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87章 许都,许都(二)

    第187章 许都,许都(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就是中陵侯之子?”

        “原来,他就是刘孟彦??!”

        “没想到是这副模样,果然雄壮……不过,看上去似乎和中陵侯不太相像?我记得中陵侯,姿容甚美?!?br />
        “你知道什么,他长得更似淮南厉王?!?br />
        “……”

        人群中,传来窃窃私语声,使得刘闯一时间显得有些尴尬。

        不过,他倒是没有在意那些人的说辞,而是仔仔细细的打量起眼前这位被曹cāo称作‘吾之子房’的荀彧。

        事实上,刘闯一直觉得,荀彧不仅是曹cāo的‘张良’,更是曹cāo的‘萧何’。

        他长于掌控全局,有深谋远虑。

        三国演义中说是郭嘉提出十胜十败论,然则最早提出这个观点的,确是荀彧。

        他的战略眼光不但超乎寻常,在掌控全局方面,更是能力出众。后世因为三国演义的缘故,很多人认为空城计出于诸葛亮。甚至连三十六计里,也把空城计安放在诸葛亮的头上。

        然则真正使用空城计的人,确是荀彧。

        曹cāo东征陶谦的时候,荀彧坐镇鄄城。

        这恐怕也是有史料记载,荀彧唯一一次亲临战场,指挥作战的一战。

        由于曹cāo诛杀边让,令陈宫张邈对他心生不满,于是潜迎吕布,讨伐曹cāo。当时,兖州诸郡纷纷响应。时豫州刺史郭贡率兵数万来到鄄城,要和荀彧见面。而夏侯惇并不同意,认为太过冒险。

        荀彧却劝说住了夏侯惇。出城和郭贡见面。

        郭贡见荀彧毫无惧sè,便以为鄄城有伏兵,不敢强攻,退兵而去。之后。荀彧又派遣程昱劝说范县和东阿两城,使之死守,才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令曹cāo从徐州领主力兵马返回救援。

        这与空城计。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后,荀彧便不再亲临战场,而是坐镇后方,保证了曹cāo在前方作战时,粮草充裕,无后顾之忧。

        可以说,在曹cāo初期,若无荀彧,绝难立足。

        刘闯对荀彧。更非常好奇。不仅仅是因为荀彧能力过人。更因为这个人的身上。带有一种悲情之sè。如果说,郭嘉是一种壮志未酬的悲情,那么荀彧的身上。则是一种夹在曹cāo和汉帝之间的矛盾悲情。他忠于汉室,同时又寄托于希望与曹cāo。最后当曹cāo决意称王的时候。荀彧极力阻止,最后郁郁而终。虽有人说是曹cāo逼迫荀彧自尽,但更多的,恐怕还是一种夹在两者间,左右为难的选择。忠于曹cāo,亦或者忠于汉室?荀彧最终用xìng命给予了答案。

        荀彧死后,虽则曹cāo身边依旧有众多谋臣,但却无一人,能够与荀彧相提并论。

        “小侄,见过叔父?!?br />
        论辈分,荀彧要长刘闯一辈儿。

        刘闯是荀谌的女婿,而荀彧却是荀谌的兄弟。

        见刘闯恭恭敬敬行礼,荀彧脸上也露出一抹和煦笑容,“孟彦想来一路辛苦,陛下早已命我打扫干净驿馆,请孟彦先休息,等候陛下召见?!?br />
        这也是荀彧?;ち醮车囊恢质侄?!

        曹cāo凯旋而归,必然会大摆酒宴,宴请官员。

        万一在酒席宴上有人向刘闯发难,必然会引发不必要的冲突。

        倒不如让他先去休息,待大家都安稳下来,再做其他安排……相信,曹cāo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寻刘闯的麻烦。

        “是啊,孟彦便先去休息,咱们来rì方长,不必急于一时?!?br />
        曹cāo当然很想给刘闯一个下马威,因为这小子,实在是太骄横了。

        你打了败仗懂不懂?你现在说穿了,是我的俘虏明不明白??赡慊拐饷春?,看上去好像是我变成你的俘虏一样……曹cāo虽然不能杀刘闯,但是给刘闯个小鞋穿,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荀彧既然这么说了,曹cāo也就不好驳了荀彧的面子。

        心里面虽然对刘闯诸多不满,但还是要表现出一种大度来,免得让人说他是小肚鸡肠。

        刘闯哪能不明白荀彧的好意,看了一眼曹cāo,当下拱手道:“长辈吩咐,闯焉敢不从……”

        荀彧闻听,顿时苦笑。

        刘闯这分明是和曹cāo对上了:我不是怕你为难我,但荀彧是我长辈,我必须要遵从他的吩咐。

        “德祖,你领孟彦,前去驿馆?!?br />
        荀彧吩咐一句杨修,便不再理睬刘闯。

        杨修带着刘闯离开之后,荀彧便对曹cāo道:“司空勿怪,孟彦不过少年心xìng?!?br />
        “哼哼,哼哼,哼哼……”

        曹cāo一连冷哼数声,末了压低声音道:“看起来这个小子,不服气??!”

        “哦?”

        “哈,倒是个有趣的家伙?!?br />
        曹cāo认为,刘闯之所以这么和他对着来,是因为他败得不服。

        而事实上,就连曹cāo也明白,如果当时刘闯继续在广陵和他纠缠的话,哪怕是有孙策出兵,也未必能一举将刘闯击溃。而且,曹cāo那时候也确实不想再继续和刘闯在徐州纠缠下去,纠缠的时rì越久,危险就越大。所以,刘闯就算是不服气,似乎也在情理之中,算不得事。

        “总要让这小子心服口服,到时候看他能怎么说?!?br />
        曹cāo内心中,还是存着一丝收服刘闯的想法。

        虽然他也知道,这可能xìng并不大,但终归还是想要尝试一番。

        荀彧松了口气,只要曹cāo没有对刘闯生出杀心,那么事情就还有回转的余地。

        就怕曹cāo生了杀心,到时候就算是荀彧,也没有十足把握,保得刘闯平安……目光,在不经意间扫过曹cāo身后,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容。刘备笑容可掬,站在队伍之中,正在和陈珪父子说话。

        荀彧眼睛一眯,眸光中闪过一抹森然。

        似乎是觉察到了荀彧的目光,刘备朝他微微点头,颔首示意。

        不过,荀彧并未理睬刘备,而是扭头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司空,请先入城,再做商议?!?br />
        刘备的脸sè顿时一沉,心中有一丝不快。

        “玄德公,不必担心?!?br />
        陈登在一旁看得清楚,微微一笑道:“刘闯不管怎么说,都是荀二哥的女婿。

        当初玄德公也是受人蒙骗,才会说出那等话语,若心里自然不会高兴。再者说,中陵侯在颍川人脉甚广,那闯儿与玄德公为敌,玄德公自然会被他们嫉恨。不过,也仅止如此……曹公对玄德公甚为看重,有曹公在,就算是荀彧对玄德公再多不满,玄德公也不会有危险。

        倒是那闯儿……”

        陈登眼中闪过一抹森然。

        他可是都听说了,当初主张吕布打广陵的,就是刘闯。

        陈珪道:“闯儿如今在许都仇人甚多,前次在徐州被他逃过去,且看他这次,还能否幸运?!?br />
        刘备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汉瑜公,你说这一次,陛下有无可能召见我呢?”

        陈珪一愣,旋即便明白了刘备的意思。

        刘备这是想捞政治资??!

        想想也是,刘备现在最缺乏的,就是政治资!

        论战功,他曾参加过平定黄巾之乱的战事,杀敌无数,战功显赫;论资历,他做过平原令,平原相,豫州牧……虽然那豫州牧名不副实,但也算得是俸禄万石的大员,比之刘闯的资历,可是充实多了。刘闯不过二十,却已经做到了北海相,扬武将军,为一方诸侯。原因?这里面固然是有刘陶的因素,但更多的,还是源自于天子的认可。若非刘闯那皇叔的名头,又怎可能招揽到那么多的能人?而刘备和刘闯相比,不管是从资历还是战功而言,都比刘闯强??墒橇醣傅某錾聿缓?,名望不足,没有天子的认可,以至于到现在都郁郁不得志。

        若是刘备能够获得天子的承认,想必也能迅速崛起。

        历史上陈珪父子,对刘备一直非常友善。

        陈登更是把刘备视为当时明主,若说认可程度,甚至有可能在曹cāo之上。

        只是当时刘备的实力太差,而陈珪父子为保全家族在徐州的利益,所以最终选择了曹cāo……

        而今,陈氏家族,被吕布连根拔起。

        连陈家在淮浦的祖屋,也被张辽毁掉。

        陈氏在徐州的根基,已荡然无存。这次曹cāo又强行把他父子从徐州带来许都,更让这父子二人,心生不满。

        内心中,对刘备就更多了几分亲近。

        陈珪和陈登两人相视一眼,从对方的目光中,便看出了相同的意思。

        “我记得玄德公曾说过,乃中山靖王之后?”

        “正是!”

        刘备闻听这话,顿时胸脯一挺,露出一抹骄傲之sè。

        陈珪正sè道:“却不知玄德公,可有族谱证明?”

        “这个,自然有族谱在身?!?br />
        陈珪和陈登相视一眼,便笑着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最好。

        玄德公有族谱证明,必然能够被陛下所接受。相信陛下也会非常高兴,能够得玄德公这样一位出众族人……不过,此事要cāo作起来,还需谨慎行事。待安顿下来之后,我便去拜会一些老朋友,顺道再把这个消息传出去。想来用不得太久,天子必然能得到这样的消息……”

        刘备顿时喜出望外,“若得如此,备感激不??!”,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