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斗法大会(二)

    第四百五十二章 斗法大会(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慈小友,你怎么在这里?”

        石川抬头一望,正看到华极城城主,胡印封。

        此刻石川所处的位置,已经距离金丹期修士休息之处,非常相近。而石川周围五丈之内,又没有什么修士,这才让胡印风注意到了。

        这斗法大会,牵连甚广。

        胡印封这城主,也不好当。因为此地有很多外来的金丹期修士,准备通过参加斗法大会,进入华极洞中。

        这些人的实力,也都不低。对于胡印封而言,也是一个极好的结交和认识的机会。

        所以胡印封四处走走看看,借此机会跟金丹期修士们交好。

        不过他走到这里,却发现此处有些不对劲,随意一看,正好看到石川。

        未等石川开口说话,胡印封又说道:“慈小友,怎么没有去后园中,让他们给你安排一下?”

        “这几日有些事情,耽搁了,还请胡前辈恕罪!”石川恭敬的说道。

        “哪里的话!这等小事,你早些来寻我就是了?!焙》骞笮Φ溃骸靶∮?,请!”

        石川也不推辞,跟胡印封慢慢向前走去。

        看起来,胡印封十分高兴,想必在跟武帝交流之中,受益匪浅。

        胡印封引领石川离开之后,众筑基期修士眼中都露出惊诧之色,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石川竟然认识城主。

        而且看城主那番亲切的模样,似乎跟石川极为熟悉的样子。

        要知道,修真者不同阶位之间,相差极大。就算是金丹期修士,见了假丹期的石川,也未必会给一个好脸色看。

        但是胡印封,身为金丹后期的修士,华极城城主的身份,竟然对石川的如此和善。

        这让人不由得猜测,石川的身份和来历。

        石川和胡印封并肩前行。

        一路上,胡印封给石川讲述了许多关于斗法的大会的事情。

        路途之中,依然是数量极多的金丹期修士,这些金丹期修士看到石川和胡印封同行,脸上也露出惊骇之色。

        片刻之后,两人来到一处巨大的树木之下。

        此木极粗,怕是七八个人,都难以合抱。而树冠,更是高逾百丈。

        树木之下,便相当于一个开放的小亭。

        其下,整齐的摆放着桌椅。

        桌椅的品质和大小,也有些不同。

        一些金丹中期和后期修士,坐在一起,这些人,都是华极城中金丹期修士里的佼佼者。

        另外还有一些筑基期修士,也坐在一起,这些人的修为,相差极大,想必是依仗着家族或者长辈,才能坐在这里。

        至于大树的正下方,则是几名金丹后期修士。

        这几名修士,一眼望去,就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只有他们的桌子上,才摆放灵酒灵果。

        这些人,应该是华极城中修为最高的几人。而且他们的地位也十分尊崇。

        “慈小友,来这里坐!等会斗法大会就要开始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就不多停留了。小友在武道友面前的美言,胡某不会忘记?!焙》夤肮笆掷肴?。

        石川略微一愣,似乎有些明白了。

        胡印封去拜访武帝的时候,应该得到极大的好处。怪不得整个人都精神矍铄。

        石川随意寻找一处地方坐了下来。

        周围的筑基期修士,似乎极为熟悉,三三两两的在一起,窃窃私语。

        石川独自一人,倒是显得有些突兀了。

        实际上,石川也无意于停留在这里,只是胡印封既然将自己安排在这里,也不好离去。

        另外,不多时之后,斗法大会就要正式开起来了。

        无数筑基期修士,和金丹修士,正在慢慢向大树这里围拢过来。这大树应该是斗法大会的中心位置。

        “胡道友新收了一名弟子吗?”胡印封回到的大树之下,便有一名金丹后期修士开口问道。

        胡印封笑道:“胡某一生只收六十名弟子,五年之前,便已经收满,以后不会再收任何弟子了?!?br />
        “那此子是什么人?”众金丹后期修士,有些疑惑起来。

        刚才他们都看到了胡印封对石川的亲密。

        若不是爱徒,莫非是私生子?有些修士心中暗暗打量起来。

        胡印封哈哈笑道:“诸位道友不要乱猜测了,此子的身份等会我会宣布,到时候,大家就一清二楚了?!?br />
        胡印封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这让几名金丹后期修士,更加感兴趣起来。

        “这小子,看起来没那么简单。在这一群不成器的纨绔弟子之中,鹤立鸡群?!币幻险叱辽档?。

        “兀道友,不知道跟你那重孙相比,那个更强一些?”立即有人打趣道。

        这老者,正是兀家老祖,他在众金丹后期修士之中,算是道法最高的。所以说话也有几分分量。

        “比起元浩,此子还要差一些。虽然两人都是假丹期,但是元浩结丹在即,只要再有一次结丹机会,便成为金丹期修士。而此子想要结丹,并非那么容易?!必<依献娴档?,话语之中,带着一丝不屑。

        若非胡印封把此子说的如此神秘,又将有人将他跟兀元浩想必,兀家老祖,才懒得多说这些。

        在他眼中,金丹初期修士都没有资格跟他说话,更何况是一名假丹期修士。

        兀元浩结丹在即之事,可谓人人皆知。

        众人都是微微一笑,不再多说,而是谈论起其他事情来了。

        ……………………………………………………与此同时,在斗法大会的另外一角,兀元浩急匆匆的前行,他满脸大汗。

        刚刚得到消息,说那女修就在此地,所以他便急忙赶来,没想到在路上略微耽搁,竟然不见那女修的踪影。

        而且跟这女修交好,也并非兀元浩一人的意思,而是得到了兀家老祖的授意。

        兀家老祖曾经私下里说过,这女修,来历极为特殊,若是能够与这女修结为双修道侣,便可以飞黄腾达,一步登天。

        不过这女修的来历,兀家老祖却始终没有说。他怕兀元浩知道了,反而适得其反。

        兀元浩唯有几面之缘,另外还有这女修的画像一副。

        “去哪里了?”兀元浩心中咒骂着,想起石川,就气不打一处来“等会斗法大会开启,我定然要给他好看?!?br />
        经过片刻的搜寻之后,兀元浩终于发现那女修。

        这女修,穿着十分简单,远远望去,跟普通的女修,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从正面一看,便让兀元浩感觉勾魂摄魄。

        兀元浩急匆匆走了上去。

        此刻,在这女修身边,还有一名男修。

        此人并没有穿道袍,而是一袭白色书生衫,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腰间挂着几枚玉佩,看起来温文尔雅,像极了一名书生。

        但是他身上所穿戴之物,却都不是凡品。

        手中折扇和腰间玉佩,都是品阶极高的灵器,而他的衣衫,也是难得的天蚕丝所炼制的,水火不侵。

        兀元浩本来就有些恼怒之极,看到这白衣男修,更是恼火。

        那白衣男修,面带微笑,跟女修说着什么,不过那女修显然不厌其烦。

        “滚开,休要骚扰师妹!”兀元浩一声怒喝。

        “你什么人?”白衣男修一见兀元浩,先是一惊,随即脸上露出一丝怒色。

        “我是谁你管不着,不过你趁早滚开此地,若是再敢骚扰师妹,定不轻饶?!必T评淅浜鹊?。

        此声极大,周围众人都看了过来。

        当他们看清是兀元浩的时候,都纷纷避让开来。

        而那女修,也一幅无可奈何的样子,转身就要走。

        “师妹,你不要恼火,看我来收拾这无耻之徒!”兀元浩身上金光四射。

        那白衣男修,也有假丹期的修士,冷冷笑道:“口口声声叫师妹,你可以知道她的名字吗?”

        兀元浩一听此言,脸色一变:“你知道吗?”

        “这是我同门师妹,我怎么会不知道?!卑滓履行薰笮Φ?。

        而此时,那女修早已离开两人,消失在人群之中。

        兀元浩眉头一皱,冷声道:“同门又如何,斗法大会之中,不得再跟她再说一句话,否则,便让你死在这里?!?br />
        “你若是有这个本事,我倒是随时奉陪?!卑着坌奘克嬉馑档?。

        “叮!叮!叮!”远处传来尖锐的金鸣之声。

        “斗法大会开启了,快走!”筑基期修士们,开始活动起来。

        兀元浩脸色一惊,而不再理会这白衣男子,转身就走。

        他本来想在斗法大会开启之前,跟那女修偶遇一次,随便说几句,没想到,却先遇到石川,再遇到这白袍修士,这两人都让他耽误了极多的时间。

        兀元浩心中冷冷说道:“这白衣修士,看起来地位不低。此人倒是可以先放一放,不过那名假丹期修士。绝对逃不掉?!?br />
        一路推搡,兀元浩疾奔而去。

        数千名修士,向大树周围,围拢过去。

        金丹初期修士们站定了以后,筑基期修士,才蜂拥而至,不过秩序井然,无人敢有推搡的举动。

        数名金丹后期修士口中念念有词。

        大树之下的红色擂台,开始慢慢浮动起来,飘至五丈多高的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