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七百九十一章 长久之战

    第七百九十一章 长久之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面对蛊毒之母的讥讽,石川没有任何表情,脸色也没有任何变化。

        这让蛊毒之母疑惑之中,又带着一些怒色。蛊毒之母自认为自己现在可以立刻出手杀死石川,但是她并不想这么做,因为水猿不知所踪,她想要从石川的口中得到水猿的下落,作为十八重天之中,最有名的炼丹灵族,她可不想这么失之交臂。

        “小家伙,我奉劝你还是看清状况,现在的你便是刀俎的上鱼肉,任我宰割,这不能怪谁,只能怪你当初对方太掉以轻心了。不管怎么说,你对我还算是有些恩情,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能够效忠于我,我可以留你一条性命,至于进阶化神期,自然没什么问题。不过对你来说,十年也太短了一些,我保证百年之内保你进入化神期?!惫贫局敢槐咄?,一边诱惑。

        石川冷冷盯着蛊毒之母:“这么说来,十年之内帮我进入化神期的许诺是假的了?”

        蛊毒之母哈哈大笑起来:“或许也只有你这种人才会相信我!哈哈哈……天下哪有修炼如此之快的修士,便你有无穷无尽的丹药,你也不可能在十年之内达到化神期?!?br />
        蛊毒之母话语之中满是讥讽之意:“好歹你也算是元婴期修士,怎么也得有个一两千年的寿元了吧,居然还这么幼稚,可笑,可笑……”

        这蛊毒之母根本不清楚,站在她面前的这名修士,在不足百年的时间,就达到现在的修为。

        在任何人来看,这都是逆天之举。

        石川摇摇头,心中长叹一口气,看来想从这蛊毒之母身上,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了。

        那么这祸患留下,也没有任何用处。

        石川一挥手,周围的灵力骤变,似乎所有的灵力全部消失了一般。

        地面之上的灵草,瞬间枯萎。

        蛊毒之母也感觉到周围灵力的消散,瞬息之间,她便处于一个毫无灵力的空间之内。

        “这……你这是什么法门?”蛊毒之母惊骇无比,便是在星空之中,也不能有灵力绝对消散的情况出现。

        灵力乃是天地之根本,是万物的基础。

        石川并没有理会蛊毒之母的质问,手一挥,仙府的上空的灵力立刻聚集起来,土黄色的灵力在瞬间凝聚成了一团厚重的黄色云彩,重重的压在蛊毒之母的头顶之上。

        “看来我还是轻视你了,你这芥子空间之中应该有什么阵法,既然如此,我也不跟你废话了。让你尝尝炼虚期修士都无法抵挡的蛊毒!这还得多谢你的七彩莲子!”蛊毒之母冷冷笑着,口中吐出一个白色的囊状之物。

        这囊状之物,约莫有鸽子蛋大小,周身被一层薄薄的白色膜状物包裹,里面不满了晶莹的透明小珠子。

        就在这囊状之物出现的瞬间,一道土黄色的大手立刻将此囊状之物抓入手中,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是怎么回事?”蛊毒之母的两只大眼,转了数圈,显得惊讶无比。

        这蛊毒乃是她的制胜法宝,不管对方修为如何有何等法宝,只要中了此蛊毒之后,周身便开始腐烂,并且伤及元婴和元神,除非修为极高,绝对没有驱毒的可能。

        蛊毒之母原本此毒一出,便会立刻制服石川,却没想到出现了这种意外情况。

        这让蛊毒之母心中有些惊骇,她似乎感觉到了,石川并非像她想的那么弱小。

        蛊毒之母连连后退,边说道:“你小子果然有几分本事,怪不得对我如此不敬,不过我在三年都的时间之中,积攒了大量的蛊毒,我最后再给你一条生路,否则就别怪我出手无情了?!?br />
        石川怎会听其花言巧语,空中厚重的土黄色云彩已经完全笼罩下来。

        石川神念一动,立刻飞降下来,如同一座大山,将蛊毒之母压下下面。[

        蛊毒之母背后的两根透明翅膀突然一展,竟然躲过了土黄色云彩的重压,出现在百余丈之远的地方。

        “好小子,你既然自寻死路,那我就成全你,我今日便是拼劲全力,也要将你杀死!”蛊毒之母再一展翅,竟然出现在石川的身前,她的两条前肢,如同两根尖锐的针尖一样,向石川的胸口刺去。

        就在即将刺中的那一瞬间,石川原地消失不见了。

        蛊毒之母四处张望,发现石川的身影之后,再次施展这种瞬移之法,飞到石川的身边。

        石川又毫不前兆的消失不见了。

        如此数次之后,蛊毒之母眼中的光华越来越大,她实在想不明白,区区一名元婴后期修士,怎么如此频繁的使用传送秘法,而没有任何损耗呢?

        蛊毒之母哪里知道,这仙府早已跟石川的融为一体,石川在仙府之中可以自由穿梭,一念之间,可以达到数万丈之远。

        石川之所以每次都出现在蛊毒之母的视线之内,就是想故意消耗蛊毒之母的灵力罢了。

        石川虽然可以操纵仙府之中的灵力,将蛊毒之母灭杀,但是消耗太大,得不偿失。

        反正在外面还要等待灵泉种子的成熟,石川索性就在仙府之中跟蛊毒之母兜几个圈子,看看这蛊毒之母,到底有什么本事。

        在石川考虑之中,蛊毒之母既然达到了妖王之境,绝对应该有不同于普通灵族的特殊法门。

        果不其然,在数次逃脱蛊毒之母的利爪之后,蛊毒之母恼羞成怒,她的双目泛出赤红之色,显然对石川的怒意极大。

        “我就不信,这一次你还能逃脱我的追踪!”蛊毒之母口中发出几声鸣叫,身上被一种淡淡的绿色烟雾所笼罩。

        很快,蛊毒之母就与周围的灵草灵木,融为一体。

        “木遁之法?”石川脸色微微一变,略显惊讶。

        木遁之法,乃是一种借助草木之灵,施展传送秘法的法门。这种法门不一而同,上至元婴期老祖,下至练气期弟子,都可以施展。

        但是这种遁法的法决,种类很多,法门也不相同,因此效果也有区别。

        比如石川早年掌握的土遁之法,与此也类似,但是等到石川修为略高以后,就发现这土遁之法不堪大用了。

        蛊毒之母在这个时候用出的木遁之法,应该是顶级的木遁法门。

        仙府之中,遍布灵草灵木,在此地施展木遁之法,不但可以迅速穿行,而且还可以隐匿身形。

        转瞬之间,蛊毒之母的身形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草木融为一体。

        不过此地并非外界,而是石川的仙府,一草一木,都不会逃脱石川的神识。

        蛊毒之母的遁行路线,在石川的眼中一清二楚。

        不过蛊毒之母的遁速,却达到令人骇然的程度。竟然要比蛊毒之母刚才施展传送神通,还要快一些。

        前一刻,石川还与个蛊毒之母距离千丈之远,下一刻,蛊毒之母已经飞遁而至了。

        石川也不得不变换自己的方位,以免被蛊毒之母伤到。

        如此足足有数个时辰之后。

        蛊毒之母终于坚持不住了,她藏在一处荆棘草丛之中,大口的喘着气。

        而石川就在千丈之外,冷冷的注视这蛊毒之母。

        这蛊毒之母既然精疲力竭,那么就是石川出手的时候了。

        蛊毒之母的荆棘草丛,突然凹陷下去,连同蛊毒之母都被黄土所覆盖起来。

        天空之中早已准备好多了土黄色灵力重压下来,将其完全封印住。

        黄土之中的蛊毒之母,拼命的挣扎着,她所有的肢体都在拼命的挖掘,想要在黄土之中挖出一条通道来。

        但是这黄土比顶级的炼器材料还要坚韧许多,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石川又打出数道禁制,将这蛊毒之母牢牢的封印住。

        不过石川知道,这并未结束。

        蛊毒之母绝非普通的灵族,她鼎盛时期的修为,达到练气期,而且进入了妖王之境。

        石川不知道,这蛊毒之母是否有类似于修士元神的东西存在,倘若是有,石川也绝对不能让其逃脱,必须要斩草除根。

        石川在仙府的一角盘膝坐下,慢慢等待起来。

        一日,两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蛊毒之母被黄土彻底封锁,开始慢慢的融入黄土之中。

        仙府之中黄土的本质就是将天地万物归原,蛊毒之母虽然尚未死亡,但是在石川的操纵之下,也开始慢慢的被侵蚀。

        首先是细长的腿部,然后是双翅,最后是躯干以及两只硕大的眼睛。

        这一过程,足足持续了三四个月之久。

        最终,黄土之中,只剩下一个七彩颜色的腹部,其他的肢体部分,全部跟黄土融为一体。

        这细长的七彩腹部,让石川有些惊讶。

        在当年刘家将蛊毒之母带回来的时候,石川记得很清楚,蛊毒之母舍弃了自己的硕大的腹部。

        如此看来,腹部对蛊毒之母应该不太重要。

        但是现在只剩下这个腹部,让石川有些奇怪。

        石川又等了一个月的时间,这腹部还是严丝合缝,没有任何缝隙,看起来黄土根本无法奈何它。

        如此,石川不得不亲自处理这七彩腹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