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74章 凌之战(三)

    第174章 凌之战(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从凌县城头看去,海西军大营似乎非常安静.

        可越是如此,就越说明不正?!勒粘@矶?,海西军占居上风,必然会加强攻势。而今突然停止攻击,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偏偏刘闯等人在城内,无法探听到外界的消息。

        这也使得刘闯感到万分心焦!

        一天一夜就这么过去,海西军一直没有动静。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刘闯就被一阵欢呼声惊醒。

        他连忙披衣而出,见城头上军士们欢呼雀跃,显得极为兴奋。

        “衡若,发生了什么事?”

        “公子,海西军退了,陈登退兵了!”

        “???”

        刘闯闻听一惊,原本还有些混沦的脑袋瓜子,顿时变得清醒了,一把抓住夏侯兰道:“你刚才说什么?”

        “海西军,退兵了!”

        “怎么回事?”

        夏侯兰也是一脸茫然之色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今晨斥候来报,说对面海西军大营已变成一座空营。高将军听说之后,便带人前去查看。不过据他派人传来消息,海西军的确是退走了?!?br />
        刘闯眉头一蹙,连忙快走几步,来到女墙后手扶墙垛举目眺望。

        远处,一支人马正迅速回来。

        为首大将,正是高顺,在城外叫开城门后,迅速冲入城中,沿着驰道一路小跑冲上城门楼。

        “皇叔,那海西军真的退走了?!?br />
        这一下,刘闯真的是糊涂了,忙问道:“可知陈元龙为何退兵?”

        “尚不知晓,外面敌营已成空营……末将已派出斥候前去打探消息,估计很快就会有答案?!?br />
        刘闯闭上眼睛,沉吟不语。

        陈登退兵,大致上是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内部发生了矛盾,第二个就是受到外界的影响。

        内部矛盾?

        应该不是!

        陈登这个人胆大沈深,岂能被些许矛盾所影响?

        他很清楚,这凌县对于他的意义,所以怎可能轻易退兵?若不是内部矛盾,那只可能是外界影响?;蚴遣苘炒蟀?,或是有援军抵达。刘闯怎么想,都不认为曹艹这时候会退出徐州。

        那么答案也就呼之欲出,必然是有援兵到来。

        是哪一路援兵?

        刘闯心里面有些好奇。许褚不可能这么快到来,难道是曹姓?嗯,若是曹姓出兵援助,倒是有些可能。他屯驻下相,距离凌县也不过一天多的路程。他要出兵援救,的确是会很快抵达。

        只是,一个曹姓,就吓得陈登跑了吗?

        刘闯还是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些古怪……要知道,三国时期,有很多假意退兵,而后派出歼细混入城中,里应外合夺取城池的例子。

        刘闯自然要多几分小心,毕竟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都不太好对付。

        所以,他猛然睁开眼,沉声道:“衡若,你立刻带人,加强城中巡视,一旦遇到可疑之人,就立刻缉拿。若对方敢反抗的话,就格杀勿论。孝恭,你继续派人打探消息,务必要弄清楚陈登退兵的原因。此人诡诈多变,足智多谋,绝不能掉以轻心,大家还是要多加提防才是?!?br />
        高顺和夏侯兰听罢,连忙拱手应命。

        刘闯在城门楼上又巡视一圈之后,这才下了城头,返回县衙休息。

        洗漱一番后,有亲随送来早食。

        刘闯草草吃完后,靠在榻椅上,合上眼睛,状似假寐,可心里面依旧在揣摩着陈登退兵的原因。

        不知为什么,刘闯总觉得这件事情有古怪。

        因为陈登这突然间退兵,似乎有些不合情理之处,但究竟是哪里有问题?他却想不太明白。

        “公子,公子……是援兵到了!”

        “嗯?”

        刘闯猛然睁开眼睛,呼的站起身来,快步走出房门。

        夏侯兰就站在房门口,躬身朝他一礼之后,轻声道:“刚得到消息,淮浦成廉成将军率部前来,援兵已抵达城外?!?br />
        “成廉?”

        刘闯心里一怔,顿时大喜。

        若是成廉出兵相救,那陈登退兵,似乎也就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淮浦距离这边并不算太远,就位于凌水和淮水交界处。成廉出兵,陈登就可能面临粮道被绝的情况,自然会选择退兵。

        就说嘛,曹姓怎可能会这么快派出援兵来?

        不是曹姓,而是成廉……一切也就变得合情合理。

        刘闯心中不由得大喜,连忙叫上夏侯兰,带着飞熊卫离开县衙,直奔城门而去。

        城门外,一队徐州兵列队整齐。

        成廉正在和高顺说话,见刘闯前来,连忙迎上前躬身行礼,“末将成廉,听闻皇叔被困,故而前来相助。

        成廉来迟,还请皇叔恕罪?!?br />
        “哈哈哈,成将军客气,客气了!”

        刘闯拉着成廉的手,寒暄几句之后,便请成廉入城休息。

        “皇叔,此次成廉听闻陈登来犯,故而率兵马三千前来……却不知该如何安排?”

        刘闯笑道:“既然是援兵,自当入城休息。

        若不然,传扬出去岂不被人笑话刘闯不懂待客之道?衡若,你立刻带人把西校场打扫干净,请成廉将军兵马进驻西校场?!?br />
        说话间,刘闯转身朝城外的援军看了一眼,便与成廉一起行入城中。

        +++++++++++++++++++++++++++++++++++++++++++++++++++++++++++++++++++正午,刘闯在县衙设酒宴款待成廉。

        曹姓迟迟不肯出兵,是因为刘闯曾说过侯成的坏话??沙闪碓诨雌?,却未必知道这件事情。

        所以,在酒席宴上,成廉也表现的极为热情。

        和刘闯推杯换盏,笑声不断。

        在经过两天苦战之后,刘闯看上去,似乎也放松许多。

        成廉连连敬酒,刘闯是来者不拒。

        这顿酒席,一直吃到晡时中,才算结束。

        刘闯看上去似乎是有些吃多了酒水,故而醉态酣然。他舌头有点大,说话也显得不太利索,“成将军,今曰吃多了酒水,有些乏力。便不送将军出门,请孝恭和衡若代劳,送将军前去休息?!?br />
        成廉似乎也醉了,连连点头。

        只是,当夏侯兰和高顺把成廉送走,返回县衙大堂之后,却意外发现,刘闯端坐大堂上,丝毫没有先前的醉意。他正端着一碗蜜浆水,慢慢的饮用。见夏侯兰高顺两人进来,他微微一笑,示意两人落座。

        “两位,对成廉来援,怎么看?”

        高顺和夏侯兰闻听,顿时一怔。

        “公子(皇叔)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闯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脸上露出一抹悲色。

        良久后,他轻声道:“这次出兵徐州,我痛失公美。

        也许在你们看来,公美没什么才干……我原本也是这么认为。不过后来,我发现了公美一个优点。他很细心,心思极为细腻。在开阳时,他就曾提醒我,臧霸的兵马全无半点备战之态。当时我并未在意,可结果……公美临终时曾说:若不用心,必然有诈。其实也就是提醒我,如果对方使诈的话,不管他怎么掩饰,在细节上,都有可能露出他自己都觉察不到的破绽?!?br />
        高顺,激灵灵一个寒蝉,一下子酒醒过来。

        “公子的意思是……”

        刘闯看了看高顺,又看了一眼夏侯兰。

        “从淮浦出兵救援,若骑军需一曰,若步军则需一天半的光景。

        而陈登兵临凌县,今天不过是第三天而已。也就是说,若成廉出兵相救,必然要经过一曰的行军。

        一天一夜急行军,就算是熊罴军,也会感到非常疲乏。

        可方才我却留意到,成廉将军的部曲,看上去好像并无疲惫之色……包括成廉将军在内,他的靴子也极为干净。就算他是骑马赶路,身上却没有半点风尘,你们难道不觉得,这有些怪异?”

        高顺听完刘闯这番话,顿时汗毛都乍立起来。

        而夏侯兰则闭目回想许久,轻声道:“若非公子提起,末将还真没有留意这些?!?br />
        刘闯缓缓站起身,仿佛自言自语道:“公美虽身故,却教会了我一件事。

        成廉将军驻守淮浦,同样是进入淮南的要地。而他却不顾一切,弃淮浦前来救援,我本该感激??刹恢裁?,当我看到成廉将军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古怪?;蛘咚?,成廉的表情很做作,那种感觉,就好像之前我在开阳与臧霸相见时,臧霸给我的感觉一模一样……很假?!?br />
        高顺的脸色,有些难看。

        成廉可是吕布的老部下,论及资历,甚至比高顺还要老,和侯成宋宪那些人相比,似乎并无区别。而他在军中的地位,也颇不算低。以前郝萌活着的时候,成廉位在郝萌之下,在曹姓侯成等人之上。郝萌死后,吕布军中论及资历,能高过成廉的,恐怕也只有张辽一个人。

        哪怕是曹姓,与成廉相比似乎也略低一筹。

        刘闯这番话的意思,分明就是说,成廉已经投降了陈登。

        高顺心里当然有些不痛快,只是刘闯所言,也句句在理,让高顺一时间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他坐在席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刘闯走到他身边,拍了拍高顺的肩膀:“孝恭,我也希望我错了,但我却不能在这个时候冒险。

        成廉来的很突然,而陈登退走的也非常古怪。

        按道理说,以陈登之能,就算是成廉出兵驰援,他也不会这么干脆的撤离?!?br />
        “可是……”

        “孝恭,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我们却不能不防?!?br />
        刘闯说罢,沉吟片刻后轻声道:“若成廉有诈,很快就会有动作……这样,你们……”

        他在高顺和夏侯兰耳边低声轻语几句,而后直起身子道:“若我猜错,定会向成廉当面道歉?!?br />
        (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