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二十二章 薛州(下)

    第二十二章 薛州(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陈宫捻须微笑,连连点头。

        吕布露出失望之色,“难道就这么一直被刘备欺辱不成?”

        “那倒未必?!?br />
        陈宫笑道:“温侯当务之急,还是应该以收买人心为主。

        那刘备在徐州沽名钓誉,却未必为所有人接受……之前陶谦旧部曹豹,不是有意将女儿嫁给温侯吗?我倒是认为,这是温侯交好徐州人的捷径。那曹豹虽说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却毕竟是徐州本地人,在徐州也算是有些根基。有他出面为温侯开路,温侯定能迅速为徐州人接纳?!?br />
        吕布不由得笑了,“公台这话,若是被夫人知晓,定不饶你。

        不过说起来,那曹小姐倒是生得花容月貌……若能与之相好,倒也不是一桩坏事……只是,阙霸那边,该如何回应?”

        “区区数千山贼,理他作甚?!?br />
        张辽对羽山贼似乎没有任何好感,故而说起话来,口气也极冲。

        陈宫捻须沉吟良久,轻声道:“羽山贼那边,倒是可以应付一下。

        以我看来,羽山贼的情况,恐怕刘备也有所闻。听说他们之前伏击麋家商队,造成巨大损失,所以才会急急忙忙跑来寻求庇护??墒?,那刘备又岂是善与之辈?我觉得,这件事背后,说不定有刘备幕后一手cāo纵……此前曹cāo派人相邀,请刘备出兵牵制寿袁公路兵马。

        刘备未必敢拒绝曹cāo,但他肯定不会心甘情愿出兵。

        温侯屯驻沛县,刘备岂能没有防范?这次羽山贼突然来头,我总觉得,是刘备的一次试探?!?br />
        这一次,轮到张辽点头赞成。

        吕布眉头紧蹙,“以公台之间,布该如何是好?”

        “这件事很简单……与那羽山贼虚以为蛇,便随他们去。

        温侯当务之急,还是尽快迎娶曹豹之女,以求尽快在徐州站稳脚跟。若羽山贼成事,温侯就依约而行;若羽山贼失利,与温侯何干?总之,宫以为四个字便足以应付:静观其变!”

        这样做,会不会太不仁义?

        张辽心里对陈宫这条计策并不是很满意,总觉得有些过于阴毒。

        可再细想来,这似乎也是最佳的选择……嘴巴张了张,但最终还是闭上嘴??绰啦嫉难?,对陈宫这条计策也很满意。反正与我们也没有太大损失,就依着陈宫所言,静观其变吧。

        吕布起身道:“既然如此,就依公台所言行事!”

        ++++++++++++++++++++++++++++++++++++++++++++++++++++++++++++++++++++++

        麋缳,去了郯县。

        管亥则每天忙于公务,有时候甚至一整天不见人影。

        刘闯心里或多或少有些失落,特别是麋缳离开,让他这心里,总觉着有些不太舒服。哪怕明知道是短暂分离,还是觉得有些思念。正所谓一rì不见如隔三秋兮……刘闯发现,他居然恋爱了!

        麋涉送来的五花虬,远远比不上珍珠神骏。

        但作为一种寄托,刘闯还是会每天尽心竭力的照顾。

        早上起来,练完了龙蛇九变之后,就牵着五花虬到河边洗刷一遍。喂过草料后,刘闯就会带着甲子剑,前往盐水滩找常胜学射。对于刘闯的请求,常胜自然不会拒绝,甚至是尽心竭力的传授射术奥义。只不过这学射并非一桩易事,除了要苦练之外,还要讲求一些天赋。

        刘闯天赋不差,自幼学龙蛇九变,勿论是力量还是眼力,都强过普通人。

        只两三天的时间,他就掌握了一些射术诀窍。十箭之中,能有九箭不脱靶,算是初入门径。

        不过,也仅此而已。

        用常胜的话说,不过是学会了射箭,距离精通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不脱靶是第一步,而后要做到百发百中;待步射熟练后,就要改换移动靶,射杀活物……盐水滩虽是穷山恶水,但野物确有不少。待练成活物能百发百中后,就要学习百步穿杨,此外还有骑射技巧。

        原来,射箭还有这么多门道。

        刘闯一开始还以为,只要能弯弓搭箭,把箭支射出去就可以。

        可经过常胜解释,才知道这里面竟隐藏了这么多的奥妙……如果没有老师指点,单凭自己琢磨,没几年的时间,休想登堂入室。常胜教的很认真,刘闯学得也非常用心,不知不觉,又是三天。

        这一rì,刘闯一如往常,练功之后牵着马在河边洗刷。

        天刚蒙蒙亮,河边几乎不见人影。

        岸边桃杏已含苞待放,在晨光中显得格外动人。

        刘闯用力刷着马身,刷的毛色澄亮……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拍拍五花虬的大脑袋,五花虬打了个响鼻,把脑袋埋在刘闯怀中一阵亲热之后,这才算是结束。

        牵着马,刘闯准备回城。

        哪知才走了几步,忽听有人道:“孟彦兄弟,请留步?!?br />
        刘闯一怔,顺着声音看过去,脸上顿时露出惊讶之色,“黄先生,你怎么还在朐县没走?”

        来人,正是黄劭。

        不过这一次,黄劭不是一个人过来,在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男子。

        那男子年纪大约在三十多岁,个头不算太高,体格看上去颇为健壮。许是因风吹rì晒的缘故,那人的肤色呈现出一种健康的古铜色。他跟在黄劭身后,并没有立刻上来与刘闯寒暄。

        一双鹰隼似地目光,上上下下打量刘闯,眼中更透出一抹好奇之色。

        黄劭微微一笑,“我本打算离开,可是后来一想,那天孟彦兄弟的话,说的的确是很有道理。

        何仪何曼这次,恐怕是难以成事。

        刘辟龚都两人也未必会全力相助……你说的不错,袁术不足以为依持,我就算回去,也无法挽回大局?!?br />
        听得出,黄劭说出这番话,是经过一番剧烈的思想斗争。

        不过他说的没错,他只是一个谋士,并不掌控兵马……如果黄劭手中掌控兵马,也就不会舍弃汝南,独自一人跑来朐县。这也说明,黄劭空有满腹经纶,但是在黄巾军中并不受重用。

        只是,他来找我,又有何用?

        “孟彦,我今天来并不是邀请你来入伙,而是想为你介绍一个朋友?!?br />
        “朋友?”

        刘闯一怔,目光不自觉便落在黄劭身后男子身上。

        那男子感受到了刘闯的目光,倒也没有矫情,而是上前拱手,沉声道:“某家,郁洲山薛州!”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