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四十五章 铁汉柔情(上)

    第四十五章 铁汉柔情(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徐盛,字文向,琅琊莒人,东吴悍将。

        《三国志》曾为他单dúlì传,更称之为‘江表虎臣’,甚得孙氏厚爱。

        说实话,一般喜欢读三国的人,主要都集中在魏蜀两国。东吴除周瑜陆逊这种极有名气的人之外,很多都不为人知。似徐盛,也是其中之一。其人在东吴的地位之高,不逊于他人。

        不过,此时的徐盛,尚未前往东吴,更声名不显。

        刘闯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海西的海滩上,与徐盛相遇,而且是用这样一种奇怪的方式……

        “劭赴约来迟,险些坏了公子大事,还请公子恕罪?!?br />
        海滩上的战事已经平息,五百麋家家丁,战死者约六七十人,伤者近百,不俘虏者更多达百人。

        薛州陪着黄劭登上海滩,不等刘闯开口,黄劭连忙上前请罪。

        而薛州则站在一旁没有开口,而是饶有兴趣看着一旁管亥,脸上流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在朐县,他和管亥打过多次交道。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郁洲山也是管亥销赃的主要途径之一。只不过,两人从没有真正的接触,毕竟一个兵一个贼,怎么也不可能有交集。管亥是避着薛州,而薛州是不想和管亥接触。

        总之,管亥在朐县住了两年之久,竟然没有和薛州碰过面。

        薛州万万没有想到,堂堂朐县贼曹,竟然是东海三大寇之一蚁贼的头领。他更没有想到,朱亥居然是管亥的假名,其真身竟然和薛州一样,同为黄巾渠帅,此前还有过好几次冲突。

        看着管亥,薛州笑了!

        管亥则黑着脸,感觉很不自在。

        想当年,他手下黄巾和薛州手下黄巾就是竞争关系。而今薛州盘踞郁洲山,偏偏管亥却沦落如斯。当初,管亥的势力可是强过薛州。薛州之所以后来率部退出青州,一来是曹cāo的原因,二来也有不想被管亥吞并的心思。结果,薛州越来越强大,管亥却落得了个众叛亲离。

        看着薛州脸上的笑意,管亥心里就腾起一股怒火。

        自家这狼狈模样,被薛州这厮看去了,实在是太不爽快。

        “老黄,说好了昨rì就该抵达,为何到现在才来?你知不知道,刚才连三娘子都差点丧命?!?br />
        管亥不好对薛州发火,只能对黄劭生气。

        薛州脸上的笑意更浓,那笑容……这鸟厮的笑脸实在可恶,真想过去给他一刀,看他还能否笑出来。管亥气呼呼的心里嘀咕,一双虎目圆睁,瞪着黄劭,等待黄劭给出他一个答案。

        “渠帅,非是我想要来迟……本来前rì都已经准备妥当,哪知道突然发生变故。

        两艘海船出了故障,不得已临时修理,所以才耽搁了时间。此事,的确怪我,与薛当家无关?!?br />
        薛州大笑,“老黄,你末为我遮羞。是我御下不严,以至于有人吃里扒外,才造成现在的局面。刘公子,这件事是我薛州的不对,还请你不要责怪老黄。那两个吃里扒外的人已经被我处罚,绝不会令刘公子失望。这里非久留之地,还是先上船,咱们离开这里,再做计较?!?br />
        说着话,薛州看了一眼在沙滩上呻吟的**。

        “这厮倒是好计较,居然盯上了我郁洲山。

        看起来,薛州这两年太过安静,一个小小的巡兵,都敢欺负到我头上,实在是惭愧之至?!?br />
        刘闯也不是傻子,薛州这么一说,他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扭过头,看一眼**,心中突然腾起一丝怜悯。

        这年月谁都不容易,想当初朐县之战时,自己和张飞那些人反目,**是第一个站出来为他撑腰。那时候,谁也不会想到这短短一两个月,竟然发生如此变故,两人竟然会反目成仇。

        “**,你这是何苦?”

        **停止呻吟,突然放声大笑,“大丈夫或名留青史,或遗臭万年。

        刘闯,你这头笨熊,凭什么得那么多的好运气?论资质,我不比你差,可是你却可以从小习武,有你叔父传授,连朱贼曹也对你另眼看待。论长相,你这胖子有那点强过我?三娘子居然看上了你……刘闯,你运气好,可我却不服气。若朱贼曹能多与我些指点,今我未必逊sè与你。

        可恨老天既然让我来到这世上,又何必让你这头笨熊也跑来朐县?”

        这是典型的庶民心理。

        为求出人头地,不择手段。

        刘闯很难责怪**,毕竟在这个时代,相信有很多和**相仿的人遇到同样事情,也会做出同样选择。庶民出头,实在是太难了……不过这也是这个时代的现状。虽说不上上品无寒士,下品无士族,但森严的等级制度,早在秦汉就已经打下基础,谁也无法去改变现状。

        “**,告诉你一件事?!?br />
        “什么事?”

        “你看重的那位刘使君,而今已经被吕布夺走了下邳。

        也许你不会相信我的这些话,但我还是想告诉你,即便是你投奔了那位刘使君,也不可能被重用。不过,我估计你是看不到了!接下来的徐州,必然战乱不止,东海势必会卷入其中。也许在你眼中,那刘备刘玄德是一位明主,但就目前而言,他也不过惶惶如丧家之犬?!?br />
        “你……”

        **眼中,顿时闪过惊骇之sè。

        刘闯却不再理他,转过身把缳首刀递给管亥,“不管怎样,此人曾对亥叔行弟子之礼。是生是死,由亥叔决断,我绝无怨言?!?br />
        管亥接过刀,脸上也露出黯然之sè。

        他走到**身边,低声道:“**,你听到他们唤我什么?”

        “???”

        “他们唤我渠帅……我当初在朐县,何尝不知你的心思。

        但我却不敢传授你武艺,只能为你打造好基础。我本黄巾出身,曾为青州黄巾渠帅……呵呵,你知不知道,若我收你做徒弟,有朝一rì我身份暴露,连你也要跟着倒霉。不过幸好我当初没有收你做徒弟,不然的话,老子说不定又要被人出卖一次……所以,呵呵,去死吧!”

        管亥脸sè突然狰狞,反手一刀砍在**的脖子上。

        一蓬血雾喷在他的脸上,可是管亥眼中,却依旧是一派森然肃杀。

        “文向,你有何打算?”

        “我……”

        徐盛突然露出扭捏之sè,全无刚才那意气风发的模样。

        他本是莒人,本家境殷实。兴平元年,曹cāo兵发徐州,学习彭城琅琊两地。后曹cāo撤兵,琅琊郡遭受山贼袭扰,苦不堪言。徐盛的家也是在那时候中落……徐盛本人,自幼好武,后来被其父送去开阳学宫求学。这开阳学宫,是琅琊一处学府,虽比不得颍川书院出名,但是在琅琊也颇有名气。哪知道徐盛在开阳学宫求学的时候,家中遭逢巨变。莒县当地一个豪强,强占了徐家的土地,更把徐盛父亲打成重伤。徐盛得到消息赶回莒县,徐父已然亡故。

        徐盛一怒之下,夜入那豪强家中,把那豪强满门二十七口,一个不留,全部杀死。

        之后他不敢再逗留琅琊,逃往海西,准备由海西入广陵,再南下江东避难……

        刘闯听罢了徐盛解说,顿生亲切之意。

        要知道,他前世为好友报仇,杀了两家人。

        所以听了徐盛的举动,非但不觉得反感,反而有一种意气相投的感觉。

        这家伙,也是个血xìng汉子!

        只是看着他满脸的扭捏,刘闯有些糊涂了……这时候,麋缳搀扶着小豆子从树林里出来,看着小豆子那一副憔悴的模样,徐盛有些手足无措。想要过去帮忙,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做。

        “张超李伦!”

        “喏!”

        “去找一些棍子来,大约两米长短就好?!?br />
        虽然不知道刘闯要棍子做什么,可是张超李伦还是领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