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府道途 > 第七百八十七章 老祖降临

    第七百八十七章 老祖降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

        石川并没有理会金俊宗宗主的哀求,手中舞动数下,数十个光点从石川的手中飞离出去

        若是仔细观察,便可以发现,这些光点全部进入到金俊宗修士的身体之中

        只要有此光点入体,那名修士的修为似乎猛然提升了数倍,便是面对数名同阶修士的围攻,也不落下风最小说“小说”

        虽然七宗修士是金俊宗修士的数倍,但是在一番混战之后,竟然没有占得任何上风

        在不远处围观的十名金丹期修士,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他们对此十分不解,要知道,他们带来的都是门内的精锐弟子,有许多人是某些家族的最优秀的弟子,还有一些是某肖老的后裔

        这些人自幼就得到很好的照拂,手中的宝物也不少

        但是面对金俊宗的这些乌合之众,竟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甚至还有数人受伤

        而金俊宗的修士们,似乎越战越勇,悍不畏死,口中发出声声怒喝,竟然逼得七宗弟子连连后退最小说“小说”

        这让十名金丹期修士是疑惑不解他们以为解决这数十名金俊宗修士,只是片刻的功夫,但是这一战,就是半个多时辰,难分难解

        “诸位道友,我看着金俊宗有些怪异,这些低阶筑基期修士怎么如此威猛?”乌姓老者面带怒色的说道

        “乌道友说的没错,的确有些奇怪,莫非金俊宗的法门有如此威力?”一人附和道

        “不管如何,咱们带来的精锐弟子已经有数人受伤了,这可跟咱们本来的想法有婿入,我看咱们还是出手,先把这些金俊宗余孽解决了再说”一名中年男子开口说道

        其余金丹期修士略微一沉吟,也都答应下来

        这些核心精锐弟子,一个都不能死,只是受伤已经让他们心疼不已,恐怕回去也难以交代了

        “七宗弟子听令,立刻后撤”乌姓老者一声怒喝,如同炸雷一般

        七宗的弟子们听到此言之后,立刻抽身后退他们已经精疲力竭了对金俊宗的修士们,产生了深深的畏惧之感

        听到后撤的命令,立刻退离,不愿意多缠斗片刻

        可是金俊宗的修士岂能这么容易让他们后退在逃遁的过程之中,又击伤了十余人,杀死一人

        此人,正是乌姓老者所在宗派的核心弟子

        这让乌姓老者肝火大怒,怒斥道:“居然敢杀我宗弟子真是活够了,我今日要你们金俊宗殉葬”

        乌姓老者忘记了刚才自己飞剑被毁的惨剧,他手中一挥,一个渔网一样的宝物飞驰出来

        渔网越来越大,顷刻之间,便将所有的金俊宗弟子笼罩起来

        渔网之间,幽光闪闪

        正在此时,这渔网法宝竟然急剧的缩小,向高空之中飞去

        “什么人敢收我法宝?”乌姓老者又惊又怒,他已经明白,刚才飞剑法宝被毁,现在渔网法宝又被收走,肯定是出自一人之手而且修为远远过他

        其余的金丹期修士听到此言,无不骇然,这乌姓修士的修为可不低,能够将他的法宝收走的人肯定不简单

        天空之中,慢慢现出两个人影

        正是石川和金俊宗宗主

        乌姓老者根本不看金俊宗宗主双目牢牢的盯着石川,片刻之后,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石川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让他有些惊恐

        “你……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这里?”乌姓老者有些畏惧的问道

        “管他是何人?咱们十人还敌不过他吗?”那娇艳女子似乎并没有察觉到石川身上强大的气息,手中捧出一颗碧绿色的椭圆形珠子,口中默念几声

        立刻有无数藤蔓生长出来,如同巨大的手臂,向石川飞扑过来

        石川并不想对这些金丹期修士动手,毕竟这些金丹期修士也是为了自己的门派的利益罢了

        在修真界之中,弱肉强食的事情经常发生石川不会做这种事情,但是也并不会去阻止,因为只要有利益存在,这种事情就肯定会发生的

        不过在金俊宗修炼多年,石川还是想帮金俊宗一次

        击杀这些金丹期修士也毫无意义,石川必须要让这些金丹期修士产生畏惧心理,这样或许可以保金俊宗百年兴盛

        这名妖艳的女修完全没有察觉到石川的修为,居然对石川出手了

        很快,这些藤蔓就延伸到了石川的面前,似乎要将石川包裹起来

        石川轻轻一挥,这些藤蔓便枯萎,灵力全失再一伸手,这颗碧绿的椭圆形的珠子,就出现在石川的手中

        “前辈,前辈饶命,我等不知前辈在此,叨扰了前辈的清修,还望前辈降下责?!笔鸬て谛奘抗蛟诘厣?大声高呼道

        其余之人也立刻明白了什么,也跪倒在地上

        倘若现在还不明白石川的修为,这些金丹期修士就白白活了这数百年了

        刚才石川先是毁掉了乌姓老者的飞剑法宝,然后取走了他的渔网法宝而现在,随手破除了妖艳女子的花妖树种,而且随意将其摄走

        此种修为,绝非金丹期修士所能拥有的,即便石川的身上的气息比普通的元婴期修士薄弱,但是众人也已经确认了,石川乃是一名元婴期的大修士,是一名挥手之间就可以杀死他们数次的大修士

        逃跑,没有任何意义,在场的任何一人,都不可能从元婴期修士面前逃走

        而且,倘若惹得这位元婴期大修士恼怒了,说不定直接灭掉所在的宗派

        因此除了跪地求饶,别无选择

        那妖艳女子和乌姓老者,尤为惊骇,将头紧紧的贴在地上,不敢出声

        “尔等来我金俊宗所为何事?”石川声音不大,但是却传遍了整个金俊宗岛屿,这完全彰显出了金俊宗的实力

        七宗的筑基期修士们眼见自家金丹期老祖都跪在地上,他们也不敢有什么别的想法,也赶紧跪在地上,心中忐忑不安

        此刻他们才考虑到,刚才跟金俊宗修士交战之时,对方修士如此神勇,或许就是因为这位元婴期老祖的提点

        元婴期老祖,在这偏远海域,绝对是一方霸主,无人可以撼动

        对于这些小宗派,根本就是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七宗所有修士心中满是苦涩,他们来金俊宗之前,都以为此事极为简单,只要把金俊宗屠戮殆尽,就可以分享金俊宗资源,而且他们不但可以达到许多好处,还可以增加一份不小的功劳,受到门派的嘉奖

        但是他们们万万没有想到,金俊宗竟然有一位元婴期的老祖

        金俊宗的修士看到此景,脸上都露出惊喜之色,他们原本今日必死无疑,甚至自己的血亲世俗凡人也难以逃脱一死

        但是没想到,在这最后的紧要关头,金俊宗内竟然还有一位元婴期老祖

        金俊宗修士们也慢慢回忆起,刚才有一道特殊的灵力注入丹田之中,使得全身产生了一种奇异的灵力护罩,而且丹田之内的灵力似乎用不完一样

        这才使得他们一人对战数名同阶修士,都不会落的下风

        这位元婴期老祖,现在就是他们最大的靠山,就是所有金俊宗修士的救命稻草,只要有这位老祖存在,以后金俊宗就不会受到任何欺侮

        所以金俊宗修士都心怀崇敬之意,跪拜下去,眼睛都注视着这位长相十分年轻的老祖

        金俊宗宗主就站在石川一旁,无人怀疑石川金俊宗老祖的身份

        “前辈,前辈息怒,我们不知道前辈在此修炼,不过我们现在已经知错了,希望前辈饶过我们一次”一名中年金丹期修士硬着头皮说道

        一直跪下去,总不是办法,他心知,既然金俊宗宗主就在石川身旁,肯定将这些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石川了,也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这么说出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前辈饶命,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众金丹期修士哀求道

        石川冷冷一笑:“倘若我今日不在,恐怕金俊宗就要灭门了你们已经威胁到了我金俊宗的延续大计,我怎么会轻易放过你们”

        石川打量着手中那颗花妖树种,此物木灵颇为浓郁,而且隐隐有些灵木异香,并非简单法宝,而应该是某种灵木的种子

        石川此言一出,是让所有金丹期修士惊骇不已,众人心中如丧考妣,都以为自己今日就要陨落此地了

        不但他们要死在这里,就连整个宗派都可能受到牵连

        “金道友,咱们早年一起参加过骨海历练,当年咱们两人互相帮助,才得以离开,希望金道友看在当年的情分之上,饶我一条性命,我古某毕竟当牛做马报答您的恩情”刚才说话那中年修士面向金俊宗宗主哀求道

        其余金丹期修士虽然有些不耻此人的做法,但心中都升起了一丝羡慕之情,只要有这么一点点关系,倘若能够让金俊宗宗主点个头,或许这中年金丹期修士可以保住性命