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四章 前奏(上)

    第三十四章 前奏(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于那个抱着少年刘闯,从刺客的追杀下逃出,找到刘勇托付之后,又纵火阻挡刺客追杀的女子,刘闯一直非常好奇。

        那应该是他的母亲,但从身份上来看,似乎又不是刘陶正室。

        若不然,刘闯就应该叫刘伯彦,而不是刘孟彦。从刘闯的表字,更进一步证明了这个问题。

        刘闯一直想弄明白那个女子,也就是这具身体母亲的身份。

        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所以直到现在才开口询问。

        刘勇愣了一下,旋即苦笑着摇头,“二娘子……夫人的出身,我也说不太清楚。孟彦你大概能猜得出来,夫人并非老爷正室。大娘子本是颍川钟氏族人,与老爷感情甚好,可惜死得有点早,没有留下子嗣。后来老爷出任京兆尹,夫人就是那时候跟随老爷身边。后来老爷本想扶她为大娘子,但夫人始终不肯同意,老爷也只好作罢。说起来,夫人复姓司马,老爷也从未说过她的来历。不过看夫人言谈举止,应该也是大户人家出身,具体的我也不知道?!?br />
        司马氏?

        刘闯本能的就想到了司马懿。

        不过转念又一想,天下复姓司马的人何其多,总不能因为母亲复姓司马,就是司马氏族人。

        印象里,司马懿好像是河内人氏,刘陶是在出任京兆尹,也就是在长安任职的时候认识的母亲,两者自然不可能有任何联系。天底下的好事,总不成都被你一个人占完了!一不小心变成了皇亲国戚不说,还和司马懿扯上关系?

        所以,刘闯便把此事放在一边,随后有叮嘱刘勇,找人把刘陶和司马氏的灵牌做出来。

        既然要归宗认祖,灵牌虽然是小事,但也能证明刘闯的身份。

        刘勇闻听,连连称赞刘闯考虑周到……这么多年,他就没有想到这件事,没想到被刘闯提起。

        这心里面,自然也感到了一丝愧疚。

        +++++++++++++++++++++++++++++++++++++++++++++++++++++++++++++++++++++

        张超,悠悠醒来。

        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身处一个陌生房间,顿时激灵灵一个寒颤,翻身就想要坐起来。

        一只大手,蓬的按住了张超的肩膀,紧跟着耳边响起一个沉厚的声音,“孟彦,这小子醒了?!?br />
        张超扭头看,吓了一跳。

        在他眼前,出现了一张对他而言,极为熟悉的面孔,朱亥!

        难道,我被抓了?

        张超想到这里,就想要起身反抗。

        可管亥那只大手,却如同一座山一样压在他的肩膀上,任由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当然了,刚醒过来的张超,浑身没有气力。就算他是全盛时期,也比不得管亥的力气,所谓挣扎,不过是徒劳而已。

        “小子,若不想死就老老实实躺在这里。

        他娘的,老子照顾你两天,醒过来居然连声谢谢也不说,这羽山贼的素质可真他娘的差?!?br />
        管亥嘟囔着,突然声音里带着些火气,啪的一巴掌拍在张超的胸口。

        这一巴掌,打得张超差点背过气去……

        “说了让你别乱动,你他娘的就是不听。

        看看,伤口又裂开了,老子还他娘的要给你重新上药。我告诉你,别给我添乱,否则老子现在就把你丢进锅里面烹了?!?br />
        由于挣扎的动作过于激烈,以至于张超的伤口裂开。

        包裹在腹部的白布,渗出一道红色印记,令管亥顿感不满。

        这时候,屋中光线一暗,刘闯从屋外走进来。

        他手里捧着一碗肉粥,走上前放在榻旁,伸手掐着张超的脖子,就把他的脑袋给撑了起来。

        那动作实在是太不温柔,掐的张超险些断气。

        “亥叔,他是病人,你那么大气力,非拍死他不可。

        斯文,要斯文一点……正好昨天换下的纱布已经干了,顺便给他换了药,再让人把张承找来,这小子也就老实了。对了,告诉张承,让他想办法把这小子弄出去,我可不想惹麻烦?!?br />
        张超听到张承的名字,顿时平静下来。

        可是刘闯的大手好像铁钳一样掐着他脖子让他有点喘不过气,连忙摆手,示意刘闯松开手。

        管亥忍不住大笑,指着刘闯道:“你道我不粗鲁,你又能斯文到哪里?快点松手吧,再不松手,你可就要把他掐死了?!?br />
        刘闯这才发现,张超面红耳赤,呼吸困难的模样。

        吓了一跳,忙松开了手,旋即用褥子垫在张超身下,便站起身来。

        “好了,我去通知张承,亥叔帮忙给他包扎一下?!?br />
        说完,刘闯也不理那躺在榻上咳嗽不止的张超,便快步走出房间。

        当晚,张承偷偷溜进城里。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朐县已取消夜禁,守卫也不似前段时间那么严密。张承只需要乔装打扮,便混入城中??吹秸懦丫压?,他心里也非常高兴,但更多的,还是一丝感激。

        “少爷,今天我在薛家店,听到了一个消息?!?br />
        “嗯?”

        “曹操派遣使者前来徐州,意欲请刘备出兵征伐袁术?!?br />
        刘闯闻听,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虽然早已经知道答案,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那刘备可曾答应?”

        “目前尚不太清楚。不过黄管事打探来消息,说是曹操上表刘备为镇东将军,宜城亭侯?;乒苁禄顾?,刘备现在占居徐州,急需朝廷为他正名,所以十有**不会拒绝曹操的请求?!?br />
        历史上,刘备的确是没有拒绝。

        看样子黄劭对徐州方面颇为关注,故而才会打探消息。

        刘闯想了想,“请回去之后告知黄管事,我承他这个人情?!?br />
        张承答应了一声,便去探望张超。

        兄弟两人见面,自然少不得一阵寒暄。刘闯也没有去打搅他们,坐在庭院里,目光有些呆滞。

        正月,曹操听取了程昱的意见,决议西迎汉帝。

        只不过,豫州当时尚处于混乱状态,黄巾余孽一直未曾平息。二月,曹操决定征伐颍川,大败黄巾。时汉帝虽已逃至雒阳,但此时的雒阳,早已不复当年盛况。史书里记载,董卓迁都时,曾纵火焚烧宫城。当汉帝带着一干臣子来到雒阳时,只看到了一片废墟,百官甚至没有居住之地。

        ‘披荆棘,依丘墙间’。

        ‘州郡各拥强兵,而委输不至,群僚饥乏,尚书郎以下自出采稆,或饿死墙壁间’……

        由此可见,当时汉帝面临的情况,是何等恶劣。

        曹操率先西迎,更送去了大批粮食和辎重供汉帝食用,自然令汉帝非常高兴,于是加封曹操建德将军,以兹鼓励。这个时候,曹操尚未稳定豫州,所以急需盟友相助,来稳定局势。

        袁术在寿春蠢蠢欲动,曹操不想在这个时候与之正面交锋。

        豫州的情况本就不是太好,若再经战乱,势必会让局势变得更加糜烂。

        这种情况下,用一个不知所谓的名号,说动刘备出兵牵制袁术,对曹操而言是最佳选择;同时,如黄劭所言,刘备虽然占居了徐州,但始终算不得正统,所以也非常希望,能够获得一个正式的名号。若不然,对徐州的控制,始终不能名正言顺,也就会出现诸多的隐患。

        徐州,要乱了!

        表面上看,刘备和曹操是各取所需。

        可实际上呢,却是曹操占了大便宜……

        接下来徐州必然会战火不断,吕布刘备相互攻伐,令这个钱粮广盛之地,最终变得一派残破。

        徐州虽好,终究是四战之地,无法作为根基所用。

        刘备从一开始谋取徐州,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不管是曹操还是江东,都不可能坐视他坐拥徐州。

        要打仗了,该走了!

        但是,回颍川真就是一个最佳选择吗?

        说心里话,刘闯并不是特别赞同?;仳4ㄎㄒ坏暮么?,就是能够把出身问题解决,站在一个更高层次的上??扇羲捣⒄?,还真就不一定……曹操很快就会西迎汉帝,随后迁都许县。

        虽说这个时候的曹操,还没有显露太大野心,可他麾下谋士献出‘奉天子以令诸侯’的策略后,也注定了曹操会对汉室怀有警惕。在这种情况下,刘闯回到颍川,也就等于是羊入虎口。既然已经决定不再投奔刘备,刘闯就必须设计另一条出路。难道,真要去投奔曹操?

        一时间,刘闯也就变得更加茫然……

        张承见过张超,把经过和张超解说了一遍,安抚住他不安的情绪之后,便走出房间。

        “少爷,我回去了?!?br />
        “嗯?!?br />
        “过两天,我会想办法把小超接走。

        他留在县城里,始终都是一个麻烦。如今他伤势既然好转,我先把他接出县城,暂时安置在伊芦乡那边。

        黄管事哪里,少爷可有其他吩咐?”

        刘闯蓦地清醒过来,“麻烦你代我拜托黄管事,就说若徐州那边有任何风吹草动,请尽快告知我。

        特别是刘备是否同意出兵,决意何时出兵,若能打探出来,则是最好?!?br />
        “张承,明白?!?br />
        ++++++++++++++++++++++++++++++++++++++++++++++++++++++++++++++++++++++

        张承走后,刘闯在家里显得有些心绪不宁。

        照顾张超服了药之后,他就坐在院子里发呆。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

        刘勇从外面回来,见管亥不在,便疑惑问道:“你亥叔去哪里了?”

        “亥叔?”

        刘闯这才反应过来,他让管亥去找张承,可只有张承来了,管亥却不见踪影。不过他旋即一想,便猜出了一个大概。

        “刚才我让亥叔去伊芦乡,想来他顺道跑去盐水滩了吧。

        伊芦乡和盐水滩又不算太远,亥叔那帮老兄弟都在盐水滩,说不定去找裴绍商量事情,应该没有事情?!?br />
        刘勇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孟彦,我在街市上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曹操派遣使者已经抵达下邳?!?br />
        “我也听到了!”

        “你怎么想?”

        刘闯一愣,心道:这消息传的好快。

        张承刚把消息传来,朐县也得到了消息……不过很显然,朐县这边还不知道曹操的真实意图,所以刘勇说的也不太清楚??囱?,郁洲山那帮子海贼,的确是有些手段,居然能打探出具体的内容。薛州未必有这样的本事,否则郁洲山海贼也不会这么多年来,困于海岛上。

        黄劭!

        这绝对是黄劭的手笔。

        他投奔薛州才一个多月,就在徐州编织出这么一个情报系统,说明此人,的确是有真才实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