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九节愤怒的皇帝

    第二十九节愤怒的皇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房公,您说陛下听到咱们的奏对之后会是什么反应?今日辈就全靠您了,您要是不在陛下铁定恼羞成怒,说不定会当堂揍我,传出去晚辈就没脸见人了,需要想一个既让陛下感受到自己错了,又不伤及他的颜面,您说有什么法子?“

        随着断鸿的脚步,两人亦步亦趋的跟着,云烨小声的问房玄龄。

        “你年纪小,又是陛下的晚辈,挨顿揍不算丢人,问题要是不解决,才是后患无穷,老夫感觉大唐的《商律》需要全面改进了,不如就由你牵个头制定出一部超前的律法出来,现在的律法沿用了隋制,八十余年都没有修正过,只不过在这几年户部零零散散的出台了一些规定,依老夫看来,到了重新制订律法的时候了。

        你是少年英杰,挨顿揍换来一部律法,这种事情很值啊,年纪轻轻的不要总是躲躲闪闪,遇到困难有时候就该迎面直上才是?!?br />
        云烨吃惊的看了一眼房玄龄,老家伙坑人都不眨一下眼睛,李二现在就是传说中的大魔王,谁吃饱了撑的去招惹他,自己穿官服觐见就是不愿意挨揍,李二下手从来都没有轻重,后宫的一个宠妃给他生了一个闺女,稀罕的不得了,批阅奏折的时候就把孩子放在一边,不到一岁的小孩子感到不适了,自然就会嚎哭,大怒的李二抬手就把砚台扔了过去······

        砚台飞出去了他才想起那是他闺女,要不是断鸿拼死用脑袋撞歪了砚台,后果不堪设想,从那以后五岁以下的皇子皇女,被长孙勒令不得靠近李二,云烨就是担心李二捶自己捶地忘我,小命就完了,事后就算是李二再后悔,也晚了。

        “不行·您必须拿出章程来,陛下清明的时候自然没关系,万一陛下红了眼,揍我揍个没完·我又打不过陛下,还逃不掉,太危险了,你看看断鸿额头上的伤疤就知道,陛下下手没个轻重,我身娇肉贵的当靶子不合适?!?br />
        “胡说,古人为民请民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多的想法·士大夫死谏乃是荣耀,吾辈的精神自然万古长存,前隋伍殿章一头碰死在龙案上死谏·你去看看《隋书》是如何写他的,连篇累牍,整整七页,这是何等的荣耀?!?br />
        云烨停下脚步看着房玄龄咽了口唾沫说:“如果晚辈没记错的话,伍殿章全家就跑出来一个伍云召,其余的都被砍头了吧?您是大唐的宰相,陛下总要给您几分颜面,要不您去说,晚辈在您身后敲敲边鼓如何?”

        还没等房玄龄开口·断鸿就催促道:“你两位还是快些,陛下都已经等急了?!?br />
        云烨,房玄龄对视一眼·长叹一声还是跟着断鸿进了大殿,因为是正式的奏对,李二也穿戴着自己的冕服·坐在案子后面似笑非笑的看着走进来的俩人。

        “二位卿家见朕何事,有事速速奏来?!?br />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云烨就发现只有自己站在中间了,房玄龄已经坐在旁边的垫子上捧着勿板跪坐的非常正规,李二的嘴角也浮现出一缕耐人寻味的笑容。

        云烨悄悄地往后退了两步抱着勿板咬着牙说:“陛下,微臣今日前来是为了您日间下达的旨意,臣听说陛下命中书·门下,尚书三省在厘定何为奢侈品·准备加征三倍的税率,微臣以为不妥······”

        “住口!尔等俸禄都是民脂民膏,衣食穿用都是百姓血汗,为人臣不思替君分忧,朝中为官不知体恤百姓疾苦,挖空心思的对百姓敲骨吸髓尤不知足,更是设计出各种奇巧之物恬不知耻的搜刮百姓的救命钱粮。

        朕意已决,休要再言,胆敢再言税率者,多说一句话朕就再增加一倍税率,朕宁愿毁掉这些无用的奇巧之物,也不愿看到你们坐享其成。

        “陛下,请听微臣一言,这道旨意…···“

        “房卿记下,奢侈品税增加到四倍!“李二斩钉截铁的对房玄龄下

        “陛下,不是的,微臣就是想……“

        “房玄龄你也听到了,他说了一,二,三句话,税率增加到七倍?!袄疃ψ虐咽址旁诎缸由?,满怀期待的等着云烨再说话。

        云烨不说了,从怀里掏出炭笔在勿板上计算了一番,然后拱手对皇帝说:“陛下啊,税率确实不妥啊,您总要听微臣说话,不是?“

        李二嘿嘿的笑着说:“前三个字是朕的敬称,不算,后面说了两句税率再增加两倍,小子,有种你就继续说,朕不在乎毁掉那些狗屁东西,没了那东西,大唐说不定会更好。九倍的税率朕看你如何经营,!本事把你家的皮包卖到一百枚银币一个?!?br />
        “陛下,税率不是这么计算的,您弄错了?!?br />
        “好胆子,十二倍的税率了,你打算破罐子破摔不成?”李二有些奇怪,莫非云烨真的不在乎这些商铺了,这是他云家最大的经济来源。

        云烨和房玄龄互相交换了勿板看看对方计算的数字,房玄龄又对云烨伸出来三个指头,云烨点点头,抱着勿板说:“没打算破罐子破摔,是想好好经营,一代代的把手艺传下去?!彼低昃偷勺叛劬椿实鄣姆从?,只要皇帝再增加三倍的税率,自己和房玄龄扭身就走,多一分钟都不打算多待,这样的结果最好,谁都不得罪,错误全是皇帝的,那些专门发奢侈品财的人家也把涨税的罪名赖不到自己和房玄龄头上,皇帝是暴君,不许大臣说话讲理,仗义执言的云侯多说了几句话就被皇帝蛮横的把税率增加了十几倍。

        李二一经发现了云烨和房玄龄的交流,感觉到了不对劲,闭着嘴迟迟不下令,房玄龄站出来说:“回禀陛下,云侯刚刚又说了三句话,微臣这就去厘定奢侈品税的定额,为基本税率的十五倍,微臣告退?!?br />
        房玄龄走了,云烨闭着嘴巴也告退了,瞅着两位臣子出了大殿,李二脸上阴云密布,可是怎么想都没有想到哪里不对,夕阳的余晖穿过后窗,照在李二阴晴不定的脸上,有说不出的诡异,到底哪里不对劲?

        “陛下,他们在故意加税,妾身刚才翻看了一下我朝的商税,这才发现您只加了三倍的商税太少了,我朝只征实物税,就拿那个卖价十二枚银币的箱包来说,您加了三倍的税率,不过是每个箱包多付出十个铜钱而已,而且累进税律同样适用于奢侈品,这样一来您增加的税率几乎没起作用。

        云烨是个明白事理的,他知道这样做不合适,自己和那些勋贵们赚的太多,迟早会酿成大祸,毕竟,只有利益均摊才能把生意做的长久,所以他早年就向陛下提起过奢侈品税,他一进殿妾身就发现他是想加税,如果是减税,他一定不会如此忐忑不安,加税的举动会惹陛下羞恼,所以他穿了朝服,拖上房玄龄,恐怕是担心陛下对他发难吧?!?br />
        长孙把《唐律疏议》中的商税篇特意用红笔勾勒出来,放在李二的桌案上,就命令内侍全部退下,只留下忐忑不安的断鸿注意着随时会爆发的李二。

        李二把那些文字看完闭上眼睛胸口剧烈的起伏,一字一句地说:“朕想给价值十二枚银币的皮包上税,没想到却把税率增加在了一枚银币一张的鳄鱼皮上,气死朕了……“

        皇帝三天没出行宫一步,因为随行的御史已经在弹劾皇帝暴虐成性,不等臣子把话说完,就无礼的把特种商税增加到了十五倍,简直丧心病狂,古之暴君也没有这样残暴的增加过税率,魏征的眼睛还包着纱布,就要仆人把自己带到了行宫,叩阙拜见皇帝。

        皇帝不见魏征,倒是满身伤患的断鸿走出来在魏征的耳边悄悄地说了几句话,魏征从愤怒一下子就变成了惊愕,最后变成了欣喜,摸着断鸿包着纱布的脑袋说:“辛苦内侍了?!叭缓缶妥下沓祷亓俗约壕幼〉牡胤?,专心的让孙思邈帮自己治病,谢绝一切访客。

        闭门谢客的不光是魏征,房玄龄也紧闭自己的大门,谁都不见,哪怕是杜如晦登门,随从给的答案也是主人偶感风寒,唯恐过病给同僚,所以不见。

        云烨家的大门也关的紧紧地,一家人都在府里不出来,每日出来采买日用之物的仆人再也见不到一个云家人,倒是云家的箱包店打出了最后的低价这样的招牌,引得店内人头汹涌,存货在短短的时日之内就倾销的干干净净。

        “烨子,这些天你还是躲着我父皇一点,我去看我母后,就多说了一句话大腿上就挨了我父皇一脚,他老人家这几天脾气暴躁的厉害,身边只有我母后敢靠近,别人谁靠近,谁倒霉,说说,你把我父皇怎么了,把他老人家气成那样,你的脑袋还稳稳地长在脖子上,真是难得啊?!袄钐┮』巫攀掷锏牟AП?,里面殷红的葡萄酿海波一样的激荡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