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九节辛月(求月票)

    第四十九节辛月(求月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家里似乎多了俩口人,早上出门时,总会遇到笑容满面的辛月,小秋竹篮里也总有一些云烨很喜欢的绿豆糕,匆匆行个礼就各自东西,似乎没有什么不妥。

        中午吃饭时,云家厨子总是会按时送来饭菜,这时候也是几位老先生和云烨进行交流的的重要时间,在摒弃了食不言这条古训后,老先生总是觉得自己的饭量在见涨。

        在吃完饭,准备高谈阔论之时,就会有一个绿衫子的女子出现,给几人端上泡的恰到好处的香茶,博得众人的齐声夸赞,然后掩着脸退下。

        书院里已经没人喝油汤了,让赵延陵很是受伤,只有在独自一人时才煮上一杯,感受茶水在嘴里的个中妙趣。

        辛月在前院和小丫玩抛球游戏,两人都很快乐。

        辛月和姑姑在厨房讨论糕点制作,云府的糕点技艺增长的很快。

        辛月和婶婶在花园里一起制作衣服,还不时交换一下,于是云烨就有了一身蜀绣的华丽外袍,十分抢眼。

        辛月在后宅里陪奶奶说话,不知说什么呢,惹得老奶奶不时大笑起来,貌似非常和谐。

        直到有一天云烨在书房发现没茶水了,喊一娘过来换热水,挑门帘进来的却是辛月,羞红着脸给吃惊的云烨换好了茶水就出去了,隔着竹帘隐约可见她美好的背影在院子里闪过,还夹杂着一娘的笑声。

        云烨不奇怪辛月会攻陷家里的那些个大大小小的女人,只是奇怪她攻陷的如此之快,看来家里的女人们的素质有待提高,也不知姑姑的难缠。婶婶的泼辣,奶奶的老谋深算哪里去了。

        昨天还见她和小东在一起。推秋千推得起劲,末了,小东悄悄的把埋地里的点心挖出来,请辛月吃。能骗的小东把藏起来的食物交给她保管,光这一条,云烨就觉得云府笼罩在一片巨大的阴影之中,阴影的样子很像辛月,饭桌是上不成了,一屋子的女人围着辛月转,这个给夹一块鸡。那个给舀一勺汤。让平时享受这一待遇的云烨怒火万丈,碗空了有半天了,就没人理会,小丫还把鸡骨头放在云烨碗里说是咬不动,请哥哥吃。放下碗筷,坚决不吃嗟来之食的侯爷打算去厨房找点东西垫垫肚子,没想到厨房里也非常热闹,到处是仆役和丫鬟。

        小秋和丫鬟们在一起吃,一人抱着一个大老碗,就是那种比头还大的碗,满满一大碗饭,上面的菜都冒尖了,埋着头吃得香甜。一付旁若无人的样子,比在她家还自在。

        丢不起人啊,揉着半饥不饱的肚子,云侯爷踉踉跄跄的奔向书院,形容凄惨。

        几个老头子没事干就在树下乘凉,每人穿着一套短衣短裤。脚上撒着木底的拖鞋,翘着二郎腿躺在躺椅上,手里摇着蒲扇,矮凳上放着小茶壶,话说多了,就抄起茶壶嘴对嘴的来一口,如果再来两句京剧,云烨就以为到了北京。

        “年纪轻轻的不要凑老头子堆里,自己找乐子去?!被姑坏礁?,就被人家跟轰狗一样的轰走了。

        来找孙思邈,话说他老人家还没答应安家书院呢,趁着闲的没事,找他聊聊,看能不能把老道留在书院。

        随着最后的阳光挤进了老孙的屋子,里面药味浓郁,蛰的眼睛生疼,刚进去又跑出来,不知道老孙又在干什么,稍等片刻,火炷也跑了出来,泪流满面的样子很可怜,等了好久,才见老孙不紧不慢的走出来,嘴里嘀咕着:“又失败了?!?br />
        “道长在做什么?怎么这么大的动静?”云烨好奇地问,似乎现在的书院他也有些看不懂了,很多人都奇奇怪怪的,比如老孙找遍了各种药材,要配伍出云烨手里的白药,据他说已经快要成功了。

        离石先生只要有空闲,就围着那个大骨头仔细研究,不能问,谁问就跟谁急,已经有学生来报告说是离石先生在偷吃龙骨头,还背着人自己偷偷地画骨头的各种样子,似乎要飞升。

        元章先生已经有意无意的跟问了好多次关于白玉京的事,还不好意思的问自己是不是有可能去那个地方。

        尉迟大傻一个人把前面坡地挖了个底朝天,说是要建造一座城池,用来排兵布阵,准备和段猛在这里决一死战。

        李泰现在喜欢把石头绑上布巾,往天上扔,再看着四角被绑上的布巾把石头慢慢送回地上,开始只是小石头,逐渐变成了一斤,两斤,五斤的石头,昨天看见他的侍卫背着一个百十斤重的大石头艰难的往鹰嘴崖上爬

        老孙没听见云烨的问话,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理会云烨,跺跺脚又冲进屋子里去了。

        这是自作孽??!

        无人理会也好,云烨跑到书院厨房,逼着厨子交出最好的一块羊肉,用煮茶的红泥小炉子架上一口小锅,准备自己做涮羊肉,豆腐,青菜,还有一些野山菇,谁也不叫,就自己一个人,老子今天不爽,就不信吃不完这五斤羊肉。

        床底下有藏起来的葡萄酿,还是从李孝恭家里偷来的,铜皮酒壶装得满满的,泡在井水里,一会好喝。

        不爱吃白汤的羊肉火锅,咱就吃红油的,厨子把切得薄薄的羊肉给送来了,葱丝切得细发,绿莹莹的青菜惹人起食欲,白嫩嫩的豆腐切成条状,蒜泥,酱料齐全,云侯打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天有不测之风云,就在云侯打算下嘴之时,李恪风风火火的撞门进来,嘴里大喊着:“完了,完了”神色凄惶。

        转眼间却发现火锅,立刻忘记了忧愁,从怀里掏出一双银筷子,伸锅里猛捞。

        “发生了什么事,你这么急?”云烨担心出事,毕竟那些初级的工程机械不那么牢靠。

        “没有砖瓦了,进度太快了,砖瓦跟不上,你烧的那种水泥,也快没了,我们把石头都垒好了,就差窑里的砖瓦和水泥,水泥还好,只要砸碎磨细就好,砖瓦就没办法了,要不了三天就要停工?!背粤娇谘蛉?,李恪烫的吐着舌头,吸着凉气结结巴巴的说,眼睛却没离开锅里翻腾的羊肉。

        云家的砖窑,自从上次那个无意中烧出琉璃的二货窑工获得了家主的奖励,轰动了窑厂。从此以后就经常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被烧出来,云烨的书房里的古董架子上全是奇形怪状的石头,有一种被烧酥烂的石头,砸碎后,活上水一夜之间就变硬了,云烨知道这东西就应该是水泥了吧,重新试了上百次,才找准标准,现在正在大批烧制,后续工作繁杂,需要把大块的石头砸碎,再上到大石磨上磨细才能用,云烨建造石头房子的信心也来自于此。

        等云烨回过神来,发现李恪已经吃的坐不住了,正在松腰带,而小桌子上的羊肉已经不见了一大半,青菜豆腐也没了一大半,现在趴桌子上狂吃的是李泰。

        “刚才见云侯心有所想,本王见小泰还没有用晚饭,就喊了过来,一起吃一些美食,这才是吃饭啊,小王终于吃了一顿真正的饭食,不是剩饭?!崩钽∥奘釉旗桥缁鸬难劬β跛估淼慕馐?。

        捞羊肉的李泰还伸出大拇指赞扬三哥的大公无私。

        算了吧,今天就不是吃饭的好日子,等李泰消灭完了最后一片羊肉,三人出了房间,晚间的凉风拂过,吹散了云烨最后一丝郁闷,站在高处,脚下的东羊河碧光粼粼,两岸矗立着数十栋三层的楼房,虽然只有陇廓,却也颇具规模,让人赞叹不已,喧闹的工地终于安静了下来,山窝子里冒出了缕缕炊烟,那是劳力们在做饭,想必劳作了一天的他们,此时端上饭碗,心里也许会暂时忘掉那场可怕的灾难。

        “烨子,这是我活到现在干得最有用的一件事,辉煌的各种房舍厅堂从我手里一一拔地而起,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欢喜,我甚至于晓得每一幢房屋所需的用料,也能预测到每一幢房屋何时可以完成,只有我知道,这些房屋建好后,会是多么壮观,多么美丽。说好了,你得给我留一幢,秋天的玉山最美,到时候我会带着我母亲来这里小住几天,让她也欢喜?!?br />
        “哼,想得美,这些房子都有用处,明年就要大规模招生,学生到时候不会少于一千,先生也会有一百名,我还担心房子不够,那有空余的给你?!?br />
        “不就是吃了你的饭菜吗?至于这么小气,我掏钱还不行吗?”李恪气急败坏的吵闹。

        才不管小屁孩的鬼心思,抓着李泰就往回走,书院门口热闹极了,黄鼠夫妇俩正在收摊子,满脸笑容看来赚的不少,老先生们也从河边漫步回来,一路说说笑笑,书院的学生们在门口打闹嬉戏,赵延陵和书中的先生们谈论着河边的建筑,满怀期待,云烨笑着从人群里穿过,刚要进去,却听见有人喊:“云世兄!”

        回头看却是辛月,她羞涩的拎着一个食盒,扭捏半天才把食盒塞云烨手里,娇声说:“您晚饭没吃好,我特意做了几个小菜,您尝尝,”说完就掩着脸跑了。

        书院学生一阵混乱的狼嚎,几位老先生也拈着胡须点头,黄鼠夫妇一脸的祝福。

        “不好!”云烨心里狂叫,老子怎么就忘了蜀中的闺女是出了名的胆大,这一闹,老子还娶别人吗?!~!

        {飘天文学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