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一节黑衣人

    第三十一节黑衣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看到铁球,黑衣女子准备拿手去接,忽然看到狄仁杰带武躲到了假山后面,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闪身来到了柳树后面,只听一声巨响,火药弹的碎片和着碎石子四处飞射,将水塘里高高擎起的荷叶打的千疮百孔。

        硝烟散尽,狄仁杰举着燕翅弩出来寻找黑衣女子,却不见了踪影,听到动静的家将涌过来的时候,狄仁杰这才放心,将小武从假山后面接了出来,心情很差,孩子还在肚子里,就已经有人打孩子的主意了。

        小武倒是极度的镇定,不管是谁都不能将眼前这位温柔的绝色孕妇和刚才的那个处处夺人性命的女子联系到一起。

        “这是新式的爆竹!”狄仁杰对自己已经快被吓死的母亲这样说。

        在接受了无数的唠叨之后,狄仁杰打算和小武去书院住几天,柳树后面的那一滩血迹,以及遗留下来的一顶锥帽充分说明了自己已经结下了一个仇家,住在家里只会连累家人受遭殃。

        小武不愿意住到地道里,云家的地道虽然条件好一些,但是小武讨厌黑暗,狄仁杰无奈,只好把小武送到火炷那里去住,这个建议获得了小武的赞同,以前狄仁杰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她去迷林看毒蜘蛛。

        迷林现在已经彻底的变成了死林,到处都是蜘蛛网,蜘蛛越长越大,蝎子也是如此,尤其是书院从天山带回来的百十只大蝎子,似乎很喜欢迷林。

        火炷戴着手套,抓着一只巴掌大的黑色蝎子,将蝎子的尾钩刺进一个玻璃瓶子口,瓶子口蒙着鱼鳔,尾钩刚刚刺破鱼鳔,就有一缕晶莹的液体从尾钩顶端流了出来,这就是蝎毒,抓着这只蝎子一连采了三次毒液·见蝎子已经变得无比的萎靡这才放过它,翻开小路边上的砖瓦,又找到一只,趁他没逃跑之前用夹子夹住·继续采集毒液。

        直到采满了一瓶子,这才罢休,抬腿甩掉爬上脚面的蜘蛛,现在不是采集蜘蛛毒素的时间,用不着多理会这些烦人精。

        遗憾的朝影壁看看,那上面的数字上已经长满了青苔,很久都没有人进去过了·也不知道里面的机关是不是依然完好。迷阵里的毒物才是最好的,可惜自己进不去,只有等到铁衣彻底做好了·自己才能进去看看里面的毒物到底变成了什么。

        一只火红色的蝎子从他的衣袖里爬了出来,晃动了一下粗大的尾钩又钻了进去,这就是自己的本命蝎子,只是一个名头而已,杀掉蝎子只会让自己难过,根本就没有产生南诏土人所描绘的生死相依的情形。

        白白浪费了六个年头,用自己的血养活了一个宠物而已,从袖子里拽出这只大蝎子,弹弹它的尾钩·那只蝎子立刻就用尾钩在他的皮肤上划来划去,挠痒痒很不错,指头粗的尾钩只是一个摆设·一点毒素都没有。

        当初发现这一点的时候,火炷伤心欲绝,无论从气势还是到形态·这都该是一只剧毒之物,火红的尾钩上长出了红色的绒毛,无论谁看到都会触目惊心,除了自己和云烨,孙思邈之外,有谁会知道这东西只能油炸了当一盘菜?

        不知道毛病出在那里,为什么剧毒的蝎子用心血养了六年会变成一点毒素都没有的废物·火炷找了无数次的原因,这一切依然是一个谜团。

        听到了铃铛在响·六下,这是狄仁杰来了,这孩子怎么总是来拿蜂蜜,都告诉他了,最近不是采蜜的好时候,他怎么还来?

        火炷现在变得非常孤僻,只有有可能,他谁都不愿意见,和自己妻子十天半个月不说一句话乃是常事,现在孩子已经在上小学堂了,所以妻子也就搬出去照顾孩儿,整个诺大的迷林只有火炷一个人在里面养护着这些毒物,迷林里的食物越发的匮乏了,需要大量的人工投放饵料,他非常的担心这样养护下去,所有的毒物到最后都会变成无毒的宠物。

        从身后的笼子里抓出一只兔子,刚刚放到地上,沙土里就扬起一只尾钩,重重的刺进了兔子的身体,这只刚刚得到自由的兔子就痉挛着倒在地上,无数只大大小小的蝎子就从乱石堆里钻了出来,爬到了兔子的身上。

        兔子对于蝎子来说,还是太大了,这样吃起来非常的慢,火炷用刀子将兔子分解开来,发现兔子的血液已经变成了青色,整个心脏也变成了紫色。

        铃声又响了起来,火炷烦躁的站起身,沿着石板小径匆匆来到了迷阵出口,远远地看到狄仁杰身边站着的小武,不由得就把眉头皱了起来。

        “火炷大哥,别皱眉头,小妹可是走投无路了需要到您这里避的”小武看着火炷肩头那只耀武扬威的火红色蝎子,脸点发青。

        “都是有身孕的人了,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身体,还跑到迷林胡闹,真是的,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蜂蜜我这里也不多了,嘴馋的话,就先拿一点回去,新蜂蜜还没有收割,下个月才有?!被痨囊坏愣疾幌嘈畔衷诨鼓苡腥税颜饬娇谧颖频米咄段蘼?。

        跟着火炷往进走,小武撅着嘴撒娇道:“真的,火炷大哥,有一个恶婆娘要小武肚子里的孩子,还说我是百变的妖魅,把小杰称呼为宾媚人,武功很厉害,家将一定打不过,想来想去发现只有躲到您这里最安全?!?br />
        “哦?有这样的女人,按你说的,这个女人你们还见过?寒辙说侯爷是宾媚人,现在她怎么也把小杰也称作宾媚人?”火炷一下子来了兴致,他也很想见见这个神秘的女人。

        “是啊,我成亲那天她就到家里去祝贺,可是走的时候却放下话来,说是要带走我的一个孩子,非常的可恶啊,火炷大哥,您可要帮着我抓住这个女人喂蜘蛛?!?br />
        狄仁杰左右看看没发现毒物,担心的问火炷:“火炷大哥,我上回来这里还有好多的毒物,怎么现在一只都看不见?”

        火炷哼了一声,从怀里取出一个鸽哨,吹了两下,只见草丛里,树梢上,沙地里,乱石堆里立刻就出现了无数的蜘蛛,蝎子,这些就是他这些年来的成就,不断地投放饵料,让这些毒物对鸽哨的低音由无所谓逐渐变得听到鸽哨的低音就会出现,而且违背了它们昼伏夜出的生活习性。

        但凡是女人就对这些东西没有任何的好感,小武小心的捧着自己的肚子跟在火炷身后,一步都不敢踏错,嘴里不断地埋怨狄仁杰干嘛要火炷大哥把毒物唤出来。

        “李靖的弟弟李客师在养鸟,听说从渭水一直到长安的鸟雀都认识他,您却在养毒物,现在您的大名该和李客师一样名噪天下了吧?”小武忽然想起长安奇人李客师,连忙问火炷,只要见到自家人,小武立刻就恢复成了小儿女的样子。

        “我不喜欢别人知道我,只想安静的住在这里就好?!被痨拿坪吡艘簧?,不愿意让小武多事,打搅自己的生活。

        三人进了小院子,火炷肩头的那只蝎子飞快的从肩头爬了下来,钻到墙角的一块砖石底下不见了踪影。

        “既然是躲灾,那就住在这里,我不相信还有谁能进到这里来伤害你,一会小杰出去的时候去将你嫂子唤回来,让她照顾小武,有了身孕,怎么都该小心些。

        小杰,你去对付那个女人的时候,如果发觉自己不是对手,就迅速的回来,在迷林,她就是本事再大也对这里无可奈何?!?br />
        狄仁杰笑着点头答应,只要小武安全了,狄仁杰并不在意那个女人,横竖不过是一介游侠罢了,最多也就是武功厉害一些罢了,破除了她们头上的那道神人光环,狄仁杰对这些人几乎没有什么好感,侠,以武乱禁,诛除她们正是大理寺的职责,大唐需要的是秩序,不是可以当街杀人的侠客。

        他们浮生于乱世,名噪于道衰,披轻裘,挟长剑,策烈马,引狂歌,或扶弱济贫,救人于危难之中,或除暴安良,解围于困厄之时,其言必信,其诺必诚,其行必果,听起来就让人肃然起敬,可是,他们这是在窃国权于自手,行的是官府的职责,在历朝历代都层出不穷,在大唐也是社会的毒瘤,大唐不需要他们出来主持正义,能主持正义的只有《大唐疏律》。

        安排好了小武,狄仁杰就去了一趟云家,从武库里将自己装备到牙齿,软甲也穿在了身上,开始发动大理寺的力量,按照画影图形,开始搜捕这个神秘的女人,不抓到她,狄仁杰觉得自己食不甘味,睡不安枕。

        就在他到处搜寻这个女人的时候,长安城再一次变得紧张起来了,不是因为别的事情,起因是褚遂良的一道奏章?!庇窦蚪鹗?,神经秘录,三尺九转之奇,绛雪玄霜之异,淮南成道,犬吠云中,子乔得仙,剑飞天上,皆是凭虚之说,海枣之谈,求之如系风,学之如捕影?!ぁぁぁ┮兑牙?,大存佛教,写经西土,画像南宫。昆池地黑,以为劫烧之灰;春秋夜明,谓是降神之日。法王自在,变化无穷,置世界于微尘,纳须弥于黍米。盖理本虚无,示诸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