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十八节全走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禄东赞回到营寨,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下令全军撤退,身边的副将还没有弄明白这是为什么,就见禄东赞恶狠狠地说:“我们的将士勇猛善战,但是不能无意义的消耗在这座驼城上,剩下的岁月里我们有很艰难的日子要过,保存元气为第一,撤军!而且我担心黑风暴停止之后,唐军会反扑,此次战败,非战之罪,所有的过错在我,全军一刻不停退回黑石山?!?br />
        吐蕃人迅速的收拾着行囊,从进攻的一瞬间就变换成了撤退,还是让很多人想不明白,禄东赞带着大队人马再一次越过了壕沟,对负责联络的突厥使者说:”你们回去告诉突施大王,此次我军必将倾尽全力进攻,成败与否就在此一战,只希望大王能够尽力作战,共灭此寮,战后,我吐蕃必然不敢与大王争功!“

        看到满腔慷慨悲歌准备上阵的吐蕃人,以及遍地的尸骸,突厥使者心中也大生兔死狐悲之意,冲着禄东赞施了草原人最尊贵的礼节,就带着自己的部下匆匆的沿着小道绕回突厥营地,准备将自己在吐蕃营地的见闻告诉突施。

        突厥人站在上风,他们的攻击显得容易一些,吐蕃人站在下风,他们的攻击就要显得无比的艰难,既然吐蕃人都在硬撑,准备拿下这一仗,突厥人没有理由不继续参与强攻。

        已经受伤的突施,听了使者的话,扫视了一圈各族勋贵,然后对吐谷浑长老说:”长老,下令退兵吧,禄东赞要走了,我们要走的路很长,而且是逆风,很麻烦,在驼城下·我们零零星星的战死了不下四万将士,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驼城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禄东赞这一战的损失应该很大,他可能也感受到了事不可为,说不定已经在撤军·用我们来拖住云烨的驼城,好让自己轻松地脱身。

        呵呵,我们歼灭了郭孝恪已经算是报了大仇,现在我们就能放心的去西方看看,但愿能在那里找到一条生路?!?br />
        使者还想要说话,突施摇摇手说:”你是战士,不是谋士·所以我不怨你带来假消息,突厥族今后需要我们每一个人都好好活着,只有如此方能开辟出新的领地……“

        吐谷浑长老叹息一声·就开始传达将令,突厥联军开始全面脱离和驼城的接触,每多接触一刻,联军就会多损失一些人。

        黑风暴过去了,没有风的依托,天上的黄沙尘土开始缓缓地往下落,云烨仲出手,片刻之间,手上就被黄土薄薄的覆盖了一层。

        此时的天地一片枯黄·世间万物都是同一个颜色,刘正武不断地接受着驼城各处传来的损失报告,这一战损失最大的就是牲畜·尤其是驮马,战马有丝绸护罩?;の侍獠淮?,好多的驮马已经卧在地上被黄沙覆盖早就没了声息。

        投石机还在不断地向外投掷火油·这说明吐蕃人依然在战场上,不过根据校尉传递来的消息看,他们是在不顾一切的抢回自己人的尸体,根本就不是在作战?!闭秸媒崾?,突厥人在辙退,吐蕃人在收敛自己人的尸体,看样子也有了退意·到了现在,老夫不相信突厥人还能有心思东进?

        杜如晦没有带猪嘴·而是在脸上缠了厚厚的几层子丝绸,说话瓮声瓮气的,在这样枯黄的天地里显得怪异之极?!辈还芩怯惺裁创蛩?,该杀的还是要杀,安西军这笔账不结算清楚可不行,吐蕃人有李靖对付,我们管不着,既然突厥人的主力就在这里,我们必然是要监督他们西征,去远处看看?!?br />
        云烨说了两句话,就显得艰难无比,这样的鬼天气里多说两句话都是奢望,自然不是感慨的好时候,还以为骑兵能尾随追击,现在根本就行不通,下沙土的时间里,人畜最好的应对措施就是跟骆驼一样,留在原地,把嘴塞在肚皮下面缓缓地呼吸。

        吐蕃人固执的用绳子套住自己已经战死同伴的脖子或者手脚,将他们从危险的投石机区域内拽出来,驼城这个时候也不敢随意的投掷火油弹或者火药弹,因为很容易引起粉尘爆炸,黄土本来不会爆炸,但是粘上火油之后就很难说了,上一次的爆炸几乎将进攻的吐蕃人杀的干干净净,是一次侥幸,如果现在再发生大规模的粉尘爆炸,云烨自己都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在天地之威下,人类的活动就变得渺小无比,在吐蕃人,突厥人全部都退出壕沟之后,驼城里的军卒就开始重新树立铁丝网,做好新的防御,当这一切做好之后,整个驼城就陷入了无边的寂静,只有明灭的火光证明这!里生命的迹象存在。!

        最后看了一眼驼城上的灯火,禄东赞带着极度复杂的心情催促着大军向西行去,只有回到高原上,才能让他感受到一丝安慰,那里有祖先赐予的气疫(高原反应)才是?;ぷ约鹤迦说淖詈笃琳?。脸上蒙着厚厚的麻布,禄东赞真的很想张开双臂向上天说明,自己的失败不是因为作战不利,而是因为现在的作战已经脱出了作战的范畴,英勇的将士冲上前面去只能遭受可怕的屠杀,个人的武勇比不上一个小小的铁疙瘩,吃了十八年青稞才能长成的战士,在一朵火光之后就会成为一具焦炭,这样的仗,怎么打?或许用人命消耗尽这些可怕的武器之后才能起作用,就像突厥人对付郭孝恪一样,可是数万人的代价太高昂了,吐蕃担负不起。

        直到傍晚的时候天空中才能隐约看到一轮白日,白日下就是那座灰蒙蒙的驼城,十数万人的围攻似乎对它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在那轮白日下依然完整无缺,这是突施最后一次活着见到驼城。

        郭平吹掉了水面上的浮土,小心的喝了一口水,然后就将剩下的水倒掉。细细的浮土在水面上起了一层腻,看起来脏兮兮的。

        到处都是土腥味,到处都是尘土,他们似乎无处不在,每天晚上脱衣服的时候头发上的黄土就会扑簌簌的往下落,睫毛上都沾满了黄土,早上起床不敢揉眼睛,需要把睫毛洗干净才行。

        对这样的生活陈数明显的比郭平适应,一口饭团子被他吃的咯吱咯吱的,丝毫不在乎饭团子里的泥沙,听的郭平几乎想要捂上耳朵。

        “忍忍,三两天就过去了,灰尘落干净就好了,现在将就着过,来到西域不吃几两沙子可不算是来过西域?!?br />
        郭平看着依旧灰蒙蒙的天空道:“突厥人已经走了,吐蕃人也走了,大帅为何还要屯留在这里不动弹?就这样让他们白白溜走了?”

        陈数笑了起来,指着郭平说:“前几天你还在担心重蹈覆辙,怎么今天就变了卦?城装怂人胆是不是就是在说你?”

        郭平瞪了陈数一眼就钻进了房子里,这里的鬼天气谁能说得清楚?明明天空灰蒙蒙的,地面上却燥热无比,而且空气里一丝风都没有。

        军士们将石缝里的小溪引进了驼城,一股水用来饮用,另外的一股水让它漫进驼城底下,也只有这样才能给驼城下的骆驼带来一丝清凉。

        所有人就像一条条浮出水面的鱼,用力的呼吸却依然感觉憋闷难当。

        杜如晦拿手拂去冰山上的一层浮土说:“这一场黑风暴很大,估计沙漠里的好多绿洲都会消失,想要平安的回到碎叶城,或者平安的回到黑山口,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吐蕃人,突厥人都是以牛羊为食,老夫就不相信经历这场风暴之后,他们的牛羊还能剩下多少?!?br />
        云烨抱着茶壶若有所思的说:“风暴过后,有些沙山会移动,有些道路会改变,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就是驼城都不敢轻易的出动,他们在缺食少水的情形下不知道能走多远?”

        “那可不一定,每个族群能存活下来必然会有把自己的独家绝技,西域说到底是西域人的,我们只是过客,说道对这片土地的熟悉程度我们远远不及,不可等闲视之?!?br />
        天气闷热只能不断地喝水,木格下面不断的有骆驼的臭味传上来,云烨到现在还不太习惯,但是看到杜如晦吱溜一口茶水,再摇一把蒲扇貌似悠闲,老家伙似乎一点都不急着回长安。

        “现在道路已经通了,您老是不是该回长安了,兵部总共来了六道文书,其中五道就是在质问晚辈为何要将您陷于险地,您要是再不回去,我担心会有天使过来擒拿我入京问罪?!痹旗且恢毕氚讯湃缁拚飧龃蟀と映鋈?,总是自己背着不是个事情,万一有个好歹,回到长安李二能扒了自己的皮。

        “你这孩子,做人就是不实在,你杜伯伯我好不容易找到过清闲日子的好法子,这就要撵我走?不会去,回去也没什么用处,还不如在你这里待着,每天有看不完的大漠美景,吃不完的山珍海味,还有神光可以沐浴,当然,最重要的就是还有军功可以拿。

        小子,老夫亲冒矢石奋勇督战这句话你写进军报了没有?斩首五万,脱出重围这样的大功劳老夫可不想错过?!?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