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章 颍川陈长文(上)

    第十章 颍川陈长文(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敢问方才,何人赋诗?”

        从船上走下一个青年,看年纪大约在二十三四模样,一身青色禅衣,博领宽袖,衣袂飘扬。

        刘闯一怔,忙下马上前。

        “方才是在下见淮水滔滔,一时忍不住呱噪,搅了先生雅兴?!?br />
        从对方的衣着穿戴来看,这人应该不是普通人。

        虽则看似行囊简陋,但气度不凡。

        在青年身后,还有几个随从。只是那青年没有发令,所以随从便留在船上,并未随青年一起登岸。

        “咦?”

        青年看到刘闯,愣了一下。

        眼中流露出一抹古怪之色,仿佛自言自语道:“像,真像!”

        不过,他旋即就恢复了正常,微微一笑,“敢问阁下方才所作诗词,出自何人之手?”

        “这个……”

        刘闯露出犹豫之色。

        说实话,他并不愿意做一个文坛大盗。

        方才吟诗,也只是突发感慨,并无其他意思。

        可是当这青年到跟前发问,刘闯突然意识到,这是他扬名立万的绝佳时机。

        东汉末年,想要建立功业,钱帛其实并非最重要的环节。在这个时代,家世、名气和才学,才是立身之本。这才学又有文武之别,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想要立身处世,这文采不可或缺。名气,便是从这文武才学而来,当然也有人命好,凭借家世,便可以获得偌大名声。

        刘闯本想否认这诗词是他所作,可话到嘴边,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先生可是问方才那首临淮水寄平?”

        青年道:“原来这诗叫做临淮水寄平……呵呵,不知是何人所作?”

        “乃在下初临淮水,心生感慨而作,倒是让先生耻笑?!?br />
        “是你所作?”

        青年上上下下打量刘闯,露出一抹怀疑之色。

        也难怪,刘闯的形象实在不像是一个能够吟诗作赋的风雅之士。一身灰黑色的窄袖襜褕,头裹苍帻,怎么看都好像是个农夫,全无半点书卷之气,青年心生疑窦,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

        刘闯一笑,“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在下虽是个粗人,但早年间也曾读过几本圣贤书,知一些人间道理。再者说,诗赋小道,便偶尔为之也算不得大事,如何比得先生才学高妙,在下方才,确是有些班门弄斧的嫌疑?!?br />
        青年眼睛一眯,“你认得我?”

        “确不认得先生何方高人……不过观先生仪表不凡,姿容俊美,举手投足有高士之气,在下猜想,先生定非等闲?!?br />
        青年听罢,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手指刘闯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你这家伙所言确有道理,而且这眼力也颇为不俗。这一路上郁闷,难得遇到阁下这等妙人。在下颍川陈群,还未请教,足下高姓大名?!?br />
        陈群?

        刘闯听罢,心头不由得一动,眼中旋即露出惊讶之色。

        眼前之人便是陈群?

        也许在三国演义中,陈群之名并不算显赫,甚至没有过几次出场。但是在三国志中,陈群却是曹魏少有的人才。他出身于颍川高门陈氏,祖父便是东汉末年极有名气的陈寔,与钟浩、荀淑和韩韶三人,并称‘颍川四长’。而陈群父亲陈纪,曾官拜侍中、大鸿胪;叔父陈谌,曾为司空掾,可算得是满门高士。故而史书记载,陈氏父子三人,并著高名,世称‘三君’。

        世语新说中曾记载有: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

        元方,就是陈纪,季方便是陈谌。而说这句话的人,正是两人的父亲陈寔,于是便有了难兄难弟的典故。

        至于陈群,或许不似其父辈那般有贤名,但若以才学而言,不输于父辈。

        他的才干更多是体现在治世方面,虽然三国演义中没有几次登场,但是在历史上确有不小的名气。

        后世大名鼎鼎的九品中正制,就是由陈群一手建立起来。

        而他的识人之明,更是在三国时期享有极高的声誉,堪称是贤才。

        不过,他不是应该在颍川吗?怎么会出现在徐州,出现在这淮阴城外?

        刘闯不敢怠慢,忙道:“原来是颍川陈氏三君之后,方才在下多有失礼之处,还望先生海涵。

        我叫刘闯,东??る韵厝耸??!?br />
        刘闯究竟是何处人?

        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最清楚的人,应该是刘勇,但却从未与他说过……

        刘闯?朐县人?

        陈群听罢,微微一愣,旋即流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原本以为是故人之后,没想到……不过,他却不会有失礼表现,“人言东海人杰地灵,先有麋子仲德才兼备,而今又有兄台这等妙人。呵呵,此去下邳,能与君相识,也算是一场缘分。

        只是在下还要赶路,便不与兄台盘桓。

        他rì若有缘再相聚,定要与兄台浮一大白……”

        陈群彬彬有礼,话语中更是得当。不过那言语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疏离之意,刘闯又如何听不出来?也难怪,在这个社会等级极为森严的时代,似陈群这种高门之后肯停下来与刘闯面对面谈话,已经是给足了刘闯面子?;蛘咚?,陈群是给那首《临淮河寄平》和‘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面子。两人地位悬殊甚大,虽有折节下交的说法,也落不到刘闯身上。

        刘闯倒也没有生气,忙与陈群道别。

        陈群复又登舟,扁舟缓缓离岸,朝对岸行去。

        孤帆远影碧空尽……当扁舟从视线中消失,刘闯忍不住长出一口浊气。

        这是他第一次,自他重生三国以来,第一次和三国名人面对面的交集……虽说此前有麋竺麋芳,而且和刘闯关系颇大,但毕竟没有见过,更没有过交谈。倒是陈群,肯弃舟上岸与刘闯说话,还是让刘闯心中生出一丝波澜??上?,这波澜方起,陈群就已经告辞离去了……

        还是名气不大??!

        如果自己有些许薄名,也许就可以和陈群进一步拉近关系。

        别看陈群方才说的客气,但刘闯很清楚,他和陈群之间的交集,已经结束。除非有朝一rì,他能够爬到更高的位子,获得更为显赫的名声,否则的话,刘闯和陈群,就如平行线一般,永远也无法再产生交集。

        心里,顿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受……

        只是当刘闯回过身,准备上马的时候,却发现麋涉和裴绍等人,正面露惊讶之色,一旁上下打量。

        “小子,还有这等本事?”

        裴绍忍不住上前,一巴掌拍在了刘闯的肩膀上,“看你这模样,却真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才学?!?br />
        常胜,是豫州人。

        而颍川,就属于豫州之下。

        他或许不知道陈群是何许人也,可是方才刘闯提到了颍川‘三君’,常胜却是如雷贯耳。

        所以,在刘闯和陈群寒暄的时候,常胜已偷偷摸摸,把陈群的来历告诉了裴绍。连带着麋涉,也知道了陈群的身份,心里顿有一丝紧张和惶恐。别看麋家在东??ず舴缁接?,在徐州颇有地位??墒导噬?,麋家不过是豪强之家,与那世家大族,名门缙绅有着天壤之别。

        单只是徐州,比地位高于麋家的世族便有许多。

        广陵陈氏,海西徐氏……这些个家族,才能称之为真正望族。

        而麋家,一个靠贩卖私盐发家的豪强,就算家产比陈氏徐氏多,但也只能居于这世家之下。

        广陵陈氏、海西徐氏,不过是一州望族。

        但颍川陈氏,却是天下名门,哪怕如今落魄,也不是麋家能够相提并论。

        当麋涉弄清楚了陈群的身份之后,这姿态便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好几分。刘闯虽说是一介白身,却能在陈群这等名门之后面前侃侃而谈。不管麋涉此前对刘闯如何看不起,可经此一事之后,却由不得他再张狂。先前那些优越感,随着刘闯和陈群一席交谈,已经荡然无存。

        刘闯先有些糊涂,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弄明白了其中玄机。

        自家事自家最清楚!

        别看陈群和他方才相谈甚欢,可刘闯知道,陈群绝不可能给他有任何帮助。

        不过这样也好,回朐县后,自己的地位至少能高一些,或者说,麋竺麋芳能因此对他高看一眼,他和麋缳的事情,便可以迎刃而解。嗯,不管怎么说,这始终都算得上一桩好事,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