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五十章 杀人放火金腰带(下)

    第五十章 杀人放火金腰带(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就在陈珪为刘闯等人感到可惜的时候,刘闯已经绕悄然绕过了凌县。

        凌水,乃淮河支流。

        水势不算湍急,河面也不宽广。

        顺着凌水而下,就是淮水下游一处重要渡口,淮浦。

        赶了两天路,刘闯等人,也有些疲惫。

        于是在凌水河畔的一个避风洼地里宿营,准备在天亮之后,从淮浦二渡淮水。渡过淮水,经射阳南下,可直抵海陵。到时候是从东陵亭渡江,还是从江水祠渡江,还要具体的判断。

        “孟彦,你说那陈珪,会上当吗?”

        麋缳和刘闯并肩围坐在篝火旁,火堆上还有一口铁锅。

        锅里面,是鱼羊合炖的肉粥,香气四溢。

        刘闯重生之前,这具身体的主人并不喜欢使用河鲜。不过刘闯却不一样,他属于那种荤腥不忌,只是刚重生的时候,会对河鲜产生一些抵触。而今,他对这具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所以已经不会再有什么抗拒。河鲜也不错,这兵荒马乱的,能填饱肚子,就已经心满意足。

        听出麋缳话语中所隐藏的忧虑,刘闯微微一笑。

        “陈珪老儿,乃徐州名士,其人自恃甚高。

        越是这样的人物,就越是容易上当。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上衷?,我这个无名小卒不但洗掠了淮阴,还把步氏满门杀掉。他自恃徐州第一望族,又岂能坐视我嚣张?

        就算他不愿意,广陵那些个缙绅,也会逼迫他动手……其实,陈汉瑜我倒是不担心。他或许老谋深算,或许智谋过人,但始终是局限于一地,不足为虑。我倒是担心他那个儿子陈元龙,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我曾和他见过一次,此人虽然骄横,但的确是一个难对付的角色?!?br />
        陈珪?

        在刘闯的记忆中,只是个左右逢源的墙头草。

        真正让刘闯感到担心的,还是陈登。

        也幸亏陈登如今不在广陵,否则想要渡江,恐怕还要费一些周折。这两日,他随着人马赶路,人却仿佛回到前世那种情绪之中。越是如此,他就越是冷静,思索着该如何成功脱险。

        刘备和吕布议和之后,必然会全力对付自己。

        到那时候……

        刘闯自认,还没有和刘备抗衡的能力。

        那刘备戎马一生,自黄巾之乱入世以来,也算是经历无数波折。想当初,许多比他厉害,比他更强大的诸侯都已命归黄泉,偏他越混越好,到最后能三分天下,建立蜀汉,又岂是易与之辈?

        说实话,若非不得已,刘闯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刘备彻底翻脸。

        哪怕他现在被吕布打得狼狈如丧家之犬,可是底蕴犹存。也许在其他人眼里,刘备手里那点兵马算不得什么??墒窃诹醮晨蠢?,退守海西的刘备,依旧是兵强马壮,绝不能够小觑。

        “缳缳,怕吗?”

        “才不怕!”

        麋缳脸上露出灿烂笑容,轻声道:“哪怕刀斧加身,只要能和孟彦在一起,缳缳就不会害怕?!?br />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刘闯忍不住握住了麋缳的手,两人虽未真个**过,但就这样静静坐着,尤胜那万千语言。

        此地无声胜有声,也许就是这个样子吧……

        “孟彦,孟彦!”

        管亥的叫嚷声,令刘闯回过神来。

        麋缳嘤咛一声,柔荑从刘闯手中抽出来,站起身就跑去不远处的篝火旁边坐下。

        那边,小豆子正眼睛直勾勾看着锅里的鱼羊肉粥,不停的吞着口水,喉咙一动一动。徐盛没有坐在这里,而是带着执法队,和薛文巡视营地。麋缳坐到了小豆子身边,忍不住又偷偷向刘闯这边张望。

        “亥叔!”

        刘闯好生无奈,忍不住道:“你来的可真是时候?!?br />
        “饭好了吗?”

        “我……”

        管亥也不管刘闯是什么表情,伸手把他拉起来。

        “孟彦,斥候方才回报,说是发现一支兵马,正从凌县方向往这边来,看样子是要对付咱们?!?br />
        “凌县?”

        刘闯闻听一怔,露出疑惑之色。

        “凌县兵马,为何要找我麻烦?他们有多少人,大概要多久会抵达这里?”

        凌县是吕布治下的地盘,按道理说,吕布正在和刘备议和,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主动找刘闯麻烦。更何况,刘闯并没有威胁到凌县的安全,甚至在通过凌县的时候,也是在午夜后。

        这支兵马,为何而来?

        管亥道:“据斥候报告,大约有五六百人。

        看他们行进的速度,估计在一个时辰之后,就会到达这里。

        孟彦,咱们干还是不干?这吕布突然发兵来找咱们麻烦,如果不干掉他们,恐怕后患无穷?!?br />
        已经有后患了!

        天晓得吕布是怎么发现了刘闯的行踪,又如何这么快做出了反应。

        刘闯沉吟片刻,一咬牙便站起身来。

        “罢了,我本来并不想招惹那吕奉先,可既然他主动追来,也只有和他拼死一战。好在他不过五六百人,真个打起来的话,倒也未必没有胜算。只要不是他麾下八健将和高顺统兵,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亥叔,此战就交给你来解决。我想你不会连这点敌人,都对付不得吧?!?br />
        想走?

        来不及了!

        就算现在立刻动身,也难以摆脱对方的追击。

        倒不如狠狠的打一回,而后在迅速渡河逃遁,反而有一线生机。

        管亥听了刘闯的话,顿时大怒。

        “孟彦,你莫要小看你亥叔……虽然你亥叔不识字,可是也听人读过兵法,更统领过千军万马。莫说区区五六百人,就算再多一些,凭我和大刘的本事,也定能够让他们有来无回……”

        管亥说的兵书,就是刘闯之前看过的那半卷残书。

        经徐盛、薛文和黄劭确认,那半卷残书,居然是在东汉时期颇为流行的《司马穰苴兵法》。天晓得当初管亥是从何处得来这么半卷兵法,反正是获益匪浅。他不识字,就找了识字的人为他诵读。所以,当他得知他当年听得就是《司马穰苴兵法》后,便得意洋洋,以读书人自居。

        刘闯忍不住笑了,轻轻点头。

        “我会让文向和元绍助你们一臂之力?!?br />
        他现在动不得手,所以就算去了,也派不上用场。

        如果管亥输了,他死路一条;如果管亥赢了,他就可以高枕无忧。

        有刘勇徐盛在一旁协助,再加上裴绍等人……虽然说兵力有些薄弱,但也不是说没有一战之力。

        管亥大步流星走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听到营地中一阵骚动。

        士兵们在管亥等人的指挥下,集结一处,向营地外出发。只是那拖拖拉拉的集结速度,着实让刘闯感到有些无奈。说到底,还是一帮子乌合之众。想要变成百战精兵,还需要漫长的过程。

        “孟彦,发生什么事了?”

        麋缳带着小豆子,匆匆走来。

        兵马突然出动,让麋缳顿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她有些忧虑的问道,虽然是故作平静,却可以看出她内心中的不安。

        刘闯盛了一碗肉粥,递给麋缳。

        “没什么事,不过是一些毛贼想要趁火打劫。

        叔父和亥叔过去交手,不会有什么问题。缳缳,这肉粥已经好了,你这一天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先喝了填填肚子?;褂行《棺?,你也喝一碗。若是饿坏了身子,文向定要找我麻烦?!?br />
        小豆子是个单纯的性子,如何能看出端倪?

        但是麋缳却看出了一丝破绽。

        毛贼挑衅?

        若真是毛贼挑衅,只需要让裴绍他们出动即可。如今连刘勇和管亥都亲自出马了,怎可能是普通毛贼?不过,刘闯不愿意说,她也装作不知道,把碗递给小豆子,自己又盛了两碗,在刘闯身边坐下。

        营地里,一下子变得有些安静。

        除了十几个伤患,还有几十个兵卒留守之外,就只剩下刘闯三人,以及在不远处篝火旁,拿着算筹在那里计算辎重的黄劭。倾巢出动,这分明是倾巢出动……麋缳的心里,更加紧张。

        坐在篝火旁,刘闯慢慢喝着粥。

        大约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忽听远方传来一阵喊杀声。

        声音不大,听这动静,交手的人数也不会太多……刘闯是提心吊胆,却依旧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远处,黄劭恍若未闻,依旧在整理着账本。

        其实不管刘闯还是黄劭,都很紧张。

        但在这个时候,他二人都要保持镇静。刘闯是这些人的魂,自然不能乱了阵脚;黄劭呢?却是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连刘勇都出动了,如果还无法获得胜利,那就真的是天亡我们。

        喊杀声,持续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左右,突然间消失了。

        刘闯放下碗,慢慢走到象龙身边,抄起盘龙棍在手中打了个转,而后伸手轻轻拍了拍象龙的脖子。

        “宝贝,你说是谁赢了?”

        他抱着象龙的脖子,看似是对象龙呢喃,又好像是在询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