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六章 杀机四伏之火焚里闾(下)

    第三十六章 杀机四伏之火焚里闾(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风声,呼啸。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暴风雨到来之前的气息。

        刘闯把盘龙枪靠在门廊上,回屋迅速把兕皮甲披挂在身上。

        几道黑影,从低矮的院墙外翻进来。那几人才一落地,就见象龙长嘶一声,便凶狠扑来。

        为首一人刚站稳身形,象龙就到了他跟前。

        就见象龙也不停顿,巨大的身体猛然一横,狠狠撞在那人身上。

        来人被象龙撞击,身子一下子飞出去,蓬的摔在树干上,口中喷出一口血,顿时气绝身亡。

        其余几人,看到这情况一惊,仓啷拔出宝剑,便朝象龙扑来。

        说时迟,那时快。

        一个如同巨雷般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大胆毛贼,休伤象龙,看枪?!?br />
        刘闯一出门,就看到几个黑衣人围着象龙,顿时大怒。他抄起盘龙枪,垫步腾空而起,一枪刺出。

        那大枪破空,发出‘嗡’的一声鸣响。

        一名贼人忙拔剑相迎,就听铛的一声响,枪剑交集,那宝剑被大枪一下子崩开,盘龙枪夹带万钧之力,噗的一声便扎进了那黑衣人的胸口。枪头从黑衣人的后心透出……刘闯脸上杀机盎然,丝毫没有平日里那份敦厚模样,

        眸现双瞳,两手一合阴阳把,扑棱便把那黑衣人甩出去。

        “什么人,来此送死?!?br />
        三个黑衣人被刘闯这如同雷霆般的一枪吓了一跳,

        不过马上回过神来。

        相互对视一眼,三人也不说话,挥剑就向刘闯扑来。

        刘闯脸上闪过一抹狞戾,大枪翻飞舞动,就听三声惨叫,瞬间把三个黑衣人刺翻在血泊中。

        也就在这时候,院子外突然间亮起火光。

        刘闯连忙闪身跳到门廊上,举目向外眺望。

        数十支火把在院外闪动,百余家丁打扮的人,在一个青年的率领下,已经把刘家小院围住。

        “麋沅,你想干什么?”

        刘闯一眼认出,那为首的青年,正是麋涉的弟弟,麋沅。

        火光中,麋沅身披筩袖铠,胯下马掌中一口大刀,看上去是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也难怪麋沅如此,他对刘闯的印象,从来都不是太好。

        和麋涉的低调不一样,麋沅是个极其飞扬跋扈的青年……加之麋芳对他也很看重,更让他有些忘乎所以。麋沅一直想不明白,朐县虽小,但也有不少俊彦。三娘子从小喜欢和刘闯一起玩耍,对其他人大都不假颜色。偏偏刘闯是个平民,而且以前又是个胆小如鼠的性子。

        麋沅就是不懂,三娘子看上刘闯哪一点?

        前次朐县之战,刘闯叔侄是大展神威,就连张飞对刘勇也赞不绝口。

        而麋沅呢?

        被阙霸带着一帮子人打得重伤,若非麋芳请来医生为他诊治,至少要落个残疾。一边是在床上养伤,一边是春风得意,让麋沅更加不快。今晚,他突然得到麋竺的命令,要他率人前来围杀刘闯。虽然不太清楚这里面的前因后果,但是能杀了刘闯,麋沅就会感到很开心。

        “刘闯,你做的好事!”

        “我做了什么?”

        麋沅手中大刀遥指刘闯,厉声喝道:“我家两位老爷对你这贱种素来看重,当初你叔父带你投奔朐县,也是老太公心好,收留你叔侄二人??赡闶逯度床凰急ù?,反而恩将仇报……刘闯,大老爷有命,今日要取你人头。若聪明的,就乖乖就缚,否则你家二爷这口刀可不认人?!?br />
        刘闯心里一咯噔,顿时紧张起来。

        麋竺要杀我?为什么!

        他思来想去,都想不出什么地方得罪了麋竺……如果有的话,那恐怕就是麋缳的事情。

        刘闯不太清楚,麋竺如何知道他和麋缳的事情,但既然事情已经出来,那他也就不会退缩。

        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他深吸一口气,握紧了盘龙枪。

        麋沅,还有那些个家丁,并不足以让他感到恐惧。

        他现在担心的,就只有麋缳……麋竺既然下令要取他性命,也就是说,麋缳那边遇到了麻烦。

        看着院外的麋家家丁,刘闯知道,今晚少不得要有一场恶战。

        沉吟片刻,他突然道:“麋沅,你等一下,我这就出来?!?br />
        听了刘闯的话,麋沅一怔,旋即哈哈大笑。

        什么暴熊,说到底,还是一个胆小鬼。

        你看,我就那么一恐吓,他就害怕了……

        “传我命令,等这厮一出门,大家就一拥而上,把他乱刀砍死?!摈玢淠钦徘逍愕牧成?,露出一抹狰狞之色,“大老爷有令,要死不要生。那个取了刘闯的人头,大老爷那边必有重赏?!?br />
        一干家丁闻听,顿时兴奋了!

        麋竺出手阔绰,那是出了名的……

        哪怕明知道刘闯厉害,可重赏之下,一干家丁还是忘记了恐惧。

        他再厉害也是一个人而已,我们这么多人,难不成还杀不得他一个吗?于是乎,麋家家丁,一个个跃跃欲试。

        麋沅之所以这么张狂,也有原因。

        他打听过,刘勇和管亥下午离开朐县,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也就是说,而今只有刘闯一个人在家……他再厉害又如何?纵他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

        如果刘勇和管亥在,麋沅必然不会这么张狂。

        更何况,二老爷已经命麋涉率五百僮客前往盐水滩,更联合了盐水滩一干亡命之徒,准备围杀刘勇管亥等人。双管齐下,麋沅自然不会有任何担心。不过,他还是提了小心,毕竟此前刘闯展露过他的勇武,万一这家伙狗急跳墙,麋沅还真就没什么把握,能赢得了刘闯。

        他勒马后退两步,一干家丁跃跃欲试。

        就在这时,忽听家丁传来一声惊呼,“那房子怎么着了?”

        原来,刘家的房舍,突然间燃起了熊熊大火。

        刘家的住宅,并不是那种泥瓦房,而是夯土加上茅草,用糯米水搅拌之后建成。屋顶更扑了厚厚的白色茅草,火一点就着。而此时风很大,风助火势,火借风威,刘家房舍一下子就燃烧起来。

        就在麋沅感到迷惑不解的时候,就听院子里传来一声马嘶。

        紧跟着,就见一匹神骏异常的汗血宝马,隔着近一米半的院墙,竟一跃而出,犹如神龙出海。

        麋家家丁猝不及防,被这突然间窜出来的战马吓了一跳。

        “麋沅,想要杀我,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br />
        刘闯跨坐在象龙背上,手擎盘龙枪。当象龙马跃出院墙之后,大枪在他手中一振,扑棱棱就是一招蛟龙出海,一抹残影掠过,站在最前面的家丁,便被盘龙枪透胸而入,当场气绝。

        刘闯两膀一用力,把那家丁的尸体一下子双飞出去。

        “挡我者死!”

        他大吼一声,犹如巨雷炸响。

        象龙马旋即发出长嘶,一人一马便杀入人群。

        “拦住他,休走了刘闯?!?br />
        麋沅大吃一惊,连忙挥刀指挥,命令家丁冲上去。

        刘闯这时候,已经发了狠。两个月前,他曾经和这些人并肩作战,而今却要刀兵相向……不过,他并无任何愧疚之心,心中充斥着一股子狂暴杀意。这感觉,就好像前世那个夜晚,他夜入仇人家中,把对方一家满门杀害。三娘子,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否则的话,我要麋家为你陪葬。

        看着蜂拥而来的麋家家丁,刘闯大枪翻飞。

        二百斤重的盘龙枪舞动,就好像是阎罗王手里的追魂帖一样,真个是沾着就亡,挨着就死。

        那些个麋家家丁,平日里对付些普通人还成,要对付刘闯,显然不是对手。

        刘闯一人一马杀入人群,大枪舞动,就见血肉横飞。

        枪影重重,罡风呼啸。

        有那几个自恃武艺高强的上前阻拦,但却瞬间被刘闯斩杀。

        麋沅这时候,有点怕了!

        他是真没有见过刘闯发狠,基本上都是从别人口中听到。他打死也不相信,昔日那个胆小鬼竟然摇身一变,变成了绝世高手??伤衷诳吹搅?,也证实了,心里面顿时一阵阵发慌。

        可麋竺有命,麋沅不敢逃走。

        麋竺的脾气他很清楚,别看平时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可一旦翻脸,绝对是六亲不认。

        想到这里,麋沅一咬牙,催马轮刀就上。

        “刘闯,拿命来?!?br />
        他厉声喊喝,眨眼间便到了刘闯跟前。

        刘闯这时候,正好一枪挑翻一个麋家家丁,大枪探出,来不及收回,就见麋沅轮刀便推过来。

        他在马上一哈腰,低头躲过。

        二马错蹬的一刹那,象龙突然间跨步横身一撞,狠狠撞在麋沅的坐骑上。

        麋沅那匹马不差,但是比之象龙,却有天壤之别。战马被象龙撞了一个趔趄,麋沅在马上险些掉下去。他连忙双腿夹紧了马腹,刚想要稳住战马,哪知道刘闯在马上一伸手,蓬的就攫住了麋沅的腰带。

        “过来!”

        随着刘闯一声大喝,麋沅被他生生从马上拎起来,架在马背上。

        麋沅刚想要挣扎,刘闯抬手一记手刀,便劈在了麋沅的脖子上……麋沅,只觉眼前一黑,顿时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