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七节安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您也太小看您的儿子了,承乾心地光明,做事光明磊落,一手阳谋用的出神入化,前段时间硬是用自己对百姓的情感把我架上他的马车,上了一道我至今还不能原谅自己的《流民入城疏》,如今我都不愿意再见他,他现在的心志坚如铁石,会受别人蛊惑?

        青雀现在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人闷棍,这和他一直喜欢待在地底下有关,一门心思的想要成为孔夫子一样的人物,对俗世的权势半点都瞧不起,如果可能他就不愿意从实验室出来,现在我要想蛊惑他都见不到人

        小???那家伙现在比泥鳅都狡猾,上回我们四个被陛下吓唬了一顿,他就立刻钻到蜀山里打算修仙,我敢打保证,只要您稍微漏一点口风,他立刻就会远遁三千里,要么去吴地,要么钻蜀山,绝对不可能有第三个选择,他一向认为,只要这辈子富足安康的过完就算是拣着了

        现在这三个家伙那个是省油的灯?一个个主意正的要死,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承乾就打算等陛下百年之后接班,青雀要把自己的名字刻在史书上,打算占一个大篇幅,小恪没出息一点,就是对钱财热衷一些,其他的皇子想要和他们三个斗那是纯粹在找死,青雀,小恪认同承乾,不代表他们两个认同别的王子

        现在,您把心放回肚子里,在宫里养好身体好好享福,我要回家去看闺女,然后带着她去找禄东赞那个混蛋,我要看看什么样的鸡零狗碎打算把我闺女抢走“

        长孙听云烨埋怨了一大堆,说的好像很有理的样子也就安心了,在大唐最了解那哥三的不是别人就是云烨,既然他都说了挑拨离间这种事对他们没用,也就放下心来,皱在一起的眉头刚刚松开,却又竖了起来,她发现云烨刚才和她说话毫无敬意

        又抓着云烨刚才跋扈的一幕说是狗肚子存不了了三两猪油云云,整天就知道胡闹,还好没出人命,要不然,会被言官弹劾,刑部拿问,自己不知道替云烨背了多少黑锅,在宫里担惊受怕的没个安生

        骂完人就神清气爽的带着大群的爪牙回宫,那些让将士们流干口水的教坊司歌姬也一同带走没说留下几个安慰一下将士那颗孤寂的心

        回到自己的地盘云烨顿时就感觉身心皆疲,又他娘的打了一仗,不论岭南水师多么强悍,战损依然难以避免,这些善后事宜都要一一处理妥当,还要给皇帝写战情通报,一样的东西兵部也要,那是要存档的史官会过来询问详细的战事,准备另辟蹊径的用不同的眼光来书写这场战事

        功劳簿被兵部考功司拿走了升官是皇帝的权利,发财就要靠自家大帅了,既然皇后把歌姬带走了,没有美人可看,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着大帅的营帐,见司马参军,主簿进进出出的忙个不停,就在猜测这一回大家到底能有多少赏赐,水贼窝里的金银不少

        “大帅,不知道卑职的前锋营这回有多少收益?营里面战死了七十六个弟兄您可不能见俺们没有大战,就把钱财都分给水军那些开船的“赖传峰听到亲兵说大帅召见,就立刻钻进了大帐,一见刘仁愿已经坐在那里喝茶了,顿时就发急

        刘仁愿把手边上的一张纸嘚瑟的在赖传峰眼前晃晃,那上面的数字让赖传峰嘴里发苦,要说话,却被云烨扔过来的一张纸打断了,连忙捡起来看,还好,上面的数字也不小,这才安心的坐到刘仁愿对面喝茶,还把自己的那张纸也冲着刘仁愿晃晃

        “大帅,咱们如今私分战没所得,是否不妥啊,按律咱们是要上缴国库,再由兵部发还给我们“五蠡司马手上也有一张单据,这是分配给守营将士们的,这家伙从来都不愿意离开油库一步,隔三差五的就要进去清点检查一遍,弄得全身都有一股子煤油味道,军营的弟兄们没人愿意和他打交道,他也黑着一张脸自得其乐

        “如果是边军,自然该这样做,可惜我们不是,我们是陛下的亲军,兵部管不着我们,所以缴获的钱财就归我们自己受用,当然,陛下和娘娘那里自然会有一份,你就安心的把钱财收着,岭南水师里就属你最穷“

        五蠡司马的脸皮抽搐了两下,犹豫良久,才起身谢过大帅的赏赐,和陛下,皇后一起分赃的机会不多

        岭南水师是一个整体,云烨做任何事情都不会落下一个人,哪怕是分鱼干,也是人人有份,五蠡司马知道这是营里的传统,大帅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拿就是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舰队的一份子,这一回拿了分赃的钱,下一回买卖军功的时候也就会顺理成章

        将士们辛苦了大半年,又可以休整一个月,云烨指着刘仁愿让他赶紧滚回家,军营的事情统统交给五蠡司马管辖,将士们回家探亲这也是岭南水师特有的福利

        云烨自己也要回家,封存了大印,交给五蠡司马,骑着旺财准备回家,只要打完仗就需要穿着铠甲回去,云家庄子上的乡亲们最喜欢这一口,只要侯爷穿着铠甲回来,不用问,这是又上了战场,谁不希望自家的家主是一位战功彪炳的功臣

        所有人都围过来拜见一下侯爷,祝贺一下侯爷大胜而归,就轰然散去,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卖猪肉的继续去给买肉的剁骨头,卖果子的继续大声叫卖,刚刚趁着拜见侯爷的功夫卖了一件皮坎肩的,这时候继续和不满意的客人讨价还价即使面前还站着一位点头哈腰的,也是来问侯爷讨要铜板的,因为旺财刚刚喝了一大盆子稠酒

        谁耐烦整天披着铠甲,这东西又重又厚,九月里的长安,秋老虎正在肆虐,汗流浃背的尽完自己的义务,就要立刻脱掉甲胄,尤其是头盔

        云烨觉得这样很好,侯爷起到了娱乐大众的义务,大众也表达了自己的敬仰之心,这样就完了,谁都有日子要过,侯爷在前方斩获无数不会分给别人一个铜板,当然老百姓卖猪肉赚的铜钱也不会给侯爷一枚

        大人物云家庄子见多了,就算是有一天皇后娘娘站在自己的摊子前面要割二斤猪肉回去烧菜,屠夫都认为是理所当然,难道陛下就不吃饭了?

        以前县太爷来云家庄子亲民一下,都会让庄户们好一通感激,现在宰相来摊子上吃了一碗凉粉,该收的钱也得收,了不起多搁些麻油就算是优待了

        云家庄子上的人家大气,挑粪浇菜园子的老汉都把腰板挺得笔直,大唐最富裕的庄子这个称号早就被庄户们嗤之以鼻,现在拼的是谁家的小子能考上书院,要是再有谁敢从怀里掏出一大摞子铜元显摆,整个人会被唾沫淹死,云家庄子穿着破麻衣编筐子的老汉,说不定都是长安城里一家店铺的东家,谁敢小看

        财富带给人最大的改变就是精神上的自立,钱壮怂人胆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我对你无所求,所以就没必要卑躬屈膝,没人喜欢总是弯着腰,云家的下人不是贱籍,一个都没有,如果主家欺负的狠了,摔耙子走人不是没有过,所以当你看到云家的马夫拽着马头埋怨侯爷不懂得爱惜牲口的时候千万不要奇怪

        就连旺财在卸下马鞍子,接受了马夫的亲昵之后,支棱着耳朵等着他给自己洗刷,弄干净之后,就会有丫鬟过来,把装了铜板的荷包挂在脖子上,自己溜达着出了门,岳州的草料不好吃,回到了家里,也该松快一下,对面那个摊子上摆的红瓤西瓜就很不错,这东西,除了长安,别的地方居然没有

        老奶奶接受了孙子的请安,笑眯眯的就回到后宅去了,知道孙子和自己的妻妾有话说,老人家就不在这里碍眼了,辛月还没说话,那日暮就一头扎进云烨的怀里,哭的话都说不出来,辛月黑着脸抽了她两把掌,她才红着脸从夫君的身上下来,旁边云宝宝和云暮吃惊的看着她,让那日暮汗颜无地

        “你是我爹?“云暮大大的眼睛里全是渴盼,对于爹爹这种生物,她既熟悉又陌生,一句话就把云烨的眼泪给问出来了

        蹲下来平瞅着闺女的眼睛说:“是的,没错,我就是爹爹”造孽呦,自己的亲闺女居然不认识父亲是谁

        “你没有胡子,程爷爷都有胡子,程伯伯也有胡子,爹爹为什么没有?”小丫头小心的拿手指触碰一下云烨的脸颊和下巴,对于爹爹没胡子这事非常的奇怪

        “爹爹把胡子刮掉了,就是担心一会会把我闺女扎疼”说完就把云暮小小的身子抱得紧紧的,在小胖脸上亲了又亲,父女俩鼻子对鼻子嘿嘿的笑,把旁边的宦娘看得已经哭了两鼻子,辛月的眼睛也红红的,只有那日暮一脸的骄傲,自己不在家,夫君最疼爱的还是自己母女两(未完待续……)

        ps: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