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七节价高者得

    第二十七节价高者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场面一下子就静了下来,人人都用很奇怪的眼光看回原佑,仿佛在看一个疯子,在大唐的人没有充分满足购买**之前,其他外族的人是不能张嘴的,这是李二平灭突厥人之后形成的一个惯例。

        萧瑀仿佛没有听见那两千贯的叫价,对云烨说:“小子,一千六百贯,老夫是穷人,你如果还敢涨价,我就把马砸了,谁都得不到?!?br />
        “一千六百贯,有没有比一千六百贯高的价?刚才萧公说了,这是宝贝,想出高价的现在是最后时刻,我数三下,锤子落下,就没机会了,一……”

        云烨才张嘴数数,回原佑又开口了:“我出三千贯”。

        没人理他,云烨接着数:“二,三,成交,这匹马为萧公所有?!边鄣囊簧缸勇湎?,交易完成。其实云烨很想把玻璃卖给回原佑,但是这时候,面子比钱重要。满场子没人觉得奇怪,连惊讶的都没有,似乎云烨高价卖给高丽人才是怪事。

        没人知道这种精美的不似人间所有的宝物还有多少,卖掉一件就少一件,长安的商贾见官员们已经拔得头筹,剩下的自然不会落于人后,早就准备好了云烨事先发出的号牌,随时准备开始搏杀,有实力的大家族根本就不会自己出手,直接出手的都是些坦荡无私的官员。

        高丽使节气得浑身发抖,回原佑直接站出来,指着云烨说:“云侯,你既然说今晚拍卖高价者得,为何我出了高价,你却偏偏把珍宝给了低价者?我要控诉?!?br />
        云烨正忙着从箱子里往外掏玻璃,听到问话头也没回的说:“那是针对我大唐人而言,对你们不算数。如果有剩的,自然会轮到你,急什么?!?br />
        大厅里的大唐官员商贾轰然大笑,差点把大厅的顶棚都掀掉了,回原佑,还有其他国家的商贾,又羞又气,怒火已经在熊熊的燃烧。只是环境不对。一个个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准备扭头就走,离开这个让他们感到羞辱的大厅。

        可就在这时,云烨又从箱子里掏出一只孔雀,一只身上坐有有一个四肢胳膊的人,看一眼。就知道不是凡品,红嘴,蓝毛绿斑点。栩栩如生,人物也塑造的精妙无比,慈眉善目的。

        回原佑眼中冒出贪婪之色。其他的胡人也停下了脚步,眼中除了蓝孔雀之外再无它物,一群人围成圈子嘀咕一阵,回原佑作为被推选出来的代言人对着李二的露台躬身施礼,大声的向皇帝陛下讨说法:“尊敬的大唐皇帝陛下。我们高丽一向对大唐亲善有加,每年的供奉未曾有丝毫的短少,我国陛下的国书尊您为长辈,为何今日我等在这里遭受如此羞辱,请陛下裁断?!?br />
        可怜的大唐现在还没有达到她辉煌的顶点,放在李治时期,高丽使节敢这么说,早就拉出去喂狗了,还能容他如此嚣张,现在大唐在准备薛延陀,吐谷浑的事情,没力量三面受敌。

        云烨心中暗喜,终于有机会先坑一把这些家伙了,有他们抬价,想必那些坐在前排的老家伙们,一定会变得更加疯狂,很期待李二为这些使节和商队说话。

        果然,李二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云烨,不许再无视使节的要求,你要公平的对待今日的所有宾客,宝贝么,有德者居之,你不是说谁钱多就给谁么,就这么办好了?!?br />
        云烨躬身领命笑着对回原佑说:“陛下发话了,我一定会谨遵无虞,上一个就算了,从这只蓝孔雀开始,我一定谨守陛下的吩咐?!?br />
        见到目的达成,那些高丽,薛延陀,吐谷浑的使节也不以为甚,在众多胡商的吹捧声中又坐回了原位,等待拍卖开始。

        一个高眉深目的番僧走了上来,对云烨说:“云侯,你千万不要在蓝孔雀,蓝孔雀的称呼这尊佛像,小心将来入无间地狱受无尽煎熬?!?br />
        “这和尚是谁?”云烨问站在身后的猪头何邵,何邵努力地睁开眼睛,连忙双手合十说:“这是鸠摩识大师,来中原已经三十年了,是有数的得道高僧,不能无理?!?br />
        云烨做恍然大悟状抱抱拳,笑着说:“大师,这明显只是一只孔雀,为何您偏偏要说这是一尊佛像呢?这其中可有我不知道的缘故,还请大师解惑?!?br />
        鸠摩识还了一礼就说:“云侯是俗家人,不解佛事也情有可原,就让老僧为各位解说一遍就是,佛家有一位大能名曰孔雀明王,也称为佛母。灭一切诸毒怖畏灾恼,摄受覆育一切有情获得安乐,你看孔雀座上的佛陀呈一面四臂之相,手持莲花、俱缘果、吉祥果、孔雀尾,所持四物中,莲花表敬爱,俱缘果表调伏,吉祥果表增益,孔雀尾表息灾。这是一尊难得的佛家宝贝?!?br />
        云烨那里知道这些,图样都是离石画的,他见多识广,又看不起云烨的不学无术,自然不会给他讲解这些晦涩难懂的学问,听鸠摩识这么一说,他也感觉这是一个可以要高价的好东西。

        “贫僧愿出两千贯向云侯求这尊明王法相?!?br />
        鸠摩识很有钱?这不是都自称贫僧,怎么一转眼就拿得出来两千贯,要知道两千贯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一斗米的价格也不过四文钱,一贯钱整整一千文,两千贯可以卖多少的米,这些家伙到底收了那些可怜的信徒多少钱?寺庙看起来还是很赚钱。

        “大师想要自然遵从,只是陛下刚刚有喻令,价高者得,但愿您能如愿?!被安懦隹?,立刻就有其他人附和,回原佑想都不想就张嘴叫价:“三千贯?!闭饣厮潜ё胖驹诒氐玫男奶?,不要说这是一件宝贝,哪怕是狗屎都抢定了。

        薛延陀的使节跳出来生硬的说:“三百头牛?!?br />
        李二躺在软椅上脸不由得抽搐一下,大唐的牛从来就没够用过,这次他还在发愁如何付给薛延陀五千头牛的绸缎粮食,还有铁器,没想到一堆沙子就换来三百头牛。

        “二郎,这些玻璃不能任由云烨祸祸了,既然一只孔雀就可以换来三百头牛,对我大唐可以说几乎是没本的买卖,可以换牛,就可以换战马,还可以换羊,还可以换高丽的铁器,朱砂,我们什么都不用付出,最多就是一些沙子,前面我们失策了?!?br />
        长孙一想到自己可以无偿的得到全天的财富,面孔就一瞬间涨得通红,李二也坐了起来,想想,又重新躺了下去,对长孙说:“云烨现在满肚子的怒火,如果不发泄一下,就不会尽心做事情,这回,就让他尽情的玩一次吧,我们亏欠他良多?!?br />
        长安的商人还很不习惯现这种一掷千金的氛围,都长大了嘴巴,看着他们三家逐渐把价格抬上去,心中大是羡慕,这一件宝贝所赚的铜钱,就足矣让自己赚一年的。

        看着薛延陀人最后以五百头牛的代价,从满脸惋惜,恋恋不舍的云烨手里拿走了孔雀明王像,厅子里的大唐商贾似乎被人抽了一记耳光。

        魏征的心和每一个毛孔都在高歌,无论那尊明王法相如何的值钱,在他眼里都没有五百头牛的价值高,金石珠玉饥不能食渴不能饮,有了这五百头牛,可以多开垦出多少田地啊,这才是大唐的根本。

        云烨又从箱子里捧出来两尊一模一样的琉璃巨狼,这两匹巨狼正在做啸月状,尖牙利齿,粗壮的四肢附于地上,遒劲有力。

        照耀两匹巨狼的灯火瞬间熄灭,满剧院的人吃惊的发现,两匹巨狼的四只眼睛仍然会放出光芒,寸许长的绿光将这两尊雕像映照成惨绿色,似乎狼的恶灵正依附在这两尊雕像内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灯火再次点亮,绿色的毫光逐渐隐去,巨狼依然战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刚才的一幕让所有人以为身处梦境,静悄悄的一言不发。

        阿史那家族就是草原上真正的主宰,他们的祖先据说就是狼,每一个阿史那家族的人胸口都纹绘了狼头纹身,正是这种啸月形象。

        薛延陀人立刻站了起来,一千头牛,云烨不为所动,只是把头转向吐谷浑人,年迈的长老喘着气说出了一千五百头牛的价格。

        云烨清楚,他们也清楚,就连闭着眼睛的李二也清楚,只要他们两族把这两只狼送到大漠深处的西突厥,立刻就会有一个强大的盟友。

        房玄龄,杜如晦,李靖,唐俭等人立刻就站了起来,李靖大叫:“云烨,这东西不能卖,会给大唐带来麻烦?!?br />
        云烨咧着嘴对李靖笑了一下说:“陛下说了,价高者得?!?br />
        薛延陀现在身处大唐铁骑的威胁之中,这次前来大唐就是希望能够和大唐达成协议,不受战争的威胁,谁知无意中发现这件献给天狼神最好的宝物,只要送给西突厥,就一定会达成同盟,共进退,拼了老命也要得到。

        吐谷浑人也抱着同样的心思,这次来的是一位大长老,同样发现了这两匹巨狼雕塑的重要意义所在。

        在李靖等人焦灼的劝说下,云烨依然一副生意人的摸样,不为所动。为了不至于夜长梦多,薛延陀人与吐谷浑人也达成了合约,两家共出肥牛两千头,买下两尊雕塑,一家一尊。

        云烨笑的像只狐狸,从袖子里拿出一只小锤子,在其中的一只巨狼头上敲了一下,狼头顿时被敲得粉碎。

        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中,云烨对两个买家说:“现在只有一匹狼了,我要三倍的价格?!保ㄎ赐甏?br />
        {飘天文学http://www.PiaoTian.net

        http://www.PiaoTian.net

        http://www.PiaoTian.net

        www.PiaoTian.net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