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四百一十二章 破阵

    第四百一十二章 破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铁算子,让开,否则休要怪我出手了!”朱颖冷声喝道。

        在数月之内,朱颖给了铁算了数次机会,甚至暗暗许诺灵石等物,但是铁算子就是不为所动。

        到了今日,朱颖早已按捺不住了,她心中隐隐有些后悔,当初拒绝铁算子。若是当日将石川接到木灵洞府之中,现在也不用费这些气力了。

        不过当时的情况与现在不同。

        若是当时将石川接入到木灵洞府之中,各大家族定然认为朱家投靠了上官宗主,到时候联合起来打压朱家,也是一件极为头疼之事。

        而现在,上官宗主闭关,各大家族的金丹后期老怪已经闭关,大仙宗的大权慢慢落入到新一辈的金丹中期修士手中。

        此刻,他们更加感兴趣的是,石川从离疆到底带回了什么宝物,让上官宗主立刻闭关?离疆之中都有什么宝物?

        从回来的几名筑基期修士口中,他们得到了一些离疆的传闻。

        但是这些有命活着回来的,大都没有深入离疆,而是在外围寻找了一些灵草,宝物就早早逃离出来了。

        从这些人口中得到的隐秘,自然不能满足这些金丹中期和初期修士们的探知**,反而引起了他们更浓厚的兴趣。

        “阙三贯奉师尊之命,前来邀请石道友前去一叙,若有阻拦者,死!”一名又矮又胖的中年修士御剑而来,此人竟是假丹期修士,而他的身后,跟随了十几名筑基后期修士,在所有要见石川的修士之中,算是势力极大的一群。

        “石川乃是我的道侣,自然先要见我?!敝煊崩浜咭簧?。

        显然,并非只有朱家对石川感兴趣,数名金丹期修士都对石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两位道友说这些有什么用,石川还在洞府之中?!彼嫡饣笆且幻昵崛?,他只有筑基中期,在众修士之中是修为最低者。

        丛狗剩所伤,便是他所为。

        此人叫做蒋月,他的修为虽然不高,资质也不算太好,但是心术极多,身受一名金丹中期修士的信任。

        他自知自己的修为不高,手下的几名筑基期修士也未必与他同心。若是斗法起来,他没有任何优势。

        所以他便故意挑衅几人,让这人先互相仇视,他正好得渔翁之利。

        蒋月话音一落,众人全部看向铁算子。

        “铁算子,滚开!”一声苍老的声音,从人群之中传来。

        这声音的主人,长相却是极为年轻,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

        “金童子来了!”人群中之中一声惊叹。

        金童子乃是大仙宗所有筑基期修士之中修为最高者,他在假丹期境界已经停留了五十多年。

        这几年以来,相传金童子结丹指日可待。所以此人也成了炙手可热之辈,拥有大批筑基期随从。

        铁算子看了金童子一眼,脸上惊色一闪,这三个月来,铁算子几乎无眠无休,而且还要受到众多修士的骚扰,这只是为了一个歉意,一个承诺。

        三个月,石川没有任何音讯,连铁算子都开始对石川有些担心了。

        铁算子神色一横,冷声说道:“石道友重伤闭关,若是被打扰,恐怕会有性命之忧,诸位道友能否等到石川出关。金道友,蒋道友,朱道友,诸位道友,石川乃是上官宗主亲传弟子,诸位能否看到上官宗主的面子上,再给石川一个月修炼时间,等到石川出关,大家想问什么都可以问道?!?br />
        铁算子此言一出,又提到上官宗主,顿时给这些修士的心头上泼了一盆冷水。

        上官宗主的修为通天,若是让上官宗主得知石川受此打压,只是为了脸面也会将这些人屠杀殆尽。

        若是石川深得上官宗主的恩宠,极有可能将连带他们各自的家族。

        众人都冷寂下来。

        其实,这也是朱颖等人一直不敢强行破开禁制阵法,进入到石川洞府之中的主要原因。

        “哼哼,说不定某些人拦着我们不让我们进去,自己另有目的吧?!比巳褐杏幸蝗死湫Φ溃骸盎蛐硎烙驯蝗四焙?,早已身亡,而某人吞了石道友的宝物,却在这里假惺惺的当好人,我看是怕事情败露?!?br />
        “你……你……”铁算子气的脸色煞白,说不出话来。不过铁算子修炼一百多年,怎么会被这些激将之语影响。

        很快便冷静下来,拱手说道:“诸位要想破这阵法,铁某断然不允。铁某性命不值什么,不过诸位可要掂量清楚了,此处乃是上官宗主唯一亲传弟子的洞府?!?br />
        刹那间,全是冷寂,连丛狗剩血滴落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

        “铁道友,让开吧,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也不愿伤你?!便谌谒档?。

        铁算子眉角一挑,不再说话。

        “跟他废话什么,此人杀死石川,还抢了石川的宝物。咱们现在必须打开石道友的洞府,看看石道友是不是被铁算子囚禁?!?br />
        话音未落,一道飞剑飞驰而出。

        铁算子口中吐出一口细小的飞剑,迎了上去。

        “噌!”两剑相接,光华四射。

        这是三个月来,石川洞府门口的第一次交战。

        不过这一战,却让众人放开,混乱之中,谁还管那许多,即便是杀死铁算子也不是什么大的罪过,毕竟铁算子只是一名普通的筑基期修士而已。

        特别是最后那一句,是一个极好的借口。

        “嗖!嗖!”又有几柄飞剑飞驰而来。

        铁算子又御出几柄飞剑抵御,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人,怎么抵挡的住数十名筑基期修士的攻击。

        特别是那些假丹期修士,随手一挥,御出的灵力便让铁算子气息停滞。

        “噗!”一剑刺中铁算子的左臂,瞬间,铁算子的右臂又被击中,这一剑,极其凶猛,险些将铁算子的右臂斩断。

        “砰!”铁算子被一击打飞出去,在这一瞬间,铁算子已经被十几柄飞剑刺中。

        若非刚才被击飞出去,铁算子肉身早已被毁。

        这也是因为铁算子平日在宗内做了不少交易,跟许多修士交情不浅,否则断然没有活命的可能。

        断崖之上,躺着气息无多的丛狗剩。

        距离丛狗剩十几丈处,铁算子全身是血,脸色煞白,他抖抖索索的想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粒丹药吞下,但是手上确实没有任何气力。

        “石道友,我能做的也就如此了……”铁算子长叹一口气。

        ……………………………………………………“破!”金童子轻笑一声,此处,以他的修为最高,而且他手下还有十几名筑基后期修士辅佐。

        石川洞府禁制大开,入目之处是一个小型的洞府。

        中间摆放着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这桌椅都是玄铁炼制,十分简朴。

        而且洞府四周的棱角,都没有打磨,看上并不像一名筑基期修士的洞府。

        金童子手一指右侧,轻笑一声说道:“此处老夫先到,其他道友就不要跟老夫抢了?!?br />
        金童子顺势一拍,一道法阵显露出来。

        众人惊叹金童子修为之高,只一眼,便看出了石川布置的阵法。

        “金道友,你这是何意?”朱颖一脸怒色:“石川乃是我的道侣……”

        金童子冷笑一声:“石川若真是你的道侣,当初为何不去你的木灵洞府,非要在这灵力极低的断崖之上疗伤。再者说,若非石川对你朱家有大用处,你会出现在这里吗?”

        金童子字字句句,如同针扎,刺入到朱颖的心腹之中。

        朱颖当日要跟石川结为道侣,便是看上了石川是上官宗主的亲传弟子,若是跟石川结为道侣,自然免不了得到宗主的提携。

        不过上官宗主受伤之后,朱颖心中就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上官宗主若是受伤,就意味着上官宗主无法结婴,那么数十年之后,上官宗主的寿元耗尽之后,大仙宗的势力就会发生急剧的变化。

        而作为上官宗主一脉唯一的嫡传弟子,石川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所以朱颖一直处于犹豫和纠结之中。

        “金道友,此言有些过了?!苯虑嵝Φ溃骸笆ㄊ侵旒业呐鑫抟?,而且是上官宗主钦定的。我看金道友不如让朱颖先进去,说不定朱道友还有这禁制阵法的破解之法?!?br />
        蒋月这番话,明理是帮朱颖,实则把朱颖推到众修士的对立面。

        对于蒋月而言,他最大的敌人便是金童子和朱颖,若是让这两方势力争斗起来,他正好可以从中得利,至于阙三贯,有勇无谋,并不被他放在眼里。

        “蒋月,不要以为我不清楚你的心思。今日,我谁也不让,若有意见者,大可以去请你们家族的金丹期老祖来?!苯鹜永浜咭簧?,用力一推,阵法露出一个缺口,金童子手下几名筑基后期修士鱼贯而入。

        而金童子则在那禁制缺口处,盘膝坐下。

        现在,自然没有到请金丹期修士的程度。

        毕竟石川只是一名筑基期修士而已。若是金丹期老祖因此而来,传出去,脸面何存?

        而且目前,几位金丹期修士已经形成了一种僵持的平衡,谁要是打破这种平衡,自然会引起其他金丹期修士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