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一节小问题

    第二十一节小问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莫阿斯举着大盾勇敢的向战马扑了过去,突厥人的连珈在他的巨盾上发出轰然的巨响,战马的前蹄也踩在大盾上,莫阿斯的身体立刻就被踹了出去,眼看着其余的战奴亡命的举着盾牌在战马群中左支右突艰难的抵挡突厥骑兵,莫阿斯不理睬已经垂下来的左臂,右手提起大盾再一次冲了上去。

        小苗手里的篮子掉在了地上,她拼命的眨巴眼睛,希望眼前的一切都是错觉,怎么也不相信面前发生的这一且,刚才还在向自己讨要食物的孩子现在躺在血泊里抽搐,有些孩子的嘴里还咬着一块饼至死都没有吐出来。

        那个孩子的腿被战马踩断了,才勉强爬了两步一只马蹄子就踩到了他的头上,头颅的爆裂声让小苗猛的抖了一下,那个穿着红裙子的小女孩的衣服还是自己送给她的,她非常的喜欢这件她穿着非常肥大的裙子,穿的已经发黑了也不愿意脱下来。

        现在她就躺在墙角,嘴里大口的呕吐着鲜血,将红裙子染得更加的鲜红了,世界仿佛离小苗很远,她的太阳穴在扑扑的跳,眼睛似乎被小女孩的红裙子染红了。

        侍女用力的拖着小苗的腰希望能把吓傻的小苗拖回去,战场从来就不该是女人该待的地方,另一个侍女抱着小苗的长枪,虚刺着吓唬那些突厥骑兵不要靠近。

        小苗手一抬,就把抱着自己的侍女送到了高墙上,又夹手夺过另外一个侍女手里的长枪,枪杆子一挑,也把她送上了高墙。

        然后她就倒拖着长枪向突厥骑兵迎了上去,她刚才不是吓傻了,她只是想不明白,人怎么可以狠毒到这种地步,当年自己抢劫云侯,云侯也没有杀人·还给所有的人找到了出路,自己去岳州的时候见到了,花婶,赵叔他们过得好极了·快五十的刘家婶婶竟然挺着大肚子,别人只要说起来,还害羞。

        这里怎么就是这个样子?眼看着小孩子挤满了巷道,就能带着骑兵踏过来?道理不对,道理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们应该下马,撵走孩子·再说抢走自己的话,这样一来,自己最多再打折他的另一条腿。

        莫阿斯退过来护住小苗·他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肩背上有一道能看见骨头的伤痕,瓦希提全身躲在大盾下面,那些骑兵还不住的控制着战马去踩他,小苗的枪杆子摆了一下,莫阿斯就退到了她的身后,脚底下搓动一下,掉在地上的大盾就飞旋了起来,斩掉了那个突厥人的马首也斩掉了他的头颅·盾牌和马首人头一起飞的很远才砸在墙上,土墙上顿时就多了两抹殷红。

        莫阿斯将腿部受伤的瓦希提拖了回来,三十个毫无准备的步兵想要抗衡突厥人精锐的骑兵·没有在第一瞬间就被杀光,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小苗的眼睛变得很红,她看到的世界也是红得·小苗知道怎么对付骑兵,地上多的是散落的短剑,她一边往前走,一边不断的把地上的短剑,或者盾牌踢得飞起来,短?;嵩诼硗壬?,而盾牌会盘旋着将马蹄子斩下来·看着轰然倒地骑兵,小苗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双脚·师父说过,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有用处,世上的每一样东西都能杀人,只要控制得好就能做到一击必杀。

        为了节省力气,她的长枪总是点到为止,能用三分力气杀死敌人绝对不会用上五分,于是她的枪尖就不断的出没于突厥人的咽喉,耳根,或者直接捅进嘴里……

        刚才数了一下,自己已经杀死了八个突厥人,这让她很是高兴,但是脚下孩子的小小身体,又让她想要呕吐,于是她就加快了步伐,准备越过这片血肉场地,粘糊糊的血液让她的身体到处都不舒服。

        她看到了那个叫做薛西斯的战奴,他手里的战锤刚刚敲死了一个突厥人,身后就有一柄长刀砍了过来,小苗把脚底下的一柄长刀踢了出去就继续往前走,她这个时候已经有些烦躁了,薛西斯知道身后有刀子砍过来,却没有办法阻挡,等了很久都没有感到疼痛,朝后望去,有一个突厥人被一把长刀钉在土墙上大口的吐血。

        战锤敲击的枪杆上就像打铁一样,小苗不在乎,她的长枪总能借助战锤敲击的力量变得更快,以至于她身后的那些战奴都不敢靠近她的身旁。

        枪如毒龙,每噬咬一口,就会有人丧命,哪怕耳后只有一个小小的破洞,也会立刻死亡,这柄骑枪是侯爷的,自己临出门的时候从兵器架子上拿的,听说里面蕴含了五金的精英,刚柔相济,一辈子不擦洗也不会生锈,枪尖听说有五层,!里面的软,外面的硬,拿大锤砸也不会轻易地折断,小苗以酋信,现在相信了,因为这杆枪明明都已将被砸弯了,锤子离开后,这杆枪又会变得非常直,枪尖依然能轻易地洞穿铁甲。

        枪很沉重,是因为上面叉了一个人,她甩掉枪头上的那个人,已经能看到阿史那博坦的那张可恶的丑脸了。

        “放箭”!阿史那博坦大叫起来,小苗没见过这样的蠢猪,放箭之前还要大叫,侯爷他们放弩箭射人的时候从来不叫唤,你都说明白了,哪里还能射得死人,小苗的身子矮小,战奴的大盾能把她遮得严严实实。

        盾牌叮叮当当的响,小苗拖着长枪继续靠近阿史那博坦,她真的想问问这家伙骑着马踩死小孩子是不是很愉快,这个世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杀人。

        突厥人的战马跑得很快,他们想把小苗撞飞,就像对付莫阿斯一样,小苗果然飞了起来,踩着马头一脚就踢在那个骑士的头上,小苗的鞋子里有铁板,从她跟着无舌练武的第一天无舌就给她做了一双铁鞋子,现在她只在鞋底子里加了一块铁板,鞋子的头上还有一小节匕首。

        骑士从马上掉了下去,小苗的脚勾着缰绳用力的把马头提了起来,战马顿时站立了起来,脚底下踩着舞步转了一个大圈子朝落下前蹄,小苗有了一匹马,因为那些突厥人已经开始跑了,她今天准备把这些都抓住好好的问问,为什么。

        阿史那博坦非常的后悔,他以为有这些精锐的骑兵就能把那个女人抢回来,谁知道碰到了墙壁上,她居然能强悍到这个地步,骑兵伤亡过半,他不知道一会该如何向父亲解释。

        那个女人长得并不漂亮,如果不是家财丰厚他正眼都不会看一眼她,海蓝珠他见到了,那是人间的至宝,听说那个女人很随意的就拿了出来,博坦不认为她只有这一颗。

        突厥人的骑射非常的有名,所以战马上都带有弓矢,小苗躲过了两支箭,将长枪挂在得胜钩上,伸手取过长弓,抽出来一支长箭,这些狼牙箭做的很粗糙,连倒钩都没有,家里的长箭都是有倒刺的,不是好箭她就射得很随意,长箭越过了马头最后停留在一个突厥人的后脑上,小苗特意放过了博坦,一会还有问题要问他。

        碎叶城的大街上一片混乱,四十几匹马在前面狂奔,不断的有人从马上掉了下去,翻滚两下就不动弹了,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少女骑在马上紧紧的追赶,她手里的弓弦只要一响,前面的骑士就会有惨叫声发出来,在经历了短暂的混乱之后,碎叶城的人就躲在道路两旁看戏,因为后面的那个少女就是安吉,好多的小孩子还在喊着安吉姐姐。

        突厥勇士受不了这样的屈辱,勒转了马头,嗷嗷的叫着挥舞着长刀向小苗杀了过去,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屈辱。

        两马交错,小苗继续前行,勇士的战马慢慢停步,人丛马背上掉了下来,咽喉处喷涌的鲜血浸湿了地上的沙石,街道上响起了轰然的叫好声,小苗已经杀进突厥人群,她的长枪再一次开始逞威。

        战马嘶鸣着从人群里穿过,小苗闪过横扫的长刀,狸猫一样的钻到了马腹下面,长枪如同毒蛇一般窜了起来,钻进了突厥骑兵的耳根,还没等她回到马背上,她战马的头颅已经被重锤击碎,轰然倒地,就在众人的尖叫声里,小苗从尘埃中再一次站起来,只是衣袖上沾满了尘土,长枪握在手中迈着碎步再次迎着两骑冲锋。横扫的长枪击折了战马的前腿,突厥人刚刚从战马上窜起,就被一根斜刺过来的长枪捅个对穿。

        剩余的几骑再也不敢回头应战,将身子紧紧的贴在马背上疯狂的打马逃窜。

        小苗牵过来一匹马,慢慢的上了战马,拍一下马脖子,战马就缓缓的向前走去,没必要太快,她看见那些骑兵窜进了一座高墙大院,自己还有问题没问,他们怎么能回家?

        一辆白色的马车停在路边,车内的主人撩开帘子从头到尾看完了这场战斗,放下帘子对身边的人说:“阿史那家不去也罢,他们今天逃不过此劫?!?br />
        “长老说笑了,难道那个女子还能杀光阿史那家不成?“

        “会的,她的杀气未消?!盎卮鹜昱员呷说奈侍庀瓶弊游事矸颍骸贝伺蚊??“

        “安吉,天使安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