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六十一节北风寒

    第六十一节北风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今年的寒风注定不会刮的太长久,人世间的热度会很快融化寒冰,长安到处都是游走的人群,云欢从弥漫着蒸汽的包子铺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今天一整天没去上学,也不知道母亲会不会知道。

        他讨厌上学,讨厌从先生嘴里冒出来的每一个字,他宁愿看书也不愿意听先生讲述那些枯燥的道理,在他看来,在山上打猎都比读书好的太多了。

        云欢和哥哥云寿完全不同,小小年纪就已经显露出与众不同的性格,他最喜欢和女孩子呆在一起,比如这家包子铺老板的闺女。

        从早上就要了一屉包子,枯坐到晚上,直到必须回家的时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包子铺,自然,包子铺里的饭食他是不吃的,这里的包子和家里的包子根本就没法比,这已经他来包子铺的第三天了。

        回家的路上,云欢看着云彩发呆,撞到了路人他也不知不觉,他在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自己为什么要娶程花花!

        说实话,如果花花不喜欢抡板斧的话,还是一个可人的美女,为什么她偏偏就喜欢抡板斧呢?女孩子只要拿起板斧的那一刻浑身的美艳就彻底的消失了,剩下的只能是彪悍。

        这门亲事是爹爹亲自定下的,程爷爷,程伯伯都是应承了的,所以没人能改变这件事,如果是娘亲订的,自己找爹爹说不定还能有个商量的余地,可是现在是爹爹亲自出面的,神仙老子也没法子了。

        三天前爹爹从遥远的西域寄信回来,自己的事情没说,只是要求娘亲现在就把聘礼送到程家去,给自己的婚事彻底的敲定了脚跟。

        正在云欢哀叹的时候,耳朵根子一紧,大姐云暮出现在他的面前揪着他的耳朵不肯松开?!毙』?,你死定了,娘亲正在家里大发雷霆,我和大哥都被派出来找你,今天的这顿揍你是逃不掉了,赶紧跟我回去?!啊蔽裁词悄忝钦椅?,不是钱管家他们?“”你少来,钱管家被你捉弄过多少回了,告诉你吧,今天小武姐姐也在,我听见娘亲亲口说了,准备请小武亲自教你?!啊编?!“云欢听了这话立刻就惨叫一声,这个世界上谁恐怖都没有小武姐姐恐怖,他从小到大从来就是在小武姐姐的阴影下成长的。

        蒔莳姐姐人非常好,会给自己带许许多多的好玩的和好吃的,要什么给什么,甚至会陪着自己去山里打猎,可是小武姐姐就不一样了,她根本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云欢打不过云暮,只好乖乖地跟着姐姐垂头丧气的回家,到了家门口就看见狄家的仆人正在大包小包的搬行李,云欢的脸蛋抽搐两下,这下子彻底的完蛋了,小武姐姐准备在家里住一段日子,看来云暮说的一切都成真了。

        宁愿挨母亲的一顿揍,也不愿意在小武手底下受尽折磨,因为自己不管是智力还是武力都不是小武姐姐的对手,最恐怖的是她手上有一种很痒的痒痒药,自己只不过偷她的衫子闻一下,结果就中招了,整整痒了一天,一天之内洗八遍澡都不能缓解,又不敢对别人说吗,只能一个人在屋子里翻腾。

        云欢喜欢美丽的花朵,喜欢悠扬的琴音,喜欢馥郁的香味,喜欢美丽的人,几乎喜欢世上一切美好的东西,当然,美丽的小武姐姐除外,云欢发现小武姐姐有一种特别的气质,那就是邪恶,非常的邪恶。

        他之所以喜欢去那家包子铺原因就是喜欢看蒸汽缭绕中的小姑娘,他觉得那一刻小姑娘就像是神女下凡,美得不可方物?!惫蛳?!“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云欢习惯性的跪了下来,然后就是鸡毛掸子抽在身上的灼热感,大冬天的穿的又厚,母亲的力气还打不疼自己,现在不能嚷嚷,总要等到母亲消气才好。

        很奇怪,今天居然没有惩罚不许吃饭,原本都做好准备了,现在突然没有,这就让云欢的心里升起了警惕之意?!毙』栋?,你以后要听话,乖乖地跟着姐姐读书,不要再淘气了,你看把师娘气成什么样子了,从今后要改知道吗?“

        母亲的一顿揍都比不上小武姐姐的两句话,在这个家里,小武姐姐几乎能做一半的主,家里的大小姐与其说是云暮,不如说是小武,现在早就嫁人了还是那样的讨厌?!笔δ锇?,其实咱家小欢已经长成大小伙子了,上一会偷偷地闻我的衣衫,知道分辨脂粉香味了,这可是大小伙子才有的毛病?!?br />
        听到这句话云欢把眼睛一闭,知道狂风暴雨来了,果不其然,鸡毛掸子又落在自己身上,这一回真的很疼,娘亲下了死力气?!蔽沂枪懿涣四懔?,你爹爹在西域征战,为娘管着诺大的一个家,对你少了管教,谁知道你变成了一个下流胚,小武是你姐姐,怎么也这样胡为?“新月听到小武说的话,几乎要崩溃了。

        小武将辛月拉扯到一边小声说:”师娘,您弄错了吧?为什么小欢闻我衣服您就说他是下流胚?我小的时候,也喜欢这么干,喜欢闻您的衣衫,师父的衣衫,这么说我岂不是也成了下流胚,我就是想从衣服上的味道找到亲昵感,对小武来说您二位衣衫上的味道可以让我感到安宁,尤其是师父衣衫我房里一直有一件,没事干还喜欢穿穿,难道您就没有闻父兄衣衫的习惯?“

        辛月这个时候完全目瞪口呆了,只能呆滞的僵在那里听小武说这些奇怪的话?!痹勖鞘樵鹤罱幸幌罘⑾职?,小兽其实就是依靠味道来分辨自己母亲的,狼群也是依靠气味来分辨自己的族群的,我们是人,可是也有兽性,越是感觉灵敏的孩子就越是能觉察到这些细微的不同,我敢说小欢能依靠味道分辨出家里的每一个人,这是长处,可不是什么缺点。您要是不信让小欢去调香,一定能调处非常好的香水出来?!?br />
        辛月怀疑的看看小武,发现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非常的真诚,虽然小武喜欢闻夫君的衣衫有些奇怪,不过家里的怪人已经足够多了,窗台上就站着一只快要成精的大公鸡,谁家会把公鸡养八年?见多识广的辛月终于安静了下来,想到了外面那个对于夫君的传说立刻就转变了念头,把鸡毛掸子塞给小武说:“好,你是你师父的好徒弟,现在你小师弟成了混账,那就你去教,反正你们是一脉相传,我这么做也算是对得起你师父了?!?br />
        小武见辛月气冲冲的被丫鬟簇拥着出了前厅,似笑非笑的对云欢道:“师父是宾媚人,小杰是宾媚人,我是传说中的狐媚子,小欢,你来告诉我你该是什么?说说?!?br />
        云欢努力的把身子往后仰,就是这个样子,就是这个样子,小武姐姐就是这样一副邪恶的样子,美丽的脸庞都要碰到自己脸颊上了,但是那双眼睛好像是死鱼的眼睛不管是谁都感觉不到半点的美感,只有冷飕飕的寒气从脚底板一直上涌到脑门上?!毙∥浣憬闶茄?!“云欢惨嚎一嗓子就窜出了前厅,飞一样的向自己的房间跑了过去,咣当一声就将大门紧紧的合上,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小武看着远遁的云欢,拿手指敲打着桌子所有所思的自言自语:”不管有没有白玉京,我们是不是该重新弄出一个白玉京出来?“

        同一时间辛月也在思量,程夫人私下里悄悄地问过自己关于宾媚人的传闻,开什么玩笑,夫君就是夫君,怎么会是什么劳什子宾媚人,听名字就不像是好人的名字,虽然在先秦时期确实是一位智计无双的厉害人物,说到底不过是一个说客罢了,在大唐说客也有很多,全都挤在东西二市帮别人侃价呢,拿说客来比喻夫君,这是对夫君的最大侮辱,比败家子,纨绔之类的言辞更加的恶毒,纨绔子,败家子,也必须是身份到了一定阶段才能有的名号,说客算什么。

        不过小武和小杰明显的不一样,就算是和蒔莳这个大师姐比起来也有很大的不同,他们的行事方法像绝了夫君,胆大包天,却能过的自由自在。

        小杰在大理寺根本就是一个异类,别人离不了,还不太受欢迎,所以和小杰关系很好的同僚几乎没有,小武在贵妇中间的地位也是如此,所有的妇人都仰望,却不会围拢在小武周围,能勉强和她说话的就是自己和希帕蒂亚。

        夫君说过他们太聪明了,所以就和周围的笨蛋们就自行惭秽,主动的离聪明人远一些面的暴露自己愚蠢的一面。

        想到这里,辛月就无比的期盼自己的夫君早点回家,随着孩子们逐渐长大,自己实在是没有能力管束住他们,就像刚才一样,自己没办法辨别小武说的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只能把云欢交给小武,至少跟着聪明人能学着聪明一点,变聪明没坏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