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七十二章 行路难(二)求月票!

    第七十二章 行路难(二)求月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马车上,甘夫人已经换下一身绫罗,穿着一件鹅huáng色的素雅长裙。

        她跪坐在马车里,颇为悠闲自得的烹一杯蒙山茶,颇有滋味的品尝。车厢里,弥漫着淡淡茶香,直令人感到心思宁静。步鸾坐在旁边,正好奇看着手中茶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麋缳,上车进来。

        “三娘子,跑去何处?”

        “没有什么,就是四处走走,刚才还碰到孟彦”“?!?br />
        “哦?”

        麋缳低下头,没有再说话。

        小女儿家的模样,充分表明她此刻有心事。

        想之前,她一chongdong,希望刘闯留下甘夫人??墒堑绷醮诚氤霭旆ㄖ?,小丫头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儿?她又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只好跑去找刘闯发小脾气。

        甘夫人的年纪比麋缳大不了多少,但若说经历,却远胜过麋缳。

        小门小户出身,让她本就养成了温婉性子。而在温婉之中,更藏了几分常人无法觉察的细腻心思??戴珑僬飧蹦Q?,甘夫人先一怔,旋即有些了然。她想了想,满了一杯茶水给麋缳。

        “小鸾,我记得刚才上传时,好像听小豆子说,黄先生送来一副白狼皮褥子。

        这天气越来越寒,伯母身体不好,再加上舟车劳顿,难免会有不舒服。你去找黄先生把狼皮褥子讨要过来,送给老夫人用。往后少不得还要颠簸,舒服一点。总是一桩好事?!?br />
        步鸾眼珠子一转??纯锤史蛉?。又看看麋缳,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便点头出去。

        她也不是傻子,论经历,不逊色于甘夫人。

        所以,步鸾一眼看出,甘夫人这是有话要和麋缳说。

        想来是女儿家的悄悄话,不好让步鸾听到。于是她从车厢里钻出来。迎面正好遇到小豆子,便连忙把小豆子拦住,拉着小豆子去了旁边。车厢里,只剩下甘夫人和麋缳两个人,一下子陷入寂静。车外,兵马行进,嘈杂异常。甘夫人把茶水递给麋缳,轻声道:“先喝口水吧?!?br />
        “嗯!”

        麋缳垂首,应了一声。

        “三娘子可是找公子说话去了?”

        “嗯……可是他含含糊糊的,一副心不在焉模样?!?br />
        “也难怪。公子如今不是当初刚从朐县出来时的状况,要担负几千人的将来。难免会有所疏漏。不过,我觉得三娘子,并不是因为这件事而烦恼,是不是有心事?或者有其他想法?”

        “我……”

        麋缳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甘夫人哪能看不出来,立刻就猜出,麋缳烦恼的缘由。

        这缘由,恐怕是在自己身上!

        可这话也不好mingbái说,甘夫人想了想,便挪了挪身子,在麋缳身边坐下,轻声道:“我知道,三娘子和公子青梅竹马,感情很深厚??赡阋?,而今公子已不是那个可以无忧无虑陪你玩耍的人,他要承担很多事情,要考虑你和他的未来……这种情况下,三娘子非但不应该去怪他,而是应该去安慰他,为他分担忧愁。你看,这后营之中,如今妇孺老弱加起来也有数百人。三娘子年纪虽小,但实际上,所有人都是以你马首是瞻。你的一举一动,会被很多人关注。若你能为公子分担忧愁,让他不必为这些琐事费心,便是对他最大关怀?!?br />
        “是吗?”

        “当然!”

        甘夫人看着一脸迷茫之色的麋缳,眼中闪过温和笑意。

        麋缳敢爱敢恨,麋缳做事决绝……她有很多优点,可是在甘夫人眼中,比她只不过小几岁的麋缳,在生活中实际上就是一个小迷糊蛋。也许正是这种迷糊,让刘闯会为她不惜一切。

        “刘公子,注定是要做大事的人!”

        甘夫人轻声道:“所以,越是在这个时候,三娘子就越应该为他分担忧愁。

        此次北上青州,一路上不免会遇到许多麻烦。穿越四郡之地,危险重重,你又如何要他时时刻刻关心你呢?大丈夫求事业,会有许多苦恼。甚至在将来,他还可能会发生很多变化。

        三娘子也必须要学会跟着公子去改变,做好他的贤内助,能容忍,包容他,才可以长长久久?!?br />
        麋缳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甘家姐姐,那你怎么办?”

        “我?”

        “是啊,你现在已经是自由身,以后到了青州,会不会离开我呢?”

        “这个……我不知道?!?br />
        麋缳突然伸出手,紧紧抓住甘夫人的手臂,轻声道:“甘姐姐,你留下来吧,帮着我照顾孟彦?!?br />
        “傻丫头,你在说什么傻话?”

        麋缳好像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语气决绝道:“我是认真的……其实,我也知道,大熊现在和以前不yi艳g了。我看他每天都紧紧张张,每天都在打打杀杀,却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帮他。

        我很害怕,害怕有朝一日,大熊不喜欢我。

        如果大熊真的不喜欢我,那我……甘姐姐,你留下来帮我好不好?”

        麋缳用一种几乎哀求的声音恳请,让甘夫人心中一阵颤抖。

        “这个……以后再说吧?!?br />
        “不要,我要你现在就答应我?!?br />
        麋缳表现的很倔强,丝毫不肯退让。

        她叹了口气,轻声道:“我知道大熊喜欢我,可我也知道,人都会变。

        以前,我大兄也喜欢嫂嫂,刚成亲的时候何等恩爱?可随着他声名鹊起,就开始嫌弃嫂嫂,觉得嫂嫂出身不好……后来,他又认识了其他女子,对方家世好过嫂嫂。而且比嫂嫂年轻漂亮。大兄就休了嫂嫂。把嫂嫂赶回家……没多久。我就听说嫂嫂在家中……悬梁自尽。

        我不知道大熊将来会不会变得和大兄yi艳g冷酷无情,所以我向姐姐留下来,我也能有依靠?!?br />
        说着话,麋缳眼中,泪光闪闪。

        那一番发自肺腑的话语,触动了甘夫人心中最为柔软的地方。

        她无依无靠,而今虽获得自由,却再也没有亲人;而麋缳呢?虽然还有个家。却已反目成仇。她能够依靠的,似乎也只有刘闯一个人。一旦刘闯对她产生厌恶,她的下场可想而知。

        小丫头,其实有一颗非常敏感的心。

        只是她用坚强做外表把这敏感掩盖住,若非今日敞开心扉,恐怕谁也不会知道她的想法。

        忍不住把麋缳搂在怀中,甘夫人没有说话,却用行动作出回答。

        “夫人,咱们要启程了!”

        车厢外,有健妇禀报。

        马车吱呀吱呀缓缓驶动。伴随着黎明的朝阳,向北方进发……

        ++++++++++++++++++++++++++++++++++++++++++++++++++++++++++++++++

        说实话。刘闯并不想去招惹吕布。

        此时的吕布,并不弱。

        且不说手下兵强马壮,更有张辽高顺这样的猛将助阵,还有陈宫为他出谋划策。

        这个时期的吕布,就算是曹操也不敢掉以轻心。刘闯虽有三千兵马,但相比之下,远逊色吕布。

        可是,前往北海,就少不得要经过徐州。

        从睢水前往北海,至少要经过彭城、东海、琅琊三郡。这三个地方,都是徐州治下,虽然吕布并不能完全掌控,但若是轻启战端,少不得还是要有一番恶战。刘闯,不想打这场战争,但又不能不打。

        渡过睢水的第二天,兵马强渡汳(通汴)水,夜宿萧县城外。

        三千兵马,强渡汳水,可不是一件小事。

        至少在徐州境内,出现如此来历不明的兵马,令彭城治下各县都紧张起来。

        刘闯刚过汳水,萧县的信使便直奔彭城。

        彭城守将名叫魏越,是吕布帐下一员勇将。当初吕布诛杀董卓,李傕郭汜率部反攻,逼死王允之后,吕布率部投奔袁绍。在袁绍帐下效力时,这魏越随吕布出征黑山贼,在常山大破张燕。后来吕布骄横跋扈,袁绍对他有心怀戒备,于是便南渡黄河,从河北来到了兖州。

        魏越此人,武艺高强,精于骑射。

        他奉命驻守彭城,还有另一个任务,就是监视远在琅琊开阳驻扎的臧霸。

        只是,魏越没想到他才一抵达彭城,甚至连屁股都没有坐稳,便有人率兵犯境,魏越顿时大怒。

        要知道,吕布手下也刚经历过一场叛乱。

        八健将之一郝萌,因受袁术蛊惑,率部造反。

        后来虽然被吕布镇压,可还是损失了一部分元气。这也是吕布在击溃刘备之后,为何没有顺势扩张的一个原因。不是他不想扩张,而是他的确有心无力。郝萌是吕布心腹,连他也背叛吕布,让吕布怎能不感到惊慌。甚至,他对手下的所有人都加了提防,也包括陈宫在内。

        越是如此,就越是需要稳定。

        魏越可不想他刚来彭城,就遭遇一场战乱。

        “可打探qingchu,是何方兵马?”

        “县尊已派人前去打探,不过在小人出发之前,还未有消息传来……只听说是从沛郡而来的一支兵马,大约在三千人左右。萧县兵力空虚,县尊唯恐不敌,故而命小人前来求援……”

        魏越闻听,眉头一蹙。

        三千兵马?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是从沛郡而来,莫非是刘备所属?

        魏越对刘备,极其反感,原因却说不qingchu。他想了想,立刻道:“贼情不明,速与君侯报知?!?br />
        “且慢!”

        魏越话音未落,就见有人迈步上前,伸手阻拦。

        “将军何以如此胆怯,区区毛贼,何必与温侯知晓?

        想那刘备,不过徒具虚名,两次败于君侯之手。根本不足为虑。我有一计??墒乖舯⒖掏巳??!?br />
        好大口气!

        魏越抬头看去。立刻认出那人的身份。

        此人名叫秦谊,是并州新兴郡人氏,颇有才学,口舌如簧,甚得吕布所爱。

        此次魏越出任彭城太守之职,秦谊随行为监军……说穿了,也就是吕布不放心魏越,所以派秦谊前来监视。魏越心中顿时不喜。不过在脸上,却没有表露分毫,依旧带着和煦笑容。

        “伯友,有何妙计?”

        秦谊露出得意之色,笑道:“我观贼人虽多,却是乌合之众。

        刚才信使也说,贼人携带大量车马,似还有家眷随行。如此一来,想来也不会是刘备部曲。前些时候,我曾听人说刘备从曹操手中借来兵马。围剿砀山贼……所以我想,这些贼人。很可能是砀山贼寇。将军可命萧县县令假意应付,拖住贼人兵马,而后将军轻骑出击,打贼人一个出其不意,定能大获全胜?!?br />
        魏越闻听,觉得秦谊所言也有道理。

        不错,刘备而今兵马还在砀山,加之此前连败于温侯,想来也不可能前来犯境。

        最有可能的,便是砀山贼余孽从砀山逃奔而来,途径萧县,想要劫掠一番,而后继续逃亡。

        魏越越想,就越觉得秦谊说的有道理。

        虽然他不太能看的过这个平日里喜欢夸夸其谈的家伙,但这一次,魏越还是决定,相信秦谊。

        “伯友此计甚妙,但若我率部出击,何人留守彭城?”

        “谊不才,愿留守彭城?!?br />
        秦谊年约三旬,正野心勃勃。

        当初他前去投奔吕布的时候,恰逢吕布击溃张燕。

        吕布看在同乡份上把他收留,可没想到没过多久,他便被袁绍赶出河北。

        秦谊心里面,一直觉得有些后悔……但随着吕布在徐州站稳,他又开始庆幸,并且跃跃欲试。

        吕布手下,多武夫而少谋士。

        故而似秦谊这样的读书人,更容易得到吕布赏识。

        若这次能够破敌,少不得他秦谊出谋划策的功劳……而且秦谊也相信,凭借魏越之能,必可轻取贼寇。

        魏越想了想,便答应下来。

        他先派信使赶回萧县报信,而后点起兵马,准备出征。

        魏越在彭城点兵暂且不提。

        且说刘闯等人渡过汳水之后,说实话并没有想过要攻打萧县。

        萧县只是一座小城,人口也不过两三万而已。

        不过,作为彭城西面重镇,萧县也有非凡的意义……比如说,萧仓是彭城的一座战略储备粮仓。所以,刘闯等人的到来,令萧县县令非常紧张,甚至包括魏越,也对此是非常重视。

        但对于刘闯而言,萧县是一块鸡肋。

        虽说城里建有萧仓,储备许多粮食……可问题是,刘闯现在并不缺粮草。他从汝阴一路下来,劫掠了数座县城,更抢走无数辎重。这辎重虽然重要,但若是太多,就会变成负累。

        此次北上,兵贵神速。

        若携带太多辎重,反而会影响到行军速度,并非刘闯所想。

        他现在想的,是要如何才能tongguo彭城。

        “魏越此人,有谁知道?”

        军帐里,刘闯忍不住向众人询问,但在座众将,大都一脸茫然。

        刘闯知道张辽,知道高顺……他甚至知道那个死人郝萌,却不记得魏越是何方神圣。他知道魏续,依稀记得,这家伙好像还是吕布的亲戚,不过最后吕布倒霉也就倒霉在他的手里。

        可是,魏越……

        刘闯不知道,其他人更不qingchu。

        吕岱步骘就不用说了,太史慈萧凌一直身处江东,也不可能了解。

        而徐盛去年还在开阳学宫,薛文一直呆在郁洲山海岛……许褚史涣,当然也没听说过魏越之名。

        以至于当刘闯询问的时候,一干人都面面相觑。

        想来,是个没本事的……三国演义中没有登场,史书里好像也没有记载,应该是个无名之辈。

        刘闯想到这里,便没有把魏越放在心上。

        “而今我们已经身在彭城郡,若不能尽快tongguo彭城,早晚会遭吕布合围。

        所以,我们必须要想一个办法,最好能兵不刃血,拿下彭城,而后趁吕布尚未反应过来,迅速北上。诸君,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断然不能被小小彭城所阻,不知诸君有何见教?”

        刘闯说完,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特别是在步骘和吕岱身上停留片刻。

        两人相视一眼,步骘站出来道:“公子想要兵不刃血拿下彭城,我倒是有一计……不过,这一计关键就在于,如何把彭城守军引出来。他们若死守彭城,不肯出战,恐怕也难以轻取?!?br />
        引蛇出洞?

        刘闯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这四个字来。

        的确,若魏越死守彭城,刘闯手里虽有三千兵马,也未必够用。

        可是引蛇出洞,关键就在这个‘引’字上面。如何将魏越引出来,也是他目前要解决的问题。

        就在刘闯思忖之时,忽听大帐外传来周仓的声音。

        “公子,方才子升率部巡逻时,抓到一个萧县信使?!?br />
        “哦?”

        周仓和萧凌大步走进中军大帐,就见萧凌躬身一礼,“公子,从那俘虏身上,搜到一封书信?!?br />
        “呈上来?!?br />
        萧凌把书信递给刘闯,刘闯打开来一目十行扫过,脸上顿时流露出一抹qiguài笑容。

        步骘忙问:“公子何以发笑?”

        “子山,你自己看吧?!?br />
        刘闯把书信递给步骘,步骘扫了一眼之后,不由得大喜。

        “此天助公子成事……嘿嘿,我等正思忖如何把彭城守军调出来,没想到这魏越竟送上门?!?br />
        步骘眼中,闪过一抹戾色。

        “既然魏越送上门来,夺取彭城,易如反掌?!?未完待续。)

        ps:今天周六,就只两更了。

        诸位且容俺喘口气,每天一万五千字,写的俺腰酸背痛,实在是有些坚持不住。容俺休息一天,调整一下。不过还是要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