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32章 拜见老大人

    第132章 拜见老大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人常说,春秋无义战。

        其实这三国,与春秋并无两样。

        一样是尔虞我诈,一样是勾心斗角。诸侯拿着天子之名四处讨伐征战,所谓师出有名,不过是强者的一个借口。哪怕如曹操,和其他诸侯也没有分别,只不过他占居一个奉天子之名。

        刘闯轻轻叹息一声,对袁谭的心思已经明了。

        讨伐田楷?

        那就是一个借口。

        田楷占居济南国也不是一两年了,什么时候不好讨伐,偏要这时候讨伐?

        袁谭如果真想消灭田楷,并非一桩难事。

        哪怕是曹操愿意出兵救援,恐怕袁谭也未必会惧怕。毕竟他背后还有袁绍,曹操就算再厉害,这个时候也不敢冒着和袁绍反目的危险,去出兵救援一个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田楷。

        如此一来,袁谭邀请刘闯的目的,也就显而易见。

        他要借刘闯的名号,来稳定他大公子的名望。

        别看在袁绍眼中,刘闯只是一个小诸侯??伤词谴蠛夯适?,刘陶之子,只这两个身份,就足以拿出来吓人。袁谭正是想要借助刘闯那大汉皇叔的名义,来向袁绍表明他的能力。

        早在西汉初年,刘邦宠爱赵王如意,有意废长立幼。

        吕后为惠帝刘盈请来商山四皓,迫使刘邦改变主意。

        而今,袁谭大概用的,就是和当初吕后为刘盈请出商山四皓的计策一样。

        虽然刘闯的名气,远远比不得商山四皓。但作为一个新近崛起的小诸侯,一样能够体现出袁谭的手段。

        “这主意,恐怕不会是我家那位老大人所献?!?br />
        刘闯微微一笑,闭上眼沉吟片刻之后,突然道:“我以为。能想出这条计策的人,必然是辛仲治?!?br />
        陈矫一怔,“何以见得?”

        刘闯笑道:“辛评这老儿,分明是抛砖引玉,抛出我这块转头,引出我家那位老大人来。

        以老大人的性子,恐怕不会愿意让我卷入这立嫡之争的事情里面。而且,他也很清楚,我若这次出面。势必要与曹操反目,于我并无好处。所以,老大人是绝然不会想出这么个计策?!?br />
        “那何以是辛仲治?”

        刘闯道:“据我所知,袁绍帐下谋士众多,田丰沮授二人。不偏不倚;许攸乃袁绍元从老人,早年间更是奔走之士,更不可能在这时候站出来说话。真正卷入立嫡之争的,只有辛评郭图,以及审配逢纪四人而已。郭图未必会出这主意,他要担心,会不会激怒我那位老大人。

        审配逢纪则是支持袁尚。怎会为袁谭出谋划策?

        所剩者,便是辛评……他与我家老大人有旧,而且此次让我出面,实则对我也有莫大好处。

        这种计策。思来想去,也只有出自他手笔。一来,我卷入这场立嫡之争中,可以淡化我此前谋取东莱郡的影响。袁谭想来也不会因此而对我产生恶感。日后一味的为难与我;其二,我只有站出来了。袁绍才可能会支持我。若我一直蛇鼠两端,摇摆不定,恐怕袁绍也会对我心生忌惮?!?br />
        陈矫听罢,露出一抹笑容。

        “公子能如此想最好,我想那辛评,也不会真就存有恶意?!?br />
        是啊,可你们谁又会知道,在未来的袁曹之中,确是曹操笑到了最后……

        刘闯说实话,并不想这么早站出来。

        可现在的情况看来,已经由不得他来做出选择。

        就好像他要扯起天子这面旗帜一样,袁谭也盯上了他大汉皇叔的牌子。

        不过这种事,对大家都有好处,刘闯倒也不介意,双方互相利用一下。只是,他必须要考虑到,这次他表明立场之后,接下来曹操对他,绝不会再客气,很有可能会把他视为眼中钉。

        若非如此,刘闯真不想跳出来,和曹操为敌。

        +++++++++++++++++++++++++++++++++++++++++++++++++++++++++++++++++++++++++

        建安二年八月,许都皇城。

        汉帝刘协登上毓秀台,鸟瞰皇城中的荷花池,面带忧郁之色。

        伏寿站在他身后,忍不住轻声问道:“陛下,何以如此闷闷不乐?”

        汉帝看了一下身边,见没有什么人,便叹息道:“今杨太尉被曹操下狱,至今仍无消息。

        虽然朝中许多人反对,并竭力营救,可是朕观曹操行事,实欲置太尉于死地,朕焉能不烦躁?!?br />
        伏寿闻听,也不禁心中一阵发闷。

        杨彪被捉拿下狱,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二月,袁术造反,自立为帝。

        杨彪和袁术有亲戚关系,故而曹操怀疑杨彪和袁术勾结,有谋逆之心,故而派人将之捉拿下狱。

        可实际上,所有人都清楚,那不过是一个借口。

        杨彪本来就和曹操不和,属于坚定的?;实?。自迁都以来,杨彪屡次建议,曹操还政于天子??赡魏嗡种忻挥惺等?,曹操根本不予理睬。但即便如此,曹操对他,也是非常厌恶。

        此前,杨彪在朝议时,与朝中老臣联手逼迫曹操,迫使曹操最后不得不对刘闯进行封赏。

        这也让曹操对杨彪更加厌恶,总想着要找个机会,干掉杨彪。

        但是,杨彪毕竟是一员老臣,而弘农杨氏,更是名门望族,哪怕曹操想动他,也必须有所顾虑。袁术称帝,却给了曹操一个借口。谁让杨彪与袁术是亲戚,曹操自然不会在放过杨彪。

        这件事,就算是伏完等人,也颇感头疼。

        “陛下,不必太过担心,昨日孔文举不是说过。要营救杨太尉?”

        “梓童,你不懂!”刘协叹了口气,郁郁寡欢道:“孔融虽也是名士,奈何手中无兵无将,更无半点实权。他若想救了杨彪,恐怕连他也要被牵连,所以朕才更感到担心,害怕再失一位老臣?!?br />
        是啊,刘协现在。实在是容不得再有闪失了。

        当初随他一路逃亡的汉室老臣,已经越来越少。

        年初时,钟繇被受命司隶校尉,算是向曹操低头;随后,太司徒淳于嘉也因为年迈的缘故。告老还乡。这也使得刘协手中可用之人越来越少。虽然伏完等人在暗地里为他拉拢人才,但大都是无权无势的清流。凭这些人,又如何能够与曹操相争?他又如何能重掌朝堂?

        一想到这些,刘协就感到心中万分抑郁。

        他闷闷不乐的站在栏杆旁,看着毓秀台下盛开的荷花池,眼中充满落寞之色。

        “咦,怎地董贵人来了?”

        就在这时。忽听伏完一声轻呼。

        刘协扭头看去,就见一个美妇人从远处走来,步履颇为匆忙。

        有汉以来,宫中嫔妃设立十四等。以完善三宫六院嫔妃的管理。

        不过在东汉之后,嫔妃的等级便被简化,除皇后与贵人之外,只设立美人、宫人和采女三等。

        这董贵人。来历也不小。

        她的父亲便是车骑将军董承,而董承。又是董太后的亲戚。

        当初刘协出生后,母亲便被害死,幸得董太后?;?,才算是保住性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刘协对董家人颇为亲切。登基之后,他便娶了董承之女为贵人,地位仅在伏寿之下。

        而这董贵人的年纪,和伏寿相差不大。

        两个人,对刘协都照拂甚周,也是刘协在宫中,最为信赖的人。

        董贵人匆匆走上毓秀台,先是与伏寿行礼,而后笑盈盈走到刘协身边,“恭喜陛下,贺喜陛下?!?br />
        “贵人,喜从何来?”

        董贵人见四周没有外人,便从袖子里取出一份奏疏。

        “此父亲方才着人送来,请陛下查阅?!?br />
        刘协打开奏疏,看了一眼之后,眉头一蹙,“怎地朕这位皇叔要造纸编书,邀请孔文举共襄大举,朕却一无所知?”

        “想来,是被扣在司空府?!?br />
        董贵人轻声道:“这封书信,若非刘皇叔送来给孔文举,恐怕连我父亲也不知晓。

        我父亲估计,刘皇叔应该写过其他奏疏,但是却没有出现在陛下案头。父亲担心,陛下会因此对刘皇叔心生不满,故而命妾身将这封书信送来。想必刘皇叔而今,已经在北海站稳脚跟?!?br />
        刘协闻听,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喜色。

        他连连点头道:“我就说,朕的皇叔,又怎可能会如此无礼呢?”

        “梓童,你说朕要不要明日早朝时,询问司空?”

        伏寿想了想,轻声道:“陛下,此事你最好还是不要出面。既然董车骑派人送来这封书信,想必他已经做好准备。明日早朝时,董车骑他们必然会有所行动,到时候陛下只需顺水推舟,询问曹司空即可……想必曹司空也没有想到,刘皇叔会用这种方法,必然会感到慌乱?!?br />
        “嗯!”

        刘协听罢,用力点点头。

        “梓童所言极是,那朕待明日,再看曹司空如何解释?!?br />
        心情,随着这封书信的到来,似乎一下子好转许多。

        刘协之所以郁闷,一方面是因为身边的老臣一个个离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外面的诸侯,始终无人出面回应。要说汉室宗亲在外为诸侯者不少,可是却无一人站出来主持公道。

        荆州牧刘表,益州牧刘璋,这可都是至亲。

        但不管是刘表还是刘璋,至今没有任何动静,也使得刘协这心里面,越发感到有些心冷。

        也许,不是宗室不愿出面,而是力量不足?

        刘协想到这里,突然眉头一蹙,轻声问道:“梓童,贵人……你们设法通知宫外,让他们打听一下,当今天下,我宗室之中可还有人才?虽说皇叔在北海立足,可毕竟这力量,有些单薄?!?br />
        伏寿摇头,表示不知。

        倒是董贵人好像想起了什么,开口道:“若说宗室,妾身倒想起一人?!?br />
        “谁?”

        董贵人轻声道:“前次妾身回家探亲时,曾偶然间听到家父谈起一人。

        此人名叫刘备,据说是中山靖王之后,颇有勇力,手下也有些兵马。此前他曾占居徐州,后来又被吕布驱逐……但那时候,刘皇叔尚未归宗认祖,所以臣妾也就没有听得太过仔细。

        这个人,应该也算是宗室之中的人才,只不过臣妾还听人说,这个刘备似乎和刘皇叔有恩怨?!?br />
        刘协闻听,顿时露出不快之色。

        “区区私怨,想必皇叔也不会太记挂在心。

        对了,这个刘备而今身在何处?拜何等官职?”

        “这个嘛,臣妾不知?!?br />
        伏寿一旁道:“董贵人说的这刘备,可是表字玄德?”

        “啊,正是?!?br />
        “梓童知道此人?”

        伏寿苦笑道:“说起此人,陛下当也有印象。

        去年时,曹司空晋此人为豫州牧,镇东将军……许是当时陛下没有留意,故而不记得此人?!?br />
        曹操晋他为豫州牧,而拜镇东将军?

        刘协一听,顿时就怒了。

        “莫非这刘玄德,已归顺了曹操?”

        伏寿和董贵人面面相觑,半晌后摇头轻声道:“此事臣妾也不太清楚,不过臣妾可使人打探?!?br />
        “不用打探了!”

        刘协咬牙切齿道:“若非归顺曹操,曹操怎可能晋他为豫州牧?此人断然不是宗室中人,朕对此人没有兴趣,也不必再与朕打探。对了,梓童回头设法通知宗正,令他除了中山靖王一支?!?br />
        伏寿闻听,想要劝说。

        但董贵人却轻轻拉扯了她一下,在伏寿耳边道:“姐姐,陛下在气头上,这件事还是回头再说?!?br />
        是啊,陛下近来不顺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

        刘闯绝对不会想到,他那一封奏疏,竟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而且即便他知道,也不会在意,因为在他面前,正站着一个头戴进贤冠,身着青袍的中年男子。

        袁谭站在一旁,面容古怪。

        而辛评等人,则是笑而不语。

        中年男子相貌俊美,姿容不凡。

        他沉着脸,看着刘闯,一言不发……

        辛评已经为刘闯介绍过,这中年男子,正是荀谌。

        要说起来,刘闯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千军万马杀个几进几出,也未必会露出半点惧色。

        可是在这中年男子面前,刘闯居然紧张起来。

        这感觉,比之当初拜见郑玄的时候还要紧张几分,甚至心中有些忐忑。

        他上前一步,躬身行礼,“小侄刘闯,拜见老大人?!?br />
        荀谌恶狠狠瞪了辛评一眼,看着躬身几乎和他身高相仿的刘闯,却不知为何,鼻子一酸,流下两行热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