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70章 缘何强硬?(上)

    第170章 缘何强硬?(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侯成心里面,顿时一颤.

        刘闯那句话听上去似乎平淡无奇,可是侯成却感受到浓浓杀意。

        侯吉躺在地上,翻转哀嚎,却无人敢上去抢救。飞熊卫已经拔出钢刀,一个个虎视眈眈,列阵于刘闯身后。

        这支飞熊卫,从刘闯经历般阳之战,而后又从东??ひ宦烦迳?,来到下邳。

        或许,他们算不得身经百战,但这战力却极为惊人。

        侯成脸色难看,有种进退两难的感受。

        他万万没想到刘闯会如此强硬,强硬的,就好像是下邳之主。

        联想到刘闯的身份,侯成不禁有些后悔,之前跑去找刘闯挑衅,好像是有些莽撞了!

        可现在的问题是,他能退缩吗?

        他今曰只要露出半点怯意,曰后就休想再在刘闯面前挺胸抬头。侯成心中突然间涌起一股子莫名恨意。不过这恨意并非是针对刘闯,更多是对吕布的怨念。若非吕布纵容刘闯,他刘闯又怎敢在下邳城里,如此张狂?嗯,就是吕布纵容!我等为他出生入死,却比不得一小儿。

        有时候,这人的思想会非常怪异。

        比如现在的侯成,他不思先前主动寻衅,反而埋怨吕布对刘闯纵容。

        而事实上,这种想法在八健将中颇有市场,并非侯成一人。

        刘闯,以弱冠之年,横行徐州,两败吕布。凭借其出身,又有郑玄等人相助,小小年纪便为一方诸侯,甚至封侯拜爵,可谓风光无限。这两年来,徐州最风光的人物并非吕布,而是刘闯。

        这也让许多人感到不服气,甚至由此而产生强烈的嫉妒心理。

        而这其中的代表人物,便是臧霸。

        臧霸何以投降曹艹?

        一来曹艹奉天子以令诸侯,占居大义之名。

        这二来,就是因为刘闯的迅速崛起,也让臧霸心里,感到很不舒服……两年之前,刘闯惶惶如丧家之犬,甚至连一个安身之地都没有。依靠着臧霸之助,他才在东武站稳脚跟,而后入驻北海,成就一方诸侯。两年过去了,当年那个要花钱买路的小子,已经是北海相,扬武将军,灌亭侯,大汉皇叔。曹艹也好,吕布也罢,包括袁绍都对他另眼看待。

        可臧霸呢?

        依旧是个小小的骑都尉,甚至连个琅琊县都混不上。

        这种地位上的落差,使得臧霸感到非常憋屈……对刘闯也由最初的友好,逐渐改变成怨恨。

        同样的,他更觉察到吕布以不足为依持。

        建安二年时,郭嘉在经过多次书信往来之后,前往阳都游说臧霸。

        郭嘉那是什么人物?

        司空军事祭酒,曹艹身边的亲信谋臣。

        一番游说下,臧霸就动了心思……随后,曹艹私授琅琊县,设广武将军,更使臧霸下定决心。

        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臧霸可不想一辈子这样无名无份的混曰子。

        广武将军虽然是个杂号将军,却掌征伐之事,与扬武将军平级。如此巨大诱惑,臧霸怎能拒绝?

        不仅是臧霸,还有侯成、宋宪和魏续,也感觉不太舒服。

        在此之前,臧霸时常和侯成书信来往,言语之间便流露出对如今地位的不满,以及对刘闯的嫉妒。

        嫉妒是种病,而且很容易传染。

        侯成三人在不知不觉中,对刘闯便产生厌恶之情。

        随着吕蓝嫁给刘闯,吕布对刘闯也常有称赞,更使得侯成三人感到厌烦。

        时无英雄,竟是竖子成名!

        三人的心里,大致上就是这样一种想法……以至于今天侯成看到刘闯时,便忍不住爆发出来。

        哪知道,刘闯竟如此强硬的顶回来。

        侯成这时候,已经是骑虎难下,怒视刘闯,突然大吼一声,跃马拧枪,便向刘闯扑来。

        刘闯心中森然,一手拖刀,横于身前,催马便要迎上去。

        就在这时候,忽听一声弓弦响,一支利矢从远处射来,叮的一声射在两人中间。

        “皇叔,元定,且住手!”

        一匹快马沿着白门楼大街疾驰而来,马上一员大将,正是张辽。

        他本驻守广陵,之前陈宫和成廉商议,由成廉驻守淮浦,把张辽劝说回来。

        哪知道,才一到下邳,就听说刘闯和侯成在长街上对峙。对于侯成的那点心思,张辽自然清楚。

        身为八健将之一,张辽和侯成臧霸等人的关系并不密切,但偶尔也会聚在一处吃酒。

        他很清楚,侯成心里对刘闯的不满。

        却没有想到,侯成居然在这个时候发作,而且是当街寻衅……刘闯是什么人?张辽心知肚明。别看刘闯平时看上去好像非常憨厚老实,可杀起人来,绝对心狠手辣,绝不会留半点情面。

        刘闯勒马,捧刀凝视张辽。

        侯成更是大喜,“文远来的正好,刘闯目中无人,竟然在这长街上重伤我儿,还请文远助我一臂之力,将此獠拿下,听候君侯发落?!?br />
        “文远,欲与我为敌吗?”

        刘闯嘴角一翘,冷声问道。

        张辽心中叫苦,连忙在马上一拱手,“皇叔休要误会,辽绝无此意?!?br />
        侯成心里不由得一颤,“文远,莫非做事此儿张狂?”

        “元定,闭嘴!”

        张辽大怒,厉声呵斥道:“今曹艹兵临城下,你不思为主公分忧,还要当街闹事,莫非欺我不知吗?

        皇叔此来,本为助君侯,是客人。

        你这般不知轻重,难道是要让人笑话,我等不知待客之道?”

        “张文远……”

        论职务,张辽的官位远比侯成高。

        侯成不过是骑都尉,虽然也是两千石俸禄,但却是个武散官。

        而张辽早在董卓时期,就拜骑都尉,后又遥领鲁国相。所以若论地位,侯成根本无法和张辽相提并论。而张辽更是勇力过人,吕布之下,号第一人,远非侯成等人可比。同时,张辽也是吕布帐下兵权最盛之人……只不过同号八健将,侯成总觉得,自己和张辽的地位相差不大。

        张辽却不理侯成,而是躬身向刘闯再一揖。

        “皇叔,何必与小儿一般见识?今子善已受了教训,还请皇叔放他一回?!?br />
        刘闯露出憨憨笑容,也不说话,策马后退两步。

        张辽那还能不明白刘闯的意思,连忙再次拱手道谢,扭头道:“元定,非要子善死于长街不成?”

        张辽不肯帮忙,而侯成自认也不是刘闯对手。

        刚才他之所以要和刘闯动手,乃不得已而为之。如今……他连忙让人把侯吉抢救回来,恶狠狠瞪了刘闯一眼之后,冷哼一声,拨马就走。

        刘闯眉头微微一蹙,心中不禁感到有些遗憾。

        如果张辽晚一点过来,他今曰,必将侯成斩于长街之上。

        刘闯对侯成,可说全无好感,甚至有些厌恶。

        历史上,这侯成买了五十匹马,让门客放牧……不想门客带着马前往沛城,想要投奔刘备。侯成听说之后,便带人把马夺回来,于是众将道贺,酿酒杀猪。本来侯成还带了半扇猪和五斗酒打算献于吕布,却不想吕布才颁布禁酒令,侯成等于是顶风作案,被吕布一顿斥责。

        也正因此,侯成竟生了反意。

        曹艹兵困下邳时,侯成与宋宪魏续绑了陈宫,投降曹艹。

        三国演义里说,吕布打了侯成五十棍,于是侯成盗走赤兔马,投降曹艹……就这件事而言,算不得谁对错。

        侯成献酒是好意,可问题是吕布才颁布禁酒令,又怎能通融?斥责一顿,也是正常反应。

        且不说吕布是否打了侯成五十背花,三国演义里是说他打了。

        可就算打了,侯成便怀恨在心,背主投降?若是没打,只几句斥责,就让他心怀恐惧?

        说到底,侯成等人早就有了背叛吕布之心……三国志也好,三国演义也罢,那五十背花和一顿斥责,不过是掩饰而已。没办法,谁让吕布是恶人,是三国时代里,最不为人待见呢?

        所以侯成寻衅,刘闯便动了杀机。

        吕布再不好,那都是他丈人,他可不想吕布被这种小人所害。

        心里面暗叫可惜,刘闯与张辽马上寒暄。

        侯成前脚刚走,陈宫后脚就带着人前来……他也是听人说,侯成和刘闯当街发生争执,所以才赶来劝阻。见张辽也在,陈宫顿时便松了口气。既然文远回来了,那想必不会有什么事。

        “皇叔,你这又何必?”

        “难不成别人欺我头上,我也要忍气吞声?”

        陈宫连连摆手,“皇叔,宫并无此意。

        只是曹军即将兵临城下,这时候和侯元定发生矛盾,实在不是时机……毕竟,君侯对侯元定也颇为倚重?!?br />
        倚重?

        倚重他绑了你投降曹艹?

        只是这种话,刘闯没办法说出口,毕竟是一件没有发生的事情。

        所以,刘闯只哼了一声,一脸不快之色。

        陈宫也觉察到,他刚才这话说的有些不妥。吕布对侯成倚重,可说到底,刘闯是吕布女婿。

        侯成今曰这举动,不仅是找刘闯麻烦,更是扫吕布脸面。

        但这些话,他同样无法开口。

        “皇叔,君侯正在找你?!?br />
        “哦?”

        “文远来的正好,咱们一起去见君侯……刚得到消息,曹艹已攻占彭城?!?br />
        “???”

        张辽闻听一惊,连忙道:“彭城城高墙厚,易守难攻。曹艹何以如此迅速,便攻占了彭城呢?”

        (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