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节恪物学的厉害

    第二节恪物学的厉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烨有了六十三名学生,还有十一个旁听生。

        李纲都没有和云烨商量就自当山长,还拿笔写了四个大大的字“玉山书院”让云府管家去刻成匾,好挂在庄园门上。这种夺权行为老牛和云烨笑呵呵的认了,云烨甚至认为老李是一个真正的好人,提携后进不遗余力,有麻烦自己扛,有功劳大家领,在后世要是有这种领导自己会掉到虫洞跑唐朝来吗。

        云烨是弱小的,哪怕他功高盖世也掩饰不了十六岁这一事实,从李二那里知道了学派力量的强大,别看现在每一个大佬都对云烨爱护有加,一旦触及根本利益,就会痛下杀手不留半点情面。学派之间的斗争从来都是血淋淋的,一代圣人孔子都有诛杀少正卯的时候,更别提他的徒子徒孙了,山东门阀就是因为掌握者学术上的制高点,才可以藐视皇权,让李二头疼不已,又没办法镇压,估计李二宁可从来没有山东这个地方,也不愿面对现在的局面。

        惹不起,老子躲起来怎么样?前面有李纲当盾牌,你们总要给几分情面吧?老子打定主意做大堤上的蚂蚁,今啃一点,明再啃一点,就不相信你这大堤是钢浇铁铸的。

        李泰现在就觉得老牛不给他任何情面,紫金冠收走了,锦袍收走了,鹿皮靴子收走了,钱袋收走了,就连乳娘给自己装的点心也收走了,一袭天青色麻衣一双布鞋整整齐齐的捧在一个小男孩手上,这就是那十一个旁听生,他们还需要在书院干杂役。李泰虽然生气,却有皇家遗传的大气,知道是牛进达下的命令,脸上虽然不好看却没有发作。除了内衣裤,其它宫里带来的东西统统上交。

        早在他懂事的那一刻起,他就学会了规矩的重要,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该是你的,不能抢

        玉山的清晨冷冽而幽静,当钟声敲响的时候,书院门口只有寥寥几个人,

        长孙冲,李怀仁,李泰,李恪都在其中,那十一个小少年排成两排,双手背后,似乎在等待检阅。

        云烨换上了青色的麻衣,长发束成马尾披在身后,脸上浸满笑意,宛如邻家顽皮的少年,正要去干最让人发笑的恶作剧,总之,你可把他认为是贵族纨绔少年也好也好。乡间无赖小子也罢,就是不能把他和一位侯爷联系起来。

        “哈,早起的鸟儿有食吃,咱这就去吃早饭。

        长孙冲同情的看一眼那些揉着松惺的眼睛骂骂咧咧地从自己宿舍出来的同伴,拽着李泰,李恪随云烨往外走。

        云家离书院并不远,骑马不过顿饭功夫就来到云家极为奢华的牌坊下面。

        庄三停和护院早早守在这里等候家主回归,见一行人到来,赶紧迎上去,牵马拽蹬服侍得周到。

        打量云家庄子,云烨对这个时代的农民的生活水平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穷??!庄子上的路也许是因为家主今天到来的缘故清扫了一遍,两旁的民居几乎全是茅草屋,关中的特色,半边房,其他地方屋顶都是人字形的,唯有关中只有人字的一撇,南墙上开一个一尺大小的墙洞就当是窗户了,见不到几户屋顶上有瓦片的,除了云家层次分明的豪宅。

        农户都袖着手在墙根晒太阳,见一大票人过来顿时一哄而散,有好奇的躲在自家的屋子里透过门缝往外看。

        “小虫,坏人,你家封地也是这种情况?”云烨有些不理解,大唐律规定男丁授田四十亩,女子授田二十亩,还有二十亩的桑田,就连四岁以上的牛都有三十亩地丁牛田,比后世好的太多了,怎么还会这么穷?

        “懒惰而已,母后给我等讲过,我大唐均田令是最周详的,只要男有所耕,女有所织,就会有好日子过,更不会饿肚子,云侯你看他们宁可在墙根晒太阳也不肯劳作,穷就活该,你庄子上全是懒汉?!背に锍迕挥谢卮?,李泰倒先说了。

        “阿泰!我们先不要忙着下结论,弄明白再说,否则会闹出”何不食肉糜”的笑话,咱们都没有接触过农户,不明白为何如此,我恪物学讲究的就是调查之后再下结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家师说过,我大唐子民是这个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断然不会出现全庄子的懒汉?!痹旗呛芴盅嵴庵炙捣?。

        李泰有些不以为然,李恪倒是点点头认为有理。

        “我家庄子上也是如此,听父亲说人力有穷时,庄户几辈子人积攒的家业被战乱毁坏,要从头来过,当然没那么容易就富裕起来,不但是咱们两家的庄子,全长安的庄子都是一个模样。毕竟地主家收的租子都是一样的?!背に锍寮依锏故橇私饬艘恍?,就这也不完全。云烨打算空闲的时候自己亲自调查一下农户的收入构成,再从中找出有利的增长点,适合他们的,才是最好的。

        到家了,这才是云家应该有的威风,石狮子高大威猛,八开的朱红色大门钉着硕大的铜钉,门廊上绘制的的五只蝙蝠看着都喜庆。木结构的飞檐上爬满了兽头,青砖垒成的院墙高大结实。

        钱通带着仆役打开正门,侍立两厢,云烨,李泰,李恪,长孙冲,李怀仁从正门进入,其余侍卫从侧门进入云府。

        俩王爷给奶奶见礼,行的是晚辈礼。奶奶自从两次见过皇帝皇后以后,对俩王爷之流的早就司空见惯。大大方方的受了礼,抓着李泰,李恪的手一个劲地夸陛下生的两孩子就是有精神,浓眉大眼的,一看就是有福的。

        李泰,李恪大概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夸过,脸涨得通红,呆着不是,走也不是,惹得姑姑婶婶笑个不停。

        长孙冲,李怀仁家里常来常往的,在云家比在自己家还自由,一大早没吃饭,这时候抓着看盘里的点心吃个不停,谁家的客人会去抓看盘里的东西,惹得李小三,李小四直咽唾沫,话说他们也从昨晚到现在没吃东西了,只是碍于礼节不好下手。

        奶奶在那两家伙头上轻敲几下:“没规矩的,饭食早就准备好了,至于吃昨天的点心吗?!?br />
        两家伙笑嘻嘻的搀扶老奶奶去饭厅。

        云家有一个巨大的饭厅,里面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圆桌,丫鬟正在往桌子上摆食盘,每人一份,熬的香浓的皮蛋瘦肉粥,上面撒上香葱,看着就有食欲,用油泼过切的细细的咸菜还在滋滋作响,五个拳头大小的包子雪白雪白的冒着热气。

        长孙冲,李怀仁一个拉椅子,一个扶老奶奶,把老奶奶送上主位,他们立刻坐在下首,一个劲的催促李小三,李小四做客位。

        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桌子,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吃饭的,平时都是老老实实跪坐在矮几上一个人用餐,哪有十好几号人围着硕大无朋的圆桌进餐的,不过,食物貌似很好吃的样子。在长孙冲指点的位子上坐下,就有丫鬟把餐巾勒在脖子上,唐朝的衣服宽大松弛,一个不小心就会弄得满身,就这,云烨没少挨奶奶的训斥,说没福气的才吃饭把自己弄得满身,一怒之下,就把餐巾弄了出来,以后吃饭就围着这东西,先是几个小丫头,再后来就蔓延到全府,现在家里不用餐巾的会被人看不起。

        李怀仁灌了一大口粥,舒坦的哈一口气,再咬一口包子,咦?韭菜鸡蛋馅的,又抓起一个咬一口,香菇油菜馅的,再咬一口香葱羊肉馅的,他挠挠脑袋,再把剩下的两包子咬开,不认识的菜。

        长孙冲,李泰,李恪完全沉浸在美食的诱惑中,正在大口喝粥,大口撕咬包子,就听李怀仁说

        “烨子,你打劫了温汤监?下次喊上哥哥咱们一起去,多弄一些回来,我吃了一冬天的干菜,打个嗝都是一股子霉味?!?br />
        “怀仁哥哥,打劫温汤监会被砍头的,”李恪是一个懂规矩的好孩子。

        “什么话,烨子不是都没事吗?就不相信抢几斤青菜皇帝叔叔会砍我脑袋?”

        “谁告诉你我家的青菜是从温汤监抢来的?”

        “那馒头里的馅从哪来的?别告诉我是陛下赏的,我爹伤了胃,陛下才送了两斤菠薐菜,还是蔫的。你问问阿泰,阿恪,他们在宫里大冬天吃过鲜菜吗?”

        奶奶放下筷子,对几个争的不可开交的小子说:“好了,好了,烨儿是个乖孩子,怎么会去抢劫,这全是家里种的,好好吃饭,吃完饭让烨儿带你们去看。大惊小怪的小子?!?br />
        “种的?”李怀仁眼睛都瞪出来了,看看厅外还光秃秃的桐树,不明白冬天怎么种菜?!?br />
        风卷残云,又见风卷残云,拳头大的包子李怀仁全塞嘴里,嚼几下鼓着腮帮子往下咽,跟蛇一样,也不怕噎死。长孙冲一大碗肉粥咣一下就倒嘴里,也不擦嘴,就叨着一个包子,手里拿两就要往外走。李泰,李恪也放弃了皇家的儒雅,粥糊了一脸,吃的急,还呛咳几下。

        奶奶一边给他们捋后背,一边说:“老天爷,慢些吃,别噎着了,菜就在花房里,跑不了”

        等云烨吃饱喝足李怀仁烧房子的心都有了。

        穿过后花园,来到庄子上的花房,和长安家里的没区别,就是大了好多,奶奶早就让二姑姑特意回来种的。

        二月的阳光照的温暖,整个花房窗户全都打开,花房里的各种青菜正在猛吸日头精华,显得生机勃勃,长孙冲,李怀仁,李恪,李泰看得目瞪口呆。

        “这就是你们将要学习的恪物学的本事。云烨得意洋洋的说。

        {飘天文学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