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九节大海不干,海盗不绝

    第四十九节大海不干,海盗不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妖姬帮着虬髯客把所有的大食人的尸体抛进海里,得到!客的摸头发的揉脑袋的奖励,面对这样粗暴的动作,妖姬既然感到一阵阵的兴奋。

        胡同海掌着舵看着他们两个人光溜溜的身体叹了口气说:“我以为你们两个杀完人之后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穿衣服,没想到你们比我这个糟老头子凶悍的太多了,直接开始处理尸体,仲坚,妖姬,你们就不能先穿好衣服么?

        在岛上没法子,我们没衣服穿那也就罢了,现在有衣服不穿,你们这是打算用自己的身体告诉老汉,老汉我已经老了么?“

        虬髯客大笑着拍了妖姬的屁股一把对胡同海说:“我们三个光溜溜的在一个山洞里待了一年,我才发现我们三个已经成了一家人,老胡,这法子不错,以后想加入我们,先光着过一年再说,哈哈哈。

        不但虬髯客不在乎,妖姬也娇笑着挺挺自己的胸膛,抱着虬髯客的胳膊向胡同海示威。

        看了妖姬光身子一年多,胡同海早就能做到心如止水,想到一年多的悲苦遭遇,仍然不由得有些伤怀,自己三人逃脱生天又如何,海上有云烨这样的巨鲨在,根本就不是一个适合讨生活的地方。

        恐怖的巨舰一出,海上的其他舰船就只能望风而逃,只要被看到说不定都没有逃脱的机会,他们强大的让人绝望,自己在舟山虽然说还有家,但是,现在却也回不去了,找敌人家属的麻烦本来就是官府的专利,自己率队偷袭云烨,这是瞒不住人的。

        好在自己对这一天的到来早就有了准备,家人这时候也早就该隐姓埋名的散于乡野了吧,老妻的身子不好·自己出发前就没几天好活了,现在尸骨应该都埋进坟里了吧。

        儿孙自有儿孙福,胡同海自己是海盗,但是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三个儿子也当海盗·甚至不许他们下海,大儿子偷偷的上了船,被胡同海亲手敲折了一条腿,自此以后,儿子们再也没人敢提下海的事,做海盗能赚到钱,但是损阳寿·折阴德,自己已经这样了,胡同海断然不许儿子们也走这条断子绝孙的路。

        听着船舷边上传来的巨大的水花声·胡同海知道这是鲨鱼吃光了那些尸体,沿着血腥味追逐到这里来了,自己总有一天也会喂鲨鱼的,他对自己将来的命运非常的肯定。

        “这是一艘商船,船上都是从泉州运来的丝绸和瓷器,还有些茶叶,不是苦茶,是新茶,茶包上有诺大的云字·这是云家出产的最上等的茶叶,甚至还有一百多坛子酒,也是云家的出品·价值不菲?!?br />
        虬髯客把一个小小的瓷罐递给了胡同海,解开胡同海身上的大食布袍,拿干净的麻布蘸上酒仔细的擦拭他背上的那道伤口·如果不及时拿酒或者盐擦拭,在炎热的南海上,伤口很快就会溃烂。

        “仲坚,大唐海域现在绝对不是一个讨生活的好去处,大唐的水师太强大了,一年多以前,那样恐怖的战舰一次就出现了三艘·现在不知道还有多少,云烨上一次出?!ひ环矫嫦氚盐颐嵌嘉隼匆煌蚓?,另一个目的恐怕就是要试验新船,他的目的恐怕都已经达到了,相信我,仲坚,这样的战舰会越来越多的?!?br />
        虬髯客挠挠头顶上乱糟糟的头发呲着牙说:“你说的没错,我当时被吊在桅杆上,所以把整个战局看得很清楚,云烨的巨舰就是在砍瓜切菜啊,高山羊子那个婆娘指挥的也不错,高丽人和倭人打起仗来也不要命,给一般的战舰,说不定就赢了,可是遇到云烨这个家伙就只能用金蝉脱壳的法子逃命,云烨咱们是打不过的,除非能有一艘他那样的战舰?!?br />
        妖姬端过来一盘子食物,胡同海就把船舵绑住,坐下来和他们一起吃,妖姬对现在的日子很满意,有吃的,还有穿的,两个男人也不把她当下人看,所以边吃饭,边说话,一边得意的告诉胡同海她发现了一箱子金币,一边小心的把鱼肉里的鱼刺挑掉放到虬髯客的手边,就这样还有功夫显摆她从船舱里找到的绸缎。

        虬髯客拍拍她的脑袋,妖姬实际上并不大,撑死了也就十六七岁,或许是海岛上的日子过于寂寞,这个女人从泄欲的工具到现在变成家人般的存在,最艰苦的时候出现的情感,总是最让人重视的,尤其虬髯客这种人。

        “扎木里死了,一定死了,云烨对与大唐人似乎不是那么狠毒,但是对外族人,他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屠夫,螃蟹岛上现在遍地尸骸,据说散乱的白!骨能过脚面,上面的尸骨都是大食人,高丽人,倭国人的有一些从极西过来的海盗尸骸,一个个都被插在木棒上,非常的恐怖,海上的人现在都把那座岛叫做恶魔岛?!?br />
        虬髯客停止了进食疑惑的对胡同海说:“老胡,你的意思是咱们三个人大食人的海域闯闯?咱们在那里人生地不熟的怎么混?”

        胡同海无奈的说:“大唐海域已经不适合咱们生存,想要活下去,不去大食人的地面不行,还有一个好处,仲坚,你会大食人的话,大食人的船上一般都有奴隶,只要你干掉一艘大船,就能把那些奴隶变成水手,这些奴隶已经被调教的没了自己的心思,非常的好指挥,一旦你给他们去掉镣铐,他们一定是你最忠实的部下,至死都不会背叛,因为除了你,没人会把他们当人来看,此事,大有可为!”

        虬髯客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伸出双臂把胡同?;褂醒Ф祭吭谧约夯忱?,对着大海大声地说:“我虬髯客在此盟誓,此生如若大事有成,一定不负他们两人,若有违誓,叫我死于鲨鱼之口?!?br />
        胡同海也大声说:“我胡同海认定张仲坚为主上,此生一定尽力辅佐,若起异心,就让我被海鲨分尸,永坠幽冥地狱?!?br />
        妖姬从虬髯客的怀里钻出来,双膝跪倒在虬髯客脚下,摊开自己的双手,亲吻他的足尖,表示绝对的服从。

        虬髯客拍着栏杆看着远处低低的飞云,懊恼的对胡同海说:“云烨这个狗日的太霸道了,他说过大唐的战舰所到之处,即为大唐国土,看样子他下回出海,大食海域都不安稳。

        胡同海笑着说:“大海如此的广袤,云烨就算是再霸道,他难道还能占尽大海不成,他向西挺进,我们也向西挺进,哈哈,大海不干,海盗不绝,避开他就是了,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实力足够,再回来找他一决胜负即可?!?br />
        一语说完,虬髯客,胡同海,妖姬三人一起扶着船舷哈哈大笑起来······

        贞观十二年夏六月十五日,大利西方,虬髯客调转船头挟胡同海,妖姬二人直驱西方,单人独船杀尽大食海匪一百一十三人,自号海龙王。

        辛月坐在桂花树下绣一个小小的肚兜,上面的五毒图案栩栩如生,绣几下就看看躺在椅子上睡午觉的丈夫,充满了柔情蜜意。

        两岁的儿子光着身子趴在丈夫的肚皮上睡觉,亮晶晶的口水垂在爹爹赤裸的胸膛上,小小的身子随着爹爹胸膛的起伏上下晃悠,这是最好的摇篮。

        见到有飞虫飞了过来,辛月放下手里的针线,拿着蒲扇撵走了飞虫,桂花树下就这点不好,总是有虫子,她不由得想起长安的那颗柿子树,枝繁叶茂的还没有虫子骚扰,也不知道寿儿怎么样了,一月一封的书信总是说不清楚,也不知道长安的纷争过去了没有,岭南虽然也不错,可是这里到底不是自己的家,老奶奶昨日也说她想埋在祖坟里。

        夫君自从上了岸,把小杰,老铁他们送去了造船厂,就再也没有出过家门,已经整整快两个月了,什么都不干,就守着一家老小,变着法的逗全家开心,今天还说要炸好多的油条,也不知道油条是个什么样子。

        小丫从门里出来,气冲冲的,辛月想拦都拦不住,只能叹口气随她去了,这孩子,都已经要做齐王妃了,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姻缘,偏偏她就是不愿意。

        小丫把胖孩子从哥哥身上拿开,在辛月的景叫声里,一屁股坐在哥哥的肚子上,听到脚步声,云烨就醒了,只是不知道怎么跟小丫解说,只好装睡,现在这丫头都坐到自己肚子上了,只好叹声说:“小丫,你今年都十六岁了,大姑娘了,怎么还这样啊,谁家大姑娘会坐到哥哥肚皮上,小佑其实也不错,你以前不是总说自己要嫁的轰轰烈烈的,比大丫还要强一百倍吗?现在嫁给小佑,你的梦想就实现了,怎么还不开心???”

        小丫把侄子夹在胳膊底下说:“我讨厌李佑,我要嫁的夫君该是龙,再不行该是老虎,现在嫁给一头猪算什么?”

        “龙,绝对是龙,小佑的爹爹是真龙天子,小佑怎么不是龙,凤子龙孙说的就是小佑他们?!?br />
        “不对,魔姬说了,龙也会生出乌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