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一节俩儿子

    第三十一节俩儿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怂恿小丫去找阴妃问结果的小武在得到消息之后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师父的宏愿终于可以实现了,一个侯爵去北庭,只能就任北庭都护府的大都护,没有第二种可能。

        师父的书房如今归她了,自然,云寿也总是待在这里,他不是因为喜欢小武才和她待在一起的,而是因为他实在是没地方可去了。

        李烟容自从进了云家,李成乾就好像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闺女,说好了只在云家住一个月的,谁知道三个月了李烟容还在云家不走。

        看到母亲开始给李烟容例份了,云寿就彻底绝望了,这分明是要长期住下去的势头,十一岁的男孩子讨厌有人告诉他每天必须洗脸刷牙,更讨厌有一个女人坐在身边不断的告诉你要上进,这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男人家洗脸就是两把的事情,以前和爹爹一起洗脸父子俩的动作都是一样的,凭什么洗脸就要连脖子一起洗?谁告诉她拿柳枝子捅牙齿需要连后槽牙都要捅一遍的?见你捅不干净还要上手帮你。

        辛月看到这一幕就会笑的眼睛弯弯的,然后就会从自己的首饰箱子里找个漂亮的插在李烟容的头发上,鼓励李烟容帮自己看好云寿,对这一点,云寿深恶痛绝。

        好在李烟容似乎特别畏惧小武,只要有小武的地方,她绝对不会多待一会,于是爹爹的书房就成了云寿的避难之所。

        小武仔细的计算过从长安到北庭都护府的直线距离之后,就扔下了手中的笔,很没形象的一屁股坐到云寿趴着的桌子上,拿手拨拉一下云寿圆滚滚的脑袋说:“怎么了,被霜打了?男子汉大丈夫被一个小女孩逼得东躲西藏我看也就这点出息了?!?br />
        云寿翻着眼睛回答说:“我以前不明白狄哥哥好好的家不待为什么要跑到沙漠里,现在明白了,他就是不乐意见你,都是被你逼走的,还有我爹·也是被娘亲逼走的,等我长大了,我也跑到外面不回来?!?br />
        小武咬了一口手上的果子,再把果子的汁水抹在云寿的脸上·见云寿恼怒的拿袖子擦,这才笑着说:“小屁孩懂得什么呀,师父去岭南是因为有人要惦记咱家的岭南水师,经过这一折腾,估计就没人惦记了,你狄哥哥去沙漠,是因为要去看看沙漠里到底有什么样的古怪′你跑出去是为了什么?躲避小女孩?笑死我了?!?br />
        “孔子曰: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诚不我欺哉!“云寿忽然拽出一句古文,这句话立刻就让小武大怒,对于比自己弱小的就要以力服人·所以她一把就抓住了云寿的耳朵,咬着牙的拧圈,云寿随着小武的力道转了两圈,忽然伸出手在小武的肋下挠了一把,这是小武的软肋,是小丫姑姑告诉云寿的,小武的身子一软顿时就松开了手。

        云寿咆哮着就冲出书房,并发誓和小武老死不相往来,月亮门还没出去·就被李烟容给逮个正着,看到云寿红彤彤的耳朵,眼泪立刻就在眼眶里打转·没的说,这一定是被小武姐姐欺负了。

        云寿不得不将心头的怒火压下来,反过来安慰李烟容·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女孩的眼泪,正在安慰李烟容的时候,辛月走了过来,见到李烟容在哭泣,二话不说,就在儿子的脖子上抽了两巴掌为李烟容解气?;共坏仍剖俳馐?,小武就气冲冲的追了出来·向辛月告状说云寿挠她痒痒。

        辛月的脸顿时就黑了,折了一个竹枝子就在儿子的屁股上猛抽·嘴里还不住的教训儿子:“你今年都十一岁了,怎么还敢去挠小武姐姐的痒痒,男女之妨都不顾了?“

        看到云寿挨揍,李烟容哭的越发的大声,于是辛月揍儿子也就揍得更加起劲,云寿瞅着小武幸灾乐祸的表情,怒火一下子就从鼻子眼里往外冒,大叫一声将走过来要解释的李烟容推了一个屁墩,自己一溜烟的就冲出了家门,身后传来母亲喊家将去追自己的声音······

        “老爹啊,你怎么还不回来??!“云寿站在一个小山坡上,两只手聚拢在嘴边朝着南方大声的呼唤。

        云烨也在喊叫,不过他是对自己的部下喊,岭南水师需要塑造的不光是阵型,还需要恢复原来的精气神,船没了再造就是了,精气神没了这支队伍也就垮了,一支军队只要减员三成就算是重创,岭南水师这一次伤亡早就超过了这个数字。

        泉州港口大军云集,无数的大军在周边的山林里扫荡,不断的有海盗被大军从山林里搜出来,只要押解到街市上游街示众趟下来海盗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愤怒的泉州人恨不得这些海盗生生的撕成碎片。

        如何安抚这些情绪暴躁的泉州人是冯盎的事情,云烨从不过问,也不能过问,南海道的行军总管过问民事,安抚百姓你到底要干什么?这是邀买人心的罪过,云烨对这一点非常的在意,从会不越雷池一步。

        等到大帝号的船舵装好,那些风帆被烧坏的战舰换好了风帆,云烨就带着舰队拖着受损的战舰直接回了邕州,而他给海峡守军的军令也早早的送了出去,一年之内,海峡只许进不许出。

        李容现在已经是一个翩翩的美少年了,和云寿不同,这孩子出落得唇红齿白,一表人才,见到父亲激动了一下,又生生的绷住自己的感情,文绉绉的向父亲跪拜请安。

        云烨瞪了一眼站在一边一脸骄傲的李安澜,将李容拉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下,见孩子的身体很好,就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

        李安澜见云烨马上就要发火,连忙说:“这可不怪妾身,是母后从长安给你儿子派了一位管教嬷嬷,一位专门教礼仪的宦官,不关我的事?!?br />
        “你们李家的风仪都很好么?你那几个姑姑都是受过这种教育的,为何把日子过成了茅坑一样?云家的好孩子可经不起你们这样折腾。

        李安澜将云烨按到椅子上坐下,点着头说:“您是大老爷,怎么说怎么有理。妾身说不过您,李家太大了,难免良莠不齐,将来云家也会变得很大,到时候就不是您一两句话就能让所有人乖乖听话的,现在多点规矩总是好的,免得将来乱了章法?!?br />
        “去给我准备两样可口的饭菜,我们三个人吃一顿饭,父子俩也喝两口,辛月已经快把寿儿逼疯了,那个孩子天生就是一个心胸开阔的都受不了,更不要说容儿了,说到底还是我对不起这孩子,他现在还是对他的姓氏耿耿于怀?“

        云烨拿毛巾擦了一把手回头问李安澜。

        “是啊,以前年纪小,孩子还不知道问这些事情,这两年总是问我为何爹爹姓云,他却姓李,有一段时间还逼着府里的人喊他云容,幸亏没有外人听见,这要是传到长安,一个大不敬的罪名就下来了?!?br />
        李安澜现在变得非常胆小,这和皇帝这几年总是拿皇族开刀有关,李二似乎对庞大的皇族还有勋贵群非常的不满意,总是想着各种办法消肿,黎大隐是这几年唯一被正式封爵的家伙,至于高丽王高建武和渊盖苏文满世界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爵位。

        “还不至于,容儿如果不愿意继承你的封爵,那就让露儿接任好了,一个小小的爵位云家人还不放在眼里,我的孩子将来都是有大出息的,用不着吃爹娘的老本?!?br />
        对于云烨的这番话,李安澜还是有意见的,这个女人对儿子不是一般的重视,云露长到这么大,就吃了她的几口奶水,那个孩子吃辛月的奶水也比吃她的奶水多,弄得那个孩子现在就认为辛月是她亲娘,对李安澜都没有多少印象,不过这和辛月有意无意的淡化李安澜也有很大的关系。

        饭菜端上来了,云烨习惯性的揉揉李容的脑袋一家人就要入席,一个老宫女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连忙整理李容的头发。

        这一幕很熟悉,李承乾和云烨都没有少受过这样的待遇,云烨也不发怒,每个人都有他的职责所在,那个老宫女就是靠这个吃饭的,没必要责备她,云烨指指门口对那个老宫女说:“以后我们爷两在一起的时候,你躲远些,不管我们干什么,都不许你过问,孩子需要你教这些东西的时候自然会去找你,现在,出去!“

        老宫女以前也是长孙身边的人,知道云烨的脾气,蹲身行个礼也就走了出去,李容的神经似乎一下子就放松了,笑着对云烨说:“爹爹,孩儿今日想喝点葡萄酿,不加蜜?!?br />
        “加了蜂蜜的葡萄酿还叫葡萄酿么?爹爹小的时候可没少喝酒,只是你祖师爷爷不知道罢了,男孩子喝一点不妨事?!?br />
        李容高兴地拿起勺子给爹爹和母亲的酒杯装满了葡萄酿,给自己的酒杯也加满了,还知道用竹夹子夹两枚冰鱼放进去,云烨呵呵笑着对李安澜说:“这孩子平时没少偷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