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四节彷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战争是一个矛盾积累爆发的过程,在云烨看来,怛罗斯在现在的政治条件下,爆发是必然的事情,既然迟早会爆发,不如现在就爆发。

        一次将大食人打疼,大怕,并且建立一个缓冲区是目前必须要做的事情,既然自己现在人手装备一概不缺少,趁着士气如虹进行一场必要的决战是非常有道理而且有必要的。

        杜如晦的意见也是如此,老家伙自从来到西域之后就彻底的抛弃了自己的温文尔雅的伪善面目,一道道酷毒的超乎云烨想象的政令就是出自这个从小就接受儒家教育的大儒之手,西域三十六国在他的手中被揉来捏去,等到他放手的时候,云烨赫然发现,西域大地已经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世界,自己的手下居然多出了十万之多的仆从军。

        ‘用这些人打个前站,攻个城,修个路还是不错的,都是些绝望的人,给条生路就会感恩戴德,西域之地僻居一隅,想融入帝国,不为帝国流血就不能生出感情,所以,云烨啊,把这些人往死里用,无需客套?!?br />
        杜如晦放下手中的《中庸》,盯着云烨的眼睛看了一下,就背着手出去了。

        都是杀人如麻的老江湖啊,云烨不佩服都不行,手里捧着《中庸》这样的儒家圣典,嘴里说着该下十八层地狱的话,老家伙没有感到半点的不适应。

        不过,云烨也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为国家聚敛人手这种事杜如晦不知道干了多少次,招安杜伏威的时候,担任说客的就是这个家伙,然后,杜伏威就完蛋了,招安李密的时候出马的还是这个老家伙,然后李密也就完蛋了听说李密的部将王伯当死的惨不堪言,都被乱箭射成筛子了,至于萧铣这样的小人物不知道被他和大唐的一众谋士坑死了多少。

        反正云烨没有在长安见过那些据说已经养老纳福的草头王,估计在地下的可能性非常的大杀一批,收一批,然后再死一批,最后留存下来的人才能享受大唐的福利,这是一个根本的流程,老家伙早就玩的得心应手。

        这些事情交给范弘一和田元义去干没有半点的问题,田元义喜欢受操劳范弘一喜欢被虐待,有这样两个得力的部下云烨非常的喜欢,只要交代到他们手里的活计都能干的又快又好,再加上一个酷爱打仗的程处默,不管接到多么不合理的任务,也会开心的去完成,送死都没问题。在云烨麾下他不用考虑自己会被人背地里放暗箭,只要打好仗就万事大吉。

        总之,在云烨的营地里,气氛非常的和谐,驼城上下都没有将即将到来的大战当成一回事。

        不过这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云烨哪怕去杀兔子,也准备动用五万兵马,郭平和陈数准备率领三千铁骑先和敌人试探性的大战一场的计谋

        被云烨直接否定了,他不想费那个力气,既然驼城是活的那么,就向前走,无论在何时何地遇到大食人,大食人都会有兵临城下的感觉,云烨只守不攻,驼城既然是一个无敌的存在为什么要让将士们用自己的鲜血去试探敌人的虚实呢?

        大食人想要得到最后的分红,必须攻克驼城云烨只期望优素福能将东方的大食兵马都带过来,只有敌人数多了驼城才能发挥最大的效能。

        也只有彻底的击溃大食人,突厥人才能沿着这条通道去遥远的西方,像一条上帝的鞭子狠狠地鞭笞那些西方人,只会破坏而不会建设的突厥人是天然的强盗,他们存在西方,就会把导致汉民族荣衰的命运同样的带给西方,不知道千年以后得史学家们在整理自己家国的历史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自己家国的命运也和韭菜一样,需要一茬茬的收割,现在,云烨最大的恶趣味就是把突厥这把镰刀送到遥远的西方。

        那日暮终于开始喜欢自己的孩子了,因为这个孩子充满了灵性,会张着小嘴向她笑,很少听见孩子哭,一点都不像云暮只要稍微不合适就会哇哇的哭泣,片刻离不了人?!鄙撕⒆游揖筒幻懒??!澳侨漳嚎醋哦瞧ど系娜殉轿菩∩亩栽旗撬??!鄙撕⒆踊挂敲疵雷鍪裁??做了母亲,就必须舍弃很多的东西,以前你生云暮的时候年纪还小,不懂得这些,现在就必须懂了,你和辛月她们不一样,你的天性里就有自由的一面,我一直没有去束缚你,现在为了孩子你也必须放弃一些你以前坚持的理想。

        西域咱们-,将来这里就是是非之地,李元祥想要这里,无非就是想背靠大唐争锋河中罢了,从现在起西域这地方永远不可能安宁了,为了包围吐蕃,大勃律我们必须打下来,完成对吐蕃的合围,就算是不能逼迫松赞干布投降,也必须重新在吐蕃扶持我们自己的势力,最好将吐蕃分割成碎片最好?!?br />
        云烨抱着孩子滔滔不绝的对那日暮说话?!辨硖欢??!澳侨漳呵由幕卮??!敝滥闾欢哦阅闼?,我就是心里有点烦,才把心里话说出来,这些话只能对你说,和别人说不合适,跟你说话的时候你就听着,不要多嘴?!啊迸??!澳侨漳航庸⒆?,自己也坐端正了,准备听云烨说话?!焙痛笫橙舜蛲暾讨?,我们就要回家了,很可能要少两个朋友了,一个是熙童,一个是寒撤,他们想在西域称王称霸,这样一来很可能变成国王之类的人物,我们能和寒辙,熙童交朋友的前提就是他们是闲云野鹤,变成国王之后就不行了,这个世界上能割裂友情的就是权势,大丈夫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说到底就是一句屁话,油盐不进的人死得最快。

        回到家我很可能会到朝廷里任职,这个很讨厌,陛下不管出于任何目的都不会放我回去教书,无论如何都不会了,我其实很想当岳州刺史,回到大湖边上去,远远地离开朝堂,白天泛舟,晚上举灯夜宴,找两个好友饮两杯酒就好,不过这纯属做梦。

        回到长安醉生梦死即可,你也可以整天跳舞唱歌,你说好不好……”

        等到云烨絮絮叨叨的说完自己可以看见的未来,再看那日暮,发现他抱着孩子已经睡着了,轻轻地帮着那日暮掩上衣襟,把孩子放好,就蹑手蹑脚的走出来房门。

        找了一壶酒坐在木板上自斟自饮,不敢过量,小小的一壶酒也醉不倒人,多么无趣的人生啊,笑不开怀,哭不流泪,一个个都有追求,熙童,寒辙,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些心劲玩命的折腾这个世界,或许他们就是因为无聊才给自己找事情做的吧?

        无舌已经魔怔了,他的屋子里就像是有人在烧电焊,不断地有刺眼的白光射出来,前些日子奄奄一息的玉牌,在烈日下暴晒了几天之后又恢复了龙精虎猛的状态,这样强力的夜明珠云烨很想砸碎了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很可惜不能这样干,要是这么干了,无舌一定会发疯。

        从无舌屋子里出来的杜如晦一头就撞到了旗杆上,眼睛被强光猛猛的闪耀了半个小时的人猛地来到昏暗的架子上,不撞头才是怪事情。

        不知道他们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居然连红肿流眼泪这种事都没有,对于这个灯的质量,云烨佩服的五体投地。

        ‘陛下准备在西域分封三十二个都督府,云侯怎么看?“杜如晦揉揉自己的额头,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立刻就正色问云烨?!蔽抑?,这个政策没错,就是都督府的数量太少了,我以为六十四个是一个恰当的数字,我不想将来年纪大了,还要领兵重新将西域征伐一遍,来这一趟我就已经腻味了,只想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养老。

        这是房玄龄的主意,既然皇帝准备分封诸王,那么将每个人的封地缩小一点是最好的主意,西域这个地方你不亲自走一趟,是没办法对它的广袤有一个清楚的认识的,哪怕是房玄龄也不能凭借想象做到准确的判断。

        杜如晦坐了下来,叹了口气说:”你想养老恐怕不成,三十岁的年纪正是当用之年,老夫倒是应该隐退了,好好的为自己多活两年。

        这次大战之后恐怕很多的老臣都该退下来了,对政令和时代的不熟悉,已经成为成为大唐最大的障碍了,陛下之所以不愿意换相那是因为我们勉强还能用。

        只要大唐在这次的战争中大获全胜,这个世界将会掀开新的一页,所有的人都要用全新的眼光重新审视我们的世界。

        作为上一个时代终结者,和下一个时代的见证者,老夫心中欢喜无限,作为老臣过去的岁月中我们未敢懈怠过一天,终于催生出一个崭新的时代,云烨,新的世界是你们的,莫要让我们感到失望?!?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