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四百一十三章 破阵(二)

    第四百一十三章 破阵(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石川的洞府上方被掀翻开来,众修士围成一圈。

        金童闭目坐在禁制阵法缺口处,洞内不停传来灵力的震击之声。

        “轰隆”断崖之上,破开一个大口子,整个隧道都显露出来。众人立刻飞过去观望,一名筑基后期飞遁而出,对金童子耳语几句。

        金童子的脸色微微一变。

        良久之后,金童子冷声说道:“破开,哪怕把这断崖斩断,也要将那阵法破开?!?br />
        这隧道之中,几乎每隔一步,便是一道阵法,阵法与阵法相连,层层叠叠,极难破解。

        这些筑基后期修士,平日苦心修炼,极少有研究阵法的。

        如此一来,即便是最普通的阵法,也要耗费极大的时间,这些修士最后只能想出一个办法,那便是将洞府完全破坏掉,这样破解阵法,还会容易一些。

        轰隆之声,在断崖之上响起,各种符篆,飞剑,在隧道之中闪现。

        那些原本在外不想离去的修士们,更是乐得围观。

        金童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早知如此,他断然不会自己破阵,至少他也得再拉拢几人共同破阵。

        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也没有什么退路。

        十几名筑基后期修士的攻击之下,隧道一点一点的被打通。

        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之后,终于来到最后一处阵法。金童子也暗暗呼出一口气。

        不过这最后一道阵法,显然极为牢固,单靠破解岩石之法,难以寻找到阵法的漏洞。

        十名筑基后期修士采用强攻之法,数柄飞剑强行击打到阵法之上,几声脆响之后,飞剑之上竟然出现了些许裂口。

        “这阵法果然诡异,遇强则强。不能硬拼!”金童子喝住那十几名筑基后期修士。

        阙三贯笑道:“金道友。在下对破阵之法,还略通一二,不如咱们合作一次?”

        “休想!”金童子毫不犹豫的答道。

        费劲极大的气力,终于来到最后一处禁制阵法之前,金童子定然不会跟其他人分享。

        朱颖也望着那禁制阵法,满脸焦急。

        “这阵法,能破开者得之,金道友若是不能破开,便让开?!敝煊鼻岷纫簧?,手中御出七柄飞剑。

        七柄飞剑在空中化作七条金光,分为七角,向下落去。

        落点正在这阵法的上方。

        “滚开!”朱颖对铁算子怒喝道。

        铁算子躺身之处,正在金光落点之下。

        经过一个时辰的恢复,铁算子勉强恢复一些灵力,但是也极难动身。

        “废物!”朱颖冷笑一声,一道金光,刺入到铁算子的身体之中。将铁算子推送出十几丈之远。

        “噗!”又一口鲜血。

        铁算子双目变得呆滞,慢慢失去了神色。

        铁算子本来受伤极重,这一击,几乎要了铁算子的性命。

        不过朱颖并不想宗内杀人,否则铁算子已经当场毙命了。

        “朱道友若是不守规矩,休怪老夫无礼了!”金童子这么说着,手中拿出一块金色灵牌。这金牌乃是金童子早年在古修士洞府之中寻找到的。

        金牌之中,有一道奇异的阵法,这阵法以灵为阵眼,可以显露其他阵法的破绽。

        不过这金牌的使用次数却是有限,一旦古修士注入其中的灵力消耗完,这金牌便完全失效了。

        得到这金牌之后,金童子在寻宝之时用过数次,曾经破解过几道极强的阵法,得到众多的宝物,可以说,这金牌是金童子修炼到假丹期的最大助力。

        如今,这金牌只剩下最后一次使用机会。

        金童子在片刻犹豫之后,最终下定决心,一定要率先破开这最后一道阵法。

        刚刚自己手下,耗费了极大的气力,拼劲全力,好不容易来到这最后一处阵法,若是被朱颖破除,这便陷入到一个僵局之中。

        而金童子若是能够一下破除这禁制阵法,那么不但可以占得先机,而且还可以在众人面前立威。

        想到这里,金童子不再犹豫,口中吐出一团极为浓郁的灵力。

        金牌之上立刻金光四射。

        “去!”金童子将金色令牌抛出去,金牌在空中旋转,突然射出一道金光,注入到阵法之中。

        刹那间,金色令牌光华散尽,在空中慢慢化作粉尘。

        金童子虽然有些痛心,但是心中也暗暗安慰自己,石川从离疆归来,身上自然定然有大量的宝物。

        抓住石川之后,先拷炼一番,再交给金丹期老祖,收获定然更大。

        “轰!”阵法轰然而裂。

        整个阵法破碎开来。

        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特别是朱颖,她的七道金光也没有收回,若有必要,她也想凭借朱家老祖赐给的宝物跟金童子一战。

        但在此之前,她必须弄明白,石川到底伤势如何。

        碎石烟尘过后,落入众人眼中的是一个粗糙的蒲团。这是由低阶灵木的枝条编制而成,似乎长时间没有使用,灵力丧失。

        “这就是石川的修炼室?”众人都有些疑惑。

        这修炼室内,虽然灵力比较隧道之中充裕,但是绝对比不上在场任何一名筑基期修士的修炼室。

        而且洞府的四面,顶端,极为粗糙,仿佛是仓促之间修建的一间修炼室。

        更重要的是,这修炼室内,空无一人。

        “石川呢?”金童子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耗费了十几名修士的一个时辰的时间,损失大量飞剑,符篆,最后还搭上金色令牌,换来的却是一间空无一人的修炼室。

        金童子的脸上阴晴不定,他不愿意相信,但是又不得不相信:他被耍了。

        他像一个跳梁小丑一般,费尽心机,用尽一切办法,最后却落得这么一个结果。

        “吼!”金童子怒喝一声,一?;酉?,整个修炼室炸裂开来。

        这修炼室,竟然没有任何的防护。

        围观的众修士,虽然脸色未变,但是心中却是乐开了花,他们本来就对金童子有些不满,金童子此番遭遇,更让大家忍俊不禁。

        这些筑基期修士,最少的也有一百多年的寿元,他们立刻明白,这是石川布置的一个障眼法。

        这隧道所通的修炼室,绝对不是石川真正的修炼之地。

        金童子眼中怒火几乎要喷出来,他返回到洞府大门,手中飞?;踊魇?,怒道:“石川,老夫今日定然跟你没完?!?br />
        “金道友,何须气恼?只要石川在这洞府之中,他断然逃不掉?!苯侣月锏乃档?。

        金童子冷声一哼,并不多言。

        “金师兄,你看那里。似乎有些阵法的迹象?!币幻笃谛奘恐缸抛蟛嘁淮θ笨谒档?。

        金童子正眼一看,果然,此处的确有一处极为细小的破绽,刚才在金童子的攻击之下,显露出来。

        “金师兄,此处也是咱们发现的,咱们将此处破开,定然能够找到石川?!蹦侵笃谛奘康蜕档?。

        金童子眼珠微微一转,刚刚那障眼法的隧道,就布置数百道阵法,而且最后一道阵法,极难破解。

        若是此处是石川的真正修炼之地,那么布置的阵法更多。

        若想要破解,恐怕耗费的气力更多。若是这条通道,再寻找不到石川,那么金童子根本没有脸面见人。

        沉吟一下,金童子开口道:“诸位道友若是也想见石川,咱们不如分工协作。共同将这着阵法破开?!?br />
        “此法甚好?!苯铝⒖瘫硎就?。

        “金道友,若是破开这禁制,发现石川,咱们该如何处置,是不是得事先约好?!币幻笃谛奘课实?。

        金童子冷笑一声说道:“你愿意加入,便加入,若不愿意,趁早给我滚远一些,若是惹得老夫心烦,定要你好看?!?br />
        此言一出,那修士自然不敢多言。

        不多久之后,八成的修士都加入到破解阵法的序列之中,连朱颖也加入进来。

        众人都清楚,石川布置的阵法极多,单靠四五人无法破解。

        只有联合起来才有完全破解的可能,若是不参与,定然遭受他人的排挤,若是加入其中,或许还能分到一杯羹。

        半个时辰之后,众人眼中都露出惊骇之色。

        这哪是洞府,完全是一个迷宫,而且是一个布置了大量阵法的迷宫。

        经常是,四五人破解开一处阵法之后,竟然跟另外几人相遇,最终走到一个死胡同。

        而且死胡同上也被布置阵法,往往是破阵之后,向内挖掘两三丈,才发现寻错地方了。

        阙三贯,蒋月,金童子和朱颖四人,并未参与到破阵之中,他们四人御剑而立,看着阵法一丝一缕的被破解,又一次一次的陷入到道困境之中,心中都泛起惊骇,很显然,这阵法绝对不是一时半刻布置好的,为了布置这阵法,石川定然耗费的极大的气力和时间。

        不过这几人心中也开始思索道,石川布置如此曲折,隐秘,复杂的阵法,难道是一开始便想到有人会破阵吗?还是这阵法之后,有惊天的秘密。

        阵法越是复杂,越是难以破解,但是却让众人越来越感兴趣起来。

        朱颖脸色沉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如此以来,她便彻底跟石川成为对立面了。不过她哪里知道,在她击中铁算子的那一瞬间,便已经成为石川的死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