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节夺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八百里加急的驿马窜进了皇宫,冯盎和云烨联名上的奏棵就放在李二的桌案上,这一回李二没有发怒,用红笔在一封北庭都护府送过来的简报上批了红字,搁下笔,又拿起泉州的奏报瞅了一眼,喃喃自语道:“泉州打烂了,岭南水师被打烂了,军民死伤不下五千?船被毁了一半?唔,确实很严重啊,不过啊,海盗灭掉就好,岭南水师这些年锋芒太盛,现在吃点亏也在情理之中,有大帝号在那里镇守,该不会有人起异心?!?br />
        说完话,又把奏折抛在一边,站在屏风前牢牢地把目光盯在安西,北庭两个地方,拿手指头敲着这两个地方说:“泉州不过是疥癣之疾,这些地方才是帝国需要忧虑的地方,苏定方资历不够还是镇不住那些骄兵悍将。

        楼兰的事情大有蹊跷,朕不信一个城邦的人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如果不是军队所为,朕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br />
        房玄龄走进了大殿,断鸿将云烨和冯盎的奏折拿给了他,仔细看过之后,房玄龄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看到了?云烨到现在还帮着卢承庆说话,明明已经叛敌投降,被云烨炸死在海上,你看看云烨是怎么说的,卢承庆战死在军营!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

        “陛下,卢承庆袭爵范阳郡公按例降一等为范阳侯,乃是我朝显贵,一个侯爵叛敌投降,他卢承庆不要脸面,不顾家人生死,大唐还要脸面呢,云烨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为了我们大家的脸面着想,老臣以为捏着鼻子认了为上策?!?br />
        房玄龄这些年已经很少有往年的那股子锐气,取而代之的是和煦一片,现在已经有和事老宰相的名头传出来·房玄龄居然笑呵呵的不做解释。

        李二皱起眉头看着房玄龄说:“这样做虽然名声好听一些,却乱了法纪纲常,如今的朝堂大家已经没了往年的进取之心,为何?“

        房玄龄躬身道:“陛下·我大唐的繁盛境况一日千里,快的让老臣都目不暇接,如今长安城经历了三次人口外迁,长居之民依然超过了百万之巨,长安八水之上帆樯林立绵远不下五十里,从每日落关到鸡鸣开关,长安城外的人群熙攘不绝。

        不说别的·城池中每日清扫出去的垃圾就需要专门开一个水门日夜抢运,人溲马勃更是多的数不胜数,都说长安大居不易·现在更是不易,长安的地价一日三变,官府想给官员安排住处都需要费尽周折,陛下您或许还不知道,曲江那等偏远之地也住满了人,长安县正在考虑在那里重新布置一个坊市。

        益州,岳州,扬州,晋阳·洛阳,明州,涿州·这些城市的人口也在迅猛的增长,只是这七个地方贡献的赋税就超过贞观三年全国的三倍之多。

        现在的常平仓,兴平仓·只有晋王在今年五月初购置了十万担粮食,其余的都在仓库里纹丝未动,老臣非常担心这些粮食会发霉。

        武德年间,百姓只要听说常平仓开始放粮,就会蜂拥而入,现在去常平仓的都是些逐利的商贾,他们想低价要那些即将霉变的粮食·好拿回去酿酒,或者喂牲口·百姓家根本就不会去常平仓买粮,哪怕比市面便宜,他们也不要那些陈谷子。

        这些事情不但微臣在自己活的年岁里闻所未闻,就是翻遍史册也不见只言片语,天下大丰啊,老臣坚持了六十余年的志向六年前就达成了,现在每过一天,老臣就认为是赚的,所以也就变得不像陛下这样严谨?!?br />
        李二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房玄龄说:“怪不得你现在得过且过,好日子谁都想过,不把所有的事情想到头里,做到头里,说不定就会出现泉州这样的惨事,再忍几年,朕知道你想告老,等到年轻一辈成长起来以后,你就能含饴弄孙了。

        高阳的身子现在如何,快要临盆了吧?“

        房玄龄捋着胡须大笑着说:“前日老臣专门去玉山请了孙道长给高阳诊脉,孙道长摸过脉之后说公主身体强健,大小平安,而且有八成的可能是怀的是一个男婴?!?br />
        李二也是喜不自胜,房玄龄见天色将晚,就拿着云烨的奏折打算离开,小心地向李二请示了一下卢承庆的案子该如何处置。

        “去职,罢爵,七家!”这就是李二给出的答案,房玄龄点点头,李二已经是法外施仁了,长孙顺德,刘弘基他们七家这一次算是在劫难逃了,必须早点去通知,这七家人自从知道泉州和岭干被打烂了,就惶惶不可终日,躲在家里等着抄家的天使门。按照刘弘基的性子这时候说不定已经开始斩杀自己的宠妾了。

        房玄龄出了宫门,杜如晦和一干勋贵就围住了老房打听这一次对刘弘基他们这些人到底是如何处置的。

        房玄龄对刘宏基的大儿子说:“你交的朋友没错,云烨的奏折里说卢承庆是战死的,对他投降海盗之举只字未提,所以陛下对你们几家人的处置就是夺爵罢官,这已经是好的不能再好的结果了,罢了官,没了爵位,人还在就有机会,但是泉州百姓遭此罹难,都是因为你们玩弄权术的结果,泉州的安抚之资自然需要你们来出,云烨虽然不忍心看你们血流成河,心中的怒火到底有多盛你们心知肚明?!?br />
        刘正武软软的坐倒在地上,抹了一把眼泪就对房玄龄说:“刘家愧对我这个兄弟了,小侄明日就南下,亲自去向泉州百姓谢罪,也去谢谢云兄弟的不杀之恩?!?br />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背着手上了自家的马车,对马车里的长孙顺德说:‘听见了?都是你们造的孽,没有捉蛟龙的本事,做什么屠龙手?云烨在海上的事宜我都没有敢插手,为什么。就是因为不熟悉,这几年赚了一点钱,赚的心都被钱蒙住了,族叔,我就不明白,你们怎么敢插手岭南事宜的?皇后在那里有产业,太子在那里有产业,魏王在那里还是有产业,再加上一个云烨,你们真的是虎口拔牙啊?!?br />
        长孙顺德早就被他这个晚辈训斥过无数次了,这一次也不还嘴,猛地抬起头对长孙无忌说:“老夫怎么总觉得这件事是云烨安排出来的,说不定那个女海盗早就是他的人,这一次借助女海盗的力量一举将我们七家击溃,好手段啊?!?br />
        长孙无忌耻笑道:“如果云烨有这样的本事,我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怎么,你还不服?打算再去找他掰掰手腕子?不管那个女海盗是不是云烨的人,我来问你,人家这一次是不是放了你一马?没将你置于死地你就该感恩,族叔,这样吧,您以后就不要再登我家的门了,有您这样的亲眷,长孙无忌睡不踏实啊?!?br />
        李二在寝宫看着墙上密密麻麻的勋贵牌子,吩咐宦官将夔国公这些牌子摘了下来,墙上有了一些空余,李二觉得看起来顺眼多了,欣赏了一会就回到了前殿。

        见长孙正在和阴妃下棋,就站在一边观战,谁成想长孙一把拂乱了棋局对阴妃说:“知道你有事情跟陛下说,下个棋都不安心,我就不打搅你们了?!?br />
        阴妃拉住长孙的手说:“这事也需要您的首肯,妾身就是想跟陛下和您说说佑儿婚事,这个孩子非要在太上皇的灵前守孝三年,现在已经过去一年了,妾身就是想问问,真的要守足三年?”

        长孙还没说话,李二笑着说:“这是必然的,佑儿既然发了誓言就必须做到,朕知道你是担心云丫和佑儿的婚事,没关系,他们有的是时间等得起,你想抱孙子还需要等两年。再说了云烨这几年恐怕没时间,等他从岭南回来以后就要去北庭,这是早就安排好的,佑儿想要一个盛大的婚礼,就必须要熬足时间?!?br />
        阴妃见李二已经做了决定,就不再坚持恭声告退,将空荡荡的大殿留给了帝后二人、

        “陛下真的要将这七家全部夺爵?刘弘基,长孙顺德,唐静安这些人都算得上又功之臣,可是这一次犯的错实在是太大了,云烨故意隐瞒,妾身是否该去一封信责备一番?”

        “用不着,杀人并非是一个帝王唯一的选择,现在不光是刘弘基,长孙顺德这些人已经落伍,就连房玄龄,杜如晦这些老臣也跟不上朕的步伐了,过几年等到年轻人都历练出来了,这些老臣也就该颐养天年了,朕很想他们能够获得一个善终,我们君臣有情有意的必将成为万世之楷模?!?br />
        长孙闭嘴不言,拿手指指指阴妃离开的方向,只是看着李二发笑

        “阴妃的那点小心思你就不要嘲笑了,这一定是云丫那个傻姑娘托阴妃来问的,云烨的安排早就定了,现在告诉他就是让他有个准备。

        其实云烨似乎比谁都想去北庭,朕一直很奇怪,他为何会对那片土地情有独钟?!?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