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节吾乃唐人曲卓,谁敢与我一战

    第五节吾乃唐人曲卓,谁敢与我一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大帅所言极是,我们不能和那些杂鱼混杂在一起战斗果是我们自家兄弟,背靠背战死都不冤枉,和那些杂鱼背靠背战斗,老子宁愿背靠一堵墙?!?br />
        “老邱所言极是,我们全是骑兵,西域之地本来就适合骑兵作战,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天大地大任我等纵横,大帅又熟悉西域地形,今天吃不掉敌人,我们就一口口的吃掉它。三万四千兄弟足够了,了不起杀他个天翻地覆?!?br />
        “吐蕃人确实悍勇,兄弟我就是从松州过来的,那些家伙给条绳子就赶往城上爬,丝毫不顾虑头顶上的石头和弩箭,杀掉一个,后面的接着就上来了,后来杀的老子的手都软了,这些家伙还是顺着绳子往上爬,一根筋,不砍死不回头。弟兄们小心了?!?br />
        听着军帐里的讨论,云烨挥挥手,赖传峰就躬身一礼,匆匆的离开,准备带着本部人马率先出发,给大军找一处休整的场所。

        “大帅,既然这些西域人已经拿到了朝廷的救济,他们就应该迅速地西进,屯留在怛罗斯所为何事?难道他们就不担心吃光那些救济害的自己无法西进吗?难道他们以为咱们大唐会无休止的给他们供应补给不成?

        一斤粮食运到怛罗斯需要耗费不止十斤粮草,他们打得什么盘算?“

        云烨嘿嘿一笑道:“这就是我们的活计,不但要把西域人逼得西进,还要保证吐蕃人不会趁虚而入,那些人西进对大唐好处多多啊,大食人,吐火罗人,莎栅人,早就对西域垂涎三尺了,我们如果把这些祸害赶出怛罗斯,让他们进入吐火罗的国境·这一路上烧杀强掠,自然就会大大的削弱大食人的实力,只要战火不烧在我们的土地上,烧在别人家与我等何干·更何况经过这一次的大变,说不定能改变吐火罗和大食莎栅之间的地位,如果们能够找到机会突破葱岭,就能在大食,吐火罗,莎栅找到我们需要的东西。

        我们有大目标,将人手折损在这些吐蕃人手上不值得·我们只能和吐蕃人打一场阵地战,这一次我不想首先用骑兵突击,只有在保证我们有效杀伤吐蕃人大半之后·我才会出动骑兵。能用武器杀死敌人,就尽量的不用肉搏?!?br />
        “大帅说得对,咱们想要军功只能从大食人,吐火罗人,莎栅人那里去找,从今往后咱们将门的功劳,子弟的幸进,都需要从这三个地方找由头,所以万万不敢松懈?!?br />
        商量好了战术·诸将就有条不紊的开始准备,各自带队缓缓向山口压了过去。五十里的路缓缓地走了一天才到,早早到达的赖传峰已经立好了营寨·辎重营甚至连晚饭都准备好了,这是大军这些天来吃到的第一顿热饭。

        沙漠里的景致就是这样多姿多彩,山的那边满目疮痍·黄沙漫天,山的这面却是绿草如茵,高高的山顶白雪皑皑,一条不大的河流就从山脚下流过,云烨晓得这条河叫做塔里木河,只不过现在叫做思浑河。

        这条河乃是高山雪水融化之后的产物,在沙漠里无数次的改道·变成了一条神秘莫测的河流。,每年春夏之交水量充沛的时候就会在沙漠里泛滥成灾·每一次泛滥都会给沙漠带来一片绿洲,它就像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一旦厌倦了哺育这些绿洲,就会重新选择河道,继续在沙漠里流浪,继续繁衍新的绿洲。

        云烨的大军在河边彻底的休整了三天之后,就沿着思浑河北上,不需要过河,只需要沿着河边行走,河道的两边到处都是高大青翠的胡杨树,他们长得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整只大军都行进在浓荫里,这是最好的道路,脚踩在松软的土地上,软绵绵的宛如在地毯上行走,旺财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土地上打滚,四个蹄子竭力的朝天空蹬,看得出来它非常的喜欢这里。

        不断的有弓弦崩响,总会有一只兔子或者野鸡或者羚羊被外围的军士从草丛里拎出来,这是他们最后的放纵,一旦,过了孔雀河,大军就要去把那些吐蕃人全部赶到沙漠里去,云烨不认为没有任何准备就钻进沙漠的军队会有活下来的可能。

        既然你们想在沙漠的出口狙击我,那就不要怪我将你们全部赶进沙漠活活的渴死。迪那山口,那是从东面进入楼兰的唯一通道,如果不想走迪那山口,就只能和云烨一样从白羊原穿过,或者在沙漠里走一个半月绕道从尉犁国重新回到孔雀河畔。云烨不认为那些吐蕃人能够再不带水妁惰′下在沙漠坚持一个半月。!

        走了两天的林荫大道,再一次暴露在酷烈的阳光底下,让所有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难受,人啊,就是享不得福气。在白羊原都没有叫唤一声的勇士,在这里却叫苦连天。

        孔雀河边的鄯善城,在经历了十几天的厮杀之后,终于再一次平静了下来,曲卓打开了关闭了半个月的店门开始做生意,街面上的血渍已经被黄沙掩盖住了,一些穿着皮甲的大汉,在挨家挨户的宣告新城主的命令。

        税又加了两成,鄯善城的人好不容易把上一个城主喂成了肥猪,税率恢复了正常,现在又来了一头饥饿的野猪,他饥肠辘辘的肚皮,等着全城的人把他再一次喂成肥猪。

        曲卓习惯性的从水井里拎上来清水,小台子上放了四个小木盆,他在每一个水盆里加满了水,等一下准备全家在一起好好地洗一把脸,孩子们窝在地洞里的时间太久了,小脸都脏的没了样子,习惯性的抱着两个孩子亲昵一阵子,就把他们放在水盆边上,父子三人准备把头塞进木盆里看看谁憋气憋得时间长。

        这是他们家最欢快的时间,只要曲卓喊一声开始,两个孩子就会立刻把头扎进盆子里,曲卓慢条斯理的洗完手,洗完脸,发现孩子们快要忍不住的时候才把脑袋扎进水盆,憋好一阵子才在俩儿子崇拜的目光中抬起头,再告诉一下孩子憋气的要领,咳嗽一声在茧娘的笑声中开始自己一天的工作。

        今天他依然准备这么干,孩子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聪慧没几年好骗的了,就在他的眼光扫过木盆的时候,他发现平静的水面上居然出现了涟漪,脸色顿时大变,伏在地上拿耳朵听了一会,就大叫一声,将两个莫名其妙-的孩子夹起来,朝着四处张望的茧娘大吼一声,“快走,有大队的骑兵过来了。

        还是老样子,曲卓将妻儿关进了地洞,自己迅速的来到了前院,将门死死地顶住,他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有用,他只是单纯的希望有用。

        一把横刀被他从柴堆里翻了出来脸色煞白,他明白,这一次可能在劫难逃了,大股的骑兵只有可能是那些守在迪那山口的吐蕃人,他们才是真正的野兽,他们不但抢钱,抢粮食,抢女人,他们还喜欢杀人,屠城这种事情一直都是他们最喜欢干的事情,大军过后,身后只会是一片白地。

        大地都开始颤抖了,曲卓更加的感到绝望,有这样威势的骑兵至少有万人之多。趴在门缝里,他看到了那个新城主跪在地上浑身抖得像是在筛糠,不用躲了,在这样的大军面前任何躲藏都没有意义,不管是逃跑,还是抵抗最后的结果不会有差别。

        不但城主从城主府走出来跪在地上,其余的鄯善城的居民也从家里拖儿带女的走了出来,把自己的头杵在沙子里,希望城外的那些人能够仁慈一些,少杀点人。

        好些人在流泪,没有流泪的眼睛里也是空洞一片,所有人都在等待城外的那些人进来,曲卓咬咬牙,推开门走了出来,今日既然没有活的可能了,他不想和这些人一样跪着等死,他把刀柄绑在手掌上,希望能够战死而不是屠杀。

        “曲卓,你要干什么?”城主沙哑着嗓子朝他吼叫。

        曲卓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不让自己的腿发抖,用力的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对城主说:“城主,对不住,我是唐人,不能跪着死,只能战死!”

        城主想要再说点什么,大地的颤抖居然停住了,只有一股股的骚腥味道从城门外随着风飘了进来,这是战马的味道,每个鄯善人都极为熟悉。

        曲卓有点后悔,怎么就没有把那身皮甲穿上呢?那是自己花了十五枚银币才买来的,浪费啦,现在来不及了,就这样吧。

        “吾乃唐人曲卓,谁敢和我一战!“

        当这句话钻进曲卓的耳朵时候,他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吼出来的话,一辈子都在受苦,当了官之后依然在受苦,不能光宗耀祖,只能在黑暗里行走,太亏了,自己的名字需要有人记住,至少那个将要杀死自己的人必须记住,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攒足了气力大声的又吼了一嗓子。

        “吾乃唐人曲卓!谁敢与我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