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三节云家有女初长成

    第三十三节云家有女初长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李二看着正在忙碌的云烨,笑着说:“还有我们的信任!”

        场面嘈杂,没人听到帝后到底说了些什么, 云家没有所谓的看盘,只要是端上桌子的都是能吃的,今天负责上菜的,都是云家的子女,包括李烟容和程花花。

        李烟容端着一只已经片好的烤鸭乖巧的来到皇帝皇后的身边,细心地用薄薄的饼子夹上葱丝酱料还有鸭皮,整齐的码在盘子里,供帝后享用。

        她今天的任务就是照顾好皇帝夫妇,至于端着烤乳猪盘子的花花因为总是喜欢流口水,所以只能去照顾牛进达和李靖,李孝恭,他们是不会在乎花花的形象的,只会觉得温馨。

        云露是不能嫁给皇家的,所以她也最受那些老人的喜爱,总想把这个孩子弄回自己家,许配给自家的子侄。

        云香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这样的场合穿着粉裙子显得怯生生的,只是不断地把手里的菜往她最熟悉的李纲,玉山,元章,离石四位先生的桌子上,不一会桌子上就放了两份皮冻,两份花生米,还会有两份红烧鱼,看得四位先生哈哈大笑,十岁的孩子变得更加不知所措。

        玉山先生是做外公的,笑呵呵的帮着云香把多出来的菜放到托盘上,亲自领着云香一样样的布菜,有了外公的引领,云香的胆子大了很多,居然把一盘子花生米放在了皇帝的桌子上,这道菜还没有进行试毒,按理说不该这样。

        一直抱着一把横刀装樊哙的刘弘基。用勺子挖了一大口,填进了自己的嘴里,觉得味道简直妙极了,所以又挖了一勺子。

        他给皇帝当御者和捧刀,是他自愿的,皇帝没有这样的要求,他之所以生夺硬抢的弄到了这个位置,是有原因的。

        当初爵位被剥夺。老家伙宁愿去其他勋贵家打秋风当强盗,都没有向皇帝低头,整天吃喝嫖赌的不亦乐乎,几乎长安市上的各大秦楼楚馆,酒店,赌场都留下过他的踪影,当然。也留下了一张张的欠条。

        老家伙在李家还没有起事的时候就是大兴城出了名的泼皮,后来跟着李二南征北讨的立下了大功,所以爵封夔国公,当了国公,自然是要脸皮的,除了喜欢找歌姬也没有什么别的恶习。

        现在欠了一大堆的债务不肯还,也没人敢上门去催讨。所以没多长时间,名声就臭大街了,长孙看不下去,帮着他还了那一屁股烂帐,还想着这家伙会领情,结果,刘弘基闹得更加出格,以后欠账的落款,就变成了内府。

        也不知道老家伙的泼皮战术运用成功,还是李二恻隐之心发作。他夔国公的爵位居然恢复了,爵位恢复了也没给皇帝留多少脸面,四处吹嘘自己高明的做法,毫无悔改之心。

        不过也奇怪,自从他儿子跟随云烨返回长安之后,成为千牛卫的千牛中郎将以后,也不知道刘弘基是怎么了,立刻开始到处拍皇帝的马匹。使用的手段令士大夫蒙羞,令勋贵们汗颜,发展到现在本该坐在桌子上喝酒吃肉的人,偏偏找把横刀抱着成了皇帝的捉刀人。

        李纲听说此事之后长叹一声说:“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马牛,道理人人都明白,可是谁能真正的做到?

        李二烦躁的瞪了一眼还准备把勺子伸到菜盘子里的刘弘基没好气的说:“要是喜欢吃这个豆子,就找个座位坐下来吃,朕还不需要你拿着一把刀跟在后面,花天酒地多年,你还以为你是少年豪侠的时候?”

        刘弘基也不顶嘴,努力的将口里的花生咽了下去,重新站立在皇帝身后,抱着横刀目不斜视作威武状。

        云家的舞蹈很少向外人表演,很多时候都是自娱自乐,家里的仆人看到的次数也比勋贵们看到的次数多,所以坊间传言,云家的歌舞秘不示人,乃是因为诱惑力太大,一般的人根本就把持不住,大名鼎鼎的天魔舞据说最原始的跟脚就在云家。

        云烨都不知道天魔姬会根据自己描述的西天极乐世界,编篡出一曲极乐舞,再将天魔舞揉了进去,就变成了《极乐天魔舞》。

        长孙今天点名要看这出舞蹈,所以当诸人品尝完松露之后,就换了一间屋子,这里的气氛就非常的惬意,软软的地毯,富丽堂皇的程设,满室都是醉人的甜香。

        一个胡姬在一张小小的桌子上跳起了胡旋舞,胡旋女所穿为宽摆长裙,头戴饰品,长袖摆,旋舞起来时,身如飘雪飞如,那种两脚足尖交叉、左手叉腰、右、手擎起。全身彩带飘逸,裙摆旋为弧形,这正是旋转的瞬间姿态,以造成“回风乱舞当空霰”的效果。

        云家的胡旋舞很正宗,因为这些胡姬就是那日暮从昭武九姓中的康国、史国和米国找来的,都是些可怜人,大军涂炭之下,给碗饭就会跟着走,那日暮非常喜欢这样捡东西。

        一曲舞罢 ,李二点点头说:“昭武九姓的原味胡旋舞确实高出龟兹舞蹈一筹,召进宫吧,朕很喜欢?!?br />
        皇帝发了话,作为女主人的辛月就立刻下去安排,这是鸿胪寺早就定好的出征的大将军不但会接受封赏,还需要向皇帝进贡,云烨去了西域能贡献的只有良马和舞姬。

        有了热烈的胡旋舞开场,君臣间的气氛就热烈起来,云烨送去的顿河马被李二大肆的嘲笑了一番,除了力大无穷之外竟然没有别的好处,还说这匹马只适合在田间拉粪车,可以负重万斤。

        兴致勃勃的伸出指头一个个的数他骑过的宝马,白蹄乌、特勒骠、飒露紫、青骓、什伐赤和拳毛驹。

        白蹄乌周身黑色、四蹄纯白是难得的骏马,乃是朕与盘据在陇西的薛仁杲父子大战浅水源时所骑。浅水源大胜朕在追杀敌军时,骑着它一昼夜跑了二百多里,最后白蹄乌力竭而死??晌街矣?。

        特勒骠黄里透白劲力无双的战马,朕骑着它大败刘武周,历经艰险收复了河东地方,控河东而虎视中原,令王世充夜夜不得安眠。

        飒露紫是一匹纯紫色骏马,朕骑着它在洛阳将王世充打得大败。只可惜东都一战飒露紫在激战中中箭而亡。

        青骓是一匹白色的杂毛马,是这六匹马中最平凡的一匹,然而却让朕有如神助,朕骑着这匹战马连连获胜,生擒了窦建德,逼降了王世充,只可惜福寿不长青骓在激战中身中五箭而亡。

        青骓死后什伐赤就成了朕的坐骑。窦建德就是死在朕的什伐赤蹄前,也是它的前蹄第一个迈进了东都洛阳,使我李唐有了鼎定天下的帝王基业。

        拳毛驹是一匹黑嘴黄马,身上的毛自然成卷,朕骑着它与刘黑闼在洺水激战时,战局之险至今思来尤自胆寒啊?!?br />
        “陛下,您这里只有六骏,如果把旺财和那匹大马加上就能凑成八骏,微臣就请离石先生为陛下作这八骏图如何?”

        李二呵呵笑了好一阵子,才止住笑声说:“你以为朕喜欢的战马都是千里马吗?不是的啊,青骓,飒露紫就不是,当时军中战马奇缺,虽说优中选优,那两匹战马也谈不到什么神骏,朕只是感念它们的功绩而已,就像你喜欢旺财,是不是也没道理?它就算是一匹驽马,在你心中也绝对不是几匹宝马能比拟的。

        马性就是人性,人性就是马性,朕以相马之法相人,无有不准!”

        云烨看看坐在李二身后啃乳猪的刘弘基冲着李二笑了一下。

        李二没好气的在云烨头上拍了一巴掌笑骂道:“他好歹也是你的长辈,休得胡言,如果要说,朕只会说你是一匹癞皮马?!?br />
        云暮到最后才出来,做为云家的长女该摆的谱还是要摆的,关中人家最金贵的就是家中的小娘子,尤其是云家这种钟鸣鼎食之家。

        拜见长辈其实就是在向所有人说云家有女初长成,别人家可以向云家提亲了,这样的聚会云家总共举办过三次,这一次,只有云暮,是云府单独为云暮准备的。

        十七岁的少女婷婷袅袅,双环望仙髻上只插着一枝珍珠钗,拖地的鹅黄色衣裙,映衬着乌发黑眼,显得活泼一些,眉目如画却不施粉黛,乍一出场,就让长孙惊讶地合不拢嘴。

        “这就是那个调皮的小暮儿?”

        “正是,原本小烨不愿意为闺女让闺女出来,被老身说教了一通,闺女已经十七岁了,该是到了见人的时候,您看看,多漂亮,多好的孩子啊,也不知谁家的少年郎有这样的福气?!?br />
        长孙仔细地打量着云暮,忽然向云暮招手让她过来,在程夫人,牛夫人惊诧的目光中,长孙从自己的头上拔下一只钗子插在云暮的头上。

        “总要给你找一个如意郎君!”长孙笑着拍拍云暮的小手。

        程夫人四处张望,总算是看到了自己的孙女花花,只见她手里抓着半截猪腿,正靠在柱子上大吃,不由得暗自神伤,老程家就生不出一个优雅的美人儿,花花长得美丽,但是性子却是活脱脱的程家性子。

        辛月的心也终于落了地,有长孙这道护身符,云暮就彻底的自由了,长孙插在她头上的是飞凤簪子,不是连心簪子,预示着这个孩子将活的无忧无虑。

        那日暮躲在帷幕后面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云烨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陪着她一起在暗中祝福自己的女儿。

        ps:

        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