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八章 叔父(下)

    第八章 叔父(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叔父懂得饲马?”

        刘勇走上前,轻轻拍了拍珍珠的大脑袋。

        “算不得懂,但却知道一些……还有,既然三娘子把马寄放在这里,便要好生对待。战马不似车马和耕马,需要精心照料。从今天起,你就专门负责照顾它,每天要帮它刷洗,还要喂养草料。早上,中午和傍晚,要带它出去走走,若养在这棚子里,早晚会把它养废掉?!?br />
        刘闯听了,不禁一脸茫然。

        他前世是个文员,哪里懂得饲养马匹?

        可听刘勇这话的意思,好像这养马并不是给它吃草料,还有许多学问在里面。

        搔搔头,刘闯便点头答应下来。

        而刘勇则走出草棚,拿起那根‘盘龙棍’,在手里转了两圈以后,放在一旁,打开包裹,从里面取出一支通体黑黝澄亮,锋利无比的枪头。

        “这枪首,是我这次运送货物,途经竹邑时请当地一名工匠专门打造。

        配上枪首,才是真正的盘龙枪……你莫小看这盘龙枪,枪杆是用牛筋木制成,当初为打造这枪杆,着实费了我不少心思。如今总算是完成了心愿,你过来试试,看这盘龙枪是否合适?”

        盘龙枪!

        刘闯愕然上前,从刘勇手中接过大枪。

        他深吸一口气,而后站好阴阳步,根据这身体残留的记忆,耍了一套枪术。只是这大枪,似乎还有些压手,份量很重。使了一套枪术之后,饶是刘闯气力惊人,也不禁轻轻的喘息。

        “叔父,重了!”

        “我知道?!?br />
        刘勇上前接过盘龙枪,上下打量。

        “你如今才突破猛虎变,尚未练成苍熊变。

        待你练成苍熊变之后,筋骨大成,气力必然会再上台阶。那时候,这盘龙枪的份量刚刚好。

        从今天开始,你要每天用它练习枪术,不可有半点懈怠。

        你基础打得很好,虽然刚突破了猛虎变,但估计很快能够练成苍熊变。趁此机会,正好熟悉一下这杆大枪。说不得以后,这杆枪就是你的随身兵器,若不好生熟悉,如何能够使用?”

        刘勇说的是自信满满,让刘闯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对。

        “过两天,我要走一趟泰山郡。

        我走了之后,你可不要懈怠,待我回来时,再考校你的武艺?!?br />
        和刘勇在一起呆了甚至不到一个时辰,刘闯这心里,却有一种浓浓的眷恋。

        这不是他眷恋,而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似乎对刘勇有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和依赖,以至于虽然换了一个灵魂,可这种依赖感,却没有任何减少。

        “叔父,又要走吗?”

        刘勇笑道:“你突破猛虎变,本是一桩好事。

        可是从猛虎变到苍熊变,单靠苦练还是不成,需要有一些外力帮助。泰山郡而今不太平静,所以赏钱也比平常多出许多。只要多跑两趟,就可以买下那根辽东老参,可以为你补充气血?!?br />
        刘勇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张写满了字的锦帛,递给刘闯收藏。

        刘闯大眼看了一下,上面写的大都是一些药物的名称,想来就是刘勇刚才所说的‘外力’。

        心里很不舍,但却无法劝阻。

        刘闯只能点点头,轻声道:“叔父放心,我定不会让你失望?!?br />
        +++++++++++++++++++++++++++++++++++++++++++++++++++++++++++++++++++++++

        天亮了,一轮朝阳升起,新的一天又拉开了序幕。

        刘勇出门,给珍珠配备草料。

        而刘闯则呆在家里,手持盘龙枪,在院中练习。

        对面厢房的门,突然开了。

        朱亥从里面走出来,看刘闯一个人在练枪,便笑嘻嘻问道:“大熊,你叔父呢?”

        “出去买草料了……亥叔,你躲在屋里听了半晌,难道还不清楚?”

        刚才刘勇和刘闯说话的时候,刘闯就看到朱亥躲在门后面偷听。不过,他不好说破……甚至他相信,刘勇肯定也发现了朱亥的动作。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朱亥不肯出来,而是躲在里面。

        朱亥哈哈一笑,抬头道:“今天这天气,真不错!”

        “亥叔,你有什么事,便直说好了,干嘛偷偷摸摸?”

        朱亥的脸一红,“你这小子,怎不知给你亥叔留些脸面……刚才你叔父给了你一张丹方,让我看看,成不?”

        “丹方?”

        刘闯倒也没犹豫,转身回屋,把那副锦帛拿出来。

        他倒是不怕朱亥偏他丹方,虽然和朱亥认识不过几天时间,可是根据这具身体的反应来看,朱亥决不可能害他。而且,以朱亥和他叔侄的关系,就算刘闯不给他看,他也可以去找刘勇要。所以,刘闯没有考虑太多,把丹方递给朱亥,便转身继续练枪。朱亥则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又把刘闯唤来,一脸尴尬之色道:“大熊,你亥叔我不怎么识字,可否为我抄录一下?”

        “亥叔,你要这个丹方作甚?”

        “你莫管那么多,只管为我抄录一份就是?!?br />
        刘闯想了想,便点头答应。

        他把丹方抄录好,然后递给了朱亥。

        朱亥则是小心翼翼,把丹方揣进了怀中,而后对刘闯道:“大刘这厮端地好人,心眼好,人也爽直,但却有些死板。这件事,你别和他说,至于我要这丹方做什么,将来你自然明白……

        挺简单的事情,非要弄的这么复杂。

        你这个叔父啊……”

        朱亥一边说着话,一边匆匆离去。

        刘闯看着他的背影,眉头一蹙,把那丹方拿出来又看了好半天,却最终也未能看出什么端倪。

        一个二个的神神秘秘,真不晓得在搞什么!

        他挠挠头,又拎起大枪,在院子里舞动起来……

        两天时间眨眼即逝,刘勇再次动身。

        想当初,他带着刘闯千里迢迢来到朐县安家,就投在麋家门下,做了一个普通的管事。

        当时麋家当家的人,还不是麋竺和麋芳,而是两人的父亲。

        按道理说,刘闯今年十七岁。

        当初跟随刘勇投到朐县,至少也有五岁。五岁的年纪,理应记得一些事情,但是从刘闯得来的记忆来看,却似乎没有这方面的内容。唯一的记忆,就是他在五岁时开始习武……不过那时候,应该已经到了朐县,而五岁之前的事情,却一点记忆都没有,宛如一张白纸一样。

        刘闯叔侄祖籍何处?

        他们又从何处来,为何来到朐县?

        刘闯隐隐约约可以猜出,他们之所以来到朐县,应该是和黄巾之乱有关。

        五岁,岂不正是中平元年?也就是黄巾之乱爆发的时期……若这样一想,一切倒也能解释清楚。

        逃难嘛!

        刘闯旋即,也就释然。

        刘勇走之后,刘闯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状态。

        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要起床,在朱亥的监督之下练习龙蛇九变。天亮之后,为珍珠刷洗,喂些草料,而后带着珍珠出城游玩。

        有时候,麋缳会跑来找他玩耍,或是看他练功,或是拉着他出城练习骑术。

        到了晚上,刘闯则会在家中练枪耍刀,每次练完刀枪,都会感到万分疲惫,累得好像死狗一样,躺床上就睡下,一觉睡到天亮??善婀值氖?,不管头天怎么累,第二天醒来时,精力好像一下子恢复过来,继续在朱亥的严格督促下练功。有时候刘闯就觉着,朱亥的要求,可真是严格。

        rì子,一天天过去。

        刘闯除了练功,也在时刻留意着时局发展。

        吕布抵达徐州之后,一开始表现的极为谦卑,对刘备也是万分感激。

        可问题是,刘备虽然对吕布颇为友善,他那些部下,却是对吕布极为提防……

        正月十二,吕布入徐州不过十天,张飞率人抢走了吕布重金买来的战马,险些引发严重冲突。

        刘闯听闻消息之后,不禁暗自感慨:这张三爷,还真能惹事。

        后来,刘备出面平息了冲突,并责令张飞把马匹还给吕布??晌侍馐?,已经出现的裂痕,便再也无法弥补。刘闯知道,吕布和刘备之间,必然会爆发更大矛盾,所差的不过是一个合适的契机。

        吕布,世之虓虎,又岂是善与之辈?

        刘备虽然颇有权谋,可此时的他,想要压制收服吕布,勿论是资历名气还是能力上,都显然不够。

        不过,这不正是刘闯所期盼的结果?

        刘闯心里清楚,吕布和刘备必然会成水火之势。

        就算吕布没有这个能力,可他麾下八健将,更有老谋深算的陈宫为他谋划。刘备哪怕有徐州世族支持,恐怕也难以逃脱过陈宫的算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