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五百零五章 身份

    第五百零五章 身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不多时,一行四人来到一处华美的阁楼之前,阁楼前后,都种植着大量的灵草灵木,石川惊喜的发现,在房后竟然有四五株轮回木苗子,看来轮回木在这浮石之上,并不是什么罕见之物。

        “来了?”阁楼之中,传出幽幽之声。

        “前辈,我将他们三人带来了?!蹦睬瓿蚋舐?,恭敬的拜道。

        “你且在外面候着,让他们一个一个的进来?!笔拐咚档?。

        “遵命?!蹦睬昕戳巳艘谎?,对段重月说道:“你先进去!”

        段重月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半个时辰之后,段重月从阁楼之中,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丝欢喜之色。

        第二个是刘佳文、

        他从阁楼之中出来以后,也是面带喜色,似乎得了什么极大地好处一样。

        只有牟千年心中才明白,使者明里说的好听,让这些修士似乎有了一个靠山,实际上,使者是想从两者家族之中,捞些好处。

        使者得到好处之后,也会分给牟千年一部分。

        “到你了!”牟千年对石川说道。

        石川看了一眼轮回木,走入阁楼之中。

        一进入阁楼之后,两人都吃了一惊。

        两人分明在华极洞内见过一次,石川虽然有所准备,但是也没想到会这么巧。

        浮石之上的使者共有数名,并非只有这一人。

        不过这也是巧了,其余几人都被大长老派出。派送收徒大典的请柬,正好留这一人在浮石之上。

        使者一见石川,哈哈大笑起来,他曾经叮嘱华极城城主等人。等到华极洞结束之后,立刻将石川囚禁。

        后来听说,石川竟然逃走了,这让他有些恼怒。

        心中也曾暗暗叹息,却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在这里遇到了。

        “小友,咱们又见面了?!笔拐咝Φ?。

        “拜见前辈!”石川恭敬的回道。

        “慈渊?石川?我究竟应该叫你哪个名字?”使者一脸戏谑之色,虽然石川现在的身份是记名弟子。但是在浮石之上,记名弟子算是地位最差的一部分,何况石川还是没有家族势力的修士。

        “叫我石川就行?!笔ǖ比仗永牖?,的确是想躲避此人。并非石川怕了此人,而是石川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和修为。而今,连大长老都知道了石川的修为和身份,石川根本不用担心此事。

        使者呵呵一笑,高声道:“牟千年。你先领着他们两人回去,其余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br />
        牟千年的神色微微一变,恭敬的行一礼,领着两人离去。

        “前辈找我来有什么事情?”石川感觉到有些不妥。

        石川知道此人对自己有兴趣。但那时石川只是一个普通的修士。虽说是武帝的弟子,但是这使者可不会给武帝留半点情面

        但是现在不同。石川乃是浮石之上的弟子,虽然没有举行收徒大典。但是最起码也是记名弟子,难道这使者还敢对自己怎样不成?

        “也没什么大事情,就是对小友身上的几样东西感兴趣?!笔拐呖谒档?。

        石川微微一笑,并不多言。

        很显然,此人想要从石川身上弄些好处,这让石川有些苦笑不得。堂堂金丹期修士,竟然想要从一名筑基期修士上捞些好处,若是此事传了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石川的脸上的笑意一闪而过,却让使者看在眼里。

        使者冷哼一声,问道:“小友姓石,据我所知,景天国似乎没什么石姓家族。小友要弄清楚自己的情况,在这浮石之上,哪个修士不时各个家族的佼佼者,来到这浮石之上,却做了最下等的修士?!?br />
        言外之意,十分明显。

        石川微微一笑道:“前辈可能不知,其实我并非景天国修士,而是从景天国之外而来,确切的说,我不是景天国的修士?!?br />
        “什么?你不是景天国的修士?”使者脸色大变。

        “对,我不是景天国修士!”石川肯定的说道。

        使者脸上阴晴不定,他简直不敢相信石川说的是真的。

        景天国最近的确招募了一批假丹期修士,但是这些假丹期修士,不过是棋子罢了。

        怎么可能会被大长老收为记名弟子?

        “莫非大长老也看上了此人身上的宝物?”使者心中暗暗沉思道:“不,这不可能,大长老修为通天,怎么会看得上一名筑基期修士身上的宝物。不过作为一名筑基期修士,能被大长老看上,应该有些不凡之处?!?br />
        使者心中有些紧张起来,他可不敢跟大长老作对。

        他的地位虽然比这些记名弟子高上许多,但是只能算是长老和亲传弟子们的仆人,他若是敢触犯长老们的威严,唯有死路一条。

        沉吟片刻之后,使者最终还是放弃了,他虽然对石川身上的宝物,有些兴趣,但是这些兴趣,还不足以到让他为之送命的地步。

        “此人刚来,我倒也不用太过着急,看看大长老对此人的态度吧,若是跟其他记名弟子一样,我再动手不迟?!笔拐咝闹邪蛋邓档?。

        “好了,没你什么事情了,回去吧!”使者摆摆手。

        石川拱拱手,走了出去。

        石川也不知道此人的态度为何会如此快速转变。

        离开使者的阁楼之后,石川深吸一口气,浮石之上灵力充裕,特别是灵草灵木之中传递出来的气息,让石川的十分惬意。

        这完全不同于仙府之中的气息。

        仙府之中的灵力,要比浮石之上充裕的多,但是却没有这种奇怪的气息。

        “此处定然有一种特殊的灵物?!笔ㄐ闹邪档?。

        所谓的弟子手鉴,石川也没有看。

        而且石川根本没把自己当做普通的记名弟子,更不知道记名弟子若是无人引领在浮石之上游走,是要受重责的。

        石川沿着道路慢慢行走,路边生长的各种灵草,虽然非常吸引石川,但是石川却不会动分毫。而是在心里将这些灵草的种类的和位置记了下来。

        石川发现越是靠近西北角,灵草越是低劣,而越是向东南方向,灵草的品质和年份,都有极大的提升。

        千年以上的轮回木,几乎随处可见。

        但是在路上,石川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修士,这让石川不免有些惊讶。

        浮石之上,应该是一个圆形的走廊,围绕浮石一周,石川走了约莫一半,再绕行半圈,就可以返回西北角,顺便也可以把浮石之上到底生长了多少种灵草,看个清楚。

        又走了不多久之后,石川听到人语声,同时发现了不少修士,正在一片空地之上忙忙碌碌。

        “你!过来!”

        一名金丹期修士发现了石川,高声喝道。

        石川眉头微微一皱,走了过去。

        “你怎么胆敢离开记名弟子修炼之地,走到这里来?”金丹期修士冷哼一声。

        这时,一名弟子御剑飞至,对这金丹期修士传音几句。

        “门规处置!”金丹期修士冷哼一声,御剑离去。

        除去那名传讯的筑基后期修士之外,几名正在劳作的修士,也都是筑基中期和筑基后期。

        他们面前堆放着数种矿石和灵木,似乎要在建筑一座阁楼。

        “道友,趁着前辈不在,你赶紧回去吧,这地方,可不是你随便能来的?!币幻谛奘亢蒙拔康?。

        那传讯弟子却冷哼一声:“既然犯了错,就要受到责罚,否则前辈会饶过咱们吗?”

        “我看这位道友也是刚来浮石不久,可能不清楚规矩?!币幻谟昧榱Π嵩丝罅系男奘刻媸ㄇ笄榈?。

        “这种事情,可不是你们能插手的,虽然你们现在已经不再西北居住,但依然是记名弟子,门规可没忘了吧?!?传讯弟子带着教训的口气说道。

        “戚道友,咱们都是记名弟子,尽量相互体谅之下,前辈们事情多,此事恐怕过后就忘记了,也许有一日,你也会到这些个情况,到时候大家还是会帮助你的?!币幻炅渎猿さ男奘克档?。

        传讯弟子沉吟一番,显然他十分纠结,沉吟片刻之后,说道:“若是前辈问起来,我可承担不了这个责任,这样,你把名字留下,到时候前辈若是想不起来,也就罢了,若是想起来,你自认倒霉吧?!?br />
        “石川?!笔ㄋ党鲎约旱拿?。

        “很少见的姓氏!”传讯弟子看了石川一眼,暗暗思量。

        “行了,赶紧走吧,别再被其他的前辈看到了?!贝兜茏踊踊邮?。

        “多谢诸位道友照顾?!笔ɑ饭艘恢?。颇为感激的说道。

        “道友,等下!”年龄最长的修士扔过一个小小的铭牌来:“此物乃是建造铭牌,若是有前辈问起,你就拿出此物应付,不过此物只能今日使用,以后切不可乱闯了?!?br />
        石川顺势接过来,这铭牌乃由灵力灌注而成,十分奇特,

        “桑师兄,你把你的铭牌给了他,你怎么办?”一名修士急道。

        “我跟你们在一起,还会有人刻意查我的铭牌吗?”年长修士哈哈大笑道。

        “多谢桑道友,谢过诸位道友?!笔ü肮笆?,原路返回,心中竟然泛起一丝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