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七十一章 行路难(一)

    第七十一章 行路难(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阳光,明媚。

        一队步卒,护着一辆马车,便来到相县城下。

        相县,是沛郡治所。

        曹操命刘备镇守沛郡,为的是防范吕布袭击。沛郡和徐州,不过隔着一条睢水。睢水以东是徐州,以西则归于沛郡。刘备先前屯驻下邑,后被曹操招去许都,所以就一直没有前来。

        不过,刘备没有来,不代表他不派人来”“。

        陈到前往汝南老家招兵买马,孙乾则负责游说汝南名士。

        孙乾是郑玄的学生,且姿容甚美,能说善辩,是作为说客的不二人选。刘备要在沛郡立足,就必须要与各方面合作。龙亢的徐璆,是海西徐氏族人。刘备在海西和徐家guānxi不错,自然要前去拜访。不过,徐璆是袁术手下,要想在沛郡站稳脚跟,还需要得到曹操的认可。

        所以,曹操手下的官员,也需要打点一番。

        孙乾先拜访了徐璆,而后便直奔汝阴。

        按照他的计划,是希望tongguo朱成来与汝南的大小官吏联络感情??墒撬幌氲?,竟然会在汝阴遇到刘闯。也是孙乾倒霉,亦或者说他急于想要为刘备出一口恶气,结果却丢掉性命。

        此时,陈到尚未返回沛郡,坐镇相县的,便是刘备的另一位心腹,简雍简宪和。

        这简雍是刘备的同乡,也是最早跟随刘备的谋士,甚得刘备所喜。

        而且,简雍遇事也非常沉稳,故而刘备对他也非常放心。简雍来到相县之后。便加强相县守备。

        当他得知刘闯在汝阴斩杀孙乾之后。也感到万分吃惊。

        想当初。刘闯南下江东,包括简雍在内,所有人都认为,刘闯会留在江东,不会在返回中原。

        哪知道这个家伙兜兜转转,居然又杀了回来。

        而且,无巧不成书的是,刘备竟然在这个时候。来到了沛郡。

        汝南方面的战果,尚未传到相县,但简雍却非常小心,做好准备,和刘闯jinháng交锋。

        他见过刘闯,却没有和刘闯打过交道。

        曲阳相会,刘闯和张飞发生冲突,后来朐县之战,陈到返回下邳时,曾对简雍说。这刘闯是个人才。

        可天晓得,怎么就变成了敌人。

        当初麋竺说刘闯是麋家家奴的时候。简雍并不相信。

        因为他知道,刘闯和麋家没有任何guānxi……他当时还想,找个机会劝说刘备。不过是一个女子,何必太在意?刘闯叔侄悍勇至极,可以和张飞相争。这等人才,也是刘备最为需要的人才,为一个女子而失去两员大将,实在是有些不值。最多,安抚一下麋竺,也就是了!

        但没想到的是,刘闯竟然劫走了甘夫人。

        刘备和刘闯之间的仇恨,一下子变得无法调和。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若只是麋缳,最多是麋竺面子上过不去,和刘备并无太大guānxi。bijing麋缳嫁给刘备,是麋竺提出,还没有造成事实。知道这件事的人,也不过寥寥数人,哪怕刘备再喜欢麋缳,可为了刘闯刘勇这两员虎将,相信刘备也能割爱,甚至有可能站出来,调解刘闯和麋竺的矛盾。

        但甘夫人……

        那可是刘备在徐州明媒正娶的夫人,被刘闯这么抢走,刘备的颜面何存?

        这仇恨,大了去!

        “城下,何方兵马?”

        相县城头上,有守军厉声喝问。

        马车,在城外停下,为首的一名军卒,在城下高声道:“城里,如今何人做主?”

        嗯?

        口气还挺冲!

        门伯眉头一蹙,也不敢怠慢,一边命人立刻通报简雍,一边大声回答:“城中主事者,乃简参军,尔等何人?!?br />
        “告诉那位简参军,就说我等奉我家公子之命,护送夫人回家?!?br />
        “???”

        那守军闻听,也有些懵了。

        护送夫人?

        他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公子是哪位?这夫人是从何而来?

        相县守军,自然不可能知道刘备老婆被人抢走的事情。这种事情太丢人,若是被吕布俘虏还说得过去,被一个毛头小子劫走,的确是太过丢脸。所以,除了一些徐州跟过来的老兵之外,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这守军感到茫然的时候,简雍已来到了城头上。

        当他听闻对方是送什么夫人,心里顿时一咯噔。

        简雍连忙探出头,向城下打量。

        只见为首的一人,是个黑面长身,板肋虬髯的彪形大汉。

        “尔是何人?尔所言公子,又是哪个?”

        那黑面大汉似乎很不耐烦,厉声道:“我家公子便是中陵侯之子刘闯,你家夫人在我等手中,究竟要还是不要?”

        “这个……”

        “算了,不管你了。我家公子好生之德,只说把夫人送回……夫人就在车上,要不要随你决定?!?br />
        黑面大汉说完,嘬口一声呼哨,带着人扭头就走。

        城楼下,马车就这么孤零零的停着。

        简雍犹豫了一下,见黑面大汉已经远去,便一咬牙,下令道:“来人,把车辆赶进城来?!?br />
        刘闯把甘夫人送回来了?

        他不是在汝阴和苌奴、李通交手,难道说他已经逃出来了?

        他把甘夫人送回来,又是什么意思?

        亦或者是,刘闯知道自己走投无路,所以把夫人送回来,想要缓和与主公的guānxi不成?

        慢着,那黑面大汉刚才说什么……中陵侯之子?

        哪个中陵侯?

        简雍突然觉得,自己脑袋有些不够用了,几乎变成一锅糨糊。

        他沿着驰道走下城楼。此时城门已经打开。一队兵卒冲出去。赶着马车往城门卷洞缓缓行进。

        “这车怎地如此沉重?”

        “可能还有礼物之类东西吧?!?br />
        “倒是颇有可能?!?br />
        简雍这时候,已经来到城下,正准备迎上去,却见一员小将,忽然拦住了简雍去路。

        “坦之,为何要拦我?”

        小将便是关平,关羽长子。

        “世父,好像有点不对劲?!?br />
        “怎么了?”

        关平看着那辆缓缓行来的马车。轻声道:“世父难道不觉得,这马车上好像载重不小,恐怕非是婶婶?!?br />
        简雍一怔,忙抬头观看。

        他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顿时激灵灵打了个寒蝉,忙大声喝道:“停下来,把那马车停下来?!?br />
        未等他话音落下,忽听一声鸣镝声响。

        紧跟着,马车的车厢咔嚓四分五裂,数道人影便从车上窜出。

        大约也就是四五人的样子??晌啄侨?,身高大约在190公分左右。体态雄壮。一张胖乎乎的圆脸,还带着几分稚嫩之气。手中一口甲子剑,他冲出来直奔城门楼下,未等那城门楼下的守军反应过来,甲子剑嗡的一声抡起,刹那间血光崩现,两颗血淋淋的人头便掉落在地上。

        “刘闯!”

        简雍和关平异口同声,发出一声惊呼。

        而在刘闯身后,更跟随着太史慈,刘勇,徐盛和萧凌四人。

        这五个人,好像五头下山的猛虎。

        刘闯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太史慈和刘勇一左一右,一枪一矛,上下翻飞。徐盛和萧凌则一人一口大刀,紧紧跟随。五个人一鼓作气冲城门卷洞,刘闯大吼一声,“简雍,还不拿命来?!?br />
        一个门伯挺枪便刺,却见刘闯那肥硕的身形在原地灵活的滴溜溜一转,甲子剑顺势扬起,便将那门伯砍翻在地。

        关平勃然大怒,“背主家奴,竟敢使诈?!?br />
        他说着,挺刀便要上前阻拦。

        哪知道简雍一把拉住他,一边后退,一边指挥兵卒大声道:“给我拦住他们,给我关上城门?!?br />
        “世父,你这是做什么?”

        简雍一把搂住关平的脖子,恶狠狠道:“坦之,现在不是恋战的时候。

        看到刘闯身后那个持矛大汉没有?估计他就是你三叔说的刘勇……此人能够与你三叔不相伯仲,你上去岂不是平白送死?快指挥兵马,我估计很快就会有贼军赶来,到时候麻烦大了!”

        相县城中兵马,大都驻扎校场。

        城门口的门丁门卒看上去不少,实际上战斗力并不算太强。

        关平猛然醒悟过来,忙转身向校场跑去。只是没等他赶到校场,就看到简雍带着人,披头散发赶来。

        “坦之,速走!”

        “世父,怎么了?”

        “闯贼兵力太盛,竟有数千人之多……其前锋军已经冲进城里,相县已经无法坚守,快随我撤离?!?br />
        这刘闯手下,竟有千人之多?

        关平激灵灵打了个寒蝉,要知道整个相县,也不过两千多兵马。

        其中真正能战的,也不过是几百白眊兵,剩下的大都是临时征召来的乌合之众……城门方向,喊杀声震天,想来闯贼兵马已经入城。关平心知不能再战,于是?;ぷ偶蛴?,匆忙从另一个城门逃走。与此同时,刘闯带着周仓裴绍,已经杀入城中。眼见着城中守军已经不再抵抗,他正要下令停止攻击,却忽然听到一声暴喝:“狗贼好胆,竟敢犯我城池,还不拿命来!”

        一个彪形大汉,健步如飞从旁边一条巷子里冲出。

        只见他手持一杆大枪,眨眼间就来到刘闯面前,二话不说,拧枪就刺。

        刘闯正要举刀相迎,一旁周仓和裴绍已经齐刷刷抢身而出。一口大铡刀,一杆大铁枪将那彪形大汉一下子拦住。

        刘闯顺势向后一退,拖刀观战。

        这时候,刘闯的兵马已经冲进城里,在徐盛薛文萧凌三人的带领下,迅速控制住相县城门。

        许褚则大步流星来到刘闯身边,笑呵呵道:“看样子,大耳贼根本不堪一击?!?br />
        “话不能这么说。刘备而今主力未至。所以咱们才得以成功。

        若刘备在城中。此战胜负尚在两可……二哥,你有所不知,刘备手下有三员大将,其中又以关羽张飞二人最为凶悍。便是叔父,最多也就是和他二人打个不分伯仲,其勇力可想而知?!?br />
        关羽,张飞!

        对刘闯来说,是鼎鼎大名。

        但是对许褚而言。他二人的名气,远不如三国演义里说的那么夸张。

        三英战吕布是罗贯中忽悠出来的故事,温酒斩华雄,也非关二爷的功劳,乃是孙坚所为……

        所以,许褚对关羽张飞,毫无所知。

        不过听说这两人能够和刘勇打得不分上下,他还是下意识把这两个名字记下。

        刘勇的本事,许褚知道。

        下次若遇到这两个家伙,倒是要多加小心。

        想着。许褚的目光便移到了场内。当他看qingchu正在和周仓裴绍战在一处的汉子模样时,不禁一怔。脱口而出道:“公刘,何以在此?公子,快让元福元绍住手,公刘快快住手,是自己人!”

        许褚这一嗓子,惊动了场中三人。

        紧跟着刘闯喝道:“元福老裴,住手?!?br />
        这彪形大汉的本事不错,以一敌二,居然是不分胜负。

        凭这本事,至少也是个养气阶段的高手。

        看许褚的样子,似乎和这个人还很熟悉,刘闯连忙下令周仓裴绍退下。

        彪形大汉纵身后退,举目观瞧。

        他四周,都是刘闯的手下,刚才和周仓裴绍交手,虽然表面上看去是不分伯仲,但时间长了,他知道是必败无疑。

        “孟彦,此人是我一位好友,也是沛郡有名的游侠儿,名叫史涣,表字公刘?!?br />
        许褚向刘闯介绍了那彪形大汉的身份之后,便快步向对方走去。别看这家伙五大三粗,却分得qingchu场合。和刘闯悄声私语的时候,他会称呼刘闯表字,但是在场面上,也是称之为公子。

        史涣?

        这个名字,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

        三国演义之中,史涣是徐晃的部将。

        官渡之战,他曾擒住袁军细作,后随虚幻焚烧韩猛护送的粮车,后来在苍亭被袁尚射杀……

        以上,是三国演义对史涣的记述。

        而真实的历史中,史涣又是什么人物呢?

        首先,他的确是和徐晃烧过韩猛护送的粮车,但却不是以徐晃部曲的身份。

        此人是沛郡人氏,少年时便是当地有名的游侠儿。后加入曹军,行中军校尉之职,逢战之时,常出任监军,以监视众将。由此可见,此人得曹操信任之深。后来,他转拜为中领军,善终。

        不过,三国时代有名有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刘闯也不太可能每个人都能记得住。

        似刘关张赵马黄,他能够记住。

        似马氏五常,他能够记住。

        似夏侯渊夏侯惇许褚典韦……他也能记住。

        可是史涣……

        刘闯实在是想不起来他是谁,但他相信,这个人一定是在史书中留名的人物,否则他不会有印象。

        就在刘闯努力回忆史涣的来历时,许褚带着史涣,来到他面前。

        “公子,方才公刘以为是贼人来犯,故而才会冒然出手。

        他是我好友,武艺不凡,射术精湛……方才我与他说明了公子身份,公刘也非常仰慕中陵侯,故而愿意为公子效力?!?br />
        史涣连忙上前,“方才不知公子当面,史涣失礼,还请公子恕罪?!?br />
        送上门来的牛人吗?

        刘闯虽然想不起来史涣的来头,但还是非???,上前一把将他搀扶。

        “公刘一片公心,何罪之有?

        而今我不过是一无家可归之人,四处漂泊。得公刘不弃,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怪罪呢?”

        能拉一个人才,就拉一个人才。

        刘闯如今的实力虽然还不是很强大,可他相信,他一定能闯出一片天地。

        强烈的自信,也使得刘闯在说话时,显得底气很足。

        史涣大喜,便说道:“我在城中尚有一些好友,愿随我一同为公子效力?!?br />
        “既然如此,便一同来吧。

        不过,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们需尽快渡河?!?br />
        史涣笑道:“这有何难?这睢水沿岸讨生活的船家,我大都认识,我这就去招呼他们,助公子过河?!?br />
        刘闯喜出望外,连连点头。

        他让步骘和吕岱带着人,陪同史涣搜集船只。

        而后命人把城中里长找来,面带悲恸之色道:“甘夫人因水土不服,在淮南时已经不治身亡。

        我本应将她尸首带回来还给刘使君,奈何路途遥远,实在是不方便携带。所以只好将她葬在芍陂。请代我转告刘使君,就说死者为大,若他想要找回夫人尸骸,就烦劳他前往成德城外的芍陂吧?!?br />
        那里长闻听,心里一动。

        这里面似乎有很多故事,怎么刘使君的夫人,会死在淮南?

        刘闯自然不会和他多说什么,他就是要恶心一下里长,顺便把甘夫人的事情做一个妥善解决。

        随后,他带人来到相县库房。

        把能够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不能带走的,则一律分发给相县百姓。

        你刘备来到相县,该如何是好?

        是从百姓手里抢回来那些物品,还是……

        反正,不管刘备怎么做,刘闯相信,他在短时间里,都不会有力气渡河追击。

        把一切事情安排妥当,史涣也召集了几十艘渔船。

        是夜,相县城外,睢水渡口,灯火通明。

        刘闯护送车仗上船之后,负手站在船头上……当渡船抵达对岸之后,周仓等人则把车仗拖下渡船。

        看着河面上忙忙碌碌的景象,刘闯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

        身后,脚步声传来。

        他转过身,看qingchu是麋缳,便问道:“怎么样,甘夫人那边,可还算平静?”

        “什么甘夫人,是甘姐姐!”

        麋缳笑靥如花,来到刘闯身边站定。

        “甘姐姐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我看得出来,她心里面轻松不少,只是不好意思表现出来,所以一直不肯下车与你道谢?!?br />
        是啊,这世上不会再有甘夫人,只有一个麋缳的闺蜜甘玉。

        在不知不觉中,又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

        刘闯这心里,更多了几分得意……他呵呵一笑,没有言语。麋缳就这么和他并肩而立,河风拂动二人衣袂,猎猎作响。

        “大熊,你是不是喜欢甘姐姐?”

        “???”

        刘闯一怔,扭头向麋缳看去,一脸茫然。

        麋缳则板着小脸,一脸严肃之色:“若不是这样,你干嘛要这么帮助甘姐姐?”

        我的小姑奶奶,这不是你的主意吗?

        刘闯有些不知道该解释,嘴巴张了张,刚要开口,却见麋缳转过身,头也不回的便走了……

        女人!

        刘闯看着麋缳的背影,忍不住仰天一声长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