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九十三章 震动

    第九十三章 震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管亥说的轻描淡写,似乎很轻松就大获全胜。

        但刘闯知道,这里面暗藏了多少风险。且不说带着十几个人跑去对方老巢,万一那个后钱不愿归附,亦或者他临时改变主意,管亥等人只怕要面临杀身之祸。各种凶险,难以言述。

        只是管亥不肯说,刘闯也不会去追问细节。

        只要管亥能活着回来就好,其他的事情,都不再重要!

        东武之战结束,不过对刘闯而言,却只是一个开始。

        大战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进行安置。伤员需要救治,百姓需要安抚……更不要说,还有那些在战火中失去家园的诸县百姓。近两万诸县百姓必须要尽快安顿下来,以免夜长梦多。

        于是,刘闯在与步骘商议之后,便立刻做出决定。

        “子义,该你登场了?!?br />
        太史慈连忙道:“请公子吩咐?!?br />
        “若着你夺取黔陬,需多少兵马?”

        太史慈想了想,沉声道:“只需本部骑军,即可为公子夺取黔陬?!?br />
        “如此,就以你为主将,我再抽调一千步卒与你,由伯佐为辅,你立刻起兵,连夜奔袭黔陬?!?br />
        “喏!”

        “文向?!?br />
        “喏?!?br />
        当刘闯点到徐盛的名字时,徐盛不由得心中一阵激动。

        一直以来,他都是统帅辎重营。内心里,早已经有些不耐,想要如许褚他们那样,能征战疆场。

        不过,徐盛也知道。

        刘闯连一个容身之处都没有,这辎重营也就变得格外重要。

        让他统帅辎重营,也是对他的一种信任……现在。刘闯终于决定,要他独当一面。

        “我与你一千兵马,可能为我夺取琅琊县?”

        “公子放心,若夺不得琅琊,盛愿提头来见?!?br />
        这年月的人啊……动辄就是提头来见,提头来见。

        刘闯也有些无奈,所谓军中无戏言,这句话似乎已经成为一句口头禅。

        “文向,我不要你提头来见。那样的话,只怕小豆子非要哭成泪人?!?br />
        一句话,令衙堂上响起一阵笑声,也让徐盛感到赧然。

        刘闯旋即脸sè一整,沉声道:“我不要你人头。我只要琅琊县……文向,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徐盛面sè一紧,躬身道:“盛明白!”

        太史慈和徐盛,分别领命而去。

        东武县城内,仍旧是乱成一团麻……战后的收尾工作,并不是一桩简单的事情。这里面牵扯到方方面面,都需要进行统筹安排。除了收尾工作?;褂泄芎ゴ吹娜П?,也需要安置妥当。这些事情,的确是让人头疼。好在有步骘接手过去,刘闯倒是不需要费太多心思。

        “大熊。这么急就要用兵吗?”

        管亥对刘闯如此急切的派出兵马,夺取黔陬和琅琊两县,感到有些奇怪。

        刘闯道:“我从诸县黔陬两万人,急需安置。

        东武县城的格局。实不宜再进行安置……过些时候公刘所部返回,势必会造成拥挤。而且。咱们虽然获胜,但是东武也遭受到极大破坏。以东武目前的状况,根本无法接纳那么多人口。所以,我准备把一部分人迁徙到琅琊,这样一来,也可以尽量分担一些东武县的压力。

        而且,马上要腊月了!”

        “那又如何?”

        “我不知道黄公美和薛州谈的如何,但如果薛州决定登陆,我估计他会选择在立chūn前抵达?!?br />
        “何以见得?”

        “亥叔,三万多人要安置,不是一桩小事。

        他们肯定要提前登陆,做好开荒的准备,否则的话,只怕就要耽误来年农时……薛州之所以要登陆,就是想他那些儿郎过上安稳rì子。如果错过农时,到时候头疼就恐怕是薛州了?!?br />
        夺取黔陬,是为了方便郁洲山在不其登陆。

        刘闯非常清楚,接下来他要面临的,将不再是以战事为主,而是要迅速站稳脚跟。

        步骘他们谋划了一个三足立鼎之势,而今时机已经快要成熟。拿下黔陬和琅琊县是开始,只有让郁洲山三四万海贼登陆成功,彻底安顿下来之后,这北海之争的三足立鼎之势,才算是告以段落。他必须要加快速度,以赶在曹cāo在反应过来之前,能够顺利进入北海国治下。

        若不然,少不得又是一桩麻烦。

        +++++++++++++++++++++++++++++++++++++++++++++++++++++++++++++

        琅琊郡,开阳。

        臧霸笑盈盈看着吕岱,连连摇头,“定公,刘公子的美意,我心领之。

        不过,今吕虔屯兵祊亭,我也不能轻举妄动。温侯并不赞成我们现在和曹cāo反目,这时候出兵……

        阳都虽好,但时机未到?!?br />
        刘闯派遣吕岱前来开阳,劝说臧霸出兵夺取阳都。

        他想要借用臧霸之手,将萧建彻底赶出琅琊郡,同时对吕岱形成牵制。

        只是他想的虽好,臧霸也不是傻子。

        正如他所言,他也想夺取阳都,可是萧建背后是吕虔,而吕虔又代表着曹cāo的利益。他如果对阳都出兵,就等于是和曹cāo为敌。以臧霸之聪明,又怎可能轻易去找曹cāo的麻烦呢?

        吕岱笑了。

        “久闻宣高有勇烈之名,今rì一见,却名不其实?!?br />
        臧霸眉头一蹙,“何以见得?”

        “我家公子劝宣高出兵夺取阳都,便是为温侯考虑?!?br />
        “哦?”

        “萧建此次兵犯东武,必败无疑。

        而且此一战,他也将无力继续控制琅琊。到时候,萧建无非两条路可选……向温侯臣服,亦或者请吕虔相助。若他臣服于温侯还好说,无非是与宣高互不相扰;可如果他请吕子恪出兵相助。到时候泰山兵马进入琅琊,宣高所面临的,可就不是一个小小萧建,而是曹cāo。

        不知道那时候,宣高当如何选择?”

        “这个……”

        “我家公子今已夺取东武,却无意与宣高在琅琊郡相争。

        他只是想暂借琅琊荒僻小城落足,对琅琊郡没有任何想法。将军此次出兵,一来可以夺取阳都,二来我家公子也会承你这个人情。到时候。若吕虔兵犯琅琊,我家公子也可以在北面呼应,如此一来,将军不但可以坐拥琅琊郡,更可以获得一位对将军心怀感激的盟友。何乐而不为?”

        臧霸听罢,不由得有些意动。

        他必须承认,吕岱的说辞让他有些心动了……

        “你就那么肯定,你家公子能击溃萧建?”

        臧霸眯起眼睛,笑呵呵道:“据我所知,刘公子帐下兵不过三五千,将不过五六人。

        而萧建此次倾琅琊四县之力。兵力多达万人。刘公子若在东武经营rì久,或许还有些把握。他可现在立足未稳,便要面对萧建大军来犯……呵呵,定公信誓旦旦。却未必真个胜券在握?!?br />
        吕岱露出一抹疑惑之sè,突然问道:“敢问将军,萧建何人?”

        “???”

        “一丧家之犬耳,某从未听过其人。

        想我家公子。自朐县出世以来,屡遭强敌。

        从东海迂回南下。灭淮yīn,袭凌县,火烧东陵亭,南下江东。

        期间与我家公子交锋者,哪一个不是当世英豪?南下之后,我家公子曾与孙伯符鏖战神亭岭,收服太史慈。从聊聊几十人,发展到近千人,而后转道汝南,夺取汝yīn,大败李通,斩杀苌奴。

        这些人,无不都声名显赫,萧建可能与之相比?

        其后我家公子复返徐州,夺彭城,俘魏越,战温侯,退张辽……呵呵,萧建又算得什么人物?!?br />
        他这话里,肯定有语??!

        但偏偏,臧霸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是啊,和刘闯之前遇到过的对手相比,萧建的确是不值一提。

        吕岱接着道:“据我所知,琅琊郡本是徐州治下。

        将军得温侯看重,屯兵开阳,却迟迟不得寸进?;蛐砦潞钭焐喜换崴凳裁?,但这心里面未必没有想法。而将军拿下阳都,便可顺势夺取阳都、莒县、东安、东莞、海曲、临沂,大半郡城皆归于将军所有。到那个时候,恐怕就算是温侯,也会对将军另眼看待。呵呵,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是将军怕了那吕虔?!?br />
        啪!

        臧霸闻听之下,勃然大怒。

        说实话,他对吕虔的确是有些忌惮。

        自吕虔出任泰山郡太守之后,令各路强人纷纷俯首。

        当时臧霸也是泰山贼之中颇有威望的一支,眼看郭祖、公孙犊这些人都出山投降,他也心里有些慌乱。于是匆忙下,他撤出泰山郡,以躲避吕虔锋芒。他的这个选择,并没有过错,可是心里面,却总觉得自己当初是怕了吕虔,才离开泰山郡,所以对吕虔一直存有芥蒂。

        今吕岱突然提起来,一下子说中了臧霸的痛处。

        “区区吕子恪,我又有何惧哉?”

        他站起来,刚要发火,忽听外面有小校来报,说是有东武战报。

        刘闯和萧建开战,可是牵动了不少人的心。

        吕虔在关注,臧霸也在关注,甚至包括屯驻郯县的张辽,也对东武县的战况颇感兴趣……

        除此之外,还有北海国人,以及青州各方力量,都在悄然关注东武之战的发展。

        臧霸接过从前方送来的战报,一目十行扫了两眼,脸上顿时露出惊讶之sè。

        吕岱心中,也有些惶惶。

        不过看到臧霸脸上的惊sè,他却突然间放下心来,做出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

        “刘公子,果然好手段?!?br />
        “哦?”

        臧霸呵呵笑道:“定公说的不错,区区吕子恪,又何必担心?

        不过,定公方才所言可当真?若吕子恪用兵,刘公子真愿意在东武出兵。为我牵制曹兵吗?”

        “此我家公子亲口所言?!?br />
        “哈哈哈,我突然有些后悔了?!?br />
        吕岱道:“将军后悔何事?”

        “当初刘公子借道开阳,曾有意与我一会。只可惜我当时身体不适,以至于错过了和刘公子相识的机会。定公,请你回禀刘公子,就说阳都六县我要了……他rì若刘公子有暇,还请不吝阳都一游,到时候臧某必在阳都,扫榻以待?!?br />
        吕岱闻听。暗地里长出一口气。

        他与臧霸寒暄两句,便起身告辞。

        “将军,真要出兵?”

        吴敦忍不住上前询问,“这冒然出兵,万一萧建大胜。只怕于将军声名不利?!?br />
        “嗤!”

        臧霸冷嗤一声,轻声道:“放心吧,萧建回不来了?!?br />
        “???”

        “这是前方斥候传报,刘闯在昨rì正午,将萧建所部彻底击溃,他自己更被刘闯擒获,斩杀于东武县城?!?br />
        吴敦孙观尹礼三人。闻听面面相觑。

        臧霸摇头道:“刘闯,虎狼也,不可与之为敌?!?br />
        “可是吕子恪……”

        “吕子恪又如何?”

        臧霸猛然回身,厉声问道:“莫不成一个吕子恪。就把你我吓成这般模样?

        他不过是屯兵祊亭,就让咱们惶恐不安。想当初,你我纵横泰山郡,又惧过何人?如今莫不是舒坦rì子过得久了。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你们若不愿动手,我便率本部出击??此雷鱼∧苣挝液??!?br />
        臧霸的兵马,构成很复杂。

        除了他当初自己的兵马之外,又招揽了孙观四人,才形成如今局面。

        孙观面红耳赤,忙躬身道:“将军何以说出这般言语,当初咱们退出泰山郡,便决意辅佐将军。今将军既然决断,我等自当效死命。吕子恪在泰山郡横行霸道,可要想在琅琊郡逞强,却不可能?!?br />
        “其实,你们也不用担心?!?br />
        臧霸深吸一口气,而后做出一副笑脸。

        “我会派人前往郯县,请文远将军助我一臂之力。

        他吕子恪太小看了我臧霸,以为派一支兵马屯驻祊亭就能让我不敢轻举妄动?哼哼,他不是在祊亭屯兵吗?我就请文远将军,屯兵缯国。到时候,看是我害怕,还是他吕子恪害怕?!?br />
        缯国,就是后世枣庄。

        孙观三人闻听,顿时笑逐颜开。

        若是张辽肯出兵相助,则夺取琅琊六县,便易如反掌……

        +++++++++++++++++++++++++++++++++++++++++++++++++++++++++++++++++

        建安元年十一月,本天下太平。

        却不想东武一场战事,令得无数人感到心惊。

        刘闯以弱势兵力,将数倍于己的琅琊相萧建击败,萧建更被刘闯俘虏后,斩杀于东武城中,人头悬挂城头。

        泰山郡太守吕虔得知消息,顿时大怒。

        他刚准备派兵前去征讨,不想臧霸自开阳出兵,几乎是长驱直入,兵不刃血占领阳都六县。

        而吕虔派驻祊亭的兵马,本yù阻止臧霸。

        谁料想到,张辽突然自郯县出兵,屯于缯国。

        费国守将公孙犊连忙派人飞报吕虔,令吕虔不得不停止用兵。

        很明显,刘闯已经和臧霸结盟,甚至可能与吕布成为盟友,否则臧霸怎敢如此胆大,出兵夺取阳都六县?

        不过,未等他消化了这个消息,又有斥候来报,刘闯在击溃萧建之后,三rì内连取黔陬和琅琊两县。

        由于刘闯出兵迅速,黔陬守将甚至没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便被太史慈夺取黔陬。

        随后,黄珍率部跟进,配合太史慈稳住黔陬局势。

        太史慈则屯兵介亭,对壮武、不其虎视眈眈;太史慈攻占黔陬后的第二天,徐盛几乎是兵不刃血,拿下琅琊县。面对着徐盛大军,琅琊令连抵抗都没有抵抗,便吓得匆忙弃城而逃。

        刘闯在东武一战,打得实在是太狠了!

        以至于琅琊令听说是刘闯的兵马,便吓得狼狈而逃。

        徐盛虽然不满,可毕竟是占领了琅琊县。

        他旋即派人回报刘闯,而刘闯在和步骘商议之后,决定从小环山回迁八千人,余者全部迁往琅琊县。不管你们是否愿意,也只有这个选择。刘闯为安抚这些人,许诺每户可获得大量赔偿,而且来年chūn耕时,官府可以租借耕牛和耕马……如此安抚,令百姓们倒少了很多意见。

        诸县已经变成废墟,回是无法回去。

        与其和刘闯硬抗,倒不如老老实实听从命令。

        至少,他们可以获得足够的过冬粮食,以及土地……

        齐郡,临淄。

        天sè已晚,荀谌从府衙出来,已经是掌灯时分。

        他满怀心事回到家中,却见妻子已经准备好晚饭。

        随便吃了两口,荀谌便回到书房,呆坐在桌前,久久不语。

        “夫君,可是有心事?”

        妻子陈氏从外面走进来,还端来一碗羊肉汤,放在桌上。

        荀谌猛然醒悟过来,与妻子微微一笑,“的确是遇到一些事情,让我有些,有些,有些拿不定主意?!?br />
        “不管什么事,也要吃饭才行。

        夫君辅佐大公子于青州,身上责任重大,更需保重身体?!?br />
        荀谌微微一笑,从老妻手中接过碗,喝了几口汤,突然问道:“夫人,旦儿今年多大了?”

        “哦,已年十九?!?br />
        陈氏说的年纪,自然是指虚岁。

        荀谌想了想,又问道:“如此说起来,旦儿也到了嫁人的年纪?!?br />
        陈夫人闻听一怔,忍不住笑道:“夫君今天这是怎地,去年主公曾有意与夫君皆为亲家,可是夫君却没有同意,说什么旦儿年幼……二八年纪了,又怎地是年幼?换做普通人家女儿,想来都要做母亲了?!?br />
        话说到这里,陈夫人突然停下。

        她疑惑看着荀谌,轻声道:“夫君,莫非夫君心中的事情,与旦儿有关?”

        荀谌迟疑一下,“夫人可还记得中陵侯?”

        陈夫人道:“夫君这说的甚话,妾身就算再健忘,也不至于连子奇公都会忘掉?!?br />
        荀谌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笑容,“那夫人可知道,子奇公并未绝嗣?!?br />
        “???”

        “我今rì在府衙中与大公子议事,却偶然听到一件事。

        前些rì子,有一支流寇自徐州而来,向北海国进发。那为首之人,你可知叫什么名字?刘闯!”

        “刘闯?不会是子奇公家的闯哥儿吧……夫君,这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多不胜数,当年……”

        “当年子奇公家中遭难,并没有找到闯哥儿尸体。

        隔了这么多年,我们都以为子奇公绝嗣??墒恰橇醮?,居然也自称是子奇公之后,而且年纪与闯哥儿恰好相同。

        夫人,若他真是闯哥儿,当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