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节试验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从温彦博的语气里云烨知道了回京这件事,已是板上钉钉,不可逆转了。李二的旨意是不可抗拒的,他对云烨从来都没有客气过,你听听给李靖的旨意,简直要把他夸到天上去了,描写将领的颂词一个接着一个,并且把话说的情意绵绵,有严重的背背山倾向。给张公瑾的旨意也是夸奖连连,苏定方官升三级,成了伯爵,张宝相也正式的加入了有爵一族,这两天乐得嘴都合不拢。气的云烨又到他的营地里捡了五十头牛,还有好几百只羊,统统的交给那日暮。

        那日暮强烈要求云烨再去看看还有没有走失的牛了,羊了一类的东西,最好能捡着几匹马,被恼羞成怒的云烨抽了一巴掌才安静下来了。

        向李靖告辞,刚进了帐子,就发现他案子上铺着六七张圣旨,他还陶醉在宣旨时的荣耀中?这不像他的为人,走到近前还没看清楚圣旨,就听李靖叹息一声,转头对云烨说:“果然还是你最得圣眷,老夫与李绩等人拍马难及?!?br />
        云烨找出来给自己的圣旨,上面没有抬头,没有署名,只有一方大印,仔细一看居然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八个字。洪城的速度够快的,李二显摆的速度也不慢,这就用上了?

        别人的圣旨都写得满满的,上面的文字让云烨浑身起鸡皮疙瘩,只有自己的旨意上面只有“着蓝田侯云烨即刻回京,不得迁延?!闭馐母鲎?。连标点符号都没有,放在圣旨堆里非常的寒酸。

        ‘您这是在损我?这些诏书里,有升官的,有发财的,又进爵的,只有我的诏书上面只有一句催我回京的命令,连安慰的话都没有一句。孙道长哪里都有陛下的亲笔信,我在草原上跑了好几千里路,不落好?!焙苁巧诵陌?。自己这趟远路跑得亏大了,既然说了这些年不给涨爵位,给点钱也好啊。

        “你知道老夫是如何的羡慕你这张诏书吗?没有掩饰。没有夸奖,没有暗喻,只有平平淡淡的一句话,陛下这是拿你当子侄辈看待,觉得没必要和你客气,你听说过陛下夸奖过太子么?”李靖拿起云烨的诏书仔细再看一遍,满脸的沧桑。

        皇帝给李靖的诏书的却堪称花团锦簇,不论从文笔,还是到篇幅都是所有人中最出众的。句句不离典故,处处充满了谢意?;叵胍幌吕罹傅脑庥鼍椭?,他真的不想接到这样一张圣旨,还真的不如和云烨一样接到只有命令,没有那些虚假的东西,这样还来得实在些。也少了别人攻击他的口实。

        “您什么时候回京?是要和大军一起回,还是这就和小子一道走?”李靖受命交卸了定襄道行军大总管的职务,也需要回京面圣,大军交给了前来替换的李绩,还需要在草原上逗留一段时间,开春以后扫荡一下草原的周边。把局势彻底的稳定下来。

        “老夫在军中多做多错,少做少错,现在啊,不做就没错,既然你要回京,就顺便把老夫捎上,据牛进达说,和你一起出门行长路最是舒适,老夫这个冬天可没少遭罪,路上有你和孙道长,也好好的给我看看?!崩罹负芑泶?,至少对权位看得很淡,只是战场上杀起人来,却堪称屠夫。

        “那就说好了,三天之后咱们就动身,路上一定把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只是您能不能给我一块小草场,需要离城池近一些的,不需要多大,方圆十里大小就足够了?!蹦侨漳菏遣荒芎妥约夯厝サ?,她恐怕也不愿意到全是汉人的地方,现在她竟然聚拢了一个小部落,男男女女的都有上百号人了。云烨看了一下,都是少年人,围着她首领首领的叫个不停,她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既然她喜欢,云烨就打算再帮他一把,让她的地位更加的稳固。

        “没出息,被一个胡子女娃迷得颠三倒四的,你没有见过女人?那样的货色都要,在这里丢人也就是了,可不敢传到长安去,要不然老夫都跟着丢脸?!崩罹冈谥室稍旗强磁说难酃?。

        “您可冤枉我了,小子到现在连她的身子都没碰过,怎么会被她迷住,只是喜欢她的淳朴罢了,再说她还在大雪里救过我们的命,给她一片小草场让她能有碗饭吃,纯粹的菩萨心肠,怎到您这里就成了狗男女?”

        “哼,是不是一对狗男女,你们心里清楚,老天也清楚,不用给老夫解释,反正这片草场已经没人了,给她一块倒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要想清楚,草原上的大族就是从小部落逐渐发展起来的,那女子有你给她出谋划策,又有大唐军方的支持,老夫认为,不出十年,一定会成为草原上的一个大部落,你掌握好了,不要让老夫十几年以后再来这里讨伐不臣之族?!?br />
        李靖的话说的一点都没错,草原上生生死死,离离合合本就是常事,一个小部落只要有足够的牛羊,有足够硬的靠山,发展起来是以滚雪球的方式进行的,聚拢上万控弦之士,用不了多少年?!毙∽酉肽盟龈鍪匝?,看看到底如何才能有效的控制草原部落,现在这样过些年就征讨实在不是个事,如果成功,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草原上的隐患?!?br />
        这是云烨早就想要做的事,如果草原上的牧民再也离不了汉人的帮助,两族从敌对关系变成共生关系,以汉人强大的民族融合能力,百十年后,有没有野蛮民族还两说呢。

        “哦?野心不小啊,老夫拭目以待,看你小子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还是真的能够找出万世永安的好法子,说好了,一旦你失去了控制,就必须立刻痛下杀手,不得有丝毫的犹豫?!崩戏蚧峁刈⒄飧鲂〔柯涞拿恳桓龆?。

        两人在地图上研究了好一阵子,就把草场定在阴山脚下,朝廷已经准备在这一带建立都护府来加强对草原的控制,这一代是重兵集结地区,对刚刚成立只有几十个少年的小部落非常合适,也非常的安全。

        “这一代不是已经划分给了执思失力了么?为何又划出来这么大一块给那日暮,那家伙不会反对吧?”云烨很担心执思失力,这家伙后来是大唐王朝的死忠,替大唐平灭了无数草原蛮族,如果把他逼反了,有些得不偿失。

        “嘿嘿,一介降俘,还没有和老夫讨价还价的余地,陛下这次命我主持为这些剩余的突厥人重新划分领地,就是要从长远来牵制他们,虽然朝堂上已经给他们分配完毕,老夫还有临机专断之权,稍作修改,谁都不会说些什么?!彼笮α缴炙担骸袄戏蛘獯挝四愕男∏槿丝墒窍铝搜?,小子,看你的了,不要让老夫失望?!?br />
        那日暮踩着落日的最后的一丝光线,赶着牛羊回来了,云烨就站在牛圈旁看着她忙碌,很勤快的姑娘,头上的皮帽子披在背后,手拿着鞭子,不停的在空中抽出清脆的响声,嘴里发出嗷嗷的口令,那些逐渐有些健硕的牛就排着队走进了牛圈,抹一把汗水,小脸上就沾上了一片污渍,咧着嘴,露出白白的牙齿冲着云烨笑。

        还没等云烨说话,她就匆匆的跑回帐篷,只是一会,又跑了出来,端着一个盘子,来到云烨的面前。

        “这是奶渣,牛产奶了?!痹旗敲挥信瞿淘?,伸出手用手帕擦去了那日暮脸上的污渍,对她说了一句:“对不起?!?br />
        很显然她还没有学会说这句话,不明白它的含义,只是睁大了眼睛把木盘捧得更高一些,让云烨吃。

        捡起来一块,放到嘴里轻轻地嚼,奶香味充斥着口腔,只是有些酸味,越嚼越酸,那日暮看着云烨吃得香甜,眼睛都笑成了两弯新月。只是又开始流口水了,云烨甚至听到她的肚子在咕咕作响。

        牵着她的手来到帐篷,宦娘早早就准备好了一案子的食物,云烨特意蒸了一些米饭,还炒了两道菜,李靖把皇帝赏赐给自己的莲藕贡献了出来,云烨就做了一道莲藕盒子,还有一道是萝卜,草原上只有这些东西了。

        那日暮扑在案子上用勺子挖着吃的痛快,云烨和宦娘就在旁边看着。

        那日暮吃着吃着,有晶莹的泪水滴下来,等她抬起头,云烨才发现,她嘴里塞满了食物,眼中却有泪水如同泉涌。

        宦娘低下头擦拭眼角的泪,云烨微笑着看那日暮,而那日暮依旧在努力的吃饭,努力的流泪。

        她不是傻子,知道草原留不住云烨,她曾抱着最美的幻想入睡。在梦里她在帐篷里打着酥油,云烨在草原上放牧,虽然他的动作很生疏,牛羊也不听他的话,经常被调皮的头羊顶的翻跟头,可他总是在笑。那日暮最喜欢云烨的笑容。

        有时候梦里会有孩子,是一个,还是两个,他们在抱着羊练习摔跤,都是草原上的小男子汉。长得和云烨一模一样。

        今天的饭非常的好吃,那日暮停止了吃饭。抬起头眼中蕴满祈求之意。

        回答她的是云烨的摇头。!~!

        {飘天文学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