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四十章 阴差阳错(下)

    第四十章 阴差阳错(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试想,连刘闯都觉得有些累了,更何况两个弱女子?

        今早天亮,刘闯等人来到沭水河畔。

        靠着张超和李伦这两个地头蛇,他们找到了一个河水相对舒缓的河滩,涉水而过。

        过河之后,清理了一下抢来的物资。

        麋竺这次,可真的是下了大本钱……只是里面对刘闯等人有用的物品并不算多。三百口七十二炼环首刀,一万支箭矢,一百张三石强弓,八十副筩袖铠,二十套马铠,以及两箱合计共五百斤黄金。

        刘闯等人换了兵器,而后有带走近千箭矢。

        一万支箭矢带着反而麻烦,毕竟这三十多人当中,除了管亥张承和常胜三人之外,也只有刘闯粗通shè术。箭支太多,会是拖累。一千支箭矢,足够他四人消耗。铠甲当然要带走,马铠也不能丢弃。刘闯挑选了两张硬弓,换了一套筩袖铠,更为象龙披挂上一套马铠……

        五百金要带走,rì后少不得用钱的地方。

        最让刘闯开心的,确是麋泽丢在车上的那个油布包裹。

        包裹里,有十一个金丝楠木雕成的匣子,每个匣子里面,盛着一百粒参丸。

        没错,就是之前麋缳偷来给刘闯服用的那种参丸。用五百年老参,配合名贵药材炼制而成的参丸……刘闯此前,已经把参丸用尽。而今有这一千一百粒参丸在身上,相信不出一年,他就可以练成第七变,达到炼神的境界。到那时候,他就可以和张飞,堂堂正正较量一番。

        参丸放在麋缳处保管,除了刘闯和管亥之外,无人知晓。

        此外,还有一些干粮可以带走,刘闯等人也都没有落下……把东西清点完毕之后,五辆大车变成了两辆。一辆用来承载物资,另外一辆,供麋缳和小豆子使用。她们毕竟是女孩子,行走在外,有诸多不便。有这么一辆马车,也能免除许多尴尬,刘闯自然不会轻易丢弃。

        正午时,一行人进入谶山小道,却不想下起了雨。

        濛濛细雨虽然不甚猛烈,却让道路变得更加泥泞湿滑,为行进增添了许多麻烦。

        大约半个时辰后,张超和李伦找到了一个宽敞的洞穴,可以容纳几百人在山洞中落脚……

        众人进了山洞之后,立刻忙碌起来。

        有人生活做饭,有人负责照料马匹。

        刘闯让李伦先烧了一些热水,又煮了一点姜汤,送到马车里面。

        从车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想来是麋缳为小豆子除去衣衫,擦拭身体。

        刘闯不好插手,就在外面听候吩咐。

        忙了好一阵子之后,小豆子的情况总算是好转了一些。她喝了姜汤,躺在软乎乎的虎皮垫子上,很快进入梦乡。麋缳也很疲惫,强打jīng神把小豆子安顿下来,又喝了一碗肉粥,便拥着小豆子沉沉睡下。刘闯一直把她们安顿好,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篝火旁边坐下。

        “喝点酒,暖暖身子?!?br />
        管亥递过来一个酒瓿,里面盛着酒水。

        这酒水,也是麋竺要送给刘备的礼物,一共有二十瓿。

        酒是东??ぬ夭暮镁?,不过刘闯却没什么兴趣。喝了三大碗肉粥,又吃了两斤大饼,jīng神总算是好转许多。他接过酒水,喝了一口便还给了管亥,轻声道:“管叔,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依照原计划,走次室亭?!?br />
        黄劭突然开口,“计划不会改变,不过咱们要多一些计较。

        想必现在,麋家已经得到消息,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咱们,说不定会在路上设立关卡……所以,咱们这么大摇大摆的赶路恐怕不太合适。我的意思是,从现在开始,咱们应该夜行晓宿,这样可以避开麋家的耳目。同时,必须要有人在前面探路,防止遇到不必要麻烦?!?br />
        “老黄的意思是……斥候?”

        管亥想了想,点头赞成,“行军打仗,若无斥候探路,肯定不太方便。

        咱们这虽然不是行军打仗,但斥候的确是少不得,否则就如同瞎子赶路,实在有些危险。

        这样吧,咱们三人一组,分成三队斥候。

        我和奴心李伦一队,大刘和常胜张超一队,孟彦与元绍张承一队。咱们三队斥候,也不会引人留意,轮流打探路径。按照老黄的说法,白天大家休息,斥候前去查探,入夜后上路?!?br />
        众人闻听,不禁连连点头。

        这三队斥候的人员搭配,非常合理。

        每一队有一个战斗力超强的人,一个jīng通shè术的人,还有一个老江湖。

        当然,相比之下管亥一队的实力相对薄弱。但是在东??ぶ蜗?,只要不是遇到大队兵马,小队斥候也难以把他们拦住。

        黄劭又进行了一些补充,把这件事算是彻底敲定。

        天sè已经不早,大家也都疲惫不堪,于是在安排了jǐng戒人员之后,就三五成群在山洞里休息。

        刘闯拎着盘龙棍,坐在距离麋缳和小豆子不远的地方,靠着石壁,闭目养神。

        夜晚,就这样在悄然无声中,流逝……

        第二天天亮时,雨已经停了。

        可是这山路却依旧泥泞难行,直到天将晚时,才走出谶山小道。

        按照以往的习惯,大家应该休息才是??删蛞股桃?,众人决定连夜赶路,争取在天亮之前,绕过次室亭。于是,刘闯等人马不停蹄,赶了整整一个晚上的夜路,终于在天亮之前,从次室亭绕过,改道沿着开阳大泽,往留县方向行进。天亮时,人困马乏。管亥下令,在开阳大泽宿营。

        这开阳大泽的面积很大,林木丛生,遍布沼泽。

        想要在开阳大泽找人,不仅是如同大海捞针一样困难,还要面对许多隐藏在大泽之中的危险。

        车队进驻开阳大泽之后,管亥就带着裴炜和李伦二人探路。

        天黑前,三人返回开阳大泽,

        告诉大家,前路通畅。

        “此地,已近小沛?!?br />
        黄劭轻声道:“算起来,这里已经不是东??ぶ蜗?,所以也不会有太多兵马在路上阻截。

        因为,麋竺虽然在徐州颇有威望,却影响不到小沛。刘备将小沛交给了吕布镇守,两人看似亲密,实则各怀鬼胎。不过大家还是要小心一点,吕布这个人,恐怕比麋竺更难对付……”

        虓虎,吕布!

        刘闯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心头一紧。

        他也说不清楚,是怎样一种感受,只是觉得心头有些发沉。

        “既然如此,咱们尽快行动,争取尽绕过留县,进入山阳郡……我总觉得,有点不太正常?!?br />
        当晚,众人再次上路。

        披星戴月赶了一个晚上,在天亮再次宿营与开阳大泽中。

        这一次,轮到刘闯裴绍和张承三人做斥候……麋缳异常紧张,千叮咛万嘱咐,才依依不舍放刘闯三人离去。不过,刘闯没有骑乘象龙,因为那目标实在是太过于明显,很容易暴露行藏。

        三人沿着官道一路奔行,沿途并未看到什么异状。

        正午时,三人在一处密林中休息,简单吃了些干粮,正打算继续探查,却见裴绍一把将他拦住。

        “老裴,怎么了?”

        裴绍摆了摆手,示意刘闯和张承不要说话,而后趴在路边地上,侧耳聆听。

        片刻后,他突然起身,“往树林深处走?!?br />
        说完,他牵着马就往回走。

        刘闯和张承也顿时紧张起来,跟在管亥身后,躲进密林深处。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官道上突然出现大队兵马,沿着官道行进……看旗号,似乎是吕布的部曲。

        刘闯心头一震,顿感莫名紧张。

        三人躲在密林深处,足足快一个时辰。

        当兵马过去之后,刘闯三人从密林深处走出来,看着吕布兵马离去的方向,都露出了凝重之sè。

        “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是往彭城方向?!?br />
        裴绍轻声道:“按照老黄的计划,咱们今晚应该在三河湾渡过济水,前往丰县。

        可是看这样子,这些兵马也是往三河湾方向走……公子,要不然咱们跟过去,看一看情况?”

        刘闯想了想,点头答应。

        三人上马,沿着吕布兵马离去的方向跟过去。

        大约有一个时辰左右的路程,刘闯和裴绍弃马,留下张承看守马匹,两人步行爬上一个山包。

        趴在山包上,两人举目观望,顿时脸sè大变。

        前面就是济水三河湾,可是在三河湾处,此时却驻扎了一片军营。

        刘闯的眼睛好,远远就看清楚那辕门外大纛之上,掐金边走银线书书写‘大汉骑都尉,鲁国相张’九个字。

        其中,那个‘张’字,格外醒目。

        刘闯唰的一下从山包上滑下来,脸sè格外难看。

        “公子,怎么了?”

        刘闯深吸一口气,轻声说道:“若我猜的不错,那处军营的主将,应该是吕布手下八健将之首,张辽张文远?!?br />
        “那又如何?”

        裴绍一脸迷茫之sè。

        也难怪,张辽崛起于并州,后跟随丁原来到洛阳,又随吕布投奔了董卓。

        在此之前,张辽的声名并不算显赫,若非吕布和八健将的名号,可能根本不会有人留意他。

        裴绍一直在青州地区活动,而张辽声名不显,他自然不太了解。

        但是刘闯却知道,这个张辽是何等厉害的角sè。

        其他事情不说,单说那‘大战逍遥津’,在后世广为刘闯,可谓妇孺皆知……这张辽好端端为何会驻扎在三河湾?刘闯深吸一口气,努力想要自己平静下来。难不成,他要阻截我们?

        想到这里,刘闯脸上顿时多了几分凝重。

        “老裴,咱们走?!?br />
        “不打探一下,对方的虚实吗?”

        刘闯闻听顿时苦笑,

        “不用打探了……有这个张文远镇守三河湾,咱们休想渡过济水?!?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