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章 汉有三仁焉 ,子奇伟丈夫(下)

    第三十章 汉有三仁焉 ,子奇伟丈夫(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如此也好,离开徐州返回颍川,说不定能获得更多机会!

        可是,这念头才一出现,就立刻被一个倩影赶走。

        我若是走了,那三娘子该如何是好?

        刘闯嘴巴张了张,轻声道:“叔父,我想暂时留下来?!?br />
        “哦?”

        “我答应过三娘子,下个月麋家比武,我要在比武中夺魁……大丈夫需言而有信,怎可失信于女子?

        我,我,我……我还想带三娘子一起走?!?br />
        人的感情,很奇妙。

        刘闯和麋缳虽说接触时间并不长,可不知为何,竟然有些牵肠挂肚。

        最初,可能是因为这具身体所残留的灵魂碎片,让他愿意和麋缳接触。但随后,特别是麋缳偷偷把麋芳收藏的参丸偷出来给他,更让刘闯感受到了麋缳内心中,对他的那份深厚感情。

        如果他走了,麋缳必然要嫁给刘备,这是刘闯不能容忍的事情。

        所以,刘闯要留下来。

        不管麋家是否同意,他都要带麋缳走……若不然的话,岂不是辜负了麋缳对他那一片深情?

        刘勇眉头一蹙,有些犹豫。

        “三娘子人很好,我也非常喜欢。

        可是你要想清楚一些,三娘子毕竟是商贾之女,连良家子都算不得,入刘家门并非易事??銮?,那麋竺虽说才学不俗,但始终是个商贾……商人重利,若没有足够好处,他怎会同意让三娘子随你离开?如今你还未归宗认祖,麋竺麋芳兄弟,也未必真的把咱们看在眼中。

        少……孟彦,依我说,你若是真喜欢三娘子,一不做二不休,把她抢走了就是。

        等咱们回了颍川,麋家还敢追过去讨要吗?他们若真敢去颍川找你,我便打断他兄弟的腿?!?br />
        次奥,这刘勇也是狠角色!

        刘闯忍不住笑了,轻轻摇头道:“叔父,此事不急,等三娘子回来,再做决定?!?br />
        “那就随你吧……

        不过,咱们这次要回去的话,少不得也要有些帮手。

        老朱……不对,是管亥这个人武艺不差,最重要的是,他曾带过兵,经历过大场面,手底下还有一帮子强人。以前你记忆没有恢复,我也不好说明。如今既然决定归宗认祖,何不把管亥他们招揽过来?老管这个人虽说是黄巾出身,但是个有情义的人,想来也不会拒绝?!?br />
        “招揽亥叔?”

        刘闯有些意动。

        “这个事先不急,反正咱们也不是立刻就走,等老管身子好了,再和他商量此事?!?br />
        刘勇说完,便站起来,“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就叫我,我和老管在对屋说话……”

        刘闯服了药,感到一丝困意。

        张先生配的这副药是个好方子,只是容易令人产生困倦。

        他点点头,表示同意,而后倒在褥子上,很快就进入梦乡??戳醮乘?,刘勇退出房间,顺手把房门拉上。

        不知不觉,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此时正夕阳西下,日头将落西山,刘勇站在门廊上,长出一口气,心里感到无比的喜悦……

        很快,就可以重返颍川!

        一晃十余年,也不知而今的颍川,会是什么样子?

        +++++++++++++++++++++++++++++++++++++++++++++++++++++++++++++++++++++++

        张飞在傍晚时分,率部离开朐县。

        笼罩在朐县上空的紧张气氛,也一下子烟消云散。

        朐县人仍旧对麋家怀有几分敌意,不过与白天相比,已经缓和许多。

        城里的治安,依旧有麋家家丁负责。由于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所以天一黑,朐县就开始夜禁。

        麋府,中阁。

        黄革苦着脸道:“子方,这样子下去可不成。

        巡兵不肯回来,朱贼曹更派人向我请辞……我虽然还未应下,可我估计,他决不可能回头。

        你说这好端端的,怎地会变成这副模样?

        现在朐县可真是兵力空虚,一旦在发生事情,除了陈将军的白眊之外,就只有你手里的几百家丁可用。明天开始,就要对朐县城外进行清剿,可这人手不足,又如何能清剿残余?”

        羽山贼完了,可是并不代表朐县这十里八乡能够立刻恢复正常。

        虽则徐州兵在朐县城外全歼羽山贼,依旧少不得有漏网之鱼。这些漏网之鱼藏身于城外,很容易变成流寇,为祸乡里。身为朐县的父母官,黄革也算称职,自然不想朐县再发生战乱。

        可问题是,无人可用,图之奈何?

        麋芳轻轻拍着额头,也是一副为难之色。

        “看起来,昨日为张南求情,的确是失策……

        早知道会变成这副模样,我昨日绝不会站出来说话。不过事已至此,后悔也晚了!文清,这件事还要你我想办法解决才是。既然朱亥不愿意出来做事,恐怕勉强只会让他更加反感。不如这样,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既然咱们从城里招不来人手,不如往外面想想办法。

        我听人说,伊芦乡那边有不少流民。

        这样吧,我这边先拿出一百金与你……你明日派人前往伊芦乡,征召些流民过来,先把眼前的麻烦应付过去。咱这时候,可不能露怯。否则将来就算是把朱亥他们召回来,也会平添他们的嚣张气焰……一百金,想来征召几百人问题不大,先应付过去,莫被叔至小看了咱们?!?br />
        黄革想了想,似乎也只有这么一条路。

        他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就依子方所言?!?br />
        第二天,黄革带着钱帛,便赶去伊芦乡征召巡兵。

        正如麋芳所说的那样,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伊芦乡以流民居多,面对黄革重金征召,倒是有不少人表现出了浓厚兴趣。仅仅一天的时间,黄革就征召来近二百流民,充当起了巡兵。

        朐县的治安,一下子好转许多。

        紧跟着,黄革命那二百巡兵配合白眊兵行动,对十里坡、羽山乡等地,发起了围剿行动……

        数千羽山贼,说是全军覆没,实际上有不少人逃出来。

        这些人也没有想到朐县的动作会如此迅速,以至于这些散兵游勇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官兵迅速击溃。一连串战斗下来,朐县巡兵死伤数十人,倒是让朐县的治安情况回复正常。

        如此一来,倒是让朐县人的怨气化解不少。

        对刘备的敌视情绪也随之减少许多……毕竟,官府是为百姓办事,终归尽到了责任。

        陈到见此情况,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之所以留下来,也是担心对刘备的声誉产生影响。

        总体而言,朐县百姓虽然对刘备依旧存有一些不满,但却无关轻重。刘备的声誉,总算是挽回来了!

        +++++++++++++++++++++++++++++++++++++++++++++++++++++++++++++

        “朱大哥,昨日县尊让衙门的老马到我家游说?!?br />
        “嗯?”

        “你也知道,我是我家的庶子,本就没什么家产,全靠为衙门做事为生。

        老马说,县尊希望我们能回去做事……之前的事情,完全是一个误会,他也不是很清楚当时的状况,所以才会站出来求情。若早知道那些徐州兵如此骄横,他肯定会为朐县百姓做主。

        而今朐县方经大战,死伤不少。

        如此就更需要尽快恢复元气……但凭那些临时征召的外乡人,肯定做不到尽心尽力。所以县尊要我们回去,还说只要回去,每个人可以分得一千钱。我有些犹豫,是不是该回去呢?”

        **坐在刘闯家的院子里,一脸苦恼的模样。

        管亥虽然伤势未复,但已经可以活动拳脚……他受得伤是皮外伤,根本当不得什么大碍。休养几天,加上张先生的金创药颇有神效,所以很快就能够活动。这两日,黄革下了不少功夫,说动不少原来的巡兵归队。**算是管亥的亲信,也收到了消息,所以来向他求教。

        “老黄,说到底是个好官?!?br />
        管亥喝了口水,悠悠然笑道:“不过呢,他上次做的事情很不地道。至于是不是他说的误会,并不重要。我是不打算回去了,等伤势大好了,我准备找些别的差事,好过整日被衙门的事情拴着……小张你既然想回去,那就回去吧。老黄有一句话说的不错,那些流民终究不是朐县人,现在老实,是因为有白眊兵在。等白眊兵走了,维持朐县,还得靠朐县自己人?!?br />
        **闻听,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既然这样,那我就答应回去?!?br />
        和管亥又聊了几句,**便告辞离去。

        他刚一走,刘闯就从里面出来,在管亥身边坐下。

        仲春的天气很舒适,不冷不热,让人感到非常自在。

        刘闯在床上躺了一段时间,身体也将养的差不多,除了内腑的伤势不是立刻能够康复之外,后背的红肿已经消去,只留下一道醒目的疤痕。

        “小张来做什么?”

        “他准备回去,继续做巡兵?!?br />
        管亥摇头道:“这厮是个聪明人,只是有的时候,太过油滑。

        不过这样也好,跟我了这么久,也没落的好……他现在回去了,说不定能领个屯长的差事,也算是高升?!?br />
        “个人有个人的运道,理他作甚?!?br />
        刘闯话刚说到一半,忽听门外传来一阵马蹄声。

        紧跟着,一声熟悉的响鼻声传来,一匹毛色纯白的白龙马从外面跑进院子,看着刘闯摇头摆尾。

        “珍珠?”

        刘闯一怔,连忙站起身来。

        没等他迈步,却见一个娇小的身影,牵着一匹神骏的黑马进来。

        “笨熊,你说谁有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