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十节我干掉了自己的大帅

    第十节我干掉了自己的大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大火照亮了天空,战场陷入了死寂……!

        郭孝恪站在最高处满身灰尘,没有人知道他临死的时候在想些什么,不管是是在担心战局,还是在忧心妻儿,现在没人知道了。

        张庭月没有把老兄弟从城头放下来,他打算等一会和老兄弟一起走,所以他在大声的呵斥,要每一个人都回到自己的该待得地方上。

        厨子把所有的吃的都拿了出来,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储存粮食的必要了,将士们在整理自己残破的盔甲,不是担心自己会受伤,而是为了能多杀几个敌人。

        经过刚才那一番惨烈的战斗,武器的消耗是惊人地,所有的八牛弩已经装上了最后一轮弩枪,现在想要战斗,就只能依靠自己的战刀和为数不多的火药弹。

        没有弩箭的将士纷纷将自己的强弩拆成零件投进大火里,用不上的八牛弩也被投进了大火,甚至把自己战死袍泽的尸体也投进大火,因为那些穷困的突厥人会扒走他们身上的甲胄。

        张庭月解开甲胄,将自己的丝绸内衣脱了下来,罩在郭孝恪的头上,刚才他看见有烟灰进入了老友睁得大大的双眼。

        丝绸内衣是用来防箭的,现在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听着东山附近的厮杀声,张庭月痛苦地摇摇头,对身边的五蠡司马说:“吹号,命程处默离去吧,现在的厮杀没有半点的作用,徒自损伤将士,他们将来还要阻挡突厥人东进,伤亡不起啊?!?br />
        五蠡司马点点头,一个配着牛角号的部下就站了出来,呜呜的吹响了号角。

        兀自鏖战的程处默听到号角声,悲愤的大吼一声:“走??!”战刀劈死了一个想要偷袭的突厥人,胯下的战马嘶鸣一声就掉过马头,再一次领着自己的部下向黑暗处奔去。

        突施眼看着战局稳定了下来这才松了一口气·云烨的大军已经到了三十里以外,只要除掉郭孝恪的残部,自己就能安心的和云烨交手,无论是分兵东进·还是绕过速度很慢的驼城,都能做到自由自在。自从三千金狼骑全军覆没之后,他已经不想和驼城交锋了。

        只要后城的大火熄灭,就是这些唐军的覆灭之时,一想到自己在龟兹城下损失了六万多精锐的部下,突施的心中就像刀绞一般疼痛。

        都是自己的族人,突施几乎不敢闭眼·一闭上眼睛那些在箭雨和烈火中挣扎的族人就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只剩下最后一击,完成这一击之后·南路的大门就会向自己敞开。

        身边的各族首领也是神情各异,薛延陀的符骞几乎不敢和突施的目光相交接,非常担心突施会派自己的部族向这些已经起了死志的唐人进攻,虽然是最后一战,但是受到的抵抗绝对是自己的部族所不能承受

        突施的目光从每一个的脸上划过,发现每一个人都不愿意接受这所谓的最后荣光,苦笑一声说:“我们策划了东征大计,我们挑起了举世攻唐,到了这个时候诸位以为我们还有退路么?只有咬着牙·继续挺进。将战火燃烧到唐国的本土,才能真正的让唐国那个狂妄的君主低下自己的头颅,承认我们的故土为我们所有。

        我知道你们已经听到了一些消息·知道有些人悍然开始了西征,正在攻略莎栅和小勃律,这些鼠目寸光的卑劣小人·待我等大胜归来之时,定会叫他神魂皆灭。

        现在,这座残破的城池上只有不到两千人还在垂死挣扎,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一柱香的时间就能剿灭此寮,我突厥族出兵三千,诸位意下如何?”

        符骞等人见突施没有让自己一族之人充当攻城死士·也就放下心来,你一千我一千的凑够了七千死士·眼看着大火逐渐的变小,七千死士再一次鼓足了勇气缓缓地向城墙逼了过去。

        “活不成了,老子就是后悔在长安的时候为什么要装成一个乖孩子,梁家的小娘子已经对我三笑留情,我当时就该半夜去她的闺房?!背率急稿蠹蠖陨肀叩墓饺缡撬?。

        “幸好没去,否则你爹早就把你关在屋檐下风干等过年了,还能让你有后悔的机会?”郭平依然神色安详,对于父亲的死似乎无动于衷。

        “你知道什么,梁家把小娘子的闺房建在后院,正对着我家的阁楼,我从小就偷看她洗澡,看了不下三五十回,梁家小娘子是知道的,好多时候故意不关窗户,啧啧,那一身细皮嫩肉绝对经得起揉搓?!?br />
        陈数下意识的捏捏手仿佛梁家的小娘子的身体就在他的手中间。!

        “现在完了,哥哥我的脸上多了一条大口子,回去之后就见不成人了,想要爹爹去提亲也不可能了?!?br />
        郭平无奈的拍着陈数的肩膀说:“你想多了,鄂国公,翼国公,那种模样的人都能娶到老婆,凭什么你就不能讨到一个好老婆?”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愣住了,陈数狠狠地在头上敲了两下眼睛里含着泪花道:“总需要活下去才有可能??!”

        “就差一天,如果城墙不坍塌,我们再坚持一天就能活命,狗日的老天爷不给我们活命的机会,那就一起死吧?!?br />
        陈数极度不好意思的抹去泪花,低下头重新整理自己的甲胄作为掩饰。

        大火终于熄灭了,天边也出现了一道鱼肚白,张庭月终于将郭孝恪的身体放了下来,小声的对他说:“天还是亮了,我怎么忽然感觉自己轻松起来了,娘的,看来要死了?!?br />
        卸掉自己的大红披风,盖在郭孝恪的身上,拎过来一罐子火油一股脑的倒在郭孝恪的尸体上,然后扔了一把火,就匆匆的走到城墙前面对五蠡司马说:“如果我战死了,你还活着,记得也把我一把火烧了?!?br />
        五蠡司马张着嘴笑了一声道:“该是卑职为大将军开路才是?!?br />
        两人相视一笑,以前在军中的龌龊全都不翼而飞。

        “标高三,火药弩准备!三百步,射!”校尉放下手里的望远镜,挥动了自己手里的旗子。

        八牛弩熟悉的嗡鸣声响起,弩枪再一次闪电般的激射出去,和以往一样,八牛弩从不会让人失望,准确的将弩枪送到了敌人群中,穿透然后爆响…···

        当校尉再一次大喊:“标高一,火油弩准备!一百步!射!”

        随着他的声音,只有稀稀疏疏的十几只弩枪射了出去,剩下的八牛弩再一次沉默了。

        自从唐军大规模装备八牛弩之后,突厥人的勋贵就不再领队冲阵,因为他们是战场上最好的弩箭吸引器。

        冲阵的突厥人见到稀疏的火油弩,愣了一下,然后就欢呼起来:“唐人没有弩枪了?!?br />
        整支队伍轰的一声就加速冲向城池,短兵刃的格斗突厥人怕过谁来。

        陈数机械的搬动自己的强弩,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弩箭飞到了哪里去了,也不晓得哪一个敌人是自己杀死的,那些扛着梯子的敌人怒吼着向前冲,让他感觉天底下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经受千军万马的冲击。

        一声巨响将他从恍惚中惊醒,只见郭平正在向人群里投掷火药弹,刚刚点着了火,一支箭就射穿了他的肩膀,火药弹掉在了城墙上带着火花四处滚动。

        一只大脚一下子就将火药弹踢了出去,陈数这才发现张庭月出赫然已经到了自己这一边,就在一瞬间,两面城墙已经失守,穿着皮甲的西域人怒吼着挥舞着钢刀沿着城墙冲杀过来。

        一口气射出去九支弩箭,陈数觉得自己的两只胳膊再也没有力气去拉动强弩的弩弦了,抛掉强弩,看这个脚下汹涌的人群,一咬牙就将装着火药弹的皮带解下来把上面的引信全部点着之后抛下了城墙,听不见火药弹的爆炸声,头盔上连续被两只箭射中,虽然都被头盔弹了出去,但是两只耳朵里就像是有一口大钟在轰鸣,什么都听不见。

        郭平趴在地上身上插满了白羽箭,就像是背上长满了羽毛,张庭月的陌刀挥舞一次,就会有血花飙出来,他整个人像是从血水里捞出来一般。也不知道是他的血还是胡人的血······

        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厮杀,总需要有一方全部倒下去为止,陈数扯开了身后一个火油桶的塞子,看着火油咕咚咕咚的从桶子里流出来,自己站在火油里,任凭白羽箭在自己的身上射的叮叮当当的响,再来一点就好,郭平趴着的地方就有一簇火苗。

        突厥人惊恐的向后退,想要躲开火油区域,为此不惜将自己的同伴挤下城墙,陈数的身边难得的出现了一片空地。

        郭平突然跳了起来,踩着遍地的火油抱着陈数就跌下了城墙,大火燃起,陈数眼睁睁的看着火油燃起,眼睁睁的看着张庭月满身火焰大笑着站在城墙上挥舞自己的陌刀,宛如火神降世。

        一个奇怪的念头跃进陈数的脑子里:“我干掉了自己的大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