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一节挤脓包(1)

    第五十一节挤脓包(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李恪的身份非常的微妙-,在李二所有的儿子中间,他的血统是最高贵的,身负两代皇族的血脉,让那些前隋老臣不由自主的想要亲近他。

        所以这几年李恪总是在逃避,只要朝廷上有丝毫的风吹草动他就像一只鹌鹑一样立刻钻进窝里,抱着脑袋在里面瑟瑟发抖。

        李承乾的储位安稳无比,长孙的地位稳如泰山,李泰被他的皇帝老子喜爱到了骨子里,这就让李恪的处境变得无比的艰难。

        不是你自己说不想争就不争的,也不是李承乾和李泰说不打压你,就不打压你的,李恪自己手底下有一群人,李承乾,李泰他们同样有一大群手下,为自己的主子效力,荡平所有潜在的危险被他们各自的属下认为是自己的天职。

        于是,李恪就倒霉了,一个好好的英俊少年也就变成了一个胖子。

        “李元祥除了教你往胖里吃就没有教你点别的?他还能不能有点别的追求,你们叔侄俩明明都是身负大智慧的人,现在非要把自己弄的胖的和猪一样?

        你别看我,李元祥就是我从海盗手里救出来的,知道这家伙的厉害之处,你说我现在要是告诉陛下吴越之地出了两个了不得的人才,你说会有什么后果?“

        李恪苦笑一声道:“你要是不想让我活了就去说,赶紧的,想办法,没时间和你磨牙,明天袁守城就要给我看相,名义上是给每一个皇子都看看,说白了,我就是重点被照顾的对象,因为明天只有我和小治需要被看看?!?br />
        听到李治也要被看相,云烨立刻就来了兴致,历史上李恪是个短命鬼,李治却成了一代大帝,很想看看明天袁守城能给他俩看出什么花花来。

        “去哪看相?明天我也想让老袁看看最近吃的不合适头上长了一个脓包,总感觉神思恍惚,找高人指点一下?!?br />
        “就在昭阳宫,我父皇请袁老先生住在那里算得上是礼遇到极致了?!袄钽∷低炅嘶构肮笆?,他以为云烨明天去昭阳宫是去陪他,给他壮胆的。

        李恪虽然担心明天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是云烨答应明天一起去,这多少安慰了一下他慌乱的心。

        云烨回到家里洗了一把脸,就站在镜子面前仔细的观看自己,看了好久发现除了英俊之外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一个人怎么就能从面相上看出来别人以后到底会不会大富大贵,或者称王称霸呢?

        那些老家伙夸赞云烨的时候用的最多的词语就是头角峥嵘之辈难道他们看出来自己头上长了角?云烨清楚的知道,除了后脑勺上长了一个大大的火疖子之外没有别的东西。

        “夫君,您在照镜子啊?!靶猎鹿硪谎某鱿衷谠旗堑谋澈?,踮着脚尖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丈夫的肩膀上硬是在镜子里显出一副夫妻相才满意。

        “警告你,别碰我后脑勺,谁碰我跟谁急?!靶猎潞舫隼吹钠⑴缭谠旗堑牟本鄙?,痒痒的,她的下巴压在肩膀上,扯动后脑勺上的火疖子很疼。

        辛月赶紧抬起下巴,撩开云烨的头发检查那个火疖子,发现已经鼓起了好大一个包有些发紫了,从头上抽出簪子就要帮着夫君挤脓包。

        她向来喜欢干这些事,尤其喜欢给云烨掏耳朵剪指甲,掏出一大块耳屎,或者剪到一根长指甲,就有借口骂云烨是脏鬼,充分满足了自己的成就感,她对这些事情乐此不疲,如今发现了诺大的一个已经成熟的脓包岂有放过的道理。

        云烨把脑袋闪开瞅瞅她手里的簪子赶紧说:“把簪子在火上烧一烧,再拿一根针过来脓水挤出来了,还要把胞衣一起挑出来,要不然会化脓的?!?br />
        云烨把脑袋搁在椅子背上,那日暮按着云烨的头,铃铛拿着一些药膏,辛月主刀,在云烨杀猪一样的嚎叫声里,辛月完成了整个手术,一贴消肿散瘀的药膏贴在云烨的后脑勺上,算是功德圆满了。

        火气大自然需要调剂一下,一晚上调剂了三次,好像有点过火,想要直着腰走路有点困难,很想接着再睡,一想到孤苦无依的李恪,只好咬着牙下了床,马是骑不成了,但是旺财一个劲的踢拉车的马,只好把它也带上。

        到了昭阳宫就发现这里车马簇簇,热闹的就跟集市一样,牛进达也带着两个宝贝孙子孙女出现在这里,见到云烨一把拽住说:“听说你和老神仙一起打过麻将,这是交情,现在就带着俩孩子进去找老神仙给批一下命,我和你婶婶在外面等?!?br />
        有昭阳宫腰牌的人不多,云烨正好有,是李渊给的,李二也忘了收回去,把小侄女架上,小侄子拖在手里大摇大摆的就朝昭阳宫里进,守门的卫士刚要说话,就被云烨一脚踹开,然后才从怀里掏出腰牌在他的眼前晃晃,嚣张的行径看的老牛裂开嘴大笑,其余的勋贵羡慕的直摇头。李恪就守在宫门口,见云烨进来,大喜,接过一个孩子抱怀里,俩人一起进了大殿。

        相比外面的喧闹,大殿里面倒是非常的安静,李二不在,断鸿在,抱着一柄拂尘,戴着纱帽泥雕一样的站在长孙的座位旁边,这家伙今天的任务绝对是充当李二的耳朵,来听音讯的。

        没想到李承乾也在,李泰手里拿着一卷书也在,只要看看李恪感激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哥俩是过来给李恪解围的,云烨轻笑一声,就上前给皇后见礼。

        “你来干什么?“长孙的眼神很是凌厉,她认为云烨今天就不该出现在这里。

        “回娘娘的话,学生是来请袁老先生给我的两个侄子侄女批一下命数的?!疤旗钦饷此?,长孙的脸色才好了一些,又低声说:”好好地等着,不要胡闹?!?br />
        云烨退回李泰的身边就听李泰看着书小声的说:“挨骂了吧?我和大哥刚刚挨过,也不知道父皇是怎么想的,看出命数来了又能如何?

        “唯一性啊,就是为了保持唯一性,这个世道上只有承乾摸出皇帝命没事,别人摸出来了,一定是大事故?!?br />
        李承乾微微一笑道:“将来皇位一定是我的,别人摸出来了又能如何?“听了李承乾这句自信满满的话语,云烨和看书的李泰一起翘起了大拇指,这才是一个储君该有的自信和气度,同时挑起大拇指的还有李恪和李治,至于长孙则狠狠地白了李承乾一眼,不过她的表情也没有刚才那么僵硬了。

        “娘娘,这个七百多岁的老神棍连您的寿数都能算错,您怎么还相信他啊,难道说这一行的钱这么好赚?等到微臣将来年纪大了,也就披上道袍当神棍,因为不管是说对,说错都没关系,还能接着往下骗,所有人就信这个?!?br />
        “闭上你的臭嘴,老神仙也是你能亵渎的?俗话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老神仙一生铁齿铜牙从无疏漏,本宫的寿数还是第一次出了岔子,当年给本宫批命的时候,老神仙喝的大醉,那一身的酒气我到今日还记得,出了失误很正常?!?br />
        李泰看着后脑勺黏着膏药的云烨笑着说:“你现在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神棍模样,还用得着以后假扮?“

        正在和两个孩子小声说话的长孙噗嗤一下子笑了出来,大殿上的紧张气氛顿时就一扫而空,就连板着脸的断鸿,脸上也浮现了笑意。

        袁守城出来了,穿着八卦衣,头戴紫金冠,眼睛上蒙着一层红布,在宫人搀扶下,坐在一个云床上,刚一坐稳就沉声道:“薤上露,何易,露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尚κ廊?,命如秋虫,真是贫亦忧死,富亦忧死。贵者乐生,贱亦乐生,恋生,乐生,惧死,叹死,何等的可笑?!?br />
        这就是高人啊,云烨彻底的服了,能把乐府歌用在算命上,这是真正的高人,因为从这一点就能看出,老先生一会一定会把医卜星象,全都借用过来说你的命,反正你的小命对他来说就是秋后的蚂蚱,没几天好蹦的了,随便说两句你将就着听就好。

        “命宫,胎元,小运,小限,息元。喜用,忌仇,大运,休问老夫,老夫只批命,不理?;龆鞒??!?br />
        李承乾甩甩袖子第一个走上前去,坐上了云床,袁守城的双手在李承乾的眉头,下颚,双耳,稍微摸了一把,就收回双手道:“殿下已是真龙何须再算,他日肋生双翅腾云九天之时再来问道,去休?!?br />
        听了李承乾的命格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潜龙都已经变成真龙了,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尤其是李恪浑身汗水淋漓,差点虚脱过去。

        李泰把手里的书本放下,一步就跨上了云床,袁守城再一次拿两只手摸李泰的面相,这一次他摸了好久才放下手说:“怪哉,蛟龙已成喷云吐雾之势,为何化为麒麟?“

        麒麟是仁兽,代表文运,这一点云烨是知道的,李泰早就对皇位没了半点兴趣,现在一心在钻研学问,说他变成了麒麟真是再贴切不过了,难道说这个老家伙真的通过面相就能够知晓后事?他把手指头咬在嘴里,四处观察,想要看出什么不对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