才去和曹cāo硬拼。

        可这种话,不能说出来。

        对于自尊心极强的刘协而言,你当着他面指出错误,便是打他的脸,会让他更加暴怒。

        “刘皇叔这次出兵,倒是有些莽撞了!

        不过他本心并无错误,只是实力太过弱小,怎比得曹cāo虎狼之师?陛下,刘皇叔坐拥北海东莱,是个民穷地乏之处。能够闯出今rì局面,已难能可贵,妾身以为,还是他权力不足。

        若刘皇叔坐拥关中,一定能战胜曹cāo……”

        “梓童这话说的……朕若能与他关中,不早就与他?”

        “是啊,刘皇叔无天时地利,只靠人和,还是少了些助力?!?br />
        伏皇后宽慰汉帝,实则是在为刘闯开脱。

        自刘闯上了报恩疏之后,便派人有意无意和伏完加强联系,还在私底下送了伏完许多钱粮。

        特别是在刘闯大兴造纸编书后,也使得伏完对刘闯印象颇佳。

        所以和伏寿伏皇后谈及刘闯的时候,也常?;嵊锌湓拗?。久而久之,伏寿对刘闯也生出强烈的好奇心。一个自幼流落民间,历经苦难的孩子,而今突然崛起,成为一方诸侯,更与吕布那样的狠人齐名……伏皇后很好奇,这样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模样?她对刘闯,也颇为赞赏。不似刘协,对刘闯要求那么高,伏寿认为,刘闯白手起家,短短两年混成如今模样,已经是难能可贵。若再对他挑三拣四,不免有些难为了刘闯,反而会使得刘闯离心……

        毕竟,如今忠于汉室,又手握兵权的人,并不算多。

        刘协听了伏完的劝说,不禁幽幽一声叹息。

        宫外,白雪皑皑。

        承光殿中。炭火熊熊。

        刘协站起身??匆谎鄯僦?。轻声道:“朕何尝不知道他过的艰难,身在北海,却要受多方节制。

        可朕如今,也给不得他太多帮助,唯一能帮他的,就是与他宗室之名。

        他如今败于曹cāo,岂不是令朕功亏一篑?此次他进入许都,恐怕想要离开。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br />
        “父亲传话说,刘皇叔虽然入京,短期不会有xìng命之忧。

        颍川方面给予他颇多关照,想必曹cāo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轻易坏他xìng命。父亲还说,虽未与刘皇叔交谈,但可以感觉到,刘皇叔对曹cāo的态度极为强硬,时常流露出不服之气。相信他一定不会束手待毙,早晚会找机会脱身。只不过。父亲也不敢在此时和他联络,以免令曹cāo心生杀机?!?br />
        “就算逃出去。又能如何?”

        汉帝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梓童难道看不出来,曹cāo平定了徐州之后,北海国岌岌可危?!?br />
        他也算是历经磨难,虽然困于宫中,可眼力价却不弱。

        刘闯现在的困局,汉帝当然可以看出来。只是在而今的态势下,他有心帮忙,却无力支持……

        “依臣妾看,刘皇叔还是少了帮手?”

        董贵人在一旁突然开口,让汉帝和伏寿都不由得一怔。

        “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

        董贵人犹豫一下,轻声道:“我听人说,而今天下诸侯,名义上尊陛下,实则却是尊曹cāo……刘皇叔在北海国,也是独木难支,根本无力和人抗衡。有道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若宗室之中,能够多一些似刘皇叔这样的人物,便成不得事情,但至少也能为刘皇叔分担一些。

        那似现在,刘皇叔一人死撑,哪怕他本事再大,却终究比不得曹cāo老谋深算。

        这次他出兵徐州,到最后身陷险地??芍詈钪?,却无一人肯出兵响应,否则他又怎会落败?”

        刘协和伏寿听罢,不由得连连点头。

        的确,刘闯一个人在外面奋斗,实在是太过辛苦。

        “陛下把希望,都寄托于刘皇叔一人,可陛下有没有想过,若刘皇叔败亡,还有谁能支持陛下?”

        伏寿突然道:“妹妹,可是董车骑又有筹谋?”

        “昨rì臣妾听说母亲病重,所以回家探望。

        父亲趁机与臣妾言:宗室之力,太过薄弱。荆州刘表,益州刘璋空有宗室之名,却从未想过报效国家。刘皇叔虽忠于陛下,但毕竟崛起太晚,实力不足,虽能逞强一时,却难成气候。当务之急,是应该扩大宗室之力,若天下间多几个似刘皇叔这样的宗室,汉室焉能不兴?”

        汉帝和伏寿听罢,不禁连连点头。

        “董国丈所言极是?!?br />
        “妹妹可知,而今宗室之中,还有谁可托付重任?”

        汉帝的目光一亮,向董贵人看去。

        董贵人期期艾艾,犹豫许久后才低声道:“父亲倒是提起一人。只是此人……陛下可还记得,之前曾诬陷刘皇叔为‘背主家奴’的刘备刘玄德?此人乃中山靖王之后,但是前次却被陛下踢出了宗室。但此人……父亲言,刘备虽然和刘皇叔交恶,但毕竟也是宗室,始终心向汉室。

        其人才干,颇为出众,就连曹cāo也对他非常赏识。

        若得重入宗室,他必然会对陛下感恩戴德,忠心效力……到时候就算他和刘皇叔不和,但也可以有所依持。再不济,他rì刘皇叔得势时,也能有个牵制,免得似今rì这般,曹cāo独大?!?br />
        刘备,刘玄德?

        汉帝听到这名字显示一怔,旋即露出恍然之sè,轻轻点头。

        “梓童若不提起,朕险些忘记此人。

        嗯,若是依董国丈所言,这刘备倒也是个人才。再不济,他也能为刘孟彦分担些压力,让刘孟彦能够得到喘息之机。不过,此人品xìng……朕不甚欢喜。若把他和刘孟彦并列,万一将刘孟彦激怒,又该如何是好?”

        是啊,刘闯和刘备之间仇深似海。

        拉拢了刘备,固然可以加强宗室的力量,可如果因此而得罪了刘闯。不免有些得不偿失啊。

        不管怎样。刘闯在北海和东莱。根基已定。

        更不要说刘闯背后,还隐隐有颍川世族支持……刘备,说穿了不过是寄人篱下,看曹cāo脸sè行事。二者之间,该选取何人?一目了然。刘协也担心,因为刘备而激怒刘闯,不太划算。

        董贵人听罢,闭上了嘴。

        她只是传话给刘协?;八低炅?,便没了主意。

        倒是伏寿听完,很快有了主意,“陛下,妹妹所言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能多一个为陛下效忠的宗室,陛下的力量也就可以增加一分。但关键还是在刘皇叔身上,臣妾可以想办法,让父亲前去打探刘皇叔的口风。不过,就算是拉拢刘备。也不必给他太高的待遇。似刘皇叔的那种待遇,不能再与刘备。只要把他列入宗室即可。而后给他些封赏,想必他就可以满足?!?br />
        伏寿对刘备的情况不甚了解。

        不过在她看来,一个背地里中伤他人的家伙,就算能力再强,其品xìng却难以保证。

        这样的人,可以拉拢,却不能给他太高的待遇……否则的话,将来可能会变成第二个曹cāo。

        把待遇的等次分开,刘闯的等次高于刘备,想必刘闯也不会太恼怒。

        这样一来,即安抚了刘闯,又拉拢了刘备,可谓两全齐美。

        刘协连连点头,那张略显刻薄的脸上,旋即浮现出一抹和煦笑意,“梓童所言极是,既然如此,便依梓童所说行事。不过此事,需多加小心。刘皇叔如今身陷许都,?;姆?,切不可被曹cāo觉察才好?!?br />
        伏寿微微一笑,连忙欠身领命。

        只是这心里,或多或少对刘协这种刻薄,感到了一丝不满。

        用得上时,便是‘爱卿’,便是‘皇叔’;若用不上的时候,则直接直呼其名。陛下若不改了这个习惯,早晚会受所害??烧馐莤ìng格的问题,伏寿也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劝说刘协改变。

        也罢,相信陛下自有决断!

        ++++++++++++++++++++++++++++++++++++++++++++++++++++++++++

        许都城中,繁华喧嚣。

        曹cāo凯旋而归,更使得许都百姓,感到无比振奋。

        同时,刘闯的到来,也令人们在欢喜雀跃的同时,又增添了几分好感。

        想当初,许县也是颍川郡所属。虽然许县如今变成了许都,但大多数人还是把自己当做颍川人。

        刘闯,恰好就是颍川人!

        颍川自古出名士,但说及猛将,却屈指可数。

        自汉末群雄并起,诸侯相争以来,人们对那些豪勇之士的好奇心,远比之前更为强烈。

        刘闯,中陵侯之后,自幼流落民间,而后崛起于江湖,以雄武而著称于世,号称飞熊,与吕布齐名。

        这样一个人物,俨然就是一部小说作品。

        以至于很多颍川人对刘闯感到好奇,感到亲切。

        只是,刘闯在抵达许都之后,便很少露面。

        曹cāo呢?

        也似乎是想要打消人们对刘闯的好奇心,打消刘闯的影响力,故而在刘闯入住了驿站之后,也没有再召见刘闯。至于面圣?那更需要曹cāo的准许,并不是天子想要见刘闯,就能见到。

        刘闯对此,好像也没有放在心上。

        不知不觉,他已经来到许都三rì。三天来,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驿馆中足不出户,也不与任何人相见。曹cāo的心思,他当然清楚??伤仓?,面圣这种事,不是汉帝能够决定,也不是他可以决定,全要看曹cāo的想法。不过,相信曹cāo也拖不太久,毕竟制诏发出,刘闯早晚都会与汉帝相见……这一点,曹cāo阻止不来,所以刘闯这心里面,也丝毫不觉慌乱……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刘闯在驿馆中,或是读书,或是演武,倒也过得不甚寂寞。

        自突破龙蛇变之后,刘闯发现,他的气力再次提升,气血较之先前,也变得更加强盛起来。

        刘闯不清楚,他如今究竟到了怎样的境界,更没有人与他比试。

        所以,他只好在庭院中打熬气力,那杆盘龙八音椎,也变得越发顺手起来。

        闲来无事,刘闯会拉着夏侯兰一起演武,甚至还把龙蛇九变中的苍猿变,莽牛变传给夏侯兰。

        用夏侯兰的话说,他近来隐隐觉得,有突破的迹象。

        要知道,夏侯兰本就达到了养气巅峰境界……

        若夏侯兰能够突破了养气境界,达到炼神境界,那么刘闯手下的武将里,就要又多出一员可以独当一面的猛将。

        一想到这些,刘闯就心中开怀。

        身为穿越众,自然就会有收藏名将的喜好。

        夏侯兰的名字在后世,也许算不得响亮,但在刘闯看来,他的才干,并不逊sè于徐盛等人。

        最关键的是,夏侯兰很忠诚。

        这是个实在人,不可能朝秦暮楚……

        唯一的变数,就是赵云。刘闯希望能通过夏侯兰把赵云招揽在麾下,可不想将来遇到赵云时,把夏侯兰勾走。也正是这个原因,他对夏侯兰极为亲切,更不惜血本,传他龙蛇九变。

        而今,刘闯已不必担心夏侯兰会被勾搭走,不过他这心里面,却始终惦记着子龙。

        可惜夏侯兰对赵云的情况也不是特别了解,不然的话可以让他现在就和赵云取得联系……哪怕赵云不能立刻归附,但培养些感情终归是一件好事。莫等到赵云最后投奔了刘备,才后悔莫及。

        “衡若,左右今rì无事,不如出去走走?”

        刘闯看天气不错,便动了游兴。

        这一天,他在驿馆中看了会儿书,便叫上夏侯兰,带着十几名飞熊骑铁甲卫士,走出驿馆大门。(未完待续……)

        PS:晚上不晓得能否更新,要出门办事。

        如果回来的早,会尽量第二更……如果回来的晚,今天便只有一更了,还请见谅!,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