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斗法大会(一)

    第四百五十一章 斗法大会(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两个多时辰之后,石川终于回到华极城。

        这一路,石川拼尽了所有的气力,饮了四五瓶灵酒,终于返回华极城。

        石川将棺材往地上一扔,于沧便滚了出来。

        于沧睁开眼,毫不犹豫的向后逃去。

        跑了三四丈之后,才反应过来,等他看到自己在华极城的时候,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连忙将他的棺材收了起来。

        有些疑惑的对石川说道:“慈道友。我怎么会在这里?那洞中,到底有什么东西?”

        “此事一言难尽,等有时间我再慢慢跟你说。今日是斗法大会举行之日,若是晚一些,怕是赶不上了?!笔ㄋ档?。

        “什么?这都过了一个月了?”于沧惊讶的说道:“咱们赶紧走!”

        两人脚下不停,片刻之后,来到城主府后面一处大院之中。

        递上入场凭证,两人踏入传送阵法之中。

        斗法大会的具体地址,无人知晓,使用入场凭证,通过阵法进入其中。

        若是来的晚了,阵法关闭,不管你是何等修为,也不管是你是什么身份,都不得入内。

        所以石川和于沧才会如此紧张。

        片刻之后,两人出现在传送阵另外一侧之后,此地已经人声鼎沸。

        阵法附近,全都是筑基期修士,放眼望去,根本数不清有多少人。

        石川知道,这些人,在参加斗法大会之中,是修为和势力最弱的一部分。至于金丹期修士,和那些有师尊庇护的筑基期修士,都另有位置,而不会站在这里。

        “慈道友。跟我来?!庇诓琢熳攀?,穿过层层人群,向前走去。

        只是此地人数极多,短短百余丈的距离,竟然走了一刻钟的时间。

        “这是要带我去何处?”石川忍不住问道。

        于沧头也不回的说道:“慈道友不是要拜武前辈为师吗,若是拜武前辈为师,购买凭证的灵石就可以退还回来,慈道友要记住,归还我十万块下品灵石哦!”

        石川有些苦笑不得。

        对于石川而言,一百万块下品灵石,根本算不得什么。而且武帝根本不会出现在斗法大会之中,石川可不想自己打着武帝的名号混入到那些金丹期修士之中。

        “闪开!”

        于沧在回头跟石川说话的时候,被人推出一丈多远。

        而且那人,根本没有任何停留,两臂一挥,将他身前的修士,全部推搡到一侧。

        “什么人?”于沧满脸怒火,但是看清楚推搡他的人的模样的时候,便立刻悄然无声。

        被推搡的修士,也不敢多言,甚至还有些人纷纷避让。

        这名修士,身着一套金色道袍,这金色道袍竟然是用某种妖兽的鳞甲炼制而成。

        这么一整套的防御性灵器,非常难得。

        而且此人身上的灵力气息特别浓郁。石川一眼就看出,此人应该是假丹期修士,而且距离真正的金丹期修士,只有一步之遥。

        若是能够闭关数月,再有结金丹的辅助,结丹应该不难。

        这金袍修士,正冲石川而来,很显然,他身前的修士纷纷避让,唯有石川面无表情的慢慢向前走着。

        其实他的前面畅通无阻,但是他的却刻意让石川撞了过来。

        金袍之上,金光闪闪,一道道灵力,在其上浮动。

        “滚开!”金袍修士冷眼看着石川,一掌拍来,掌心泛起一点黑色。

        这一掌,完全不同于推搡他人的力道,而是刻意御出一道灵力,将石川逼退。

        “慈道友!”于沧拉着石川的衣角,想要将石川的拽到一边。

        可是石川却像是千斤巨石一般,巍然不同,任凭于沧用多大气力,都不能让石川移动一分。

        “在我面前,也敢如此嚣张,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的影子?!苯鹋坌奘渴忠换?,向石川胸口拍来。

        石川不躲不闪,只慢慢的向前迈着步子,像是完全没有看到此人在自己面前一般。

        所有人都深吸一口冷气。

        这金袍修士再不济,也是一名假丹期修士,这一掌拍下去,恐怕受损极大。

        就算是筑基期初期修士这么一掌,也不能硬接。

        金袍修士眼中,更是闪过一道寒光,露出一丝杀机。

        “去死!”一掌拍在石川的胸口之上。

        顿时一道柔软如同棉花一般的力道,将金袍修士的手掌托起。

        距离石川,只有头发丝般的距离,但是这一掌,却根本没有碰触到石川的身体。

        与此同时,一道极其霸道的灵力,从金袍修士的手掌心,传递上去。

        整个手臂,都麻木的失去知觉。

        金袍修士看着石川,眼中露出一丝惊骇之色。

        他完全没有想到,石川竟然能够伤到他。

        此人名叫兀元浩,乃是兀家老祖的嫡传重孙,他的资质极佳,在兀老祖的照拂之下只用了两百余年,便达到了假丹期。

        不过由于结金丹十分紧张,所以已经结丹失败两次的他,只能等到下一批结金丹分配之后,再进行第三次结丹。

        虽然两次结丹都失败,但是这对兀元浩而言,也是极大的好处。

        如今他已经处于结丹的门槛上,第三次结丹,绝对能够成功。

        所以,本来就有些凭借兀家老祖的名头,有些目中无人的兀元浩,更是不将金丹期以下的修士看在眼里。

        还有些想要讨好兀家老祖的金丹初期修士,竟然跟他以平辈相称,更是让兀元浩有些狂妄自大起来。

        兀元浩深吸一口冷气,钻心的剧痛让他忍不住想喊出声来。

        但是周围围拢了数百名修士,他绝对不想丢这个脸。若是被这名看似普通的假丹期修士击败,他如何面对那些跟他平辈论交的金丹期修士?

        他如何保住,华极城金丹期修士以下第一人的称号?

        兀元浩又御出一团更加浓厚的灵力,他要跟石川拼个你死我活。

        “砰!”灵力尚未从手掌之中御出,兀元浩便被冲击出去,飞离四五丈,才跌落到地上。

        其后有数名修士,被冲击到。

        不过这些修士,一言也不敢多说,连忙逃入到人群之中。

        此刻,石川的前方五丈,没有任何一人。

        兀元浩斜躺在地上,四脚朝天。

        “慈道友,你惹了大祸了!”于沧向石川传音道。

        于沧也没有想到,石川没有任何动作,便将兀元浩击退。但是此刻,他已经顾不得想这么多了。以兀元浩在华极城的地位,以兀姓老祖的护短作风,石川此劫难逃。

        于沧可不想看到石川受此劫难,更不想因此连带自己。打算劝石川赶紧离去,反正此处有数千人,石川躲起来,应该不是那么容易被找到。

        “好!好!好!”兀元浩从地上慢慢站起来,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击,兀元浩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伤。但是兀元浩的脸面,却是丢了个精光。

        攻击石川,反而自己落了一个四脚朝天,这件事情,很快便会在华极城内,传的沸沸扬扬。

        兀元浩不怒反笑,让众人大为惊讶。

        这大笑之中,却满是阴寒的冷意。

        “敢问道友贵姓?师从何人?”兀元浩问道。

        “滚!”石川只吐一字。

        兀元浩脸色略微一变,冷哼一声,向人群之中走去。

        众人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还是给兀元浩让开一条路。

        很快,石川的身边的修士统统散去,只有于沧,站在石川的身旁。

        “慈道友,你惹了不该惹的人,这下麻烦了?!庇诓茁吃鸸种骸罢庋?,你赶紧去寻找武前辈,若是能够拜他为师,还有一次机会。我还有些其他的事情,先告辞了?!?br />
        于沧说完之后,也消失在人群之中,显然,兀元浩的震慑力极大。

        在石川的不远处,有两名修士,冷冷看着石川。

        这两人,刚才跟兀元浩是一起的,现在留在这里,定然就是兀元浩让他们留下的。

        石川冷笑一声,并不在意。

        区区几名筑基期修士,石川根本不放在眼中。

        短短片刻,石川的身旁五丈之内,都没有任何修士,许多修士都在远处,冷冷看着石川,口中相互交谈着什么。

        ………………………………………………在斗法大会的另外一侧,兀元浩满脸怒色,埋头向前走,若是遇到躲避不及的,一掌退出数丈,反正这些普通的筑基期修士,也没有人敢跟他顶撞。

        兀元浩愤怒,十分愤怒。心中全是怒火。他恨不得将石川立刻杀死。

        但是他也清楚,在斗法大会里私下斗殴,是要受到责罚的,若是将石川杀死,恐怕他也逃脱不了干系。

        所以他忍了,暂时忍一下,等到斗法大会开启的时候,他会直接选择挑战石川。这样就算将石川杀死,也不会有人过问。

        在斗会大会之上,失手杀人的事情,也曾经有过。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兀元浩来此地,是为了寻找一名筑基期女修。

        自从见了这女修一次之后,兀元浩便魂牵梦绕,终日不能相忘。

        虽然这名女修师从地位极高,但是行事却非常低调,甘愿在一群普通的筑基期修士之中。

        教训石川,可以暂且放一放,但是去寻找这名女修,刻不容缓。

        兀元浩加快了脚下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