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九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上)

    第三十九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咔嚓!

        一道银蛇在乌云密布的夜空中闪现,仿佛撕裂了苍穹。

        轰隆隆,沉雷炸响,令天地为之震动。瓢泼大雨倾泻而下,令整个世界被一片雨幕所笼罩。

        “该死的!”

        麋泽虽然披着蓑衣,可全身上下依旧湿透。

        他跳下马,恶狠狠一脚踹在车辕上,旋即露出一脸的苦笑。

        大雨瓢泼,道路难行。

        赶夜路本就不是一桩好差事,偏偏还遇到这种恶劣的天气,让麋泽也是无可奈何。马车忽然翻到,让麋泽不得不暂时停下来。车上都是贵重物品,更是麋竺准备献于刘备的礼物。

        所以,一件都不能舍弃,必须小心翼翼收拾。

        “赶快把车拉出来!”

        “麋管事,那车上的货物……”

        “全部都收拾起来,分别装载其他车上。

        告诉大家,接下来不要走太快。这么大的雨,估计也不会在遇到什么麻烦,咱们只要在天亮前干到羽山,就算是大功告成。对了,那几个盒子给我拿过来,不要被雨水给淋坏了?!?br />
        麋泽说着,手指地上十几个做工jīng美的木匣子,大声招呼。

        两个家丁连忙跑过去,把木匣子从泥水中拾起来,递到了麋泽手里。

        麋泽让人找来一块油布,把木匣子放在一起,包裹妥当,而后快步走向一辆停在树下的马车。

        “小姐可还安静?”

        “倒是没有什么动静……麋管事,咱们这么做真的好吗?这可是三娘子!如果她将来真的嫁给了刘使君,可就是主母。咱们今天所为,恐怕会令三娘子嫉恨,到时候报复咱们,该如何是好?”

        麋泽苦笑一声,摆手示意车夫走开。

        谁知道该如何是好……事情演变成这个样子,就算是大老爷也是迫不得已。

        算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先赶到郯县,把三娘子交给二老爷照顾。大不了以后找个由头出去,不再在三娘子面前出现就是!

        “小姐,麋泽也知道今天得罪了小姐,可是大老爷有命,麋泽怎敢不从?

        等到了郯县,见到二老爷,小姐要杀要刮,麋泽绝无怨言。现在外面雨势太大,有些东西暂寄放在车中,请恕麋泽得罪?!?br />
        麋泽在车外恭声请罪,而后掀开车帘,就进了车厢。

        车厢一隅,麋缳被绳捆索绑,嘴里还塞着一块手帕。除此之外,麋缳倒是没有受别的委屈。身下垫着一块虎皮垫子,并且还安排了一个婢女在旁边伺候,不敢对麋缳有半点怠慢。

        只是麋缳的眼中,却是充满了愤怒。

        看到麋泽上车,她哼了一声,一扭头便不再看他。

        “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呢?”

        麋泽如何看不出麋缳的恨意,可他又有什么办法?食君俸禄,为君分忧。他是麋家的家臣,而麋家做主的人是麋竺,也注定了麋泽不可能去太过在意麋缳的想法。虽然内心里有些愧意,但麋泽最终还是选择了支持麋竺。他叹了口气,又叮嘱了婢女两句,便转身退出车厢。

        咔嚓!

        又是一道闪电,把旷野笼罩在一片惨白中,旋即又变得漆黑如墨。

        看这样子,恐怕这场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

        麋泽有心找地方躲雨,但又想到麋竺的吩咐,这念头旋即不见。

        这时候,马车已经整理完毕,麋泽翻身上马,下令继续前进。

        “麋管事,这种天气赶夜路,可不太容易啊。

        咱们已经损失了三匹马,一辆车……如果继续赶路,弄不好还会出意外,何不找地方休息一下?!?br />
        “休息,休息!”

        麋泽怒道:“若耽搁了大老爷的事情,谁能吃罪的起?”

        “左右也就是刘勇叔侄那几个人,大老爷布下天罗地网,难不成还能跑了他们?”

        话是这么说,可麋泽却不能不小心。

        刚开始,让麋沅带着百十人围杀刘闯,结果被刘闯杀出重围……麋泽不知道刘闯如今有多厉害,可是如今的刘闯,已经和他印象里的那个胆小鬼大不一样。这家伙敢和三将军叫板,且到现在还活的逍??旎?。本身就说明,刘闯非同一般。虽然麋泽也认为,刘闯在朐县难逃一死,但麋竺既然吩咐,他就必须遵从。于是叹了口气,“让大家放慢速度,小心行进?!?br />
        避雨?

        那肯定不成!

        不过我可以慢慢赶路,也不算违抗命令。

        车队,在麋泽的指挥下,再次启程。

        但是和之前的紧赶慢赶相比,速度显然放慢许多。

        雨,越下越大。

        羽山如同一头沉睡的巨兽,出现在麋泽的视线中。

        “传令下去,大家多小心……前面就是羽山小径,道路可不太好走,小心慢行,莫再出事?!?br />
        随着麋泽一声令下,车队速度再次放缓。

        当车队缓缓驶入羽山小径之后,麋泽突然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受。

        他骑在马上,左顾右盼,却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想来是被这雷雨闹腾的吧……他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句,但下意识的,还是多了几分小心。

        车队行至羽山小径中三分之二的距离时,小径的出口,已经依稀可见。

        麋泽松了口气,大声喊道:“加快速度,迅速通过小径……只要咱们过了这条路,就可以找地方休息?!?br />
        “麋管事英明!”

        麋家僮客大声欢呼。

        说实话,这冒着雷雨一路奔行,早已是人困马乏。

        大家都感到疲惫,更被这恼人的雨水浇的心火旺盛。如今可以找地方休息,大家的心情自然一下子松懈下来。几名僮客连忙快马加鞭,朝着小径出口的方向,急速奔行而去。

        嘣,嘣!

        两声轻弱的弓弦颤响,却被雷雨声掩盖。

        两支利箭仿佛凭空幻现,突然从雨幕中窜出。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僮客猝不及防,被利箭shè落马下。

        只听两人惨叫一声,便再无半点声息。

        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弓弦颤鸣再次响起。

        从小径两边的山坡上飞出两支利矢,两个僮客立刻翻身落马。

        “敌袭!”

        麋泽蓦地清醒过来,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与此同时,从山坡上传来一声巨雷咆哮,“三娘子莫慌,笨熊来救你了!”

        一个魁梧壮硕的身影,从山坡上的荆棘灌木丛中窜出。巨大的身躯,却灵巧一场,脚下速度奇怪,眨眼间就冲到小径上。两个僮客立刻催马上前阻拦,就见那如同暴熊一样的男子,挥舞一个碗口粗细的大棍,一声怒吼,横扫而出。就听咔嚓,希聿聿战马惨叫,两匹马被生生打折了腿,马上的两个僮客扑通就从马上摔下来,跌在泥水之中,半天也未能爬起。

        那巨汉呼啸而至,大棍翻转,蓬的就戳在一个僮客的头上。

        这一棍下去,有千斤之力。

        僮客的脑袋好像被砸碎的西瓜一样,脑浆四溢,鲜血飞溅。

        “三娘子,我来了!”

        伴随着巨汉一声怒吼,山坡上突然间响起一连串喊杀声。

        从小径两边的山坡上,出现了两个大汉,一个手持铁矛,一个拖刀而行。两人身后,各带着十几个人,恰如一阵风一样,就冲进了人群中。大雨滂沱,令人视线模糊。麋家车队遭遇突袭,虽说人数众多,却顿时乱了阵脚。加之从山坡上不时飞出冷箭,箭箭追魂,已有近十人被shè杀在小径之上。敌情不明,敌人凶狠……麋家护卫大惊失sè,立刻四散奔逃。

        “不要跑,不要跑!”

        麋泽在马上大声呼喊,同时拧枪跃马,向那持棍巨汉扑去。

        “刘闯,拿命来……”

        麋泽和刘闯不算是特别熟悉,但是却不妨碍他认出那巨汉的身份。他比刘闯大了十几岁,两人自然不可能会出现太多交集??墒?,麋老太公生前对刘勇的看重,让他对刘闯不可能太过陌生。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大老爷动用那么多人手,居然被他逃出来了?

        只是,眼前的局势,容不得麋涉考虑太多。他必须要挡住刘闯,才能稳住军心……听说这头笨熊而今变得很厉害??删退闼倮骱?,我也必须把他拦住。否则这些个混蛋必然不战自溃。

        麋泽知道刘闯厉害,但究竟有多厉害?麋涉心里也不是很清楚。

        手中铁矛挂着风声狠狠刺向刘闯,刘闯却轻巧的一个错步闪身,让过铁矛后猛然腾空而起。

        手中盘龙棍高举过头顶,朝天一柱香一个力劈华山,嗡的一声,便劈落下来。

        快,太快了!

        从他错步闪身,到腾空而起反击,只在眨眼之间。

        麋泽被刘闯这快如闪电般的动作吓了一跳,忙举矛封挡。

        就听蓬,一声巨响。

        麋泽胯下战马,似乎无法承受住盘龙棍上的千钧神力,希聿聿一声惨叫,前蹄一软,噗通就跪在了地上。

        麋泽被摔下马,整个人都懵了!

        铁矛变成了一根弓形的废铁,丢在地上。而他双手虎口更是鲜血淋淋,身体几乎失去了知觉。

        他咬着牙,翻身爬起来。

        可没等他开口说话,却见一支利矢从山坡上shè来,噗的一声,正中面门。

        麋泽大叫一声,翻身倒在血泊中。与此同时,刘闯已经舍弃了麋泽,健步如飞冲向马车。

        车队一共十辆大车,其中一辆是厢车,一目了然。

        车夫吓得已经躲在车底下不敢露头,而那些想要上前阻拦刘闯的家丁僮客,更被刘闯一根盘龙棍打得落花流水。他来到车前,垫步冲上马车,挑帘就钻进车厢。耳边传来一声几yù震破耳膜的尖叫声,把刘闯吓了一跳。他定睛看去,一眼就看到被捆绑成粽子一样的麋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