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八十五章 诸葛小儿初成长(三)

    第八十五章 诸葛小儿初成长(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建安元年,诸葛亮年方十五

        如果按照虚岁计算,应该是十六或者十七岁。

        虽说这个时代,孙策十五岁就随父上阵搏杀,马超十五岁已名满西羌……但还是有很多人,在十五岁时,默默无闻。

        诸葛亮,便是如此。

        此时的诸葛亮,还不是茅庐高卧,与刘备隆中对的卧龙先生;也不是在西川执掌大权,能调动千军万马的诸葛丞相。说穿了,刘闯眼前的诸葛亮,还是个孩子,更没有经历过风雨洗礼。

        历史上,诸葛亮的成熟和成长,是诸葛玄在豫章被人杀害之后,他带着家人从豫章千里迢迢,前往隆中的路途中。而此时,诸葛玄方被人所害,诸葛亮更远达不到日后那般成熟稳重。

        “我之军营,就在峥嵘谷?!?br />
        刘闯见诸葛亮和诸葛玲都有些不知所措,于是开口邀请,“我看二公子一行死伤颇重,想要立刻动身,恐怕颇为困难。不如先到我营中暂避风头,至少我敢保证,萧建绝对不敢犯我?!?br />
        “这个……”

        诸葛亮犹豫不决。

        他看了一眼遍地的尸体,自己的随行护卫,的确是伤亡惨重。

        从阳都逃出时,有四十多家臣随行。

        可现在,虽还剩下十几家臣,但大都身上带伤,只有几人完好无损。

        天晓得,萧建会不会就此罢休。

        而且从琅琊郡一路前往江东,恐怕也不太平。

        “姐姐,该如何是好?”

        诸葛亮向诸葛玲看去,也拿不定主意。

        因为直到现在,他还不太清楚刘闯是什么来历。从刘闯方才自认‘背主家奴’一事来看,似乎是个光明磊落之人??伤土醣肝?。而诸葛亮觉着,刘备曾使徐州稳定,乃仁义之人。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恐怕这刘闯并非善类。

        可是……他是中陵侯刘陶之子,如果这是真的,似乎事情又变得有些复杂。

        中陵侯之子,又岂是坏人?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

        这是中国延续几千年的一种观念。而在东汉末年,这种观念更根深蒂固。

        若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世家子弟在乱世崛起,就不可能一个个成为一方诸侯,哪怕有些人愚蠢如猪。家世、出身。决定了大多数人的前程命运。也许刘闯不会想到,一个中陵侯之子的身份,竟会让诸葛亮犹豫不决,甚至对自己一直怀有好感的刘备,产生了怀疑……

        刘闯当务之急,还是要留住诸葛亮。

        “如此,就叨扰刘公子?!?br />
        “刘公子!”

        诸葛玲突然开口。轻声道:“可否烦劳刘公子,代为把我家家臣尸首收拢一下?

        他们多是随我父亲和叔父多年的老家臣,这次若非他们,我们也难逃萧建毒手。没想到……若弃之荒野。我实不忍心。只好恳请公子代劳,不知可否?”

        这小姑娘,倒是善心。

        可她哪里会知道,再过几十年。这神州大地,必将饿殍遍野……

        “这有何难。此事我自会安排?!?br />
        刘闯说完,召唤来周仓,对他吩咐几句。

        随后,诸葛亮陪着诸葛玲,还有那个小尾巴一样的童子,也就是诸葛亮的兄弟诸葛均上车。

        车夫,驭车而走。

        刘闯只带了十几人,?;こ嫡糖靶?。

        行不多远,就见徐盛带着一队骑军迎面赶来。

        两人汇合之后,?;ぷ胖罡鹆两愕苋?,直奔阳都山下的桃花亭。

        “姐姐,这刘闯究竟是何来历?我看你刚听说他的名字时,似乎有些紧张,难道他是恶人?”

        马车上,诸葛亮轻声询问。

        诸葛瑾瞪大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好奇看着诸葛玲,似乎也很感兴趣。

        诸葛玲叹了口气,“这件事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几个月之前,当时萧建和叔父矛盾甚大,而且又非琅琊郡治下,所以也就没有仔细打听。你那时候也忙于功课,故而不太清楚。

        据说刘闯本是麋家家奴,后贪恋麋家小姐美色,于是便大闹朐县,勾结贼人抢走糜家小姐,而后逃亡江东。后来刘使君与吕布反目,这件事也就渐渐淡下来。没想到,他居然又杀回来,而且看情况,似乎颇为得意。至于他是不是中陵侯之子,却没有听到过这种风声……”

        “那就是冒名顶替?”

        诸葛亮摇摇头道:“这也未必。

        当时这刘闯闹事的时候,也只是一家之言。

        究竟是什么情况,咱们身在琅琊,也不太清楚。不过,若他真是传言中所言恶人,恐怕你我方才……”

        传言中,刘闯贪婪好色。

        诸葛玲也是个美人胚子,若真如此,恐怕方才也难以脱身。

        诸葛亮听罢之后,也不禁有些疑惑。

        他想了想,“要不,咱们不去他军营中休息?”

        诸葛玲伸出手,轻轻拍了拍诸葛亮的胳膊,“若他真是大恶人,你以为咱们如今还有的选择吗?”

        “这个……”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大体上就是诸葛亮现在的情况。

        不管他是否原因,只要刘闯不点头,恐怕他们一家都无法离开。

        “早知道这样,去年我实不该生病,否则叔父又怎会交恶萧建?咱们又怎能沦落如斯地步?”

        兴平二年,豫章太守周术病卒。

        时为荆州牧的刘表,与诸葛玄关系颇有交情,于是上疏表奏诸葛玄为豫章太守。

        那个时候,汉帝还在长安,为李傕郭汜所控制。能够得到刘表的支持,李傕郭汜自然不会反对,于是便同意了刘表的奏表。如果按照原有的历史,诸葛玄将带着诸葛亮姐弟三人前往豫章。一方面是可以有所作为。另一方面也是为躲避战乱,因为当时徐州乱象已经出现。

        如果,还是如果……

        如果依旧按照历史发展,李傕郭汜随后反悔,又命朱皓为豫章太守。

        这朱皓也是个聪明人,并没有直接前往豫章,而是在途经曲阿的时候,向刘繇求兵相助。

        朱皓与刘繇,似乎有些交情。

        所以刘繇非常痛快借给朱皓兵马。攻打诸葛玄。

        诸葛玄虽有刘表的举荐,可刘表身在荆州,根本无法给予他任何帮助,以至于诸葛玄是孤身来到豫章,手中没有任何力量。所以。当朱皓来犯的时候,诸葛玄只能无奈的兵退西城,朱皓旋即占领南昌。第二年,也就是建安二年,朱皓策动西城民反,杀死诸葛玄,并把他人头送与刘繇。而这时候的刘繇。已经被孙策打得逃至豫章,自然不愿意有敌对力量存在。

        而诸葛玄,在刘繇看来,就是敌人……

        历史。在兴平二年,发生了一个小小的变化。

        似乎是为了促成今日刘闯与诸葛亮相逢,在兴平二年的时候,诸葛亮生了一场极为严重的大病。甚至差点丢掉性命。如此一来,诸葛玄虽接到刘表的书信。却婉言拒绝,没有赴任。

        只是,这一刀似乎是无法避免。

        诸葛玄虽然没有死于刘繇朱皓之手,却最终为萧建所害。

        至于原因嘛……其实也很简单。

        萧建当时欲举城归降曹操,可是曾亲眼目睹曹操在彭城屠城暴行的诸葛玄,以琅琊郡方正之职,坚决反对,以至于和萧建埋下冲突的伏笔。此后,萧建和诸葛玄屡屡发生争执,到后来,就演变成为利益之争。萧建要完全掌控阳都,而诸葛玄作为本地士大夫家族的代表,自然不肯轻易就范。于是,在数次争执和冲突之后,萧建最终动了杀心,下毒手杀死诸葛玄。

        诸葛亮是得家臣禀报,得知萧建要对家族下手,连夜带着尚在病中休养的姐姐诸葛玲,三弟诸葛均,在家中护卫的?;は?,逃出阳都。随后他们准备渡河,逃奔东海,而后前往江东。

        可谁料想那萧建,竟一不做,二不休,准备斩草除根。

        于是,便有了沭水河畔劫杀诸葛亮一家的惨剧发生……

        冥冥中,似乎老天爷觉得有些亏欠刘闯。

        明明有大好的家世,却始终不得其用,四处颠簸流离,形如流寇……所以把诸葛亮送到刘闯面前。

        可问题是,诸葛孔明而今,还是个小屁孩儿??!

        他坚强,他聪明,他刚毅……

        有什么用处?

        你难道指望一个十五岁的小屁孩儿,和你滔滔不绝来一段隆中对吗?那刘闯一定会二话不说,先干掉诸葛亮。因为那种情况下的诸葛亮,绝对也是个穿越者,是他刘闯的生死大敌。

        +++++++++++++++++++++++++++++++++++++++++++++++++++++++++++++

        在桃花亭,刘闯与麋缳等人汇合一处。

        已入十月,桃花亭旁边的桃林扔在,只是却没有徐盛所说的桃花盛开的美景。

        “孟彦,发生何事?”

        麋缳见刘闯赶来,连忙上前询问。

        刘闯低声问道:“缳缳可知琅琊诸葛氏?”

        “是阳都诸葛吗?”

        “嗯!”

        麋缳道:“阳都诸葛氏,也算是徐州豪门,虽比不得广陵陈氏,但大体上与海西徐氏不遑多让。只是诸葛氏这些年没什么杰出人物出现,所以不似海西徐氏那么有名望,但还算豪强?!?br />
        末了,她又补充了一句,“当初诸葛家三公子出生的时候,我大兄还送过礼呢?!?br />
        有这种事?

        刘闯一怔,但也明白了,为何萧建要斩草除根。

        如果让诸葛亮一家逃出琅琊郡,他杀害诸葛玄的事情也就会随之暴露。那时候,萧建就要面临整个徐州的讨伐……虽则兰陵萧氏在徐州也有些地位,可比之诸葛氏,底蕴稍显不足。

        “诸葛玄,被萧建害了?!?br />
        “???”

        “诸葛娘子好像身体有恙,你找两个细心的女婢照料一下。

        咱们先回军营。而后从长计议?!?br />
        麋缳闻听,立刻点头答应。

        她叫上两个婢女跟着,来到马车前,轻声道:“诸葛娘子,妾身乃朐县麋家之女,叫做麋缳。

        方才孟彦说诸葛娘子似乎身体不适,我带两个婢女前来探望?!?br />
        车帘,啪的挑起。

        诸葛亮带着诸葛均从车中走出来。

        “多谢三娘子关怀?!?br />
        麋缳微微一笑,低声道:“两位小公子莫再担心。既然孟彦决意保你们,就算萧建亲来,也不会有事。不过,这里毕竟是是非之地,咱们还是先回营中再说。也好找先生为诸葛娘子诊治?!?br />
        “多谢姐姐?!?br />
        其实,麋缳的年纪应该和诸葛亮差不太多。

        只是随着行进千里,经历的事情多了,看到的事情多了,也就显得成熟许多。

        “二兄,那个刘公子,果真是个大恶人吗?”

        有奴仆牵马过来。让诸葛亮兄弟二人上马。

        这时候,周仓带着人也来了,与刘闯见礼之后,一行人重又上路。直奔峥嵘谷而去。

        在行进途中,诸葛均看着周围杀气腾腾的飞熊卫,忍不住低声询问诸葛亮。

        诸葛亮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刚才那位姐姐已经表明了身份,说是麋家之人。也就是传说中,被刘闯强行掳走的麋家小姐。

        可怎么看。麋缳都不像是被刘闯掳走的人。

        这也让诸葛亮不禁感到疑惑,对刘闯的提防,也因为麋缳的出现,而减弱许多。

        这家伙,似乎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倒是让诸葛亮觉得,刘闯其人,颇为细心和体贴。

        待来到峥嵘谷刘闯大营后,诸葛亮又吓了一跳。

        这可不像是那种流寇能够拥有的军容!但见营盘依山而建,颇有规律,丝毫没有半点凌乱之像。

        一座小营连着一座小营,依照八卦方位建立。

        正中央是中军大帐,待过去之后,则为辎重营。

        不管是前营中军还是后营,都显得非常整齐,而且军卒看上去,一个个精神抖擞,全无流寇懒散模样。甚至比之那阳都城中的官军还要精神几分……诸葛亮看罢,不由得啧啧称奇。

        众人穿过大营,在后营停下。

        诸葛亮跳下马,带着诸葛均快步走到马车旁,就见诸葛玲在两名婢女的搀扶下,已经下车。

        “姐姐且先休息,有什么事情,晚饭时再说。

        两位公子也好好休息,想来这一路下来,也都累了……待晚饭的时候,妾身在派人唤两位公子?!?br />
        不一会儿的功夫,麋缳就把帐篷准备妥当。

        她并没有把诸葛亮姐弟三人和他们的家臣分开,而是安排在一处。

        一个通铺帐篷,是让那些家臣休息。两座小帐,一个归诸葛玲使用,另一个则归诸葛亮兄弟休息。

        在安排妥当之后,麋缳便离开了。

        诸葛亮带着诸葛均走进诸葛玲的帐篷,刚好看到一名郎中模样的男子出来。

        此人,赫然就是朐县的张神医。

        张神医本名张果……哦,可不是张果老的那个张果。他在族中行九,故而大家都称呼他九公。

        张九公与麋芳关系极好,而且对刘闯叔侄感官不错。

        他曾师从华佗,后回到家乡行医……可是在这小小的朐县,病人无非是头疼脑热的小病,根本没有机会让他施展拳脚。太严重的病症,张九公治不好;太简单的病症,又显不出他本事。甚至连张九公精心炼制的金创药,似乎也没什么销量,让他感觉着,实在是无趣……

        麋芳返回朐县后,便邀张九公一同前来。

        虽说刘闯当初杀的那个**也是张九公的族人,但张九公和**之间,却并不存在什么感情。

        所以,刘闯杀了**,张九公也没什么怨言。

        相反当麋芳邀请他同行的时候,张九公听闻刘闯乃中陵侯刘陶之子,便二话不说,点头答应。

        “先生,我姐姐他……”

        诸葛亮忙迎上前去。颇有些紧张的问道。

        张九公笑道:“不过是得了风寒,并非什么大病。

        我已开了方子,让人去煎药,休息几天,便没有大碍,不必太过担心。我还要去看看你家那些家臣的伤势,就不奉陪了。两位公子若有事情,只管进去。不过,别太久。饶了大娘子休养?!?br />
        诸葛亮,忙不迭道谢。

        送走张九公,他带着诸葛均走进小帐。

        病榻上,诸葛玲蜷卧在褥子上,看上去精神已经好转许多。

        “二弟。怎不带三弟去休息?”

        诸葛亮和诸葛均走到榻旁,诸葛均便趴上榻椅,头枕在诸葛玲的腿上,活脱脱一个小孩子模样。

        诸葛玲也没有赶他,而是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二弟此来,可是问以后打算?”

        诸葛亮点头道:“是啊,我正想与姐姐商议。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大兄与母亲远在江东,恐怕一时间也无法联络;叔父被害,家中也只剩下你我姐弟三人,该何去何从?”

        诸葛玲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翱酌魑饰?,我也不知?!?br />
        她叹了口气,低声道:“要说起来,去荆州倒是最好的一条出路。

        叔父与刘荆州有些交情。否则当初刘荆州也就不会请他出任豫章太守……而且,大姐嫁去荆州也有两载。听说她与蒯家哥哥颇为恩爱,咱们若真个投奔荆州的话,也能有个照应。

        可是由此地前往荆州,路途可是非常遥远。而且方才来的路上,我听三娘子说,这一路上也不是很太平。而今家臣们死的死,伤的伤,能?;ぴ勖堑娜艘巡欢?。

        而咱们还带了那许多钱两,万一……

        三娘子说,人心叵测,实难防范。我也担心,咱们到不得荆州。而且叔父已不在,刘荆州会收留你我吗?”

        原来,诸葛亮有两个姐姐。

        大姐早在两年前,就由诸葛玄做主,许配给荆州蒯氏家族中的子弟。

        “这个……”

        诸葛亮摸了摸鼻子,有些犹豫。

        “孔明,你以为那位刘公子,如何?”

        “嗯?”

        诸葛玲突然道:“方才我在车上,也问过三娘子关于刘公子的事情。

        原来,刘公子根本不是麋家的家奴,甚至连僮客都算不上。三娘子说,早年间刘公子随叔父逃难来到朐县,由于刘公子在逃难途中受了惊吓,以至于很多事情都有些记不太清楚。当时,是三娘子的父亲,也就是麋老太公收留了刘公子叔侄,刘公子叔父便用为麋家做事,来偿还恩义。

        要这么算来,背主家奴一说,就有些不太真实。

        我听三娘子说,似乎是刘使君想要娶她为妾,而麋家大老爷也有意借此机会,攀附刘使君,便逼着三娘子嫁于那位刘备。三娘子和刘公子,是青梅竹马,所以刘公子才一怒反出朐县?!?br />
        诸葛亮闻听,不由得一愣。

        “人道耳闻之,不如目见之;目见之,不如足践之。

        却不想这里面还有如此多的内情,原以为那位刘公子是大恶人,而今看来,倒也不尽然……”

        “是??!”

        诸葛玲也忍不住感叹道:“说起来,刘公子过得倒也的确不易。

        这徐州人大都相信刘使君之语,却无人愿意倾听刘公子诉说缘由。好端端一位皇亲国戚,堂堂中陵侯之子,竟被人诬做‘背主家奴’,实在是令人气愤。刘使君此举,未免有失磊落?!?br />
        诸葛亮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他此前听说的玄德公,与而今听到的刘使君,好像有很大不同。

        玄德公怎可能是一个贪恋美色,诬陷他人的人呢?他应该是礼贤下士,仁义宽宏的君子才对。

        只是……

        “三娘子说,刘公子准备北上青州?!?br />
        “嗯?”

        “孔明以为,咱们随行前往北海如何?”

        “去北海?”

        诸葛亮摸着鼻子,沉吟片刻后道:“若以刘公子目前的情况而言,前往北海,倒也算是不错。

        虽则有袁绍一旁虎视眈眈,不过有田楷牵制,袁绍恐怕也无法全力施为。

        只是……”

        “只是如何?”

        诸葛玲露出好奇之色,看着诸葛亮问道。

        “姐姐,我曾听叔父提及北海。

        叔父曾言:黄巾为祸天下时,北海最为贼冲,祸乱甚重。后董卓以孔文举为北海相,到北海之后,收合士民,起兵讲武,持檄飞翰,引谋州郡。此人在北海,立学校,表显儒术,令北海成为文风兴盛之地。也正因此,刘公子想要在北海立足,就需得正名。不正名,不足以立足北海。就这一点而言,哪怕刘公子是中陵侯之后,但若无朝廷所任,恐怕也难立足?!?br />
        诸葛玲闻听,也不由得感到忧虑。

        她希望能够先找一栖身之地,而后再设法与诸葛瑾联络,亦或者设法与远在荆州的大姐取得联系,然后设法为诸葛玄报仇雪恨,亦或者再去谋求日后打算。所以,刘闯便是成为她首选。

        诸葛氏虽在徐州有些名望,但徐州如今为吕布占居,诸葛玲始终有些担心。

        可如果……

        诸葛亮又道:“而且,北海虽非四战之地,但北有袁绍,西有田楷,还有曹操也不会坐视北海为他人所据。所以,就算是刘公子能够得朝廷任命,北海也只能为暂栖之地,而不可久居。

        还有,北??此乒阗?,实则是地广人稀。

        其历经黄巾之祸,人口早已呈现凋零之态,不过三万户,十余万人口,实在是难以发展壮大。他若想扩张,便只能向东谋取东莱,可实际上,即便是东莱郡,也不过二十余万,更不要说两地皆有豪强,刘公子若要动武,定会引来动荡。故而,非高士,不可以得此二郡……”

        不待诸葛亮说完,忽听大帐外传来一阵掌声。

        紧跟着门帘一挑,麋缳陪着刘闯走进来,那鼓掌之人,正是刘闯。

        “二公子不愧见识非凡,……却不知,二公子可愿赐教,闯当何以才能够在北海站稳脚跟?”

        ps:哎呦呦,今儿这状态,真的是差的一逼。来两张月票提提神吧,这两天的事情,可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