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七章 飞熊降世(下)

    第三十七章 飞熊降世(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麋沅总算是松了口气,看刘闯这意思,分明是要放过他。想想也是,他和刘闯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不是很对付,可也没有太多仇恨。以他对刘闯的了解,这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他已经认怂了,想必刘闯也没有必要对他赶尽杀绝。不过,等过了这一次,我定要杀你……

        对心高气傲的麋沅而言,被刘闯擒拿,绝对是一件耻辱。

        他心里暗自发誓,早晚要取刘闯性命。

        不过,就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一股巨力从身后袭来。麋沅只觉后心一痛,低头看时,却见自己胸前,出现了一支血淋淋的枪刃。盘龙枪从他后心直接透体而出,麋沅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你既然要杀我,就别怪我心狠手辣?!?br />
        刘闯森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麋沅,下辈子记得,千万别和我作对?!?br />
        盘龙枪拔出,麋沅的身体顿时失去了支撑,噗通便倒在地上。

        刘闯看着那犹自抽搐不停的尸体,叹了一口气,拨马就走。

        他依稀记得,张承曾经对他说过一件事:朐县之战那天晚上,张承带着张超等人,是从城北逃脱。

        “城北水门,有一处城墙因年久失修,在年初是坍塌。

        不过并没有太多人留意,县衙那边没有修缮。那坍塌处,大约有一丈多高,城下就是游水……”

        刘闯当时也就是那么一听,并没有太过在意。

        然而在此时,他却突然想起了张承的话……既然四门紧闭,那就只有从那里出城。只是刘闯不敢确定,城外游水有多宽。但现在没有其他选择,就只能冒险,从那个地方逃离朐县。

        想到这里,刘闯拨马就走。

        就在这时侯,长街尽头忽然间灯火通明。

        一队人马在长街尽头出现,看人数,大约有几百人。

        为首一个,远远就喊叫起来,“前面可是孟彦兄弟?”

        刘闯举目观瞧,认出来人的身份。

        “**?”

        他心中疑惑,横枪在胸前,看着**向他逼近。

        “孟彦兄弟别怕,我来助你?!?br />
        “**,你怎么会在这里?”

        眼见**越来越近,在距离刘闯还有二三十步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跨坐一匹战马,披着一件筩袖铠,掌中一口缳首刀,气喘吁吁道:“我听说麋家大老爷要对你不利,所以前来查探。孟彦兄弟,你没事儿吧……这好端端,你怎么得罪了麋家大老爷?”

        刘闯眉头一蹙,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

        只不过,**以前对他一直表现出了善意,让他也不会沉默。

        “我也不太清楚,麋家大老爷为什么要杀我。

        **,你也要杀我不成?”

        **大笑一声,“孟彦兄弟,你说笑了,我好端端为何要杀你?

        只是听说麋家大老爷要对你不利,所以特来助你逃命……孟彦兄弟,而今县尊得大老爷之命,已关闭了城门。你想要从这里逃走,恐怕是非常困难。我听说,麋家大老爷已调派人手,发誓要取你性命。不如这样,你随我来,我设法助你出城,权作是报答朱贼曹昔日爱护?!?br />
        “你要助我出城?”

        刘闯愣了一下,胖乎乎的脸上,流露出感激之色。

        “你我也算多年兄弟,我不帮你,又能帮谁?”

        **说着,拨马往回走,“孟彦兄弟,随我来……”

        可就在这时,忽听身后传来急促蹄声。

        **下意识回头看,就见刘闯手持盘龙枪,正恶狠狠向他扑来。

        “孟彦兄弟,你干什么?”

        **吓了一跳,忙拨马回身,举刀相迎。

        刀枪交击,铛的一声脆响,**被盘龙枪震得手臂发麻,虎口迸裂。他在马上闪身躲过刘闯的大枪,大声道:“孟彦兄弟,我是来帮你?!?br />
        “帮着麋竺,取我性命吗?”

        刘闯恶狠狠骂道:“你**一家老小都在朐县,为何冒如此大风险助我?难道就不怕牵累家人?

        你既然来助我,为何你手下没有一张熟悉面孔……还有你这匹马的臀部,为何会有麋家马场标记?**,莫非想要欺我不懂事吗?”

        五大三粗的刘闯,突然间有如此缜密心思,让**大吃一惊。

        此前,刘闯展现出了强绝武艺,但**并没有放在心上。和麋竺想的一样,刘闯不过是个莽夫。所以,**在麋竺面前直言不讳:若论搏杀,刘闯杀我十个;但要杀刘闯,却非难事。

        可到头来,还是被刘闯看出了破绽!

        刘闯枪疾马快,几个回合便杀得**手忙脚乱。

        “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原以为能抵挡几下,可是……他连忙大声喊喝,在他身后的兵卒,一声呐喊,将刘闯团团包围。

        这些个兵卒,并非朐县巡兵,大多是麋府僮客。

        所谓僮客,自然有些本领,否则又如何在别人府上白吃白喝?刘闯眼见对方蜂拥而上,却没有半点惧色。大枪上下翻飞,呼呼作响。象龙马长嘶不止,就好像是一头下山的猛虎……刘闯心知,这种时候容不得半点心慈手软,故而大枪使足了气力,几乎是挨着就死,沾着就亡。

        僮客们刚开始还显得非常勇猛,可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连连后退。

        这刘闯势大力沉,马前几乎无一合之敌。

        **脸色发白,挥刀指挥人手阻拦刘闯,同时更不停呼喊,命人擂响战鼓,吹响号角,召唤人手。

        麋竺给了**八百人,不过**并没有全部带在身边。

        朐县那么大,他也不清楚刘闯会走那条路,故而把兵马分成四队,在城中设立了关卡。他自领一支人马,在城中搜索。原以为可以把刘闯引到陷阱中伏击,哪知道被刘闯一眼看破。

        **感觉有些怕了……

        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该上前围杀,何必说那么多废话?

        鼓声,轰响;号角声,长鸣!

        远处,人声鼎沸,麋家僮客以及朐县巡兵,正从四面八方赶来。

        刘闯心知这样子下去,他很难杀出重围。人越多,就越危险……与其在这里厮杀,倒不如赶快逃离?

        想到这里,他也不恋战。

        盘龙枪夜战八方,只见大枪翻飞,枪影闪动。

        十几个僮客被瞬间斩杀长街上,刘闯纵马向前冲,从人群中,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朝城北方向逃走。

        “休走了刘闯!”

        麋家僮客齐声喊喝,在后面紧追不舍。

        刘闯也不回头,拖枪而行。

        象龙在长街上飞驰掠过,很快就来到城北处,张承所说的那个缺口。

        城墙,大约有两米多高,城外流水声潺潺。

        刘闯看了一下城墙高度,又推测了一下城外游水的宽度,不由得眉头一蹙。他左右观看,就见在距离城墙不远处,有一个大约两米左右的土包。他想了想,纵马冲上土包,在象龙背上站起来,举目观瞧??床惶媲?,约摸着有四五米左右的宽度。若再加上城墙,差不多近七米左右。刘闯眉头紧蹙,有些拿不定主意。七米的距离,象龙是否能够跳跃过去呢?

        身后追兵越来越近,已由不得刘闯再多做考虑。

        昔日,刘玄德跃马檀溪,那檀溪有三丈宽。而今……象龙比之那的卢马,似乎毫不逊色。

        只是刘闯的体重,再加上盘龙枪……

        刘闯深吸一口气,拨马往回走了十几步,而后看着那残破的城墙,心里一横,催马就冲过去。

        土包没有城墙的高度,但是紧挨着城墙。

        东汉时的城墙,大都是是用夯土筑城,故而坍塌之后,夯土堆积成山。

        这土包应该就是坍塌后残留的夯土形成,象龙马不断加速,眼见着就要到土包边上,猛然一声长嘶,腾空跃起。

        刘闯匍匐在马背上,感受象龙在空中飞行的距离。

        当象龙身体越过城墙,城墙下的河水已经能看得清清楚楚……六米,至少有六米的宽度。而依照象龙现在腾空的距离,估计到四五米就会跌入水中。刘闯在朐县生活多年,自然清楚这游水是个什么状况。河底全都是淤泥,一旦跌进去,就会被淤泥陷进去,休想跑出来。

        盘龙枪,呼的直刺在城墙上,刘闯大吼一声,双腿夹住象龙的腹部,腰部用力,借着盘龙枪的韧劲儿猛然长身而起。象龙似乎也觉察到不妙,在越过城墙的一刹那,后蹄狠狠踹在墙头。

        就听轰隆一声,两米多高的城墙,再次轰然倒塌。

        而象龙更借着两股力量在空中硬生生向上拔起几厘米的高度,四蹄在空中踏步而行,蓬的一声,落在游水对岸。

        城里的追兵,被这一幕吓呆了!

        **更是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

        “**小儿,你与我等着,早晚我定取你狗命,以报今日之恨?!?br />
        刘闯的咆哮声,从游水对岸传来。

        接着火光,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刘闯端坐象龙马背上,盘龙大枪遥指朐县。

        激灵灵打了个寒蝉,**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该死,我莫非做错了不成?

        看的武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