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四章 麋缳,麋夫人(下)

    第四章 麋缳,麋夫人(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刘闯一怔,便问道:“你见到了谁?”

        “九原虓虎!”

        九原虓虎?

        刘闯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过,麋缳并没有让他迷惑太久,停顿了一下便接着道:“嘻嘻,你肯定不知道九原虓虎是谁。

        笨熊,我说过你好多次,不要整rì埋头习武,也要多关注一下外面的事情。

        大丈夫当胸怀锦绣乾坤,持三尺剑立不世工业……你整天躲在这里,哪怕武艺再好,也当不得豪杰。那九原虓虎名叫吕布,表字奉先。此人武艺高强,当初二十二路诸侯讨伐董卓时,此人在虎牢关单人独骑,杀得各路诸侯束手无策。不过,我听人说,这个人反复无常,虽有一身好武艺,却当不得真英雄。我这次在下邳,便正好见到了他,倒是生得一副好皮囊?!?br />
        麋缳说的兴高采烈,刘闯这脑子里,却是嗡的一声鸣响。

        吕布,已经到了徐州?

        依稀记得,这厮在到徐州不久,便把刘备打败,夺走了徐州。

        此后,刘吕二人时而为敌,时而结盟,持续数年之久。最终,刘备惶惶如丧家之犬,直至十年后,才算有了立足之地。而吕布,后世大名鼎鼎的三姓家奴,也被曹cāo斩杀于白门楼。

        一场动乱即将拉开序幕,我又该如何,从中牟利?

        刘闯不由得偷偷向麋缳看去,却见她仍在兴高采烈的说着她在下邳的见闻。

        心里,突然一痛。

        他已经猜出了麋缳的真实身份,恐怕就是那历史上,随刘备辗转流浪,最后惨死于长坂坡的麋夫人。而麋缳所说的大兄,应该就是麋竺。此时麋竺正为徐州别驾,在徐州颇有名望。

        朐县麋家……

        百年经营,只怕最终换来的,只是一场空吧。

        “笨熊,在发什么呆,怎不说话?”

        “???”

        刘闯被麋缳唤醒,这才意识到自己走神。

        他强笑道:“如此说来,吕布到了徐州,那刘使君岂不是如虎添翼?”

        麋缳一蹙眉,摇摇头道:“那也未必,我听大兄说,吕布,虎狼也,不可与之谋。刘使君仁善,却恐被小人算计。而且,我看刘使君帐下的关张二人,似乎对吕布也颇有戒备之心……吕布那rì方至下邳,张三将军就和他发生冲突。若非刘使君在,说不得便要打将起来呢?!?br />
        “张三将军?可是那涿郡张飞张翼德?”

        麋缳一怔,旋即笑道:“笨熊,没想到你也听说过三将军之名。

        嘻嘻,还以为你平rì习武,不关心外面的事情呢。那我考考你,既知三将军之名,可知二将军何人?”

        刘闯一笑,“怎会不知,关羽关云长,对不对?!?br />
        麋缳的眼睛笑成了弯月,格外好看。

        她颇为高兴道:“笨熊,你真的开窍了,知道了解身外之事……嘻嘻,这样最好,将来才能做一番事业?!?br />
        刘闯却没有半点高兴之意,忍不住问道:“那你看刘使君如何?”

        “刘使君?”

        麋缳歪着头,想了半天道:“看上去倒是一个和善长者……对了,他还送了我一匹马,便是我要带你去看得礼物?!?br />
        长者?

        在麋缳眼中,刘备不过是个长者?

        刘闯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受,既然是个长者,应该不会做出老牛吃嫩草的事情吧。刘备生卒之年,刘闯已记不太清楚。只依稀记得,刘备在得了荆州时,应该有五十多岁。也就是说,此时的刘备,应该有三十多了吧……虽然不知道历史上,麋夫人最终如何嫁给了刘备??杉热蛔约褐厣醮?,就不可能再把麋缳拱手相让……了不起,我就助他夺回徐州?

        嗯,便是如此!

        刘闯想到这里,顿感念头通达。

        在他的印象中,刘备求贤若渴,属于那种为贤才,妻子可以如手足的人。

        如此人物,断然不会有太多儿女私情。只要自己能帮助刘备夺回徐州,他定不会纠缠麋缳。

        看着麋缳的背影,刘闯下定了决心。

        ++++++++++++++++++++++++++++++++++++++++++++++++++++++++++++++

        麋家,是朐县豪强。

        想当初,麋家的祖先只是个贩卖私盐的盐贩子??伤钦庾嫦扔醒劢?,率先想出了官商勾结的办法。两汉以来,对盐铁控制极为严格。特别是盐,大都有官府垄断。不过随着朝纲败坏,外戚和宦官轮流擅权,盐政也逐渐被毁。麋家的先人通过巨额钱帛的贿赂,勾结官吏,设立盐场,私自产盐,并贩卖两淮流域……随着生意越做越大,麋家逐渐成为东海巨商。

        恰逢朝纲不振,天下大乱。

        麋家便迅速崛起,并且凭借麋竺的名望,成为东海豪强。

        虽说,比不得那些世家大族,比如海西徐氏、广陵陈氏……可凭借其财力和人力,还是在徐州有了立足之地。

        随后,麋家帮助陶谦稳固徐州,麋竺被陶谦征辟为别驾,使得麋家的权势更炽。

        在朐县,麋家的实力甚至比官府更大。不过麋竺也颇懂得做人,从不干涉朐县官府的事务。

        如此大的家族,自然设有马场。

        麋缳带着刘闯出城,直奔设立在朐山脚下的麋家马场。

        这马场面积并不算太大,加之南方本就不是产马之地,所以看上去,并不算太起眼。

        “笨熊,这匹马本来是吕布送给刘使君的礼物,后来刘使君见我喜欢,便又送给了我……嘻嘻,据三将军说,这可是大宛良驹,汗血宝马呢?!?br />
        麋缳唧唧喳喳的说着话,刘闯在一旁,只笑呵呵的聆听。

        看着她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刘闯这心里就觉得非常舒服。两人很快来到马场门口,麋缳正要带刘闯进去,却听到有人远远喊道:“缳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派人与我说一声?”

        马蹄声传来,就见一匹快马从马场里风驰电掣一般驰来。

        那马上的骑士,一眼便看到了刘闯,眼中闪过一抹戾色,陡然催马加速,朝着刘闯便冲过来。

        刘闯万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加速,也是大吃一惊。

        要知道,麋缳可就在身旁,万一伤了麋缳,又怎生是好?

        他没有犹豫,见那匹马快要到他跟前,便迈步迎上前。

        身后,传来麋缳焦急的呼喊声:“笨熊,快闪开?!?br />
        我若是闪开了,伤到你怎么办?

        不管是他本意,还是这具身体的本能,他对麋缳说过‘绝不会伤害你’,既然说出了口,便要做到。

        眼看那匹马就要撞上来,却猛听得马上骑士一声呼哨,战马希聿聿一声长嘶,猛然停下,仰蹄直立而起。若刘闯不躲开,便要被战马踢中??扇羰嵌憧?,岂不是显得刘闯胆???

        刘闯深吸一口气,单脚踏步顿足,劲从丹田气,力从腰间发,一招霸王举鼎,双手蓬的便攥住了那战马前蹄,口中发出一声如沉雷般的巨吼,两膀一用力,“给我趴下!”

        那匹战马长嘶一声,竟然被刘闯的神力,生生扳倒在地。

        马上的骑士也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种结果,在他记忆中,刘闯这个胆小鬼遇到这种事情,只怕早就吓得屁滚尿流。战马噗通一声翻倒在地,马上的骑士也算是反应迅速,纵身从马上跳下,在地上一个就地十八滚,方才没有被战马压在身下??杉幢闳绱?,这骑士也狼狈不堪。月白色的衣衫沾满了灰尘,发梢上,还挂着一根枯草,令人不由得为他那模样发笑。

        “笨熊,你没事吧!”

        麋缳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待她反应过来后,连忙扑到刘闯身旁。

        刘闯只觉得手臂有些发酸,刚才猛然发力,并没有做好准备,以至于肩膀出现了轻微拉伤。

        看着麋缳那紧张的模样,刘闯心里暖暖的。

        他正要开口回答,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该死的贱种,竟敢伤我坐骑,给我拿命来?!?br />
        说话间,身后传来一股金锐之风,刘闯心头不由得一沉,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