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节羞愤欲死

    第四十节羞愤欲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魏征!我操你祖宗十八代!“弄清楚了原委的云烨在松林里大喊,刚刚投林的鸟雀又被他的声音惊得四散飞起,对面的摩天崖似乎也在为云烨叫屈,不断地把最后那个代字延续了无数声······

        “刘进宝,蹲下来让我揍一顿出出气怎么样,给你一个金币?!胺吲囊丫チ死碇堑脑旗腔赝范粤踅λ?。

        刘进宝看看侯爷愤怒的已经变形的脸,盘算了一下觉得不划算,摇头拒绝,指指粗大的松树,意思是侯爷您可以拿松树出气。

        云烨虽然被气昏了头,但是看看粗糙的松树皮,再看看自己白嫩的双手,还是决定不伤害自己了,一肚子的气无处散发啊,狗日的魏征不但坑了老子,还带着人来围观老子大哭,这以后还怎么见人啊,堂堂侯爷哭的连月子里的娃都不如,已经是大军里的笑话了。

        太蠢了,真是太蠢了,李二现在把自己治下百姓的生命看得和金子一样,哪里会舍得让两百多个百姓去填道路,他走在岳州大街上听到旁边的人家传来新生儿的第一声哭泣,都会死皮赖脸的走进去祝贺人家一番,因为这户人家又给他生了一个缴税的男娃,和一个未来的壮丁,或者军士。

        有人才能多多的占地,没人占了再大的地方也没用,难道让那些野兽去替自己作战或者缴税?买卖大唐人口被抓到,只有一个死字,但是买卖别的国家的人他是乐见其成的,别的国家的男人想娶大唐女子,官府这一关就过不去,大唐男子成群结队的往家里弄外族的女子,官府说不定会帮忙,诺大的国土上只有三千六百万人,就像是一口巨大的汤锅里洒了一点胡椒面·人口还是太少了。

        一路上走来,李二不再观看哪里是雄关险要,二是注意看哪里适合耕作,如果那些土地上长满了作物·他就会非常高兴,如果那里适合种庄稼却荒芜一片,他必定要跟随驾的地方官问个清楚,听到人少,种不过来的话,往往就会扼腕叹息。

        自己脑子是怎么想的?怎么就不转转筋,金牛道已经修筑完毕·那些高丽战俘自然是要有计划,有目的的屠杀一批,李二准许高丽人居住在大唐·但是绝对不会容忍他们出现自己的族群,如果大唐国内出现了高丽族群,就表示自己只不过让高丽人搬了一个家,自己征伐高丽还有什么意义。

        魏征的眼睛刚刚治好,自然就会很新奇的到处瞎看,看来看去发现云烨这几天很不对劲,以他的智慧根本就不用猜,就会知道云烨到底那根神经不对,顺水推舟·顺手牵羊,很顺手的这么一推,不但试探出了云烨的本心·还给自己找了一个挽救侯君集家属的强力盟友何乐而不为,至于带着人为围观云烨哭泣,完全是意外·因为云烨捂着耳朵哭泣的声音太大了,被刚刚训导完那些御史的李二听到了,围观就成为必然。

        天快黑了,旺财闻着味道过来找云烨,它一向很在意自己兄弟的去向,抱着旺财的脑袋云烨不知道何去何从,回营帐?太丢人了。

        “旺财啊·咱哥俩跑路好子,我跟着你回陇右老家去·盖间小屋子当野人算了,不出来丢人现眼好不好,你最多没有稠酒喝而已,多吃点草就好,马本来就是吃草的?!?br />
        稠酒这两个字根本就不能在旺财跟前提,听到这两个字,旺财明显的就把耳朵支楞起来了,咬着云烨的衣衫就下了山,半点都没有犹豫的回到了帐篷,拿蹄子踢一个硕大的木桶,

        云烨叹口气,给旺财喝酒的铜盆里倒了半盆子稠酒,这是汉中能找到的最好的稠酒。谁知道旺财居然不喝,一个劲的拿头拱云烨,冲着帐篷顶上挂着的布口袋叫唤。

        都成精了,现在不给稠酒里添加果干和桂花旺财根本就不喝,在旺财的大眼睛的注视下,云烨一连抓了三把果干,旺财这才满意,埋头喝了一口又吐了出来,好像发脾气了,一蹄子就把铜盆踹翻了,转过身子把马屁股冲着云烨,自己张着嘴朝外面叫唤。

        红鼻头的马夫快速的出现了,看着地上翻倒的铜盆对云烨说:“侯爷,旺财从来都不喝冷酒的,每回稠酒都需要烧开,把果干煮软,桂花的味道散发出来,这样的稠酒它才喝?!?br />
        云烨点点头,他没有旺财那么讲究,给自己倒了一碗稠酒就坐在小马扎上开喝,云烨自己都快喝了一盆稠酒了,旺财的稠酒才好,马夫的手艺不错,稠酒香气扑鼻,果香混杂着桂花香味浓郁的几开,云烨在旺财的酒盆里舀了一碗,尝了一下,味道果然不错,自己刚才喝的就不是稠酒,难怪旺财会发脾气。

        旺财喝酒的样子看着都是一种享受,眯缝着眼睛,大嘴埋在盆底,兹兹的一口气抽干,点滴不剩,这才仰起头让马夫拿一个黑了吧唧的手帕擦了嘴,打个响鼻,就在马夫铺好的干草上卧了下来,半眯着眼睛打盹,满军营需要躺着睡觉的马,就旺财一个,前几天即使没有干柴烧水,马夫也不许别人动旺财睡觉的干草,被他拿油布细细的裹好,不容许水汽入侵,只要发现干草潮了一点,就会腆着脸到有火的地方把干草的潮气烘干,自然,到了晚上,他也是睡在干草上的。

        不打搅旺财睡觉了,它半夜还要起来吃一顿饭,很辛苦。云烨自己出了帐篷,刘进宝守在帐篷外面,见云烨出来了,小声的说:“侯爷,魏王来访!”

        “不见,没一个好东西,都是来看我笑话的,恐怕不止魏王一个人吧,那几位老公爷没来?希帕蒂亚那个好奇心比猫还严重的女人没来?”

        “侯爷明见万里,都来了,都在帐篷里等着您呢,看样子见不到您不打算走,要不您今晚就在俺的床铺上将就一晚?小的给您把风?!绷踅泼牡匦ψ潘?。

        “滚!和你在一起几十年了,从来都没见过你洗过脚,侯爷我要是在你的床上滚一夜,那里还有命醒来,算了,躲不过去,见见他们?!?br />
        辛月在帐篷里招待几位长辈,脸上愁云密布,眼睛红红的,她刚刚听说夫君一个人躲在树背后嚎啕大哭,觉得自己夫君太可怜了,也就跟着哭了一鼻子,现在是强忍着招待程咬金他们,希帕蒂亚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不断地把目光在程咬金他们几个人的脸上转,想看出一点端倪来,只有李泰端着茶碗喝茶,一看就是在用茶水压制自己不要笑出来。

        云烨一进门,辛月的眼睛就亮了,不管夫君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只要肯回家就好,赶紧走上来问云烨吃没吃晚饭。

        给几位长辈见了礼,云烨苦笑着说:“今日丢人丢大了,看着摩天崖想起了诸葛生平,不由自主的念叨起了他一生的功业,想到不管多么雄伟的功业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就不由得悲从心来,不由自主的背诵起《出师表》居然不能自抑,大哭一场,让长辈们见笑了?!?br />
        程咬金奇怪的说:“以你小子没心没肺的性子,居然能伤古伤到这种地步,真是难得,可是联想到自己了?觉得自己这辈子不管干什么都是一场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这红日与青山才是万古长存的东西,相比之下,人的功业就渺小的不可记述,小子想起先师说过一句话,颇有感触,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我辈的坟茔迟早有一天也会变成良田,在这个世界上再也留不下雪泥鸿爪,如何能掩饰得住自己的悲伤。

        牛进达板着脸站起来走到云烨跟前说:“读书读傻了?让你少读些书的,在书院里泡了这些年,好好地一个孩子硬是给书祸祸成了傻子,谁在活以后,都是在活现在,两只眼睛闭上以后,是非功过你能知道?

        只要你闭眼睛的时候没觉得亏心,没觉得遗憾,就够了,世人的想法太杂,今一个说法,名一个说法,昨天还是圣人,到了明天就成了败类,你想让天下人永远记得你,做什么梦呢,只要现在的人能知道你云烨的名字,挑个大拇指说好样的就行,谁管得了以后?“

        实在人就说实在话,也做实在事,牛进达就是这么想的,他认为没错的,就会灌输给云烨,从不藏私,这也是云烨敬重这位老人的原因。

        秦琼呵呵一笑说:“不要紧,有什么丢人的,伤古怀今不就是那些酸丁们经常干的事情么,看个落叶,分个别都能哭一鼻子,小烨不过是一时感怀,不丢人,见你好好地,老夫也就放了心,老人家的话你们年轻人不爱听,我们走了,你和魏王多聊聊,心结解开就好了?!扒厍硭低昃秃团=镒吡顺鋈?,程咬金怀疑的回头看一眼,也走了。

        “说实话啊,骗几位老人家的话就不要给我说了?!?br />
        “把你的婆娘弄走我再告诉你,这回丢人丢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